今夜不關心章宇,我只要阿豪

今夜不關心章宇,我只要阿豪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槍稿(ID:QiangGaooooo),作者:王大根(作家,著有《我必須戀愛的理由》),編輯:徐元,頭圖為電影海報,來自豆瓣



上學那會兒,女孩們經常會給共同愛慕的男孩子取出各種奇怪的代號:「眼鏡男」、「瘸腿男」、「白襯衫」,或者乾脆就是「那個誰」。「那個誰」從她們面前經過的時候,一個女孩會用手肘快速地捅捅另一個女孩的肋下,低聲尖叫:「那個誰!那個誰!」晉陞為「那個誰」的男孩,就將在這樣整齊劃一的炙熱目光下,假裝不以為意地理一理劉海,其實心裡很知道她們都愛他。


回憶起這樣的場景是因為電影《過春天》。這兩天,看完《過春天》的女孩們都在對着隱秘的暗號:「阿豪什麼時候來給我綁手機?」「能綁多少綁多少!」「我衣服都掀起來了!」沒看過的電影的人都不曉得這些人在講什麼,其實翻譯過來就是:I want to fuck him so hard that…好吧,這是青春片,我們還是純愛一點,純愛版的翻譯是:「我們真的好愛好愛《過春天》的男主角阿豪。」


「阿豪什麼時候來給我綁手機?」(此處有檸檬)


綁手機的一幕,是《過春天》里最出色的片段之一。小混混阿豪邀學生妹佩佩和自己一起帶水貨手機過海關,兩人互相往對方身上纏捆着iPhone 6 的膠帶。狹窄的暗室里晃動着曖昧的紅光,少女掀起校服襯衫,露出纖細平坦的腰腹。阿豪環住佩佩,一雙手連着膠帶在佩佩的腰間遊走。悶熱的環境里,阿豪的額發被汗水沁濕,喘息聲也顯得格外粗重。而佩佩因肌肉被膠帶扯動,忍不住發出了微弱的呻吟……


這真的是我們女性觀眾最愛看的情慾戲,也是只有女性導演才能把握的那種細膩。此處未搞勝真搞,纏手機的這一段,比這幾年一萬部國產片里出現過的甩舌頭蓋被單戲都更令人心動。簡直可以說,誰要是坐在電影院里看着阿豪給佩佩捆手機,卻沒有為此揪着衣角激動過,誰就根本沒有做過少女!


對於大多數少女,壞男孩和英雄只能在幻想和憧憬中一閃而過


沒有哪個乖女能不愛壞男孩,而在本國這種應試教育的大環境下,也沒有幾個女孩敢不做乖女。乖女們的課桌上壘着高高的王后雄與薛金星,最大的叛逆不過是書包里偷藏的一兩本言情小說,或校服袖口漏出的一截白色耳機線。自己不會有勇氣翻牆逃課,但在數學課上總是會托着腮幻想,某個壞男孩能從天而降,將自己從這乏味的試卷堆里救走。


但這兩年的國產青春片里的壞男孩都是什麼鬼樣呢?來回憶一下啊,《左耳》里的歐豪,《夏有喬木 雅望天堂》中的吳亦凡,《小時代》中的姜潮……長得非常有共同點,都像是因為腦子不好考不了幾分沒辦法了只能自暴自棄的類型;而且滿臉都寫着自戀,絕逼是每次出門前都要花至少一個鐘頭來搞頭髮的。這些所謂的壞男孩要是拉我去逃課,我真的第一個舉手告老師。


國產壞仔三連


最接近我心中壞男孩形象的演員就倆,一個是段博文,但段博文不像是真正的壞男孩,像是因為家裡太窮了不得不裝壞以壯聲勢的樣子,簡直是高中畢業后就會去參軍入黨考公務員最後比誰都根正苗紅的。另一個就是章宇了。


章宇為什麼會那麼受歡迎?我覺得最主要的原因不是演技,而是因為他的氣質,他完全是現在國產大銀幕上最壞仔的壞仔。——那種在縣城檯球廳喝着瓶裝汽水打檯球的壞仔,在街角斜倚着摩托車點煙對路過的學生妹吹口哨的壞仔,我們這樣單純的乖女對這種壞仔根本沒有任何抵抗能力。還好我的青春中沒有近距離地出現過這種壞仔,要和這種壞仔扯上關係那我絕對是考不上大學了!


章宇的壞就是典型的少女殺


壞男孩到底還是港片產得多,台灣青春片里的壞男孩們也是太nice了。從張孝全、鳳小岳,到柯震東、王大陸,台灣男孩們似乎只能壞到被教官罰站的程度,就算混黑道也像是一時好奇的失足。


想想也是,我們乖女的壞男孩情結多半都是來自《古惑仔》,鄭伊健、張耀揚、謝天華,不愛那都不是人。老港片奠定了我們對壞男孩的全部品味:市井氣、重情義、野心勃勃,並且一定有着無可救藥的浪漫。所以,能讓我說出「今夜我們不關心章宇」的魅力壞男孩,必然得是香港仔了。


《過春天》里的阿豪長得不算醒目的帥氣,剛出場時要分辨許久才能確定他是男主角。他是女主角佩佩閨蜜的男友,也是帶佩佩做手機走私的入行人。電影里,他有很多英雄時刻:跳入海中撈起不會水的佩佩,牽着佩佩的手帶她逃出市場,領佩佩去山上看香港的夜景……特別俗氣,也特別有用,沒有任何一個16歲的少女能不為這樣的小型英雄事迹所打動。


事不在大,卻足夠扣動心房


但阿豪不是英雄只是排檔仔,被真正的社會人花姐拿住便一點辦法也沒有。這份略帶寒酸的現實擺在16歲的少女面前還是顯得難堪,不過對於我們成年女性來說反而更值得憐惜。


電影里的阿豪港味十足,眼神灼熱,抽煙時吐出的白霧都攝人心魄;但演員孫陽本人居然更像台灣乖乖仔,演技是真好,也是真的適合阿豪這樣一個底色溫柔的角色。


阿豪當然不是真正的壞男孩,而是少女們幻想中的壞男孩,是少女們小小叛逆的投射。《過青春》的宣傳語寫「硬核少女」、「殘酷青春」也是言過其實,整個故事只不過是一個點到為止的少女夢,輕快柔和,沒有人真的受傷害。你看別的那些國產青春片,又是車禍又是墮胎又是鋃鐺入獄的,人家才是傻逼的殘酷嘞。


《過春天》沒有刻意狗血,而是將青春的美感肆意揮灑


《過春天》里,阿豪與佩佩的故事止步於佩佩將遭人猥褻時警察破門而入,可能有的殘酷也在此戛然而止,從此又是一片雲淡風輕的和諧社會。如果《過春天》是部舊港片,會有如何不一樣的結局呢?


簡單推想一下:七仔拆佩佩身上綁的手機時,雙手下流地摸向佩佩的大腿內側,阿豪掙扎着想去救佩佩,卻被花姐的手下打到無法起身。等花姐們走後,阿豪艱難地挪到佩佩身邊,想給佩佩整理撕破的校服。佩佩狠狠打落了阿豪的手,抹抹眼淚,一瘸一拐地往家的方向走去……


好的,接下來就是我背着書包經過,救起受傷的阿豪了!歡迎大家收看由王大根和阿豪主演的青春片《過夏天》!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槍稿(ID:QiangGaooooo),作者:王大根(作家,著有《我必須戀愛的理由》),編輯:徐元,頭圖為電影海報,來自豆瓣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本文由 槍稿© 授權 虎嗅網 發表,並經虎嗅網編輯。轉載此文請於文首標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餘作者身份信息),並請附上出處(虎嗅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89460.html
未按照規範轉載者,虎嗅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
未來面前,你我還都是孩子,還不去下載 虎嗅App 猛嗅創新!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社交網絡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