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把國學Cosplay錯當成國學

別把國學Cosplay錯當成國學

本文來自:采銅的創想世界(ID:CTDT4US),作者:采銅,頭圖為徐州某書院做國學儀式


1939年,一代大儒馬一浮在四川樂山烏尤寺創辦了一所講授國學的學校,名為復性書院,他還力請好友熊十力前來一同辦學,開壇講經。馬一浮、熊十力、梁漱溟並稱「現代儒學三聖」,在當時的中國是極有聲望的大學者。而時值日寇鐵蹄肆虐華夏,馬一浮從杭州一路向西避難,到了四川才安頓下來。


馬一浮原本是性情孤僻的人,喜歡獨處,早年他身居杭州陋巷,潛心於書齋,不問世事。但是及至民族危亡之際,他決定發揚半生所學,培育人才。在興辦復興書院之前,他已受當時的浙江大學校長竺可楨之邀,給西遷途中的浙大學子講授國學,先是在江西泰和,后在廣西宜山。在兩個地方的授課講義後來刻印出版,合為《泰和宜山會語》。在這本書的起頭處,馬一浮闡明了給浙大學子開課的初衷:


其意義在使諸生(註:「諸生」即「各位學生」)於吾國固有之學術得一明了之認識,然後可以發揚天賦之知能,不受環境之陷溺(註:指我國正被日本侵略),對自己完成人格,對國家社會乃可以擔當大事。……


然後他又說:


此是某之一種信念(註:「某」即「我」),但願諸生亦當具有一種信念,信吾國先哲道理之博大精微,信自己身心修養之深切而必要,信吾國學術之定可昌明,不獨要措我國家民族於磐石之安,且當進而使全人類能相生相養而不至有爭奪想殺之事。具此信念然後可以講國學……


在這個開篇中,馬一浮講明了他授課的動機,是自己對社會民族所抱有的責任,培育良才,既為了保留傳統的文化,又為了振奮民族的精神,乃至助益於全人類的和平安寧。他強調信念的重要性,認為講國學的前提是要懷有如是一種信念,並希望以自己的信念去感染台下的學生。


在展開具體的國學講授之前,馬一浮還提出,要研究國學必須辨明四點。哪四點呢?


一、此學不是零碎斷片的知識,是有體系的,不可當成雜貨;


二、此學不是陳舊呆板的物事,是活潑潑的,不可目為古董;


三、此學不是勉強安排出來的道理,是自然流出的,不可同於機械;


四、此學不是憑藉外緣的產物,是自心本具的,不可視為分外。


這四點中每一點都頗值得玩味,其中第二點跟本文討論的話題關係密切。國學不是「陳舊呆板的」,而是「活潑潑」的,「固當溫故知新,不可食古不化」。所謂「溫故知新」,當然分成兩層意思,一曰溫故,一曰知新。細讀儒家經典是為「溫故」,再結合當下社會形勢得其新意是為「知新」。只懂得「溫故」,不懂得「知新」,是「食古不化」,把國學當成老古董來學,這可不是真國學。


馬一浮眼中「活潑潑」的國學,跟他對「六藝」的看法關係密切。儒家的「六藝」有兩種含義,第一種含義指的是「禮、樂、射、御、書、數」這六種才藝,這是周朝時貴族學生要修習的功課,放到現在就相當於是「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意思;第二種含義指的是六部上古經文《詩》《書》《禮》《樂》《易》《春秋》,它們都經過孔子的整理,然後成為了儒家學習的經典,其中《樂經》失傳,所以「六經」也常稱為「五經」,但「六經」作為一種整體稱謂還是被沿用。六經廣義來看,指的就是六個不同的學科,也衍生為「六藝」。馬一浮討論的「六藝」指的就是「六經」衍生出來的意思。


馬一浮認為,所謂的「國學」指的就是「六藝之學」,他說「吾國二千餘年普遍承認一切學術之原皆出於此,其餘都是六藝之支流」。舉個例子說,六藝之中的《詩經》是我國最早的一部詩歌總集,它便是我們文學的源頭,後人要寫詩,或者別的文學創作,肯定要讀《詩經》,所以如果你是搞文學創作的,那麼就屬於六藝中的詩藝無疑了。


從這個邏輯出發,馬一浮又作了一個更大膽的論斷,他說西方的學術也可以統一在「六藝」這個框架之下。他說:


六藝不唯統攝中土一切學術,亦可統攝現在西來一切學術。舉其大概言之,如自然科學可統於《易》,社會科學可統於《春秋》。因《易》明天道,凡研究自然界一切現象者皆屬之;《春秋》明人事,凡研究人類社會一切組織形態者皆屬之。


我們一般人讀到這個觀點確實會感到驚訝,這種驚訝恰恰是由於我們對於「國學」的誤會所引起。我們一般的印象中,會認為國學必定是「舊學」,以及國學必定是限於「中國特色」之學,這些都是表面上的印象。不論是儒、道、佛,都試圖探討和闡明宇宙、人生的普遍道理,這個道理對或者不對,我們先不論,其實也沒能力去論,但是既然是普遍的道理,就不存在新、舊之分,也不存在國家、民族之界限,而是天下皆同的。


例如儒生讀《詩經》,不僅僅是背誦其詩句,而是要體會詩句背後的「美」,這個美也並不為中國獨有,也並不只有古人有,今人沒有。你說,「詩經」屬於「詩藝」,李白杜甫的詩屬於「詩藝」,但是莎士比亞、葉芝的詩難道就不是「詩藝」嗎?這說不過去。


又如「六藝」中有一項是音樂,修習音樂為的是體會音韻和諧之美,陶冶情操。那麼彈古箏、拉二胡當然能體會這種美,難道彈吉他、拉小提琴就不能體會這種美嗎?這當然也說不過去。


馬一浮用「六藝之學」來定義「國學」,並用六藝之學來涵括一切中西學術,其背後當然有對本國文化的驕傲和執念,但同時也打消了國學的新舊之界、國家之界,而更追求天下大同的理想。所以他說:


故今日欲弘六藝之道,並不是狹義地保存國粹,單獨地發揮自己民族精神,是要使此種文化普遍地及於全人類,革新全人類習氣上之流失,而復其本然之善,全其性德之真。……


諸生當知:六藝之道是前進的,絕不是倒退的,切勿誤為開倒車;是日新的,決不是腐舊的,切勿誤為重保守……


這兩段話,用現在來說就是,「國學」是個Open System,是一個開放系統。


可是呢,我們現在到了21世紀了,竟然還有人講求復古,講求回到過去,小孩子該讀的書不讀,脫離現代教育,脫離現代生活,裝模作樣去學,學到的卻是一個假國學!


馬一浮與熊十力相比,尚屬於「守舊」的一派,他主持復性書院,還是提倡以儒家經典典籍為主要學習材料,但仍然提倡「前進」和「日新」的國學觀。而熊十力則更進一步,他在復性書院的開學典禮上,明確提出不要輕視對西方學術的學習。在他的演講稿《復性書院開講示諸生》中,他是這麼說的:


今茲書院之設,本為研究哲學與文史諸學之機關,但研究的旨趣自當以本國學術思想為基本,而尤貴吸收西洋學術思想,以為自己改造與發揮之資。主講草定書院簡章,以六藝為宗主,其於印度及西洋諸學亦任學者自由參究。


本院簡章,舉一切學術,該攝於六藝。故學者選修課程,應各擇一藝為主,而必兼治其相類通者。如所主在《易》,則余藝如《春秋》等,諸子學如道家等,及印度佛學與外道,皆所必治,即西洋哲學與科學,尤其所宜取資。


務望於科學方法及各科常識,尤其於生物學、心理學、名學及西洋哲學與社會政治諸學,必博採譯述冊子,詳加研索。


好吧,一代大儒、新儒家的代表人物熊十力,尚且提倡國學學校的學生研習西方的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兼收並蓄,觸類旁通。而我們現在的一些國學學校可好,把這些知識統統排除在外,而且是要「從娃娃抓起」,讓他們脫離一切現代文明成就,這麼搞的話,八年、十年下來,這些孩子到底是要培養成「聖人」還是「文盲」呢?


對儒家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儒家特別講求「知行合一」,對於知識,光通過書本上去知道還不夠,還需要自己去踐行,去證悟的,這樣的學問不可能脫離當下的時代和此時此刻的生活。熊十力在給友人劉公純的一封信中就說得很犀利:


治哲學者,研窮宇宙人生根本問題,有所解悟,便須力踐之於日用之間,實見之於事為之際。此學此理,不是空知見可濟事。若只以安坐着書為務,以博得一世俗所謂學者之名為貴,知與行不合一,學問與生活分離,此乃淺夫俗子所以終身戲論,自誤而誤人。


所以,不讓生活在21世紀的孩子去學現代的學校,認識當下的世界,而是去一味地模仿古人,請問,這到底是在傳承國學,還是在搞一場大型的國學Cosplay模仿秀呢?


熊十力還說:


宇宙無量,理道無窮。古今大哲人、大科學家所知皆有限,即綜古今來各大學者之知識而總計之,仍是有限。庄生知也無涯之嘆,可謂明智。然以無涯而遂不求知,則小器也,廢物也。知無涯,吾求之之力亦與之為無涯。


知識的追求是沒有止境的,本來就應該兼容並包,無用東西,有何道理來一個畫地為牢、作繭自縛?


文化如同河流,它是不斷演進的,不可能停滯在一處,成為一潭死水。古代先哲的智慧,我們當然要認真學習,取其精華,但也不必拘泥食古,倒退返祖。


特別是對於兒童的教育,更加應慎之又慎,事關其長大后能否在現代社會適應和生存,豈可隨意胡來?


國學教育只能作為一種提升視野、陶冶性情、修養身心的課外教育,絕不能搞成替代現有教學體系的全日制教育!就像西方文明中,古希臘哲學是其源頭,今天歐美很多學生當然也會讀柏拉圖、亞里士多德等人的著作,但是你能想象,西方搞出個什麼幺蛾子學校,只許孩子讀柏拉圖、亞里士多德,不讀其他嗎?若是真有,他們的家長會答應?


《呂氏春秋·察今》:


「楚人有涉江者;其劍自舟中墜於水;遽契其舟曰:『是吾劍之所從墜。』舟止;從其所契者入水求之。舟已行矣;而劍不行;求劍若此;不亦惑乎?」


今天不知哪裡冒出的這麼多國學商人,這麼多打着國學旗號的書院,且不問這些校長、老師本身國學學養如何,就其種種宣傳和動作來說,不過是在用刻舟求劍的方式去理解國學、倒騰國學,是在上演一場大型的國學Cosplay罷了!


本文來自:采銅的創想世界(ID:CTDT4US),作者:采銅,頭圖為徐州某書院做國學儀式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本文由 采銅的創想世界© 授權 虎嗅網 發表,並經虎嗅網編輯。轉載此文請於文首標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餘作者身份信息),並請附上出處(虎嗅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89403.html
未按照規範轉載者,虎嗅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
未來面前,你我還都是孩子,還不去下載 虎嗅App 猛嗅創新!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教學錦囊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