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媽白日蹦迪,找回慾望與青春

北京大媽白日蹦迪,找回慾望與青春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穀雨影像GuyuVision(ID: ihuozhe),作者:陳佳妮,編輯:射小箭。頭圖來自:視覺中國



這些中老年大媽在舞廳里,可能比年輕人還野。


這是她們遠離生活的場所,舞廳的大媽們只要跳入舞場,跟着音樂就能放飛靈魂。


人生過了大半,但還是能在這裡找回遠去的青春。

 


伴隨着倫巴節拍的《心戀》,薩克賽思舞廳門口,兩百多個大爺大媽在熙熙攘攘地排隊,他們穿着直挺挺的大衣,男士是清一色的暗黑色,女士是五顏六色。他們都昂首挺胸,精氣神十足。



這家舞廳開了一年多,「剛開起來的時候,一個場子也才二十多個人,但我覺得這個舞廳的環境和位置不錯,有很大的潛力,所以我通過組織群活動,慢慢積攢人氣,舞廳便從二十多人一場到現在的二百多人一場。」菲姐說。


在舞廳門口售票的菲姐。


菲姐今年六十了,她總是一身黑色絨布旗袍,頭戴一朵綻放的大牡丹,渾身一股大姐大氣質。她是薩克塞思舞廳群的群主,是周六下午兩點場群活動的召集人。每周六下午,她一點多就到舞廳,在舞廳門口收取門票。兩點以前到的群成員只要支付13元的門票費。超過兩點,菲姐會跟着群成員進場娛樂,不再負責兜售門票。兩點後進入的,需要到前台支付25元門票。



大概500平米的舞廳,擠滿了人,只留下沙發與舞池區的一個瘦人大小過道距離。舞廳的牆紙是30年代老上海華燈初上的風景。沙發旁邊配備復古路燈,路燈上掛滿了大衣,沙發的桌上滿是各樣式保溫杯。



舞廳裝修不輝煌,稍低調,薩克塞思樂隊的紳士演出服和小號聲,伴隨着四四拍的倫巴,仿若讓人回到上世紀30年代。交誼舞最早是從19世紀中開始傳入中國,到20世紀三十年代,上海已有舞廳百家之多,而全國最盛行的時期,是五六十年代。交誼舞在當時還是年輕人的娛樂生活。


跟着音樂節奏拍掌的呂奶奶。


舞廳里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太太,姓呂,30年代出生,11歲就開始跳舞。呂奶奶年輕時在醫院工作,舞廳的朋友有些是舞廳認識的,有些是在醫院工作時一起跳舞的。


因為都有跳舞的愛好,這些上了年紀的人也會像年輕人一樣,時不時聚一起,時間長就成為了朋友。


最右為呂奶奶的看護人。


呂奶奶的看護人也是一位會跳交誼舞的女士,因為和呂奶奶在一起生活,所以學了一些。她說,呂奶奶雖然有阿爾茨海默症,腿也受了傷,但還是想來聽聽歌跳跳舞,所以推着輪椅就來了。


來舞廳的人,除了呂奶奶這樣因為住附近而來的,還有通過單身群知道的。


在舞廳樓下和朋友一起等電梯的曲姐。


舞廳的門口,遠遠就能見到穿紅色大衣的曲姐,她和一群姐妹一塊來的舞廳,年齡都差不多大,裡面還有她家政公司的老闆娘。她們覺得,女人到更年期,容易壓抑,所以需要出來玩兒。


曲姐今年52歲,東北人,在老家把孩子帶大后,和丈夫離了婚,就獨自一人來到北京。


她來北京不是為了賺錢,只是想一個人生活。「前半生顧孩子,後半生為自己。」她在北京租的房子在舞廳旁邊。現在,曲姐的生活和以前相比,都不一樣了,因為覺得周末有盼頭,可以和認識的朋友們跳舞唱歌,逛公園。



薩克賽思舞廳的一場活動由三部分組成:亮燈的交誼舞、蹦迪和黑燈的交誼舞。


上世紀八十年代,迪斯科以節奏鮮明、時髦個性和簡單易學的特點風靡一時,受歡迎程度高過交誼舞。如果說交誼舞是溫柔的荷爾蒙,迪斯科則是外放的荷爾蒙。



「女人不是妖,性感不是騷,愛美之心沒有什麼大不了。青春太匆匆,快樂要趁早,請你別把女人想得那麼糟。」 這是舞場里常聽到的一段歌詞。


在「女人不是妖」的當代迪斯科曲風下,口哨、尖叫聲和汗水交織在舞池裡。



菲姐經常會組織化裝舞會,她帶了很多五顏六色的假髮。看到扭得最活躍的,菲姐會給他遞過去一個假髮。


假髮元素的添加,讓舞池的氣氛更活躍起來,大家陸陸續續跑到台上去跳。當聚光燈照射的舞台有了五顏六色的人群后,舞池的手機也連續亮了起來,舞台的大家不忘對着手機打招呼。


在跳國標舞的林倩。


林倩的出場,讓全場屏住了呼吸,從她的眼神到有力的姿態,讓她渾身散發著性感。彷彿是一場由音樂攪和的情慾,感染力點燃全場的情緒到至高點,口哨聲不停,吶喊聲不斷。


迪斯科環節結束后是黑燈舞環節。



來舞廳的中年人里有一大半是離異單身人士。舞廳像一個容器,更多裝載着的是一群人的孤獨,隨燈光漸暗和音樂舞動,荷爾蒙的氣息在其中涌動,或許這也是他們在這裡能找回青春的一個理由。



在昏暗的環境里,大家的舞步放得更慢了,有的舞伴抱得更緊,有的竊竊私語,有的慢慢移步去了角落裡。



還有的喜歡在黑燈里發獃,或是誰也不找,或是沒有人找他。



也有的移步去了窗帘後面。在白天,窗帘一拉,舞廳就不分晝夜了。


「我不愛跳黑燈舞,黑燈時候,有些男的會摸你的臉,就覺得特討厭,要跳舞咱們就正經跳。」黑燈舞開始時,明明姐就坐在沙發上休息,「一個人長得好不好看是其次,氣質很重要。我就會選有氣質的跳舞,這跳起來舒服」。


舞廳里的明明姐。


明明姐是公司會計,快到了退休的年齡,覺得人奮鬥一輩子,精氣神和身體姿態要保持。她塗著濃濃的睫毛膏、腮紅和潤紅的口紅。


快散場的時候,一些女顧客在舞廳門口照鏡子,看妝是否花了。


在中老年舞廳出現毛巾和保溫杯是很常見的事。快散場的時候,在擦汗的顧客和意猶未盡還在舞蹈的顧客。


舞廳有個傳統,總會將最後一支曲子設為《友誼地久天長》。而舞廳的友誼,不只是媽媽們青春年代的友誼記憶,還是當下的,保持社交和青春的生活態度。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穀雨影像GuyuVision(ID: ihuozhe),作者:陳佳妮,編輯:射小箭。頭圖來自:視覺中國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本文由 穀雨影像GuyuVision© 授權 虎嗅網 發表,並經虎嗅網編輯。轉載此文請於文首標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餘作者身份信息),並請附上出處(虎嗅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89121.html
未按照規範轉載者,虎嗅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
未來面前,你我還都是孩子,還不去下載 虎嗅App 猛嗅創新!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中國內地資訊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