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在關注 AGV,而 AMR 已經悄然崛起

雷鋒網註:本文譯自forbes,作者Steve Banker是ARC諮詢集團供應鏈服務副總裁,長期從事供應鏈管理技術、最佳實踐和新興趨勢的定量和定性研究。

我們剛剛做完對AMR(Autonomous Mobile Robot)這個全球新興市場的調研工作,調研結果顯示,這個市場正在爆炸式地極速增長。我從事市場調研工作20年,此前還從未見過任何一個市場增長如此迅猛。

AMR與AGV類似,但它無需藉助磁條、導軌、二維碼等外部基礎設施。AMR可以細分成兩類:一類基於機械人集群管理,一類基於訂單撿取優化。

機械人集群管理類的AMR有效載荷更大,這種方案的主要目的是將機械人從起點導航至目的地。

訂單撿取優化類的AMR則將工人和機械人的移動集成到同一個工作流程中,從而提高揀貨效率。這種機械人的主要作用是將貨物分揀到紙箱和手提袋,因此有效載荷更小。

在電子商務快速增長的推動下,訂單撿取優化類AMR增長最為迅速,6 River Systems和Locus Robotics是這個領域最具代表性的技術提供商。6 River Systems的聯合創始人兼聯合首席執行官Jerome Dubois透露,他們2018年的訂貨量相比2017年增長了近6倍,已經落地部署的產品增加了近兩倍,員工數增加了150%。「由此可見,這個市場正在快速增長——年中以來,我們有一系列項目在運行,毋庸置疑,我們的生意非常火爆」,Jerome Dubois說道。

inVia Robotics的首席執行官Lior Elazary表達了相似的觀點。inVia Robotics也是訂單撿取優化類AMR市場的競爭者之一,他們有一套軟件可以讓工人和機械人高效協作。「我們目前有300台機械人,預計今年還會再生產1000台。」事實上,市場需求量比這更大,但他們的產能已經快到極限了。

「限制我們增長的另一個因素在於,大多數客戶希望我們能夠在不影響他們現有業務正常運轉的情況下部署機械人。也就是說,他們要一邊處理處理訂單,一邊部署我們的機械人。這意味着我們設計的系統要能夠適應任意的工作流程,這樣我們才能融入他們現有的工作流程並快速完成部署。客戶不需要做任何開發就能部署我們的機械人,並立馬讓它去處理客戶訂單。」

去年,零售商們的倉庫變得異常繁忙,因為他們要擴大規模來應對聖誕節激增的訂單。Elazary和Dubois表示,客戶基本上不願意在每年的這個時間段進行部署。「我們所有的機械人必須在9月前部署完畢,這意味着AMR廠商並不是一整年都能創造收入,因為最後一個季度幾乎不能做任何部署」,Elazary說道。

我們並不是只聽供應商的一面之詞。在佛羅里達州奧蘭多舉行的ARC諮詢集團論壇上,GEODIS公司的高級主管Alan McDonald談到他們為什麼要購買儘可能多的AMR。GEODIS是全球最大的物流服務提供商之一,為它們供應AMR的是Locus Robotics。

倉庫勞動力短缺是促使GEODIS探索在倉庫中應用機械人的主要原因。McDonald介紹,勞動力的短缺導致用工成本大幅攀升,「10年招工容易得多,但今天我們的每一個崗位人員都不飽和」。用工負擔重的一個主要原因在於,很多人入職后一到兩周就會跳槽,導致企業白白浪費了許多培訓成本。

部署Locus bots的機械人后,GEODIS收效顯著。GEODIS在它的幾個倉庫中共部署了175台機械人,這些機械人上線后,GEODIS的生產力提高了一倍,培訓時間減少了50%。對於非母語人士來說,操作這些系統要比使用條碼槍更為簡單。

成本方面,依據每個倉儲的不同情況,回本周期在6-18個月不等。在供應鏈領域,正常回本周期在2年左右,如果能壓縮到1年以下,那就非常了不起了。

除了訂單撿取優化類AMR,機械人集群管理類AMR發展也非常迅速。Agilox的首席執行官Dirk Erlacher介紹,2017年到2018年他們的銷售額增長了一倍多,鑒於非常強勁的預定量,預計2019年的銷售額還將增長400%。

Fetch Robotics首席執行官Melonee Wise也反饋,這個市場的增長速度驚人。Fetch是機械人集群管理領域的重要玩家之一。Melonee Wise說道:「沒有什麼因素會限制我們增長,如果非要找一個,可能是是大眾對AMR的熟悉度還不夠。許多從我們這裡購買機械人的公司以前從未購買過AMR。我們的客戶和潛在客戶還不熟悉怎麼獲取、實現和度量ROI。我們在儘可能使這變得簡單,但他們還是有一些顧慮,因為我們的產品實在太新奇了。我觀察到人們對我們的雲優先模式非常感興趣——我們稱之為按需自動化。有了雲計算和我們的軟件,我們在幾個小時內就可以啟動和運行AMR,這有助於打消客戶前面提到的顧慮。」

Mobile Industrial Robots和Vecna Robotics兩家公司的情況也一樣。Vecna Robotics在去年經歷了巨大的增長,」Vecna的首席執行官John Hayes說道,「我們與包括聯邦快遞在內的五分之三的大型物流公司進行了合作,我們的收入同比增長了三倍,員工人數比去年同期增長了近一倍。」

Mobile Industrial Robots的美國銷售副總裁Ed Mullen表示,「我們預計2018年市場會實現快速增長,至少對我們來說是如此,而且已經得到了驗證。我們的客戶主要是大型跨國公司,如豐田、霍尼韋爾、佛吉亞、Nidec和Flex。2018年,其中許多公司從單廠測試1-2台機械人,發展到在全球多個工厂部署規模更大的機械人集群,其中最多的部署了20台機械人。」與此同時,Mobile Industrial Robots實現了160%的增長。

至於增長的限制因素,Mullen說,「我們還沒有看到很多」。事實上,如果有新的定價模式,還會刺激市場的進一步增長。「Mobile Industrial Robots不久將開始通過外部合作夥伴提供租賃服務,這意味着客戶可以選擇更靈活的支付方案,這將推動更多公司採納這項新技術。我們的很多客戶和潛在客戶都希望以租賃電子托盤升降機和AGV的方式租賃我們的移動機械人。95%的情況下企業都會選擇租賃,因為他們希望把資金用於投資核心業務,而不是機械人。」

我們的研究也發現,2017年到2018年,RaaS的付費方式確實取得了大幅增長。

並不是只有供應商在推銷機械人集群管理類AMR。ARC論壇上,Framebridge的主管兼解決方案架構師Tyler Wolfe也參與了AMR話題的討論。Framebridge是一家以定製相框為主業的電子商務公司,它允許客戶上傳圖片或照片製作成相框。隨着公司的發展,Framebridge意識到它不能再單純靠工人搬運定製相框的材料。因為這種模式意味着工人大部分時間在工廠里走來走去,而不是在做更有價值的工作。Fetch的機械人可以自動將材料移動到工廠內的不同組裝站,從而消除了員工搬運的必要。

其中一些機械人還配備了RFID閱讀器,使工人能夠隨時準確地知道倉庫里的任意一件相框在哪。由於公司要處理非常多定製相框,通常很難定位每件產品的具體位置,但這一點又非常重要。RFID很地解決了這個問題。

許多人擔心倉庫里的工人何與機械人交互。事實上不到一兩周,員工們就習慣了看到機械人在倉庫里跑來跑去,不再擔心碰撞。Wolfe介紹,Framebridge獲得了不錯的投資回報率。根據機械人的使用方式,回本周期在3個月到12個月不等。他估計,員工在倉庫里搬運物品的間接時間減少了70%。

種種跡象表明,自主移動機械人市場是一個非常年輕的市場,而且正在像火箭一樣起飛。雷鋒網雷鋒網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IT人物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