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的社會角色將是下個重要議題

編者按本文作者托尼·布萊爾(Tony Blair)是智庫全球變化研究所(Institute for Global Change)執行主席。在此之前,他曾任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首相。

工業革命極大地改變了政治的社會學秩序。在美國,平民黨(Populist Party)作為一股反對資本資本主義的力量而成立,並對現代化發展持謹慎態度。在英國,深刻的經濟變化重塑了政策:從「工廠和工人法案」到大衛·勞埃德·喬治(David Lloyd George)的自由主義改革,最終為福利國家奠定基礎,惠及了隨後的一整個世紀。

今天,另一場影響深遠的革命也正在進行中,帶來了類似的連鎖反應。左派和右派民粹主義者正在崛起,他們比 19 世紀初的美國前輩更加成功,但同樣拒絕現代化。在尋找替罪羊以維持這種成功的過程中,很明顯科技公司成為了他們的目標。

風險在於,在一個尚未真正改變公共政策的領域,這阻礙了積極進展。至少在英國,政府機器看起來與 1909 年勞埃德·喬治公布「人民預算」時沒有什麼不同。

把握這場科技革命,並且出於公眾善意推動這場革命的首批政治家將決定下個世紀會是什麼樣。基因編輯和人工智能等技術迅速發展,核裂變和量子計算等領域也很可能取得突破性飛躍,這將促使我們的經濟、社會和政治發生重大改變。

然而今天,很少有人提出正確的問題,更不要說拿出答案。這正是我專註於技術的原因,這也是政策制定者需要參與的最重要話題。通過我的研究所,我希望協助推動對這些關鍵問題的最佳思考,並制定出在政治上可行的政策和戰略來處理這些問題。這將有助於把技術、創新,以及對研究和發展的投資放在發展計劃的最前沿。我們這樣做也基於一種信念,即科技已經並將繼續對社會起到普遍的積極作用。

我們也不會忽視因這些變化而出現的問題,因為在隱私和公眾利益方面確實存在問題。

由於自動化的發展,勞動力市場已經,並且將繼續發生變化,而政府在其中的角色需要得到更多思考,因為那些可能首當其衝的人正是那些已經感覺到落後的人。光靠再培訓並不夠,對技能的終身投資可能是必要的。普遍的基本收入制度可能也不夠,這是最終手段,而不是積極的、目標明確的政策解決辦法。

然而,悲觀主義無法引導我們探索好的未來。它只會以某種形式的保守主義告終,無論是簡單的國家主義、保護主義,還是民族主義。我們相信可以利用機會,同時緩解其風險。對我們來說,挑戰在於如何找到一種與人們生活相連接的方式來實現目標。這應該是類似「羅斯福新政」或「人民預算」的時刻,在我們迎接未來的同時,公共政策將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在最高層面上,這關於國家在 21 世紀中扮演的角色。它需要擺脫關於規模和開支的意識形態辯論,轉向如何重建秩序,滿足當今人們的需求。在美國,奧巴馬總統設立了首席技術官的職位,取得了重大進展。然而,這需要對政府運作方式進行全面的重新思考,以便跟上大環境變化的步伐。

在所有關鍵政策領域,我們都應該提出這樣的問題:如何才能利用科技,讓人們隨心所欲的生活,提高他們的生活質量,並提供更多繁榮和成功的機會?

例如在教育方面,這將包括研究新的教學模式。在線課程提高了改變教學業務的可能性,而人工智能可能會改變教學的本質,提供更具個性化的平台,同時讓教師們更高效地使用自己的時間。這還可以包括新的籌資模式,例如 Lambda School。未來,這帶來了令人興奮的可能性。

同樣,在健康領域,技術在醫療診斷方面也得到了充分的利用。然而,這也可以改變我們配置資源的方式,無論是解放更多一線工作人員,讓他們有更多時間與病人在一起,還是改變當前的整體模式。目前,人們在生命的最後幾天以及老年人身上要花費大量費用。然而,更多精力應該放在預防和監測方面。這可以幫助人們獲得更長的壽命,減少對健康狀況不佳的焦慮,降低疾病惡化的風險。技術通常給人的感覺是無形的,但在這方面往往能帶來革命性效果。

在基礎設施和交通方面,技術也能帶來潛在的幫助,無論是效率更高的新交通方式,還是我們如何設計公共空間使其更好地為人們服務。這需要開展一些大型項目,從而更好地連接社區,同時也要關注小型、簡單的解決方案,以解決人們對日常生活的關切,例如使用傳感器收集數據,優化服務,提高日常生活的水平。The Boston Major 辦公室走在這種思維方式的前沿,我們必須更多地思考如何使用數據來改善稅收、福利、能源和公共利益。

實現這個目標將使政府更好地適應社會變革的步伐。就目前而言,兩者並不同步。除非政府迎頭趕上,否則對於為人民服務的機構,公眾的信心和信任會持續下降。民粹主義在這個領域快速崛起,然而責任並不僅僅屬於政客。對科技界人士來說,光會說自己不明白是遠遠不夠的。

在這個行業內工作的人必須幫助政治界理解政策,支持政策的制定,而不是讓誤解和不信任加劇。在 20 多年的時間裡,數字革命極大地改變了我們社會中的經濟形態。這種積極狀況可以持續下去,但前提是企業必須與政府合作,真正實現許多口號所提出的變革。

翻譯:維金

The next great debate will be about the role of tech in society and government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電腦與科技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