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ta2自走棋》,「寒門子弟」翻身的又一典例

文|娛公疑煽

打牌,下棋,這是近期國內遊戲玩家圈子裡的熱門話題。

《雀魂》和《Dota2自走棋》的出現,讓遊戲玩家的圈子彷彿變成了老人院一般,許多玩家似乎都厭倦了那些勾心鬥角、硝煙四起的MMORPG(大型多人在線角色扮演遊戲)、Moba(多人在線戰術競技遊戲)、和FPS(第一人稱射擊遊戲)。

《Dota2自走棋》在上線短短十天時間內,同時在線人數就突破了10萬大關,更有超過70萬玩家在Steam平台上訂閱了該遊戲。作為使用《Dota2》地圖編輯器製作的一幅衍伸地圖,或者說一款衍伸遊戲,《Dota2自走棋》還得到了官方認可,登錄在《Dota2》的主界面上。

由國內巨鳥多多工作室這個五人團隊花費兩年時間打磨完成的《Dota2自走棋》,堪稱是2019年目前最火爆的遊戲之一,在Steam榜單上更是將一大票優質的獨立遊戲給擠了下去,可以說是繼《太吳繪卷》之後,國內小型遊戲製作團隊「用愛發電」的又一成功案例。

《Dota2自走棋》不單止把「官方正版」的《Dota2》卡牌遊戲給比了下去,更是再一次證明了Mod(遊戲模組)的魅力。在昨日,有外媒稱V社有收購自走棋的潛在意願,還準備將承諾的《Artifact》賽事項目的100萬美元獎金轉移到《Dota2自走棋》上。

1月20日有6.5萬人同時在線的《Dota2自走棋》

官方正版終成「假刀牌」, 為何自走棋卻爆紅?

在《Dota2自走棋》上線之前,如果提到《Dota2》棋牌遊戲,玩家想到的就會使《Artifact》。這款由Vavle親自打造的「官方正版」棋牌遊戲,如今卻被《Dota2自走棋》搶盡了風頭,關於這兩者之間的差別,從玩家構成上就可以窺見一斑。

《Artifact》由著名的棋牌遊戲設計師Richard Garfield與Steam平台發行商Vavle聯手打造,將《Dota2》的遊戲特色元素及對抗性融入卡牌遊戲之中。於是這款棋牌遊戲在繼承了《Dota2》豐富而複雜的遊戲內容的同時,還要求玩家對卡牌遊戲玩法有相當程度的理解。當這兩點結合到一起時,就使得《Artifact》的受眾範圍一下子縮小了許多。

其結果顯而易見,《Artifact》發佈當天同時在線達到6萬的玩家數量,在一周后迅速降至2萬,並在一個月後僅餘7000。

反觀《Dota2自走棋》,其製作方針幾乎可以說是與《Artifact》完全相反,使用《Dota2》地圖編輯器製成的這款遊戲雖然帶着滿滿的《Dota2》元素,但其本質卻是一款老少咸宜、上手簡單的棋牌對戰遊戲。巨鳥多多工作室的遊戲設計阿佳更是坦言,《Dota2自走棋》的本質實際上就是麻將。

玩家門檻,可以說是造成這一局面的一大成因,但《Artifact》之所以被《Dota2自走棋》全面壓制,甚至被玩家們稱為「假刀牌」,實際上還有許多其他原因。

玩法複雜的《Artifact》

棋牌類遊戲吸引玩家的因素有好幾個,顯然《Dota2自走棋》在這幾個方面都做得相當不錯,所以才會有這種一炮走紅的「開局」。棋牌類遊戲的玩家體驗往往由三種要素構成,分別是足夠豐富而又平衡的內容、可以發揮玩家戰術水平的空間、以及恰到好處的運氣因素。

由Richard Garfield操刀打造的《Artifact》自然不會是什麼粗製濫造的作品,但其收費模式和遊戲定位卻將許多玩家「拒之門外」。 Vavle似乎是在《反恐精英:全球攻勢》的開箱抽獎中嘗到了甜頭,於是又將這一套放到了《Artifact》之中,最終卻讓遊戲里某些功能特彆強大的卡牌被炒到了180美元的「天價」。

當棋牌類遊戲中出現極少數功能特彆強大的卡牌時,就等同於間接削弱了其他卡牌的存在價值,它們在壓縮了遊戲內容的同時,也壓縮了玩家戰術水平的發揮空間,這顯然不是棋牌類遊戲玩家所樂見的。

在這方面,《Dota2自走棋》的收費模式顯得相當保守,充值項目完全無法影響玩家的遊戲進程,如果說《Artifact》是將大量輕度玩家拒之門外,那麼《Dota2自走棋》則是將這些玩家全部攬入懷中。再加上其受眾範圍沒有被限制在《Dota2》玩家群體之中,經過多次的網絡傳播,最終就實現了20天玩家人數突破200萬的「壯舉」。

《Artifact》中被炒到比遊戲本身還貴的「斧王」

Mod,讓遊戲常青,讓「寒門子弟」翻身

除了遊戲本身的定位和運營之外,《Dota2自走棋》還再一次讓玩家看到了Mod的魅力。這或許稱得上是一種因緣巧合,因為在Vavle的發展過程中,Mod就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Vavle的早期作品《半條命》是世界上最暢銷的FPS(第一人稱射擊遊戲),如今提到FPS人盡皆知的《反恐精英》,也就是我們常說CS,最開始只是《半條命》中的一個玩家自製Mod。《半條命》作為最早一批支持Mod的遊戲,可以說是開創了遊戲製作的先河。沒有《半條命》,就沒有風靡全球的《反恐精英》,更沒有今天的《反恐精英:全球攻勢》。

另一方面,《Dota》則是源自《魔獸爭霸3:冰封王座》的自制地圖,它和《反恐精英》一樣在取得了極大的成功之後,才最終變成一款獨立遊戲。獨立出來的《Dota2》依然保留着《魔獸爭霸》地圖編輯器的傳統,所以才有了這款《Dota2自走棋》。

《怪物獵人:世界》PC版中的玩家自製Mod

縱觀遊戲發展歷史,Mod幾乎總能延長遊戲的壽命,甚至還有以Mod作為主要賣點的遊戲,並且一款遊戲的玩家越多,就越有可能誕生優秀的玩家自製Mod,從而吸引更多的玩家,藉此形成一種良性循環。

如上圖中的,就是2018年話題大作《怪物獵人:世界》PC版的玩家自製Mod,它將另一款作品《異度之刃》的人物引入到《怪物獵人:世界》之中,憑藉精細的人物模型和流暢的戰鬥動作,一度引起了眾多玩家的討論和關注。

上述的這個例子,想必讓許多玩家都有種熟悉的感覺——這不就是「皮膚」嗎?

在如今的網游和手游中,也有不少運營方式是繼承自Mod的創意,比如兩款遊戲間進行合作的「聯動」活動,就是為了創造雙方拓展用戶群體的機會。國內知名的二次元手游《崩壞學園2》和《少女前線》就曾經展開聯動活動,其中後者更是以一年兩次的頻率和國內外各種遊戲頻繁進行聯動。

但這種「頻繁」一旦放到玩家自製Mod的環境中,就顯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游久網的《魔獸爭霸3》自制地圖下載

在2017年,也就是《魔獸爭霸3》上線15年之後,在官方對戰平台上發佈的玩家自製RPG地圖數量依然多達1300張,單日活躍玩家數量過萬的地圖也有100張以上。面對玩家的熱情,該官方對戰平台進一步開放了地圖編輯器的權限,其中包括了用戶界面定製、雲存儲多圖聯動、甚至是便捷商城功能。

《魔獸爭霸》等RTS(即時戰略遊戲)由於操作難度過高,在遊戲發展歷史上漸漸被更加友好的Moba(多人在線戰術競技遊戲)取替,結果卻憑藉著玩家自製Mod一直存活至今。在《魔獸爭霸3》重置版推出之後,相信還會再次激發創作者們的熱情,催生出更多膾炙人口的自製Mod,甚至是下一個《Dota》、或者下一個《Dota2自走棋》。

《Artifact》作為《Dota》這一IP的延伸,由於過高的上手難度和不盡人意的博彩形式迅速走向衰落,而《Dota2自走棋》這一「民間作品」卻十分成功地帶動了一波《Dota2》的熱度,甚至有部分玩家將《Dota2》戲稱為「自走棋啟動器」,用以調侃大量非《Dota2》玩家前來「下棋」的現狀。

結語

近年來由於硬件發展的停滯,以及90代玩家全面步入社會,大量玩家對於市面上各種遊戲感到審美疲勞的同時,遊戲時間也開始受到大量壓縮。另一方面,最懂玩家需求的,往往又是玩家本身,這就是許多玩家認為能在自製Mod中「淘」到「好東西」的原因。

雖說《Dota2自走棋》是衍生自《Dota2》地圖編輯器,而且也乘了《Dota2》的人氣基礎,但其本質已經接近是一款「新遊戲」,就像是過去的《反恐精英》和《Dota》一樣,並不會掩蓋遊戲本身的優秀素質。

在玩家圈子裡,「好玩」始終是唯一的檢驗標準,這也是諸如巨鳥多多工作室這樣一個「寒門子弟」能夠翻身逆襲的有力保障。(本文首發鈦媒體)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Android 遊戲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