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獨立遊戲登上熱搜,你《還願》了么?

昨晚20點至23點,我通關了《還願》。

這款恐怖遊戲於2月19日元宵節在Steam平台上線,可能大多數不是只把Steam視為「吃雞啟動器」的人,或多或少都會知道這款遊戲的開發團隊——赤燭工作室。這支來自台灣的團隊於2017年在Steam上發行了恐怖遊戲《返校》,一舉得到遊戲平台Steam台灣區冠軍。

時隔兩年,赤燭終於上線了新作品:《還願》。

得益於《返校》積累的良好口碑,以及赤燭在去年開始的ARG(侵入式虛擬現實互動遊戲)活動預熱,《還願》在元宵節當晚上了微博熱搜和知乎熱搜,你現在打開B站,應該還可以見到99+的相關遊戲直播。微博用戶對於遊戲角色何老師的爭議還讓主持人何炅忍不住發微博「蹭」了下熱點。

《還願》記錄了一個台灣普通家庭的破碎,你會在遊戲中扮演一家三口的父親陸豐於,以第一人稱的視角通過穿梭三個不同時間點(1980年、1985年、1986年)的家來獲取線索,完善劇情。老舊的銅鎖防盜門、古早味的傢具擺設、樓道牆壁上斑駁的小廣告、電視中的老套台灣選秀節目...遊戲中的每件物品都能讓80后和90后玩家倍感熟悉。

家中祀奉的觀音神像,飼養的象徵財運的紅龍魚,以及被當作線索的中國民間故事,也能讓一直被歐美宗教「折磨」的中國恐怖遊戲玩家「揚眉吐氣」。

具體到遊戲體驗中,第一視角會遭遇很多「回頭殺」已經是恐怖遊戲的慣用手法了,但鈦媒體在其中只遇到了兩次「回頭殺」,解密過程中也沒有計時來出現恐怖畫面的低級恐怖套路。對於危機感的使用,赤燭團隊這次相當克制,你甚至都不用像《返校》那樣躲避NPC。
《還願》遊戲使用了第一人稱視角

《還願》遊戲使用了第一人稱視角

雖然地圖有所增多,但解密過程非常簡單,劇情也是單條線,他們還新增了換地圖時自動存檔的功能,相比《返校》,整個遊戲唯一有點恐怖的部分可能就是後半部分被「老婆」追着跑的時候。玩到結局,回顧完一個生命和一個家庭的消亡后,這款遊戲帶來的「致郁」效果比恐怖效果要更強一些。

赤燭工作室擅長的「中式恐怖」在這次似乎沒有發揮出完美水平,但和《返校》一樣,遊戲的大背景以及這次使用的ARG營銷方法倒是值得研究。

友情提示,以下內容幾乎把遊戲劇透完了。

家庭、賭博以及八十年代的台灣

故事發生在1980-1986年的台灣,編劇陸豐於(主角)與大明星鞏莉芳結婚,為了照顧女兒杜美心,鞏莉芳息影做回全職太太。但由於陸豐於後來寫不出好劇本,經濟狀況日益下滑的一家人搬進了舊公寓,陸豐才為了制止妻子重新回到影壇與她產生了很多爭執。
女兒對父愛的渴望而演化出的鬱金香之屋

女兒對父愛的渴望而演化出的鬱金香之屋

喜怒無常的父親,愁眉不展的母親,父母雙方無暇顧及女兒的願望——像媽媽一樣成為大明星,他們的冷淡還讓女兒杜美心產生了精神疾病。

但不相信醫院的陸豐才選擇將希望寄託到慈孤菩薩上,為了讓女兒成為大明星,在陸心社的神棍何老師的指點下,執念太深的陸豐才在冥府幻境中經受了剜眼、拔舌、銅線剪的考驗,然後將女兒放在蛇酒中浸了七天。

最終,女兒死去,妻子離開,神棍何老師早已跑路,陸豐才在多重壓力下精神失常。

一句話概括:封建迷信要不得。

其中,陸豐才走進所謂冥府幻境的行為被稱為觀落陰,是中國民間道教信仰裡頭的一項法術,當事人用一條布蒙住雙眼,由法師作法引導當事人以靈魂出竅的方式,親自下至地府來探看元辰宮了解自己的命運及與去世的親人溝通。這一方式在九十年代的台灣頗為流行,很多台灣宗教團體在當地舉辦觀落陰遊行團,他們甚至會在綜藝節目上播放過程。

而女兒陸美心想要由此出道的選秀節目——《七彩星舞台》,也是有原型的,那就是台灣第一個歌唱節目《五燈獎》。播出時間長達33年(1965年10月9日至1998年7月19日)的《五燈獎》也是台灣電視史上除了各台新聞以外最長壽的節目,曾創下73.9%的最高收視率。
《五燈獎》節目畫面

《五燈獎》節目畫面

《七彩星舞台》的主持人開場口號:「一顆星、兩顆星、三顆星、四顆星.......」以及女兒杜美心的打分時刻的台詞:「八十八分!八十八分!八十八分!再來一分!」,都是在模仿《五燈獎》中的主持人固定節目口號:「一個燈、兩個燈、三個燈、四個燈、五個燈!(觀眾:)《五燈獎》!」和「優勝者 ─ 二十、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再來一分!二十四分!」

《五燈獎》為一對一的才藝競賽,過了五關的獲獎者可以獲得五萬台幣,這在當年差不多是一個台灣上班族半年的薪水,後來獎金水漲船高,加碼為「五度五關獎十萬元」,部分單元甚至加碼為「五度五關獎二十萬」。張惠妹就是第一位《五燈獎》〈五燈之星歌唱擂台〉之五度五關得主。

而放眼遊戲中的台灣大環境,八十年代「亞洲四小龍」之一的台灣隨着產業從農業發展到輕重工業,全省的生產總值可以超過六千美元,股市指數曾高達萬點。但經濟蓬勃的黃金時期背後,民間遊資泛濫的台灣也有着難以忽視的黑暗面。

例如當時盛行的一種非法賭博方式——大家樂。在八十年代中期,由於正式投資股票、證券等渠道尚未開放或普遍,台灣民眾,甚至企業家、政治人物為了求富,都將錢投入在各種地下經濟之中。同時,民眾篤信大家樂中獎號碼會出現於各種超自然現象中,他們稱為「明牌」。

一時間,「求明牌」之風吹遍全台灣。民眾為了獲得「明牌」會去各種廟宇拜神佛,甚至膜拜各種物體如樹木、石頭。據台灣博主@Adam__LGH 講解,當時你在台灣,如果隨便丟個籃球,旁邊的人看籃球的弧度還有掉在地上的那些角度,都會開始和旁邊人根據這些跡象猜號碼。甚至連小朋友隨口說的做夢內容,都會被阿嬤拿來猜號碼。

而這股風氣也衍生出一種騙局——請神。博主@Adam__LGH 稱那個時候的台灣人,為了賺大錢,為了成為明星,什麼沒有聽說過的神都敢往家裡請,導致現在的台灣寺廟內都會貼着告誡賭徒的告示。

這樣的背景下,《還願》中紅龍魚、慈孤觀音、陸心派以及神棍何老師,都能讓你通過一個普通家庭的破敗感知到那個瘋狂的時代。

ARG可以對遊戲帶來什麼程度的宣傳作用?

在遊戲上線前發佈預告片與海報,已經是屢見不鮮的操作了。但赤燭選擇了更具有互動性的方式來為作品預熱。

從2017年8月開始,赤燭就陸續發佈一些有關《還願》的圖片線索,例如粘滿告示的門,小朋友畫的畫等等。而仔細觀察圖片,除了透露新遊戲信息,你會意識到,這款解密遊戲從這一刻就已經開始了。
赤燭放出的圖片中,可以看到尋找女兒的告示

赤燭放出的圖片中,可以看到尋找女兒的告示

而之後到了2018年,除了放出關於女兒杜美心的圖片線索,赤燭直接在facebook上發佈了一個名為「光明燈」的網站。打開網頁后,你會看到很多觀音像,點擊有名字的觀音像可以看到大家許下的心愿。

其中,有個「美美」的小姑娘的心愿為「我希望大家能救救......解脫........自由........我希望能當人人稱讚的女歌手」。玩完遊戲的小夥伴一定能猜出來這就是女兒杜美心寫的願望。

當你許完願后,願望會變成一個鏈接,你點擊後會下載一個名為「愛的真諦」的PPT,其中附上了一個名為「 簡晶菁」的Instagram賬號。之後你真的可以在Instagram上查到這個人,而查看簡晶菁發佈的消息,會發現她頻繁提到跟蹤狂的事情,發佈疑似被人跟蹤的視頻,還透露出一個名為「陸心青年會」的組織名稱。

之後你還真的可以查到「陸心青年會「的官網,當時的網友通過合成官網提供的三張圖獲得了「台北市牯嶺公園」這一線下地點信息。而玩家去到地點后,就真的找到了在現場的很多真人NPC與她們提供的線索。之後網友合力在線下找到線索並通過摩斯密碼破譯后,就得到了關於陸心青年會的全部信息以及一串手寫網址。

不過,在大家以為幫助了簡晶菁后,簡晶菁突然在自己的Instagram更新了三段視頻,視頻中她大肆宣揚這一奇怪的宗教,而玩家們都收到了一封說自己被簡晶菁騙了的郵件。這時,大家才發現,原來簡晶菁和陸心青年會早就發現有人在調查他們,所以故意布下了這個局,好讓玩家們幫他們引出調查者。

所有參與了這場解密活動的玩家都成為了陸心青年會的「幫凶」。

也是這場讓玩家無法分清現實與虛擬的活動,讓《還願》得到了更多人的期待。雖然最終遊戲出來后,線索與遊戲的關聯性並不大,這讓很多玩家感到失望。

ARG,全稱為Alternate Reality Game,侵入式虛擬現實互動遊戲。遊戲方會在沒有通稿的提醒下,為玩家提供多類型的線索,這些線索可能是一款新遊戲的內容,也可能是一款新角色的資料,以此讓真實世界中的玩家來進行解謎活動。

當虛擬遊戲元素,在你身邊的現實生活中發生,你每點擊一條鏈接,都像在打開一扇新的大門,還能與陌生玩家參與線下活動,相信很多玩家都會感到新奇刺激。同時,這種開放式、社區式的營銷方式也可以讓廠商也更及時地得到反饋。

沒有條件買量的獨立遊戲比較熱衷這一玩法,近幾年,大廠也開始嘗試這種營銷方式,例如EA的《戰地4》中的海怪彩蛋。但這種營銷方式也是有規則的,其中題目過於難,以及解謎過程過於長都會減消玩家的積極性。例如《守望先鋒》在推出Sombra這個英雄的時候。
Sombra

Sombra

2016年7月,暴雪官方就開始在其他英雄的資料片中在陸續放出Sombra的信息。

當然,暴雪官方的難度要比赤燭高出太多,不管是根據《守望先鋒》地圖標誌拼出的羅盤,還是宣傳片中一不留神就會錯過的base64編碼,或是找到密鑰才能解開的維吉尼亞密碼,以及過於長的解謎過程,可以讓每個玩家「感到頭禿」。

在官方不經意間的誤導下,還引發出了多拉多天空環碼事件,玩家將多拉多天空的陰影製作成一個環碼,但什麼信息都獲得不了。這樣的結果自然會引發玩家的罵聲,惹起眾怒后,暴雪只能給出提示來將玩家「引回正路」。不過在這種互動后,最終新英雄的發佈,還是引發了玩家極大的擁護,也被人稱為經典ARG之一。

《還願》目前在Steam上已經獲得92%的好評,又是一次悲劇內核的嘗試,極具現實意義的劇情,用心的畫面與細節以及社交平台上「自來水」的安利,讓赤燭再次獲得勝利。

有玩家稱《還願》的讀音除了可以理解為「huan yuan」的父親,還可以理解為「hai yuan」的女兒。女兒杜美心唱的那首《碼頭姑娘》歌詞,也是這個渴望父愛的小女孩的心聲,「若有來世,你還願意嗎」。
《碼頭姑娘》歌詞

《碼頭姑娘》歌詞

如果有來生,你還願意做我的女兒嗎?

還願。(本文首發鈦媒體,作者/小黃雞)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Android 遊戲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