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騰大戰」蔓延至《王者榮耀》

文|指月

騰訊與今日頭條的戰火燃到了遊戲領域。近日,廣州知識產權法院作出行為保全裁定書,要求西瓜視頻立即停止《王者榮耀》直播。這是中國遊戲直播行業的第一個行為保全禁令。

這個案件發生在2018年11月。騰訊起訴位元組跳動等相關4家公司,認為西瓜視頻App招募《王者榮耀》直播達人,遊戲直播行為侵犯騰訊的著作權、構成不正當競爭。騰訊向廣州知識產權法院提出保全申請,請求法院下令位元組跳動等三方被申請人停止直播。

顯然,這是遊戲直播行業的一個代表性案例:如果最終法院裁定西瓜視頻上的主播直播《王者榮耀》為侵權,那麼幾乎所有遊戲直播平台、視頻平台在播出玩家的《王者榮耀》畫面內容時也都有相關風險。

網易YY案早有判決先例

此次事件是中國遊戲直播行業的「第一個行為保全禁令」,但並非是第一起遊戲直播相關的訴訟案件。早在2017年11月,同樣是廣州知識產權法院對網易訴YY直播侵權做出一審判決,判決YY停止通過網絡傳播《夢幻西遊》《夢幻西遊2》的遊戲畫面,並賠償網易經濟損失2000萬元。也就是這次判決決定了在遊戲直播這一新興行業中版權方的優勢地位。

在當時,YY直播背後的華多公司辯稱涉案遊戲的直播畫面是玩家遊戲時即時操控所得,且遊戲直播是在網絡環境下的個人學習、研究和欣賞,屬於著作權法中個人合理使用;法院判決則最終判定華多公司「侵害了網易公司對其遊戲畫面作為類電影作品之著作權」。法院認為,「諸如涉案電子遊戲之大型、多人參與網絡遊戲,其創作凝聚了開發者的心血,遊戲畫面作為網絡遊戲這個『綜合體』的組成部分也不例外。」

也就是說,這一判決實際上已經為遊戲直播的侵權行為進行了定論。騰訊之所以敢於用數千萬擔保來提交保全申請,顯然也是因為有先例,對案件後續判決成竹在胸。

目前無論是遊戲主播還是直播平台方,個人日常直播都並未特意向遊戲公司方支付直播版權費用,直播平台更多是在電競賽事方面進行播出權爭奪。這意味着當前主流平台上主播個人進行遊戲直播,平台方均有侵權風險。那麼,另一個問題就出現了,此前為何遊戲直播訴訟相當少見?遊戲直播行業是否會因此產生巨變?

這或許要說到遊戲的營銷傳播需求,與背後公司利益之間的博弈了。

直播究竟對遊戲公司利弊如何?

目前主流的遊戲直播平台如鬥魚、虎牙上,直播的遊戲品類已經相當齊全。網游競技、單機主機遊戲、手機遊戲等不同類型板塊上,主播、遊戲公司、直播平台三方之間的合作關係也有顯著差異。

鬥魚的分類

站在遊戲公司的角度而言,直播這一行為顯然能為遊戲帶來客觀的傳播度,這一點特別體現在單機、手游領域——知名主播的試玩經常能為知名度不高的新遊戲帶來極大的話題,助力新遊戲營銷出圈,博得更大的市場,這種宣傳效應不同於主流電競賽事帶來的巨大商業價值,而是一種產品宣發的概念。

2018年steam上兩大熱門國產獨立遊戲《太吾繪卷》《中國式家長》的走紅過程中,直播平台就發揮了很大的作用。「怕上火暴王老菊」在發售之初的一系列直播和視頻作品為《太吾繪卷》打開了很大的知名度,通過極具個人特色的試玩,「王老菊」的直播讓觀眾在爆笑之餘對遊戲玩法有了初步理解和深刻興趣,顯然對遊戲發售成績產生了積極影響。同理,《中國式家長》的傳播路線里,直播平台起到的作用同樣重要。

在騰訊與西瓜視頻的案件中,位元組跳動提出的「直播並不會給遊戲帶來負面影響,反而會使遊戲直播的觀眾轉化為遊戲玩家,增加遊戲的知名度和收入。」也是基於直播對遊戲宣傳的正面效應而來。

但顯然,包括《王者榮耀》《英雄聯盟》《絕地求生》在內的競技網游與獨立遊戲情況並不相同。因為遊戲的玩家數量已經極高,直播行為帶來的正面效應明顯更偏向於主播、直播平台方,市場話語權則掌握在遊戲公司手中。

版權市場越發規範,遊戲版權方不再滿足於直播平台對遊戲的宣傳推廣效果,而是希望從直播行業中尋求更多價值變現。顯然,2017年網易《夢幻西遊》的勝訴案例讓遊戲公司掌握了一項重要武器:在沒有獲得遊戲方授權的情況下,平台方進行該遊戲直播業務是有侵權風險的。面對直播平台主動權在手,至於何時啟用,對誰啟用,就要看遊戲公司的戰略布局了。

當遊戲本身足夠主流,不依賴於少數幾個直播平台的傳播后,遊戲公司背後的資本勢力布局就有了更多考慮的空間——給自己旗下的直播平台獨佔遊戲項目?還是打壓戰略競爭對手?

版權時代下,遊戲直播新玩家難入局

廣州知識產權法院的行為保全裁定書中提到,「騰訊擁有遊戲直播平台,對其享有著作權的遊戲進行直播運營,因此,位元組跳動方面與騰訊雙方還存在經營競爭關係。」

在這樣的認知下,遊戲直播版權認定顯然是意在維護遊戲公司的合法權益。【鋒芒智庫】認為,這意味着遊戲直播行業將與騰訊、網易、完美世界等國內大型網游公司繼續強化關聯,甚至會根據遊戲項目劃分直播版圖。

現在直播平台的主流PC網游大概有:騰訊的《英雄聯盟》《地下城與勇士》《穿越火線》;網易代理的《魔獸世界》《爐石傳說》《守望先鋒》等;完美世界代理的《DOTA2》(包括自走棋);藍洞公司在steam平台的《絕地求生》(騰訊代理的國服尚未上線)等。

不難看出,流行度高的網絡遊戲已經被騰訊、網易等幾個大型遊戲公司完全壟斷。

直播平台的資本版圖同樣集中。騰訊的胃口自然不小,除了自有平台「企鵝電競」外,還接連投資了行業前列的鬥魚、虎牙,在2018年3月8日騰訊分別向虎牙、鬥魚投資4.6億美元、6.3億美元,完成了在遊戲直播行業的多方布局。網易則發力自有遊戲直播平台網易CC的打造,2018年2月,網易副總裁王怡曾表示,網易將在2018年重點發展電競和直播業務,出資10億元組建賽事體系,另外3億元用於直播合作的ALLSTAR計劃。

對已經成為行業頭部的虎牙、鬥魚而言,平台的頭部地位使得遊戲方不可能輕易放棄這一傳播主戰場,直播平台也紛紛組織自有賽事活動,強化了影響力。但對新興的、沒有遊戲公司背書的直播平台而言,進入這個市場的門檻已經越來越高了。

2018年4月6日,因為網易剛推出的手游《第五人格》在鬥魚、虎牙直播平台內下架禁播,網易第五人格微博直指「友商」脅迫兩家直播平台撤掉該遊戲的推薦和專區,並在配圖以企鵝形象暗示騰訊是幕後黑手。

網易第五人格微博配圖

網易告YY直播侵權獲勝訴,又在自身遊戲項目傳播上吃癟;騰訊在與網易的鬥智斗勇中發揮了自身直播平台的優勢,又不忘用《王者榮耀》這樣的主流遊戲版權來問罪試圖入局的新平台。

如騰訊這樣的「頭號玩家」,手中同時握有頭部遊戲項目與主流直播平台的情況下,閉環已經形成,兩者都將成為遊戲巨頭的有力武器。對新興平台可以限制其直播熱門遊戲;對新興遊戲則可以在自有平台里限制其傳播。

版權時代下,先入局的遊戲巨頭公司們或許已經成為大而不倒的存在了。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中國內地資訊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