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知識付費前,你需要知道這些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倪猜

中國的社會結構近似一個「土」字,底部區域集中了大部分人口,底部階層普遍擁有迫切的階級躍遷需求。

另一方面,受科舉和高考影響,中國人對「知識改變命運」有着強烈地認同。

這兩個條件給付費知識產業提供了極大的想象空間。

2017年中國「知識付費」經濟規模達49億元(尚無18年數據),在世界範圍內處於領先。

全國六普ISEI值

我們從2018年底那場《時間的朋友》講起。羅振宇的二十年承諾剛到第四個年頭,但是節目質量已經出現明顯地下滑。我們看到生硬拼湊起來的分論點,論證不充分的舉例,更加商業化的氣氛。

不過最致命的,還是越來越嚴重的「新瓶裝舊酒」現象。因為知識演講最核心的部分就是內容價值。「舊酒」頻繁地出現,標誌着內容方面出現了危機。

節目播出后,我確實也在網上看到了類似的批評,看來大家都有相同感受。那這場內容的危機是偶然還是必然?現象背後的原因更值得被分析,我們不妨進一步思考幾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相信羅振宇團隊肯定會為一年一度的演講盡全力準備。「得到」作為知識市場領跑者之一,又坐擁大量的素材。為什麼還會出現內容危機?

知識的邊界

注意,這裡說的「知識」並非廣義上的知識(含描述型知識及操作型知識),單指操作型知識即我們通常說的方法,「如何……,怎樣……,某某思維,某某方法」都是它的表述方式。因為對我們的實際生活有較強的改造能力,在各大知識平台尚被學習者們所推崇。

底層思維邏輯就是方法論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樣一種體驗,很多不同方法的原理卻是相似的。

方法體現我們看問題的方式以及行動方針,追根溯源這些是由底層的思維邏輯所決定。

越底層的邏輯越是少,也越具有通用性。

一部《幾何原本》所推導的465個命題,僅來自於五條公理、五條公設。

一部《道德經》可以產生無數的注和解,至今仍影響着世人。

思維邏輯是人類總結出來的思考方式,它受限於人類認知範圍,也不能被憑空創造。所以思維邏輯是有限的。底層邏輯在不同的現實場景下具化或展開,就是處理事情的具體方法。

所以,可供羅振宇選擇的知識資源,並非無限可再生。也許平台中上千個方法闡述的都是相同的底層知識。如果真要做20年,不知道又有多少內容會被重新包裝起來。

第二個問題:時過月余,在你的實際生活中運用哪些跨年演講中提到的方法?

相信大多數人的答案都是「沒有」。

如果我們將生活中解決問題的場景進行抽象,無非以下四種:

  • 老問題,老方法
  • 老問題,新方法
  • 新問題,老方法
  • 新問題,新方法

而絕大多數情況,我們都是在用老方法解決問題。一方面是慣性使然,另一方面所謂的新方法或者新技能只停留在知道層面,真正起到作用的是那些被我們反覆使用反覆咀嚼並最終被內化了的底層知識。

所以,方法貪多嚼不爛,只有掌握底層邏輯才能真正學以致用。

關於認知邊界,「知識如圓」的詮釋很形象

第三個問題:為什麼「學了那麼多知識,依然過不好這人生?」

我有一個朋友很喜歡看書,經常是書不離手。哪怕觀點很接近的書統統都讀,且無一例外都是精讀。另一個特點就是喜歡引用書中的概念,但因為其他人沒看過相應的書,需要他闡述觀點具體的意思。這時候我們才發現這不就和某某原理一個意思。

其實看書也好,看視頻課,聽演講也好,都是一個自主學習的過程。

我們知道阿爾法狗能打敗人類高手離不開AI的自主學習能力,前提是AI得有一個有用、高效的算法。同樣,要想使你學習的內容呈現一個正向的積累,也需要一個高能的算法。

1、先完善自己的思維體系

元梵植說:一個詞彙量只有100個的人,很難理解一個詞彙量達到1000的人是怎樣去思考這個世界的。

同樣一本書,不同的人看了之後會掌握不同的信息。所以你的思維格局決定了你學習知識的效率和效果。在自己的思維方式不夠完善的情況下,書並非越多越好。

在學習時,一方面我們要按照知識生產者的邏輯去理解他闡述的想法,這一步相信多數人都能做到。關鍵是,還要保留自身的思維邏輯。讓新知識與已知知識不斷碰撞。

可以運用持疑、發散、轉換、類比、枚舉、反思等不同的思維。

為什麼我喜歡推薦別人看哲學?首先大家有個認識誤區,覺得哲學總在研究一些不實際並且沒結論的問題,但其實哲學和數學有很多的相似性,兩者都是高度抽象,並通過嚴密的邏輯進行推導。

哲學的推導過程遠比結論更有意思,思辨思維能幫助我們完善自身的思維體系。

2、拋開概念和名詞

在學習絕大多數知識時,先不要給自己灌進一堆聞所未聞的新名詞,而是抓住觀點的內在邏輯。

據說,馬斯克平均每天能讀兩本書,我覺得也並非不可能。因為知識之間並不是孤立的,拋開知識外層的表述方式,新學的知識往往能和以往的知識形成關聯。

所以學得越多,反而學得越快。

3、還原知識

我們永遠無法掌握一個知識生產者的全部想法,我們學習的只是他們宏大方法論延申出來的一小部分。如果我們只是將學習範圍限制在知識生產者所表述出來的地方,那只是得到一些結論。

學習者需要具備知識的還原能力,包括兩個方向:

  • 縱向還原:將對方的觀點上溯到思維層面
  • 橫向還原:將對方的觀點替換到其他的經驗中

從知識到付費知識

付費知識的關鍵不是付費與否,而是由提升期望達成的付費意願,然而個人的提升和付費之間是不存在直接聯繫的。付費是將知識進行商業運作,當越來越多的人願意為知識付費,也就會有越來越多的知識生產者願意生產知識,從而形成知識生產的良性循環。

但不得不批評一些知識平台,過度營銷知識是種短視行為。

因為通過知識實現個人提升是一個長周期過程。而營銷手段激發的則是用戶的即時期望。當用戶在短周期內未發現期望達成,那麼平檯面臨的就是用戶的流失。《艾媒報告丨2017年中國知識付費市場研究報告》顯示,主要知識平台的復購率只有約50%。

我們一生都將在學習,花錢的知識不一定比不花錢的知識更有效,可以通過上述方法去考量它們的價值。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網絡行銷 / Adsense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