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Waymo通勤是什麼體驗?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

家住亞利桑那州錢德勒市的肖恩·梅茲(Shawn Metz)是一名 30 歲的人力資源經理,和大多數美國中產階級一樣,他和妻子每人都有一輛自己的車。

然而最近幾個月,他們都沒怎麼開動過自己的車。不管是白天通勤還是晚上出門吃飯購物,他和妻子都會先拿起手機,看看附近有沒有能用的 Waymo One。

沒錯,Waymo One 就是 Google 去年年底公布的那個超神秘的「無人的士」計劃。

2017 年 4 月,Waymo 開始邀請亞利桑那州當地居民加入「早期乘客計劃(early rider program)」,在生活中試乘 Waymo 無人車,並向 Google 反饋乘坐體驗。在首批的 400 位早期乘客中,有學生乘 Waymo 去大學上課,有患有視力障礙的阿姨乘 Waymo 去購物,也有情侶乘 Waymo 去約會。

這個「早期乘客計劃」,就是 Waymo One 的雛形。如今,經過了一年多的試運行,Waymo One 終於宣布落地。

在公眾還在懷疑無人車真正的實力時,Waymo One 已經悄悄咪咪地開進了亞利桑那州居民的生活中,開始和 Uber Lyft 「搶工作」了。

而對於當地居民來說,乘坐 Waymo 的體驗,簡直是打開了新世界大門。

 

實惠又安全,感覺棒棒的!

作為 Waymo One 的「零號乘客」之一,肖恩·梅茲已經習慣了有 Waymo 相伴的生活,儘管如此,每次坐上 Waymo,他還是會感到興奮。

「我每次都會盯着前座上的屏幕看,感覺自動駕駛真的是太神奇了!」肖恩說。

在 Waymo One 的車艙內,駕駛員座位的頭枕背面有一個大屏幕,在屏幕上,乘客可以看到 Waymo 是怎麼「看路」的。

Waymo 行駛時,周圍的障礙物和行人會被藍色標出,實時更新位置,而 Waymo 決定選擇的路線則會用綠色標出。因此,前方路況、無人車什麼時候打算變道、決定走哪條路,乘客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而在 Waymo One 啟動前,屏幕上會出現一個大大的藍色「開始」按鈕。按下按鈕,Waymo 內就會響起一陣音樂聲,然後熟悉的 Google 娘會通知乘客,「我們現在出發」。

對於肖恩來說,這種車內的交互體驗是一種「安全保障」,讓他打消了對無人車最後的疑慮。

「在這塊屏幕上,我能同時看到各個方向的來車和障礙物。所以有時候在無人車採取行動前,我就已經有了預判,這讓我感覺 Waymo One 特別安全。」肖恩對 Waymo 團隊反饋到。

而在打車時,Waymo 也並不比其他共享出行服務更複雜。乘客只需要打開 Waymo One App,選定上車和下車地點,就可以坐等無人車來接了。

超方便的打車方式和安全舒適的乘車體驗,讓 Waymo One 成了肖恩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肖恩表示:「每周,我和妻子都會用七八次 Waymo,有時候是去上班,有時候是去買菜。慢慢的,我們都忘了自己是在坐無人車了,因為 Waymo 坐起來和正常的的士沒有大的區別。」

然而,雖說 Waymo 方便舒適,但有時候也會像個過分謹慎的新手司機,行事過於小心,讓人看了直捉急。

有一次,因為不能保證絕對的安全,Waymo 在一個沒有信號燈的左轉道上停了很久很久,堵得後方車輛直按喇叭(當然,按了也是白按,反正無人車也不會因為聽到人類駕駛員按喇叭就妥協)。

還有一次,肖恩坐 Waymo 去 Costco 買菜,但是由於亂穿過道的行人和搶道的車輛太多,Waymo 在停車場陷入了迷茫。

「無人車停了好久,一直沒有找到機會停車,於是屏幕上開始顯示『時間過長』,我必須得聯繫 Waymo 的遠程支持中心來解決問題。」肖恩回憶到。

但是,這些「愁人」的瞬間並不意味着 Waymo 的技術不過關,過於謹慎的行為背後,是 Waymo 安全至上的良苦用心。

 

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

為了讓無人車安全上路,Waymo 簡直是操碎了心。

儘管 Waymo 已經拿到了空車上路牌照(可以實現真正的無人駕駛,連安全員都不被需要),而且在正式運行之前,Waymo One 已經有一年有餘的試運行期,然而在真正服務乘客時,Waymo 還是顯得特別的「慫」。

首先,每輛 Waymo One 上,都是有安全員的。儘管安全員不常接管 Waymo,但在雨天等特殊情況下,安全員還是會以乘客和周圍人車的安全為重,啟動手動駕駛的 Plan B。

其次,儘管 Waymo 已經在鳳凰城積累了幾百萬英里的行駛里程,但目前 Waymo One 只對鳳凰城的幾個小區域開放。嚴格的地理圍欄使 Waymo One 的安全係數大大增加,出現事故的可能性進一步減小。

而 Waymo 如此謹小慎微,也是因為鳳凰城的特殊性。

鳳凰城氣候乾燥,雨少晴多,對於無人車測試來說,這是很有利的條件。但另一方面,鳳凰城的司機也是出了名的「野」。

根據運輸統計公司 INRIX 提供的數據,鳳凰城在全美國最堵城市中排名第 25,每個居民平均每年在路上堵 34 小時。考慮到鳳凰城只有 162 萬人,這個堵車的程度已經相當嚴重了。同時,鳳凰城也是美國行人車禍率最高的城市。僅2014-2017年間,鳳凰城就有 271 個行人在車禍中喪生。

在這樣的路況下行駛,再小心也不為過。

另外,在亞利桑那州,居民們對無人車的信任也非常脆弱。

一年前的3月18日,就在距離 Waymo One 運行區域不遠處的亞利桑那州坦佩市,一輛 Uber 無人車在夜間撞上了一個違反交規橫穿馬路的行人,行人隨後因受傷過重而身亡。

這起事件之後,居民們對無人車的不滿情緒更加強烈。

去年,錢德勒市的一名男子用一把0.22口徑的左輪手槍瞄準 Waymo,並威脅安全員。之後他告訴警方,他「鄙視」無人車,因為無人車會殺人。

至今為止,已經有 21 起亞利桑那居民襲擊 Waymo 無人車的事件發生。

在這樣的困難模式下,Waymo One 想要不管是繼續做上路測試還是想要推廣無人的士,都必須慎之又慎。

 

無人車價格低廉,尚未開放註冊

頂着重重壓力,Waymo 還是開始嘗試向公眾提供付費服務。

據 The Verge 實驗,大約 8 分鐘、3 英里的行程在 Waymo One 上需要花費 7 美元,定價與 Uber 和 Lyft 相差不大。

但對於普通用戶來說,想要過上和肖恩一樣乘無人車通勤的生活還需要一段時間。

目前,Waymo One 打車服務還只對早期乘客開放,感興趣的用戶可以在 Waymo 官網留下聯繫信息加入等待列表,在接到 Waymo 的通知后,才能正常使用 App 打車。

對於已經先用上 Waymo One 的肖恩來說,無人車取代傳統汽車是一種可以預見的未來。

「畢竟,沒有誰不願意在累了一天後,被自己的車自動載回家吧!」肖恩說。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Google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