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設計過私人飛機,也設計了蔚來的「面子」和「裡子」

周五的時候,我在廣州珠江新城的蔚來中心參加了一場 Workshop,主題是有關蔚來的設計,當然,一個多月前發佈的 ES6 也是這次活動的溝通內容之一。

這次主講人是蔚來汽車的設計副總裁 Kris Thomasson,也是有着一位豐富設計經歷的大拿。可能比起多數汽車設計師,Kris 的履歷頗為「複雜」,除了大部分時間在寶馬供職,他還曾經為耐克、可口可樂做過設計。另外,在 2007 年,他還在全球知名的公務機公司灣流(Gulfstream)任職過設計總監,並設計了 G650 公務機,按照他自己的話說「這個項目對我來說也是一個非常獨特的經歷,因為這是設計師可以接觸到的最昂貴的一個設計項目……」。


▲ 李斌(左一)和 Kris Thomasson(右一)

Kris 也談到了最初和李斌接觸的談話,他提到加入蔚來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在對設計的理解上,李斌和他有着諸多共同之處,也非常認可他的多樣化設計經驗。

設計 DNA 能決定什麼?

蔚來是一家中國公司,但也算得上是一家非常國際化的公司,它的設計團隊主要駐在慕尼黑,蔚來汽車的大部分設計也是在這裡完成的,你也看得到很多設計都帶着融合的意味。

Kris 說這是設計領域很常見的概念,叫做「二元性(Duality)」,也就是一件產品可以同時擁有兩種屬性,甚至這兩種屬性看似是衝突的,而這種概念在中國文化中也有對應的意向存在,比如太極中的陰陽。


品牌設計本身也是「二元性」,它既是「面子」——要直面市場和消費者,也是「裡子」——影響着產品的特點,也傳達着公司理念和願景。

回到蔚來這個品牌,在過往的很多場合,蔚來都向大家介紹過其 LOGO 的含義——上半部分代表天空,是願景,下半部分代表道路,象徵這行動。Kris 說是這也是蔚來一個重要的設計 DNA。哦對,我也是這次才知道,蔚來對應其實就是 Blue sky coming 這句話,Blue sky 就是指「蔚」,coming 就是「來」。


當然,蔚來最核心的 DNA 是這麼幾個關鍵詞——純粹、溫度、未來感和精緻。純粹是設計簡約、清晰,呈現出一種自信,溫暖代表着產品擁有靈魂,未來感是創新和挑戰,精緻是產品的細節。

這些在在蔚來整個品牌中都可以看到,不管是車還是門店,甚至是周邊產品。

雖說蔚來過去一年有很多爭議,但客觀地講,蔚來也確實是一個設計做的很不錯的公司,從 EP9 到 ES6 上,從 NIO HOUSE 中,再或者是各種各樣的周邊都可以看出來。

ES6 的設計變化與沿襲

珠江新城的展廳有一輛 ES6 實車,見過 ES6 實車后,其實可以感受到 ES6 比 ES8 會更加精緻。當然,這其中也有車型尺寸縮小,邊角更加圓潤的原因。

Kris 首先介紹了蔚來的 X-Bar 家族式前臉,這個從 EP9 確定下來的設計,如今已經成為了蔚來車型上的明確設計元素。蔚來在新的車企里,產品發佈確實是屬於比較快的,而第二款量產車 ES6 的發佈,我覺得其實多少象徵著產品家族的初步形成。





另外,前臉的鯊魚鼻設計、心跳尾燈等也都是從 EP9 延續下來的設計,內飾和 ES8 的變化不算大,頗受好評的女王副駕也都保留。但簡單看下來,個人覺得會比 ES8 更精緻一些。

Kris 還介紹說,ES6 在設計語言上比較大的不同在於更加「年輕和運動」,所以除了最直觀的車身尺寸的變化,尾部增加了兩個「鯊魚鰭」設計反光板,還有腰線被下移,D 柱傾角更大,這些都是 ES6 主要的特點。

這次分享內容差不多就這些,主要是針對設計的,未涉及性能、生產、交付等話題,算是氛圍相對比較輕鬆的。雖然蔚來在產品、服務等方面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解決,但有機會了解一下蔚來的設計理念和有關設計的故事也不是件壞事兒。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網絡與創業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