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不過三代?美國這個手握1500億美金的超級家族怎麼傳了248年

商業世界風雲激蕩,從不缺乏新的創意和模式。然而,創業容易守業難,基業長青成為全球企業家面臨的共同挑戰。無論是傳承數代的家族企業,還是實行現代經理人制度的公司,都渴望在經濟周期的挑戰中突破困境,尋找長盛不衰的法則。

富不過三代,始終是企業家的一個魔咒。

而在美國有這樣一個傳奇家族——杜邦家族,它是美國最富有也是最奇特的財富家族,更是世界500強企業中最長壽的公司,這一家族保持了200年的長盛不衰。20世紀90年代,杜邦家族控制財富1500億美元,一共出了250個大富豪和50個超級大富豪。

在鈦媒體2018 T-EDGE全球創新大會上,第五代傳承人Pierre S. duPont(杜邦五世)先生髮表了精彩演講,首次在中國完整披露杜邦家族長盛不衰的秘密。

杜邦五世先生同時也入選了鈦媒體在2018年首次發起的全球範圍內 「科技思想領袖 TOP50」榜單,成為當之無愧的「科技思想領袖」(完整名單將在12月16日T-EDGE Awards頒獎晚宴上隆重揭曉)。

以下是杜邦五世在 2018 T-EDGE全球創新大會上的演講:

我出生的時候非常幸運,事實上從杜邦家族開始我是第十代了。我非常榮幸成為在美國已經運行了200多年的家族企業的掌門人,剛才他們聽到過大興已經有了2400年的歷史,我很榮幸能站在這裡講話。

我的家族一直從19世紀開始運行這個公司,之前我們製造火藥和炸藥,中國人製造火藥和炸藥已經有上千年的歷史了,然後才有杜邦公司。我的母親有點不同,她的家族已經運營了幾百年時間,在美國運行牛奶生產企業,銷售牛奶、三明治等等,我從家族成員當中學到了很多,這是我非常幸運的出生之地。
杜邦五世(Pierre S. duPont)

杜邦五世(Pierre S. duPont)

我80年代早期在普倫斯頓學習軟件工程,關注人工智能的自然語言處理以及大數據。我們在一個虛擬現實公司給大家描繪虛擬世界。我們的業務高峰時期是1993年,在德國斯圖加特也有兩個人在模擬虛擬世界,與加州的我們進行溝通。現在看起來AI還沒有完全實現,但我的經驗讓我足夠樂觀。

我後來為很多公司都做過諮詢,大概是12—13年前我來到中國,一直在投資一些小的科技公司,還有其他類型的公司。

我今天想談一下企業家成功的故事。我非常幸運能夠與很多人相處,在這些人當中我看到他們已經取得了成功,賣掉了公司,得到了一些錢,我擔心的是他們在取得成功之後,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並不一定對長期的生活,長期的社會發展有益。我要談談應該如何行動來回饋你的社區,如何讓你持續取得成功。

我們有六個創業公司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有些時候也走了下坡路,這讓我學到了很多東西。我經常發現擁有財富的人卻並沒有守住財富,因為沒有很好地保護,沒有持續地投資。

首先我想說是,必須要讓財富放到正確的構架當中,讓它持續進行下去。我們每個人都會犯錯,會有個人的失敗和商業的失敗,所以我們需要高質量的顧問和財富運營管理公司,我們必須要審慎來選擇誰來做這件事。尤其是在雇傭朋友的時候,我們要捫心自問他們是否真的有這樣的能力來為你服務。

你可能想讓這些財富放到正確的海外架構中得到保護,我覺得美國的信託結構對於非美國公民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能夠保證你未來的財富安全,這也是美國金融體系能夠給你提供的東西。

如果你想要財產到保護,需要長期的眼光以及多樣化的投資,你需要用10—20年的時間來衡量一下你的投資,你必須要高度多樣化,這就意味着多個領域的投資,不要把錢都投在一個特定的領域當中,多樣化非常重要。

為什麼必須要保護財富?因為你想過好的生活。你對你的家人有職責,你有老婆、老公、孩子,因為他們你才能取得成功,他們在背後給你支持,重要的是可以給你的家庭更好的教育。你可以用你的財富確保你的家庭成員能夠獲得更好的教育,不僅僅是去哈佛、普林斯頓上學,而是關於一生的學習,一生的經驗,以及其它形式的教育,能夠讓你在生活中獲益。

還有一些應當做的事情,除了回饋你的家庭成員以外,還要回饋你的社區,你自己的社區,你自己的家鄉,你畢業的學校,從你小學一直到大學上過的學校等等。我母親的家族有850家分店以及33000個員工,是一個巨大的公司,有很多的櫃員是在經濟鏈的底端,他們是基層員工,他們可能負責清掃地板,可能是製造三明治的底層員工,但都是非常重要的員工。

我母親當時的目標就是支持那些員工度過他們艱難的時刻,我們現在有一個非營利性組織來支持這些員工,這33000個員工也會給基金會捐出了自己的微薄之力,也許僅僅是幾美元的捐助。他們經常會遇見一些經濟危機,也許是無法支付每月的電費,也許是可能無法承擔自己的葬禮,但是他們仍然捐助,這僅僅是一個例子。

能夠回饋我們周圍的人,能回饋周圍的社區,能夠回饋我們的員工,創造非營利性組織。另外一個建議就是不要自己做,找到三四個人,你組成一個團隊,他們可以分享自己的聰明才智,確保你真正的價值能夠體現出來。

我剛才提到過就是給你的子孫後代提供好的教育。有的企業家能夠把企業賣掉,能夠上市IPO,能夠擊敗競爭對手。但是我想說,你必須要給後代一個很好的企業,而不是給他錢。很多現在的創業企業,50年之後可能就不再屬於你了。

非常幸運的是,我來自於兩個自有企業的家族,這影響了我的成長,我的童年,我的業務發展,也影響到我的家人,因為這些企業能夠給我帶來持續的財富。

我們不能急於求成,要思考如何在接下來四五十年當中讓企業更好地發展,讓它有很好的管理構架,幾十代人甚至上百代人之後能夠持續創造價值。我有一些朋友,其中一部分是我的家族成員,他們給子孫後代建立了信託基金,給他們予以支持,給他們一些錢讓他們創業,幫助他們成長,關鍵之處就在於我們有特殊的傳統。

在中國我覺得也是如此,今天我們的孩子生活的很好,但是我的孫子或者重孫子可能就不太好了,富不過三代這樣的事情經常發生。為了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我們必須給家族注入企業家創業精神,能夠讓他們持續下去我們今天的成就。

我一直有朋友以及合作夥伴,他們是之前我創業的合作夥伴,下一次我建立新企業的時候會諮詢他們,能夠吸取之前的經驗,推動將來企業的發展。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和我們一起創業的人員以及朋友,並且找到正確的資源。

你也許有自己的錢來支持企業的發展,也可能有四五個業務合作夥伴和你組成一個團隊,讓你建立起一個成功的企業。很少人在他一生當中會創建第二個企業,但是這也值得去嘗試。

當然,如果想投資的話可能會成功,也會幫助很多人,但是必須仔細審慎,你可能不會很快獲得利潤,但是我們需要持續投資。比如說在接下來五年當中你是一個投資人,你可能會選擇下一個優步,或者下一個阿里巴巴,這種概率非常小,所以你需要審慎考慮投資機會和投資方向。

要記得的就是,必須要由一個小組來投資,不要一個人來決定是否投資,一系列的人可以幫助你來做出更好的投資決策。將天使投資作為一系列的投資組合,有些投資領域可能增長很慢,有些投資領域可能增長很快,這可以讓你的天使投資更加成功。

我並不是要投資那些有巨大回報的企業,因為我喜歡這些人,我喜歡這些做業務的人,對於我來說是享受和樂趣,能夠幫助這個社區取得成功。我希望大家也和我有一樣的觀點,我希望能夠給大家提供一些幫助。如果你想成功,記得要保護你的資產,照看你的家族以及周圍的社區,並且要持續的創造價值、創造財富。(鈦媒體註:演講全文完)

在杜邦五世演講結束之後,Pierre S. duPont先生、啟明創投創始主管合伙人鄺子平、LinkedIn中國區總裁陸堅、印象筆記CEO唐毅、中國生物製藥有限公司董事會主席謝其潤及恆信鑽石機構董事長李厚霖六位企業家及投資人,與鈦媒體集團創始人兼CEO趙何娟女士,就「企業如何長青」的話題進行了長達一小時的討論與探討。

除杜邦五世、謝其潤女士及李厚霖先生身為家族企業傳承人代表之外,其他三位嘉賓在如何管理跨國公司、企業經營如何應對經濟周期等方面富有深厚的經驗。

2018年以來,全球經濟遭遇黑天鵝,美股震蕩引發了擔憂,持續十年的牛市要終結了嗎?而中國也經歷着可能是近幾年來最嚴酷的資本寒冬。大批企業倒閉,國內多家公司已經頻頻爆出裁員潮;與此同時,「資本荒」正讓一級和二級市場經歷着生死劫。為過冬存糧在港股美股上市的企業,也大多遭遇了破發,出現了估值倒掛的情況。

當前全球經濟正處於下行趨勢,且下行壓力或會持續加大。在這種情況下,企業應該如何尋求突破之法?什麼方式能夠保證企業基業長青?

杜邦家族的傳奇能否被複制?

杜邦家族的創始人是伊雷內杜邦,靠製造火藥發財,後來因一次火藥大爆炸,家族財富蕩然無存。20世紀初杜邦家族出了杜邦「三巨頭」。他們再次創業,將家族帶入史無前例的鼎盛時期。杜邦家族的發展延續了一條清晰的變革路徑:從單人決策到集團式經營,從多分部體制到「三馬車式體制」。

從其家族的變革路徑,可以看出這一傳奇的財富家族如何穿越經濟周期的風暴,並且將其財富不斷升值。那麼,他們是如何穿越經濟周期的?他們的成功經驗可以被複制嗎?

根據《哈佛商業評論》的研究,在經濟上行期家族企業的經營業績不一定比非家族企業高。而在經濟不景氣時家族企業的表現反而遠遠好於同業企業。對此,杜邦五世解釋道,「家族企業有長遠的計劃,有收入、積蓄和現金流,因此從長期周期來看錶現也會更好。」

在杜邦五世看來,在過去的二十年,商業環境變得異常複雜,守住家族事業比創業更難。想要企業長盛不衰,最重要的是關注長遠目標,而非追求快速的成功。他以自己母方的家族企業舉例,該家族企業孕育了30幾年,並達到了35%的年均增長率。

作為正大集團的第四代傳人,中國生物製藥有限公司董事會主席謝其潤對於着眼長期目標深有感觸。她解釋到,「家族企業里,孤注一擲的心態比較少,就算損失也會在自己預期的範圍內。在經濟下行時期,家族企業會比其他企業更能耐得住寂寞。而且百年不倒的企業都會隨時隨地留一手,留出一部分資金支撐自己度過難關。 」

企業長青,離不開「傳承」二字

除了追求長線的投入和回報,培養接班人也是杜邦家族基業長青的秘訣。恰如杜邦五世的投資信條——不要一個人來決定是否來投資,一系列的人可以幫助你來做出更好的投資決策。因此,杜邦家族注重培養接班人的企業家精神和創業精神,而非給他們金錢上的鼓勵。

企業家精神和接班人的傳承,是企業長青至關重要的一環。無論是在家族內部傳承,還是尋求符合企業文化的優秀職業經理人,都是每個企業繞不開的問題。

當今中國推動改革開放已有四十年,第一代領導者普遍面臨接班的問題。在互聯網公司,創始人和公司業務的高度綁定,也讓「傳承」成為未來不得不面對的考驗。

同樣作為家族企業的領袖,恆信鑽石機構創始人董事長李厚霖表示,「傳承第二代是中國必須嚴肅關注的課題,做好家族企業的傳承很有價值。」

啟明創投的創始主管合伙人鄺子平也肯定了「傳承」的重要性。在他看來,家族企業在傳承中,即便沒有得力的繼承人,也可通過尋找優秀的職業經理人來經營家族產業。而目前國內的上市企業,太過於依賴實際控制人,企業也會因實際控制人的變動而動搖。因此企業應該慢慢形成一個定性的框架。

企業如何穿越經濟周期?

在追求長短期的利益上,家族企業和上市公司有不同的側重。因為要維護投資人的利益,上市公司更看重財務數據。而家族企業要維護家族利益,因此也更看重長遠目標。

雖然企業性質不同,但在如何穿越經濟周期上,兩類性質的企業可以求同存異,尋求共通的解決方案。

在LinkedIn中國區總裁陸堅看來,作為上市公司,在經濟下行時期尋求的突破方法,與杜邦先生所說的對家族企業的管理沒有太大差別。「在經濟下行的時候大家所做的事情包括:節省現金、去掉以前在擴張時期成本很高的收入,其實就是對業務在做調整。我覺得每一家企業不管是私營企業還是上市公司都會做。

他補充道,能不能長期發展的關鍵在於企業是否有錢。「要有現金,所以在經濟下行的時候肯定是現金為王,在這會兒的時候如果有現金在手上能做很多的事情。」

印象筆記CEO唐毅也認為,家族企業在形勢不好時做的更好的地方,非家族企業是可以並且應該去學習的。「就算你是被衡量的更短期的企業,一級市場投資人進來之前就應該說好我要怎麼退出;在二級市場上會按季度衡量企業,即便如此,企業還是應該更有意識地進行長期優化。」

而對於家族企業和股權結構企業哪個更優的問題,唐毅認為企業管理制度所擁有的優勢和家族企業的優勢並不互斥。「在現在的企業管理制度,股東會、董事會、一級市場、二級市場能夠體現家族企業具有的優勢,非家族企業我們以VC、PE和二級市場的資本促進企業發展。」

「對於創始人或者私營企業來說,不管要用VC還是其他投資,他們的最終目的是成功,這些資本能夠幫他們的企業持續擴展,事實上企業也會關注這些資產凈值以及長期的投資。我們將其稱為現代治理,現代化的治理方式也能夠幫助我們度過這些挑戰和困難,」唐毅補充道。(本文首發鈦媒體,作者/蘆依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網絡與創業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