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汤用神木策略 变全球估值最高 AI 霸主!

商汤用神木策略 变全球估值最高 AI 霸主

本篇来自合作媒体商业周刊,INSDE 经授权转载。

被誉为“21 世纪中国鸦片”、下载量全球居冠的短视频之王“抖音”,最受欢迎的功能是帮你头部、腰部、臀部与腿部局部塑形,甚至让你“秒变大长腿”,还有手机品牌 OPPO、VIVO、小米、华为、联想、华硕等手机厂争相以人脸解锁、智慧美颜等影像技术一较长短,这背后都是同一家人工智能(AI)军火商:商汤科技。

2014 年成立,短短 4 年内,商汤的估值达 45 亿美元(约合新台币 1384 亿元),被业内称为“融资机器”,吸引阿里巴巴与软银投资,成为人工智能估值最高的独角兽。

胜在快速商业化

应用 18 个行业,日签一客户

商汤的创立由一场超越脸书算法的故事说起,创办人是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汤晓鸥,他领导的团队在国际权威人脸识别数据库 LFW 上获得了 99.45%的识别率,超过了人眼识别的精准度。

嗅觉灵敏的创投,立即捧著资金前来,商汤估值不断创新高的原因有二,聚集亚洲最多的 AI 人才,再者就是它能快速将 AI 商业化应用到 18 个行业,多于对手旷视 3 倍。

AI 新创公司耐能科技创办人刘峻诚分析,商汤技术并非属于“跨时代”的突破,在很多领域,可能领先竞争者 10%都不到,但是商汤的特色是:很敢尝试,很敢抢市场,这也让它的估值、业务扩张速度能比别人还要快。

《商业周刊》独家前进商汤位于香港科学园的总部,新落成的办公室远眺沙田海,商汤香港总经理尚海龙计算,目前该公司签约客户将近 8 百家,形同过去 3 年,平均一天能签进一家客户,全球 AI 公司无人能出其右。

这,不同于一般人对于 AI 技术公司的期待。一位创投表示,通常投资人会建议新创团队,必须专注深耕在某一领域,在该专业领域做到世界级,商汤却反其道而行,像是八爪章鱼往各行业探索。

因为 AI 公司大量出现,单靠技术筑起的天花板很低,还得深入更多行业,让 AI 落地才能筑起独角兽的护城河,商汤就是最会跑马圈地者。

啃鸡肋市场

对手放弃,它却赚到第一桶金

然而,技术公司的商业化之路,通常比他人更难,更何况商汤是来自象牙塔里的大学。

拥有亚洲最多 AI 博士的商汤,与对手最大的差异就是愿意向市场放低身段。

让商汤一炮而红的影音互动、AR 变脸功能,一开始被视为鸡肋市场,竞争对手旷视认为 AI 在影音互动娱乐的应用价值不大,不仅难赚钱,有效数据也不多,于是选择放弃。

商汤却看到 AI 最快商业化的机会,商汤联合创始人杨帆曾解释,“有技术的公司要商业化,最需要的是好的判断力,若花很长时间研发,企业就会被耗死。”正是对技术与时机判断的精准,让商汤切入影音娱乐市场,市占率达 70%,公司也获得第一桶金。

随着知名度大开,商汤开始迅速切入各产业。

之初创投联合创始人詹德宏认为,实验室里的技术走向商业化会碰到的主要难关是:商业化与技术演进的循环,“做得好就是正向循环,做不好,就是死亡螺旋。”

密林养干策略

快速探索出 800 个成功个案

为了快速尝试各行业的商业化的应用,商汤内部管理则采取“密林养干”策略。

尚海龙解释,若将资源聚焦在某几个领域,最终这棵树得到的养分会太多,身材会肿,公司就会头大。

反之,商汤采用密林养干策略,他观察,阿里山上的神木各个长得笔直,就是因为密集栽种,植物们为了竞争更多的阳光与资源,就会快速而笔直的长高,形成参天神木;商汤就是将 1 千多位 AI 人才,10 人为一小组,进驻各产业,自己去竞争到最好的阳光。案子成了,继续吸纳更好的人员;不成,就散到其他团队。

重点是快速探索,快速失败,快速创新;但,如果失败该怎么办?

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徐冰笑说,可能商汤是从实验室创业之故,在学术研究上,他们习惯面对失败,“我们从不会说大家不能失败。”尝试新专案失败的人,也会因为“踩过的坑无数”,协助其他团队,用最短时间让 AI 商业化。

尚海龙举例,商汤曾为房地产公司开发客户人脸辨识功能,依此来分辨客户等级,给予不同购屋折扣,但房地产公司却不埋单,原因是,购屋是低频消费,且真正的 VIP 客户极为注重隐私,并不希望个人资料被拿来分析,“这场景就是个假场景、伪需求。”

失败不一定不可取,反而可能进一步挖到新商机。商汤并没有立刻放弃,后来,房地产公司反馈,在高级住宅区的物业管理,需要导入人脸辨识功能代替门卡,这样一来,即便有新进保安人员轮替,也不会随便就把 VIP 业主挡下来。

尚海龙透露,商汤尝试过的行业,保守估计 40 个以上,失败超过 2 千 4 百次,才找到 18 个行业,做出将近八百个成功企业个案。

甚至,商汤还会要求人资、战略发展部门等传统意义上不须背负业绩的“事务性单位”,其主管也要组团打仗、开发业务,承担业绩收入 KPI。商汤的逻辑是:如果你连公司在做什么都不知道,我如何相信你制定的人力资源策略?避免功能性组织,拖累前方的敏捷团队。

未来商汤的目标是希望变成平台型企业,就像是 App 开发商的 iOS 平台,让各行各业都可使用 AI。但,旷视科技副总裁谢忆楠比喻,互联网巨头也不会说“什么行业都要通吃”,“未来 AI 是个平台,我无话可讲,但是未来到底多远?”

尤其,当 Google、微软等平台巨头都加入 AI 战局,这场竞争更显白热化。

商汤正在跟时间赛跑,如何在最短时间内,找到更多有投资回报率的商业化场景,才能聚集更多 AI 人才,拉高竞争门槛,这场 AI 赛局,才刚刚开始。

延伸阅读: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电脑与科技资讯?下载【香港硅谷】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