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宅有理?大數據幫你找到不去健身房的原(jie)因(kou)

..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DT財經」(ID:DTcaijing),作者 宋宇 趙瑋雯。36氪經授權轉載。

A4腰、馬甲線,讓你成功反手摸肚臍……這些詞已經不火了,現在大家天天念叨的都是肥宅快樂水,連深諳都市白領內心的彩虹合唱團都出了首新歌——《肥宅群俠傳》。

不過,DT君注意到,在第六十次放棄減肥、為「快樂肥宅」大聲歌唱背後,是年輕朋友們藏不住的間歇性健康焦慮。根據比達諮詢數據中心的數據,運動健身類app活躍用戶數在2018年已經超過7200萬人,相比4年前上升了6倍。

DT君關心的是,抹不平的千層肚腩,究竟是因為太懶、太忙、太窮……還是健身房太遠限制了運動熱情。於是,我們試圖從數據層面找找原(jie)因(kou),為大城市白領健康事業做出一點貢獻。

緊跟白領步伐,運動場館遍地開花

從2015年開始,大城市的運動健身場館數量增長便十分迅速。以北京為例,要找個地兒動一動並不難。

DT君採集了大眾點評官網上北京所有運動健身類店鋪,發現其中近8成都在寫字樓500米可達的範圍內。平均來看,每個寫字樓周圍500米內有11個健身場館。

畢竟老闆們也清楚,坐了一天的運動健身焦慮患者,才是會被「游泳健身了解一下」打動的主力客群。除了數量上要管夠,運動健身的種類也能滿足多種需求。

比較普遍的自然是佔比接近6成的游泳館、綜合健身房和私教工作室,但如果你的運動偏好更小眾,馬術場、攀岩館、壁球館也應有盡有,總有一款適合你。

都是高級白領,有人卻在健身上輸在了起跑線

不過,並不是每個區域的寫字樓附近都有至少11個健身場館。有些地方的白領,還真可以把亞健康「歸罪」於客觀條件太差。

朝陽門、國貿、望京、三元橋等地區上班族的運動健身選擇餘地相對比較大,朝陽門和國貿的健身場館數量都高達近300家,朝陽門平均一個寫字樓擁有1.44個健身場館,國貿平均一個寫字樓更是擁有2.05個健身場館。

朝陽門還是運動健身種類最豐富的商務區,攀岩館和壁球館都是獨家出品。

而金融街、中關村、西二旗等商務重地周邊,類似配套明顯少了很多——這並沒有讓我們很意外。

更具體來看,中關村健身運動場館只有139家,而寫字樓卻有157棟,平均一個寫字樓還分不到1家。金融街更慘,平均一個寫字樓擁有0.63個健身運動場所。除了數量少,種類也相當稀疏:溜冰場?沒有。高爾夫場、攀岩館、馬術場呢?別提了。

於是,這些區域的白領們很容易便會遭遇這樣的糾結:

好想運動,但要坐兩站地鐵才能找個不那麼擠的健身房,還是算了吧。

除了離家遠,運動太「貴」也讓人望而卻步

不過,那些出門5分鐘就能到達健身房的同志,繼續穩定地肥胖,到底是有什麼隱情?

答案可能是太貴。

讓我們做一個美好的假設,你是個認真減肥的肥宅,每周去兩次健身房,一個月去八次,那麼,你是否能負擔得起自己的健身花銷呢?

由於健身房的辦卡價格無法直接獲取,我們曲線救國,以大眾點評上私教工作室團購課的原價,來模擬該區域私教工作室的消費水平,進一步來模擬區域整體的健身成本。

北京全城私教工作室的平均價格是482元,假設一周去兩次,一月去八次,則需花費3856元。

具體說到上文的四個典型區域:國貿、朝陽門、中關村、金融街,我們將這些區域內包含的地鐵站周邊1000米作為薪資數據獲取範圍,用這一範圍內的上班族平均薪資作為該區域薪資水平,粗略地算了算健身成本。

一個月八次私教課,就意味着,這四個區域的上班族都將花掉20%以上的工資。朝陽門的私教課均價最高,為318.15元,金融街的私教課均價最低,為253.49元。

健身場所選擇面比較窄的金融街這時然顯現出了優勢,八次私教課相對工資的佔比僅為22.82%,朝陽門正相反,佔比高達28.4%。

DT君的肥宅同事牛哥曾經發誓自己要用無產階 級的方法瘦下來,換句話說,就是在不進健身房的前提下甩肉成功。他最後成功了嗎?當然是沒有了。

DT君在這裡當然不是想diss同事的懶惰,只是想說,不管是動輒大幾千的健身卡,還是一次買20節,一節400元的私教健課,往往是讓很多肥宅望而卻步的主要原因。

好幾千呢,還是兩年卡,會不會浪費啊,還是再觀望一下吧......

新型健身房可能將給貧窮的「肥宅」一個機會

不過,虛胖的DT君是不會就此認輸的。我發現近來有按次收費的新型健身房出現,有了這些健身房,貧窮的我們也許又可以繼續精神安慰型健身了。

現在正在發展中的新型健身房主要有兩類,一類是以樂刻、光豬圈、Liking健身、超級猩猩為代表的用互聯網手段賣課的自助健身房,一類是以覓跑、抖吧為代表的用戶購買單次倉內器械的使用權的共享健身倉。

這兩種新型健身房的共同特點就是,用戶不用一次花費高昂會費、年費,被長期綁定在一家健身房,以樂刻健身為例,用戶花費200元以下就可以購買月卡,且可以跨城使用。降低門檻,所有人都可以去嘗鮮,看看新器械和操課是否適合自己,並且可以今天選擇這家,明天寵幸那家,適合容易膩星人。

不過,這些健身房往往門店面積不大,器械設施不如綜合健身房齊全,價格優勢明顯的同時,使用體驗也打了些折扣。

(圖片說明:上圖依次為樂刻運動、光豬圈、超級猩猩、和覓跑的門店;圖片來源:36氪和搜狐新聞)

而且,新型健身房剛崛起不久,遠沒有遍布全北京的規模。目前北京地鐵的一號線、二號線和十號線的東段新型健身房分佈相對較多,望京區域(望京、望京東、阜通三個地鐵站周邊500米範圍內)最多,有七家以上提到的新型健身房。

前文提到的四個典型域的上班族們不要慌,朝陽門新型健身房數量是僅次於望京的,有6家。中關村作為創新基地,也一改普通健身房很少的劣勢,緊隨其後有5家新型健身房,國貿反而沒有跟上潮流,只有兩家。不過最慘的還是金融街,沒有新型健身房。

不過,即使有新型健身房的補充,似乎也只是暫時解決了「貧窮使我肥胖」這個命題。畢竟,成本更低的「囚徒健身」其實已經流行了很多年,但白領同志們的健康事業,主要還是得靠着意志,不斷與懶惰和肥宅快樂水作鬥爭。

DT君在此真誠地建議大家,游泳健身了解一下。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中國內地資訊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