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風電,右手零售,擴博智能如何用全球化思維下好 AI 這盤棋?

圖片來自:擴博智能

「巨星」加盟

這些天,嚴治慶一直被亢奮的情緒包裹着。上周,他一手創立的公司擴博智能剛剛完成了1100萬美元A++輪融資,由南天盈富泰克資本、網宿科技領投。短短几天後,前微軟全球首席運營官凱文·特納正式宣布加入擴博智能戰略委員會,為公司提供戰略指導。按照中國傳統說法,這叫做雙喜臨門。

凱文·特納加盟之前,擴博智能的戰略委員會裡已經彙集了三位國際大拿:公司創立初期加盟的兩位技術顧問——卡內基梅隆大學計算機視覺和機械人學科領域領軍人物Martial Hebert教授,和谷歌計算機視覺、機器學習、機械人方向項目領導人、《機器視覺與應用》雜誌主編Rahul Sukthankar教授;以及不久前加盟的特別戰略顧問——前微軟全球副總裁陳實博士。

凱文·特納的加盟,讓擴博智能的戰略委員會顯得更加星光熠熠。

凱文·特納(圖片由擴博智能提供)

凱文·特納在沃爾瑪工作了近二十年,是一位傳奇式的人物。他在沃爾瑪的第一份工作是收銀員,之後一步步坐上了沃爾瑪全球CIO的職位,並擔任過沃爾瑪旗下山姆會員公司CEO。他也是第一個獲得沃爾瑪和沃爾頓家族給予的最高榮譽——「山姆•沃爾頓-企業家獎」的企業領導。

離開沃爾瑪后,凱文·特納又在微軟擔任全球首席運營官長達11年,管理微軟全球的市場、銷售和服務團隊,負責制定微軟在全球的市場、銷售和服務策略。

目前,凱文·特納是美國最大的綜合性經營企業之一艾伯森(Albertsons)董事會副主席,以及美國高檔連鎖百貨諾德斯特龍(Nordstrom)公司董事。

「凱文·特納先生在零售行業擁有十分豐富的經驗,他親歷了過去幾十年全球零售行業的變革。同時他在全球化布局方面也深具遠見卓識,這些都將對擴博智能的發展起到重要推動作用。」嚴治慶的語氣難掩興奮。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嚴治慶的普通話很標準,但多少有些慣說英文的人特有的腔調,這是常年在海外工作和生活給他打下的深刻烙印。

嚴治慶說自己是個愛折騰的人。大學一畢業他就去了微軟,從碼農做起,歷任多個事業部的產品經理。2004年他回到中國,擔任過微軟Microsoft Azure事業部中國區總經理,之後又晉陞為微軟大中華區副總裁兼市場營銷及運營總經理。一路走來,可謂順風順水。

2015年,年近不惑的嚴治慶坐在微軟辦公室里,彷彿清晰看見了自己未來的職業路徑。他不願意過這樣按部就班的生活,一顆不安的心開始躁動起來。嚴治慶覺得,微軟就像一個黃埔軍校,現在自己該畢業去真正的戰場上錘鍊了。

離開微軟后,嚴治慶加盟了無人機創業公司億航,擔任聯合創始人兼首席運營官,負責億航集團在全球範圍內的運營與管理。

一個是科技巨頭,一個是創業公司,兩份截然不同的職業經歷給了嚴治慶不同維度的收穫。

微軟是一個國際化的大平台,嚴治慶形容自己「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站在高處,他洞見了在全球市場落地產品所需的團隊和業務架構,也積攢了豐富的人脈。擴博智能的核心成員,以及戰略委員會裡的幾位專家大拿都和微軟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在微軟的十幾年裡,嚴治慶做的基本都是To B的產品,他深刻認識到從產品完成度到最終交付,中間任何一個環節都容不得馬虎。「做To C的產品,可能單點突破就能成功;而To B的產品必須一個客戶一個客戶交付,不斷打磨產品形成平台,在行業里深紮下去,不是用錢能夠砸出來的。

在億航的職業經歷則是另一種體驗。在億航,嚴治慶切身體會到了,從一個超酷的idea到產品最終落地中間所有的不易,包括軟硬件的結合,對硬件生態鏈的敬畏。

可以說,微軟給了他全球化視野的廣度,億航則讓他對垂直行業有了更加深度的了解和思考。正是這兩種不同維度的收穫,讓他有了足夠的底氣去創立一家軟硬結合的AI創業公司。

全球化視野

2016年底,擴博智能正式成立。

擴博智能涉足的第一個業務場景是風機葉片巡檢,即利用智能飛行機械人結合計算機視覺算法,代替人力檢查風機葉片的受損情況。

之所以切入這個業務場景是因為,嚴治慶在億航工作時察覺到,企業級客戶需要的不僅僅是一架飛行的無人機,還有相應的算法,可以對攝像頭採集的數據進行處理,提高生產力。

擴博智能的另一個主要業務場景是零售,即用手機拍攝貨架照片,通過算法自動分析終端對品牌銷售策略的執行情況。這多少有些令人費解,因為風機葉片巡檢和貨架審計兩塊業務看起來並不相關。

嚴治慶解釋道,兩者表面看來相去甚遠,實際有很多共通之處。擴博智能在選擇業務場景時有兩條很重要的標準:

一是看市場空間夠不夠大,是不是一個全球化的行業。

決定做無人機巡檢后,嚴治慶考察過很多行業,包括農業、電力等。最終選擇風電是因為,中國的風電佔據了全球40%的市場份額,只要深扎中國市場,擴博智能就能獲得不錯的全球市場份額。同時,風電行業的巡檢需求是全球性的,同樣一套方案帶到國外去,也能解決風電廠的需求。

零售也是一個全球化的行業,無論東南亞還是歐美,零售場景變化都不大。而且很多龍頭零售品牌都是外企,它們在中國有專門的團隊。擴博智能只要先服務好它們在中國的團隊,就可以順勢拿下全球其他地區的市場。

全球性是嚴治慶非常看重的,過往的職業經歷賦予了他在全球化商業運營方面豐富的經驗,也奠定了擴博智能的團隊基因。嚴治慶希望能夠將這一得天獨厚的優勢充分釋放出來。

二是看這是不是一個軟硬結合的業務場景。

嚴治慶表示,很多年前就有人嘗試過用無人機做風機葉片巡檢,當時採用的是無人機+飛手操作的方式,這限制了它的想象空間。只有真正實現無人化的全自動巡檢,才有可能將規模做大,實現全球化的運營。但這就要求企業從硬件、軟件到自動化所有環節都做深做透,沒有一個同時具備軟硬件基因的團隊,是很難做到的。這也意味着,一旦真正實現了軟硬結合,就建立了非常高的技術壁壘。這正是擴博智能的另一大優勢所在。

無人機全自動巡檢最大的挑戰在於穩定性。如何用一套系統保證無人機面對不同作業環境時,能完整、高效地採集到清晰的數據並形成洞察,對算法的魯棒性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此外,南北方不同的溫濕度對硬件的穩定性也造成了很大的挑戰。如果巡檢海上的風電站,無人機還需要在不穩定的船上起飛,對抗海風的腐蝕,電池續航也會面臨嚴峻的考驗。

廣積糧,築高牆

相比之下,零售貨架的智能分析似乎簡單得多。你所要做的不過是拍攝一張照片,然後上傳到雲端分析。

事實卻並非如此。每個品牌的SKU都是千、萬級別的,而且每個季度、每個月甚至每個星期都有新產品問世。這意味着技術提供商必須不斷地採集和標註數據。這是一項非常艱辛的工作。擴博智能的幾位聯合創始人分別在不同場合提起過,2017年國慶他們盯在電腦前加班,給各種可口可樂瓶子打標籤的故事。COO陳麗蘋說,國慶那天她打了幾百張可口可樂瓶子圖片的標籤,「看到後來滿眼都是瓶子」。

與風機葉片巡檢相比,貨架審計更側重於算法。谷歌AutoML問世后,很多人認為算法的門檻降低了,很難再形成壁壘。嚴治慶不同意這種觀點,他認為,未來通用算法引擎會有一席之地,對於Demo和場景驗證來說,通用引擎是非常好的工具。但要想達到超高的精確度,打動客戶付費,光靠通用算法引擎是遠遠不夠的。

商品識別的功力不在於識別一個或十個,而在於識別數以十萬的商品,這是非常難的。「人臉識別或自動駕駛的場景標註相對簡單。人臉可能有10-20個特徵點,自動駕駛要標註的對象多一些,但都是可控的。而在零售領域,光一個品牌商的SKU就有上萬個。」

在零售場景,嚴治慶也踐行着自己軟硬結合的理念。他認為,把圖片上傳到雲端分析的做法是非常低效的,對網絡的壓力也很大。因此他設想把算法模型縮小,將分析放到手機端進行。這意味着要把算法的層級變得很少,同時保證準確度不下降,難度非常之大。

我希望能做到100%離線,今天我們還做不到,但網絡吞吐量已經比之前減少了80%多。」嚴治慶對雷鋒網說道。

在零售領域,擴博智能目前做的只有零售執行、貨架情報和競品追蹤三塊業務,但嚴治慶從未將自己局限於此。他真正的目標是做「貨」的識別,把算法做深做透后,可以延伸到更多的場景,比如分析門店裡顧客拿起了哪些商品,把哪些商品放入了購物籃,最後又購買了哪些。

零售三大要素——人、貨、場,圍繞「人」和「場」做智能升級的企業很多,「貨」卻少有企業涉足。嚴治慶認為,這正是擴博智能的機會所在。「創業公司要做一些冷門的東西,才有機會在夾縫中求生存。

擴博智能之所以從貨架審計切入,是因為零售品牌對貨架審計的需求一直存在,而且它們也有足夠的付費能力和意願。通過服務零售品牌商,擴博智能可以獲得不錯的現金流,減小資金壓力,同時也有機會在商品識別這條路徑上深挖下去。

嚴治慶預感,今年下半年AI將進入寒冬期。他認為,今天的AI跟2000年前後的互聯網泡沫很像,「任何傳統公司找個域名,在後面加個.com,估值就能翻十倍甚至更多」。20年前大家相信互聯網將改變世界,今天大家把同樣的期望放在了AI身上。這種期望沒錯,但AI改變世界需要一個很長的過程,並不是一蹴而就的。

一家公司能否成功,並不是看你囤積了多少人才,估值有多高,而是看你能否真正兌現商業價值,這是所有商業的本質。

此前,另一家AI創業公司的CEO在接受雷鋒網採訪時也表示,在外部有意無意的炒作下,客戶對AI的價值抱有過高的期望,這對他們的商業落地造成了一定挑戰。期望過高的結果是失望,這種情緒反彈勢必會給行業發展帶來一定的傷害。

嚴治慶表示,AI寒冬來臨前,擴博智能要廣積糧,築高牆。他的計劃是聚焦資源,先服務好一部分龍頭客戶,形成正向現金流,同時不斷在實踐中打磨和優化產品。等到春天來臨,再將成熟的軟硬件複製到世界各地,完成全球化布局。

結語

2016年擴博智能成立之初就確立了「雙總部」的戰略:一個總部設在上海,那裡是國際零售品牌中國分公司的聚集地;另一個總部設在西雅圖,那裡也是微軟、亞馬遜的大本營。「西雅圖不僅匯聚了優秀的技術人才,也集結了各大零售品牌的商務決策者,我們希望跟未來的合作夥伴走得更近些」。嚴治慶的全球化目標從一開始就非常清晰,也許早在微軟時期就已經埋下了種子。雷鋒網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網絡與創業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