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護:如何用 AI、大數據、區塊鏈畫一個智慧養老的「圓」| 創業

..

高投入,低收入,為何大多智能養老硬件現狀慘淡?人工智能、大數據、區塊鏈,養老服務閉環怎麼連?對於健康,我們總是以事後諸葛亮的態度的話,那又有多大意義?

「以養老床位多少去衡量養老市場的發展,這有點好笑。「提到對養老市場的界定與認知,朱繼平有點激動。

的確,一提健康養老,絕大部分人自然而然地想到養老地產,養老床位。不過,朱繼平表示這是對養老行業的不理解。「絕大部分老人是在家養老,養老院的老人一般都是需要人工照料的。」他說。其實,有很多的調查報道都佐證了朱繼平的觀點。《現代快報》曾報道江蘇的空巢老人,有 8 成願意在家養老。另外也有數據指出上海有 6 成老人偏愛在家養老。事實證明,基於中國老人的觀念,選擇在家養老的老人比選擇機構養老的老人多。

那麼,這些在家的空巢老人的衣食住行、健康安全、情感訴求等問題怎麼辦?這促使了 LIF 樂護 的產生。樂護是一家提供智能健康管理服務的公司,目前已完成 A+ 輪融資。基於人工智能,大數據,區塊鏈,它打造了一個健康服務體系的閉環,其產品有智能終端、管理軟件工具、監控指揮中心以及服務生態等。

樂護智能手錶

智能養老硬件現狀 慘淡

首先,基於傳感器的智能硬件可實時自動監測和記錄用戶生命體征(如:血壓、心率、呼吸、體溫等)、行為習慣(如:飲食、睡眠、情緒、運動等)及其它醫學指標(如:血氧、皮電、心電、脈率等),然後再利用人工智能大數據分析方法對生命和健康即時人工智能評估並分級管理,最後給出相應可視化報告,並且與第三方機構(互聯網醫院、傳統醫院等)合作給出就醫指導(如去哪家醫院掛什麼門診)。此外,樂護還建立了監控中心,用戶的身體狀況有問題,系統會第一時間聯繫用戶的子女親屬。如果無法聯繫上親屬,系統會馬上聯繫最近的社區服務中心。

雖然,老人、孕婦和突發病人群都是樂護的目標用戶。不過,老人這個用戶群體最龐大,需求也是非常強烈。新華社曾報道過,據相關數據表明,截至 2017 年底,我國 60 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有 2.41 億人,佔總人口 17.3%。

因為養老市場的規模與強烈的需求刺激,智能養老市場早就開始熱鬧起來,就像動點科技之前曾報道過的 e 伴守護雲 等智能養老硬件產品。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智能養老硬件以智能手環為主,而且這個品類的高頻程度已經讓人覺得毫無新意。為什麼樂護依舊執着於智能手環等終端呢?「我們 2011 年開始做,那個時候手錶是一個很新的嘗試。這些年,我們也不斷做過很多新的嘗試,如背甲、吊墜、皮帶等,不過,我們分析下來依舊覺得人習慣用手錶。」朱繼平說。他表示,不僅是手錶,現在很多智能養老硬件產品都面臨著不實用或者功能不完善的問題。

據悉,目前市面上的智能養老方式主要分為三大類:一是「一鍵呼」,就是老人如果有需要幫助的話,按一個鍵就有人上門服務。這種設備可以安在家裡,也可以放在身上,不過這種方式需要老人主動去求助,而且並不能保證第一時間得到幫助;二是智能床墊、智能手環等監測睡眠狀況的智能硬件;三是如日本這樣老齡化人口較早、或較嚴重的地方,會在用在家裡安裝多個超聲波的探頭監測。

這三種方式中,最貼合智能養老概念,目前國內市場普遍存在的無疑是第二種。不過,在養老領域,由於高投入,低收入,「監測」類的智能手環或者別的硬件產品大多活得並不好,這是為什麼?

朱繼平認為這個問題是目前大多智能養老硬件的關鍵問題——沒有找到根本的用戶價值。「這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人必須主動做一個動作才能夠監測到某些與健康有關的參數;二是給出用戶反饋參數,讓用戶自己理解;三是沒有服務閉環,類似於自己管理自己或者說自娛自樂這種形式。」他說。很明顯,一個用戶並不想只看到血壓多少,心率多少,而是想知道自己究竟哪裡生病了,應該怎麼辦。「沒有給用戶帶來價值,退出歷史舞台是遲早的事情。」他說,「我們要從用戶的角度出發,理解老人需要什麼,而不是自己拍腦袋想做什麼做什麼。」

養老服務閉環怎麼連?

對於朱繼平來說,無論是手環還是別的硬件形態,一個完整的服務閉環體系和高度的實用性才是保持用戶粘度的關鍵。當然,這也是樂護最核心的競爭力。

「人是有惰性的,我們的願景是隨時隨地、主動智能地監測老人的狀況,並且給他們提供一整套完整的方案。」朱繼平介紹道,與市面上大多智能養老硬件產品相比,樂護的產品亮點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

  • 一,自主研發的無創傳感技術動態監測。我們的產品不需要人去做任何動作,即可自動、實時的監測。
  • 二,給用戶可視化的、看得懂的報告,人工智能大數據的分析會將用戶的健康狀態分級管理。「基於和數千萬例人的醫療數據和生活數據,我們用人工智能分析建立了相應的人的健康模型,將人分成健康、亞健康、生病、病重、病危幾種狀態。」據朱繼平介紹,用戶及其親人在智能終端或電腦看到的報告是用戶處於哪種狀態,有什麼癥狀,有什麼風險。
  • 三,將很多醫療指標集成在一個設備里。「我們的設備可以同時測多種指標,生活指標,生理指標都可以監測。這樣的話就能夠更準確地反映這個人的健康狀況。」他說。
  • 四,用區塊鏈保證用戶的健康數據流通安全。要打造一個養老服務的閉環,所以整個流程中數據的流通或者用戶產生的數據安全則是一個重要的問題。樂護加入區塊鏈的因素,用戶在樂護系統里產生的數據都為自己所有,並可以決定這些數據開放給誰看。如樂護打通了與醫院的數據渠道,用戶去醫院就診時,醫生可以根據樂護監測的數據輔助診斷,不過前提是用戶開放權限。此外,用戶每次的異常情況等等都會被記錄在鏈上。

養老市場模式待突破

中國養老市場足夠大,需求足夠痛。所以政府也很重視,很多大企業也在這一領域開始落腳,如中國電信。但朱繼平並不認為樂護與這些大企業存在競爭關係:「中國電信做的是一鍵呼系統,它的價值是有限的。而且對於這樣的大企業來講,它更多的不是尋求直接的商業價值,而是一種社會責任。」

儘管目前智能養老領域並未出現頭部企業,但朱繼平認為這樣的企業一定會出現;「沒有頭部企業是因為目前全球還沒有找到合適的突破模式,但市場未來一定是可期的。」當然,朱繼平也大量投入,希望探索出合適的模式。他認為閉環的服務體系是理想的狀態,所以,儘管已經投入上億元資金,他也表示這件事情還會繼續。

工程師、ABS 系統開發者、產品經理、投資人、物聯網創業者,一路走來,朱繼平體驗過非常多的角色,但這一次的事業是他非常特殊的決定。朋友的突然離世讓朱繼平震驚:「科學發展到今天,我們卻連自己都保護不了。」所以引他決定「主動保護生命」。經過調研,他發現現有的醫療體系都是「事後被動」的模式,所以,他希望將被動變為主動保護的模式。的確,對於健康,我們總是以事後諸葛亮的態度的話,那又有多大意義?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電腦與科技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