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行「無邊界」的美團 公有雲業務是消失還是暫時雪藏?

眼下,美團赴港IPO消息甚囂塵上,600億美元估值也是大幅高於上一輪融資時的資本期待。

近兩年的美團,更是像洪水猛獸般在生活場景市場不斷屯糧積草,逐步打造生態閉環,在電影、酒店、旅遊、外賣這四類垂直領域做大做強的同時,在金融支付以及出行領域更是以資本收購的方式提早完成布局。在有萬億規模的O2O市場,美團藉助資本的風口成為未來互聯網市場極大的變量,或許撼動BAT的地位成為重要一極。

然而,在AWS、Azure、Alibaba們擁擠競爭的雲計算賽道,卻沒有再繼續看到美團奔馳的身影。國內無論是BAT還是小米、金山、京東、華為,亦或是出行獨角獸滴滴,都在對雲計算業務重金投入、招兵買馬,在數字化轉型的今天,政策加持、市場期待、資金充足、場景豐富,雲計算成為了刺激企業利潤增長的重要引擎。一邊是雲產品價格戰洶湧澎湃,一邊是上雲需求嗷嗷待哺,雲市場在未來成為刺激互聯網發展的關鍵因素。

Gartner數據顯示,2017 年全球IT 支出規模為3.46 萬億美元,全球公有雲支出規模0.26萬億美元,而同年中國IT 支出規模為2.34 萬億元,中國公有雲計算支出規模為0.02 萬億元。差異則意味着空間,這是中國互聯網公司實現業務激增的邏輯,面對巨大的公有雲市場,美團真的甘於放手?

之所以說「放手」,還是源於年初美團雲被曝出公有雲業務被砍的消息。截至2017年5月,美團雲客戶數量已經超過4萬,事發突然,引起巨大討論,媒體向美團雲求證,得到的答覆亦是「並不奇怪」。目前美團雲公有雲客戶由銷售進行維護,其餘力量已轉入內部使用。雷鋒網認為,即便美團雲退出現有的公有雲市場競爭,也不代表其徹底放棄這一市場。美團是To C起家,ToB基因還有欠缺,加之公有雲屬於燒錢買營收領域,短暫策略性放棄屬於支援主營業務。「步調一致」應該是美團對旗下所有業務的一個基本要求,但捲土重來也未可知。

美團雲其實萬事俱備

雲計算髮軔於美國,阿里最早嗅到商業機遇,而騰訊遲到了,社交和遊戲業務迅速支撐其雲的高歌猛進,華為也遲到了,「全球五朵雲之一」的誓言倒逼着它的雲化,就連對雲不敏感的電信運營商也開始運用網絡基礎資源推出自己的雲產品,意圖雲網融合...美團打造的是新型的現代化服務業,酒店、旅遊、交通等與生活息息相關的行業必須要高科技的支撐才能持久。美團有眾多生態,在獲客和服務能力方面極為突出,不走雲計算的道路似乎說不過去。

美團是中國第一家將服務器完全遷移到雲上的TOP5電商網站,從而在虛擬化、自動化運維、服務器穩定性方面,積累了重要的一手經驗。美團在2013年5月推出美團開放服務MOS,在2017年5月以更換Logo的方式高調宣布湧入雲計算賽道,並通過內部技術孵化、外部生態夥伴技術融合打造了從底層高性能計算資源到上層智能應用的全方位人工智能雲平台,並在同年10月策劃組織了首屆AI峰會,邀請的是信通院、科大訊飛、清華大學、英偉達、搜狗、地平線等科技巨頭,大有在BAT之外開闢新戰場拉攏人心的架勢。

美團雲目前已獲得工信部頒發的CDN牌照和雲牌照,在經營業務層已跨越基本政策門檻。資金上,明確承載美團重任,在美團整體業務大幅營收背景下,雲業務似乎並不缺乏投入;技術上,美團自有技術體系完整,從BAT等公司拉來眾多大牛,對BAT的雲平台極為熟悉,可以直面競爭;用戶上,體系內垂直用戶廣泛,尤其是零售、物流板塊,只是大型政企客戶仍有欠缺。

本已萬事俱備,可在公有雲市場大展一番拳腳,但美團似乎表現出意外的焦慮。

美團雲的焦慮與剋制

美團創始人王興是個地地道道的商人,從其早期創業經歷來看,「勇於試錯」是其個性之一,但試錯之後還有一條就是「不行立馬就換」。分析整個美團發展軌跡,先把垂直這條線做紮實,再做平台擴張,類似於京東的邏輯。作為掌舵人,王興時刻崇尚對整條供應鏈的控制,只有這樣才可達到最低成本、最高效率、最好的用戶體驗。

刷屏的烏鎮飯局·東興夜宴,是各家商業模式的勝利者姿態。圖上的騰訊、京東、小米(金山)、滴滴、聯想、美團看上去一團和氣,但在雲計算領域則互為競品。

雲計算領域在阿里雲趟過了水之後,市場教育基本成熟,大量公司跟進,隨着紅海戰術(價格戰)的洗牌,Top級別陣營初現端倪。剋制的王興不可能不知道,這個被馬雲、馬化騰、李彥宏爭奪的領域,未來還有大量的蛋糕。美團做好了進擊準備嗎?

當然這不是一句話的事。

·自主技術上升空間很大。此前美團雲的高管就介紹,創始團隊大多來自於外部,內部孵化的初創人員只有20多人。這意味着,美團雲的業務極度依賴外來人才,且更多是BAT原有架構的複製,因此在運行效率方面可能有相當長的過渡期。只有掌握這些人才,美團雲才算有自己的真正的技術。對頂尖互聯網公司而言,除了商業模式獨一無二,技術更新是必備因素。

·垂直做得好,不代表能進入主流行業。美團的邏輯是找准競爭者少的領域,出行裡面只有滴滴(快的被滴滴收購),外賣領域美團只把餓了么放在眼裡,美團的小象生鮮直接槍口對準盒馬...在這些層面,美團雲藉助集團用戶能迅速滲透,但是對於雲業務來說,政府、金融、遊戲、教育等行業是阿里雲和騰訊雲的地盤,與之競爭起來相對困難。

·雲計算吸金無底洞,與美團步伐不搭調。前文列舉的數據看的出,雲計算在全球呈現出發展不平衡的狀態,本土的雲產業還沒迎來大的爆發。參考阿里雲2017年破百億的銷售收入,與其後二三四五六家的收入拉開較大差距,但其實這些營收背後都是重資本投入。王興和美團沒有押注,選擇了隱忍。

要戰便戰也未可知?

雷鋒網了解到,不久前有「互聯網女皇」之稱的瑪麗·米克爾發佈了2018年的互聯網趨勢報告,內容顯示,全球雲服務增速迅猛,2018年一季度增速達58%。在2006年時,亞馬遜AWS還只提供1項服務,到2018年時,已經提升到了140多項服務。看得出,市場在刺激雲計算技術的進步。

而公有雲廠商比拼的幾個維度,無非是技術、價格、獲客和產品。目前雲廠商獲取客戶只依賴線上完成,但在未來服務大型客戶,線下渠道也是攻克關鍵。美團積聚了目前O2O市場的重要生態,到家、到店實力非常強,一旦重新進入公有雲市場,個性化雲服務將對當前丟失市場進行強有力補充。政企及金融客戶是缺乏IT基因的,因此其對於雲化改造接受程度很低,歷史的包袱、安全的需要等等,讓政企客戶成為巨大的變量。雷鋒網認為,美團雲選擇退出目前的混戰,屬於保存實力、眾星拱月的打法。

「王興是一個極度自信,又頗具耐心和隱忍力的CEO」,有人這樣評價。剋制與理性成為他的標籤,多年的連續創業、摸爬滾打則讓他學會急流勇退,適時調整路子。「跟衝浪一樣,你沖的多高是浪大不大決定的。」顯然,王興和美團都覺得雲計算的浪還不夠大,而目前不需要一味追求快速擴張(即便此前在團購領域的千團大戰,美團瘋狂擴張)。

萬物其實是沒有簡單的邊界的,所以王興不認為要給自己設限,只要核心是清晰的。業務遍地開花,雲計算卻早早收場?美團雲是真的由外轉內還是策略性雪藏,或許隨着雲市場的格局變幻終究會見分曉。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電腦與科技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