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的Intel Mac秘密計劃「Marklar」。

Apple WWDC2005 intel mac

本文為Quora上的問題「Apple Inc.: How does Apple keep secrets so well?」的回答之一,作者為Kim Scheinberg。

事情發生在2000年,我的丈夫(JK)當時已經在Apple工作了十三年。我們的兒子當時一歲,我們想要搬回東岸好離我們的父母近一些。為了搬家,我的丈夫必須得到公司遠端辦公的許可。這也代表他不能在團隊專案裡工作,因此需要找些能夠獨立完成的事來做。

這是個長期的計劃,JK很早就開始將辦公時間慢慢從Apple的辦公室轉移到家裡的辦公室。(到2002年的時候,他已經完全在加州的家裡工作了)

他寄了一封信給他的老闆,剛好也是在1987年他進入Apple時僱用他的人。

Date: Tue, 20 Jun 2000 10:31:04 -0700 (PDT)
From: John Kullmann <jk@apple.com>
To: Joe Sokol
Subject: intel

i’d like to discuss the possibility of me becoming
responsible for an intel version of MacOS X.

whether that’s just as an engineer, or as a project/
technical lead with another person – whatever.

i’ve been working on the intel platform for the last
week getting continuations working, i’ve found it
interesting and enjoyable, and, if this (an intel
version) is something that could be important to us i’d
like to discuss working on it full-time.

我想要討論一下,看看是否可以讓我成為intel版MacOS X的負責人。

無論只是做一個工程師,或是與別人合作,做一個專案/技術指揮,怎樣都好。

我從上星期開始就一直在研究intel平台,我發現這事還蠻有趣的,我也頗樂在其中。如果這(intel版)對我們很重要的話,我想要討論是否可以全職來做這個。

jk

18個月後,也就是2001年12月,Joe告訴JK:

“I need to justify your salary in my budget. Show me what you’re working on."

我要在我的預算裡調整你的薪水,給我看看你正在做的東西。

當時,JK在Apple有三台PC,另外還有三台在家裡的辦公室,全部都是從一個賣組裝電腦的朋友那裡買來的(因為辦公室裡沒人知道他在幹啥,所以這些電腦不能從Apple公司內的管道購買)。這些PC全部都跑着Mac OS。

(註:當時JK在為這些PC取名字的時候,Kim隨便挑了一個名字「Marklar」,之後這名字就變成了整個計劃的內部代稱。另外,到JK離開Apple時,JK的機器大部份都由南方公園的角色來命名。)

在JK的辦公室,Joe驚奇地看着JK打開Intel PC,然後螢幕上出現了熟悉的一行字:

Macosx103 2 1
Welcom to Macintosh.

Joe整個人停了下來,沈默了一下之後,他說:

“I’ll be right back."

「等一下,我馬上回來。」

在幾分鐘之後,Joe跑了回來,後面跟着的人是Bertrand Serlet。

Bertrand+Serlet
Bertrand Serlet,在2003~2011年擔任Apple軟件工程資深副總裁,現為Parallels董事。

因為剛好要接他JK回家,Max(我們一歲大的兒子)與我當時都在辦公室裡。Bertrand進了辦公室,看到PC開機之後,問JK說:

“How long would it take you to get this running on a (Sony) Vaio?"
「你要花多少時間才能讓這玩意在(Sony的)Vaio上運作?」

“Not long"
「用不了多久。」

“Two weeks? Three?"
「兩星期?還是三個星期?」

JK的意思其實是——大概只要兩個「小時」,頂多三小時。

Bertrand聽了之後,馬上叫JK去Fry』s(西岸知名的電腦連鎖店)買台店裡最貴、最頂級的Vaio。所以,JK、Max還有我都跑去了Fry’s。在不到一小時內,我們就回到了Apple。到了傍晚七點半時,一台跑着Mac OS的Vaio就出現了。(我丈夫堅持我記錯了,說Vaio是Matt Watson買的,也許Matt可以來回覆一下。)

隔天早上,Steve Jobs就坐上到日本的飛機,去跟Sony的總裁會面了。

(註:根據日本知名科技記者林信行在Quora上的回應,當時SONY的社長安藤國威是在夏威夷與Steve Jobs會面。雖然之後曾經有規劃與Memory Stick相容的iMac等產品,不過由於當時SONY正忙於在全球推出VAIO的計劃,因此沒有多餘資源來進行Mac OS X版本VAIO的研發。)

* * *

在2002年一月,Apple將兩名工程師分配到這個專案。到了2002年8月,另一批工程師開始進入這專案,這也是謠言第一次出現的時間。但是有長達18個月裡,只有六個人知道這個專案的存在。

最精彩的部分?在Steve Jobs去了日本之後,Bertrand找了JK,討論了如何將這整件事不泄露給任何人知道。是「任何人」。轉眼之間,家裡的辦公室就整個被重新佈置,以符合Apple的保密標準。

JK也跟Bertrandg說我已經知道了這個計劃。事實上,我不但知道,這個專案的名字還是我取的。

Bertrand告訴JK,我必須忘掉所有我知道的事情,直到正式公開之前,JK也不能再次跟我討論這件事。

我想,他腦子裡也許有像電影「Total Recall」裡的記憶清除器。

* * *

我不記得最後Apple切換到Intel的許多原因,不過有件事情我記得很清楚:

有長達18個月沒有任何人報導過這件事,「Project Marklar」之所以會存在,僅僅只是因為一個主動降級的工程師,想讓他的兒子Max可以住的離爺爺奶奶近一點而已。

via (5) Kim Scheinberg’s answer to Apple Inc./ How does Apple keep secrets so well? – Quora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Apple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