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想 5G 投票錯了嗎?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鈦媒體註:日前,有關「3GPP上有關5G標準,聯想為什麼不給華為投票」一話題被熱炒。5月16日,柳傳志、楊元慶、朱立南三人在聯想集團官方微信發表聯名信:《行動起來,誓死打贏聯想榮譽保衛戰!》做出回應:關於3GPP的投票,聯想的投票原則沒有問題,執行也沒有問題。有媒體猜測,該聯名信以柳傳志的口吻所寫。

2016年11月3GPP第87次會議中,華為主推的Polar以壟斷性的優勢拿下了eMBB場景下的控制碼。這是中國參與國際標準製作的關鍵一步。這個過程中,聯想和摩托羅拉也投票支持了華為。

但據鈦媒體獲知,有網友質疑聯想未支持中國企業的方案,且在回應中「混淆視聽」,「 聯想闢謠對長碼投票隻字不提,而當時很多企業都投給了華為」。據投票現場人員回憶,當時分為兩次投票,聯想在長碼方案上投了反對票,短碼上投了贊成票。

下文作者戴輝,也是一名華為老兵,他認為,這件事表面是5G通信標準,背後卻是大國博弈。你可以罵聯想,但我們還是要有高度、理性地看待這件事,聯想垮了對我們誰都沒好處。


表面是5G通信標準,背後卻是大國博弈。

日前,我寫了一篇文章《就5G標準聯想投票一事,華為老兵講中國企業參與國際通信標準制定背後的故事》,很多評語我非常感動。大家都表示,以前都怪中國移動的G3不爭氣,卻不知道移動在為中國主導的3G標準做奉獻。以後除非中國移動算錯我的話費,我再也不怪他了。

還有人感慨:我們每個人其實都為中國在國際標準中的地位做出了貢獻。沒有中國這麼大的市場,沒有政府這麼積極的支持,中國人也不可能在標準制定中進步這麼快。

也有讀者問,在5G標準投票中,聯想到底有沒有支持華為?考慮到原文太專業,如果沒有技術背景讀起來不太容易,我想用大白話再復原一下,要知道,這表面是5G通信標準,背後卻是大國博弈。

標準、專利、交叉授權


其實通信標準本身都是公開的,大家都可以照着做開發。如果你自己做着玩,當然沒有問題。

標準中會涉及到各個公司預埋在裡面的專利,如果你做着玩還不夠,還要出去賣,那就會涉及到專利授權的問題。如果不談好這個,你就不能出去賣。

如果你早早在標準討論和制定過程之中,就已經埋進了相當分量的專利,那麼你當然可以和其他公司交叉授權,大家好說好商量。

有句話講得好:「一流企業賣標準,二流企業賣技術,三流企業賣產品。」 誰掌握標準,誰就能掌控通信領域世界範圍內的話語權。為此各國投入了很大的精力和財力,競爭日益激烈。

大家都玩手機,這玩意也可以叫:移動通信智能終端。

中國在移動通信領域經歷了1G空白、2G跟隨、3G突破、4G同步的發展,如今有望成為5G時代的領跑者之一。

1G和2G,中國在標準上,沒有話語權。3G獲得了突破,之後就發展很快了最近上網絡討論很多的是5G標準,可能看到中國公司已經登堂入室了。

這後面,中國的信息產業部做出了巨大的努力,我們每一個人也都有貢獻!

5G標準投票,這些天最熱鬧的事情


5G相比4G,帶寬會更好,實時性也更好,未來可以通過5G大搞無人駕駛了。

對了,你要的小片片,一瞬間就可以下完。

3GPP組織,在華為無線網絡標準專利部部長萬蕾博士(她同時也是華為5G標準Polar碼方案主要貢獻者之一)看來,是一個公正、透明、團結和技術性極強的組織。萬博士曾這樣評價3GPP:「技術是沒有國界的,3GPP之所以成功,就是歸功於它的國際化,它的羅馬論壇式的技術辯論是推動技術優化趨於完善的核心機制。衷心祝願3GPP的全球化的民主精神源遠流長……」

高通推LDPC也是因為他們在LDPC上布局很久。 LDPC最初由信息論大牛MIT教授Robert Gallager發明,他是通信的祖師爺香農的學生。

Polar碼是由上面提到的Robert Gallager的學生土耳其教授Arikan於2008年左右發明,最初只具有理論價值。后polar碼的譯碼算法經由UCSD教授Vardy的突破性改進而開始具有實用價值。在3GPP研究polar碼的公司不少,但真正看好而全力推行polar碼的公司,只有華為一家。我讀的東南大學尤肖虎團隊也有一些相關專利。

當然,華為在LDPC也有一些影響,高通在Polar也有一些影響力,並不是完全絕對的。

華為在5G標準中大力推廣Polar的應用。對於5G控制信道來說,本身傳輸的數據量小,比起速度更注重可靠性,就恰好是Polar碼的拿手部分了。

3GPP定義的5G分為3大場景,包括增強型移動寬帶(eMBB),海量物聯網通信(mMTC)和低時延、高可靠通信(uRLLC)。第一個場景,是使用頻率最高的場景,老百姓用的。

最終,2016年11月3GPP第87次會議中,華為主推的Polar以壟斷性的優勢拿下了eMBB場景下的控制碼。這是中國參與國際標準製作的關鍵一步。這個過程中,聯想和摩托羅拉也投票支持了華為。

控制信道的編碼,華為是壓倒性的勝利(共55家支持),聯想和摩托的投票只是錦上添花,並不影響最終結果。

華為的聲明中提到:LDPC作為數據通道的編碼。這是高通主導的,但如果回顧歷史,就會發現,數據通道其實也有長碼和短碼之分,華為也是曾有過很大機會分羹的。

數據通道的長碼中,高通主導的LDPC具有絕對的技術優勢。

而短碼中,高通主導的LDPC和華為主導的Polar,卻難分伯仲,最終華為輸了。

聯想和旗下摩托羅拉到底有沒有支持華為,網絡有很多不同的說法,我仔細研究了雙方的說法。這個事情卻有點複雜,但我也搞明白了。厲害不?

2016年10月在3GPP舉辦的有關5G標準的86b次表決會議上,「僅LDPC」、「LDPC長碼+Polar短碼」、「LDPC長碼+Turbo短碼」被確定為最終選項,供各方代表投票(計反對數,不計贊成數)。

投票結果中,LDPC長碼+Turbo短碼被華為、高通兩大陣營同時反對,成必出局選項,Turbo碼是歐洲的標準,在3G/4G中廣泛使用,中美是聯合反對這個。

最終的選擇在「僅LDPC」和「LDPC長碼+Polar短碼」之間展開。前者對高通顯然最有利,如果是後者,華為也能有一席之地。

投票只算反對票。「僅LDPC」收穫了華為等24票反對,「LDPC長碼+Polar短碼」收穫了高通、聯想以及旗下摩托羅拉等27票反對。

86b會議確定了數據信道長碼使用LDPC,短碼待研究。

2016年11月的87次會議上,華為做了最後的努力,這次儘管聯想和摩托羅拉這次支持了華為,但是回天無力。87次會議中,聯想對華為兩次提出的關於數據信道短碼的提議都給予了支持,但由於Polar陣營的投票權重不夠,在加上高通、三星、愛立信等公司的反對,華為的提案並沒有通過。最終會議決定數據信道的短碼也採用LDPC,與長碼保持一致。

由此看到,86b次會議中,聯想和旗下摩托羅拉的投票其實極為關鍵。如果聯想支持了華為,結果將不是這樣。但我們也應該看到,87次會議上,聯想確實儘可能地支持了華為。

2016年聯想在5G標準上的投票,確實讓我們感覺不爭氣,但是讓我們更失望的是事件披露出來之後,聯想文過飾非的態度。

1G完全依靠進口


讓我們再回到30年前的1987年,廣東為了與港澳接軌,率先建設了模擬流動電話。手機厚實笨重狀如黑色磚頭,價格高達數萬元,俗稱「大哥大」。

1G就是大哥大時代,是摩托羅拉發明的。可想而知,中國的基站和手機都是從國外進口的。

大哥大很貴,富豪們拿來顯擺。黑社會用之作為生產工具。

大哥大使用模擬技術,就跟我們九十年代的電視技術一樣。最大的問題是容易被盜號和竊聽。

2G有了產品


世界進入了2G時代。歐洲和美國開始PK了。

歐洲人的2G是GSM,我們俗稱為全球通。由歐洲電信標準委員會(ETSI)頒佈標準,我們看到的標準都是ETSI什麼什麼phase 1, phase 2, phase 2+什麼的。

歐洲人比較民主,愛立信,西門子,阿爾卡特都參與。

以前芬蘭有個做木材和電纜的公司,看得眼紅,挖了愛立信一個團隊,也開始搞。他叫諾基亞。

中國移動於1995年開始使用這個技術,由愛立信提供設備,廣東。

為了搞競爭,又成立了一個運營商,叫中國聯通,也搞GSM。

1996年,華為挖了劉江峰團隊過來,他之前在郵電部一所做了一個偉大的工作,就是把GSM的協議全部看完了。桌子上,一邊是協議,一邊是GRE。

1999年,華為的GSM終於開始了大規模商用,終於達到了「三流公司」的水平,可以賣產品了!福建的項目是個裡程碑,大家可以看我的文章《華為的長征》,特別要感謝中國移動福建分公司和時任福建省省長的習近平同志。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再來說美國的2G:CDMA。

美國的高通於1985年成立,將軍隊使用的「跳頻」技術,轉到民用蜂窩移動系統裡面來,就是我們經常聽到的CDMA(碼分多址)。萬事開頭難,高通不僅要做標準,還要做芯片,還要做設備,還要做手機。雅各布父子赤膊上陣。

這個「跳頻」技術非常適合保密用途,是CDMA之母海蒂·拉瑪從納粹那裡「順過來「的,正如原子彈技術一樣。她曾是艷絕一時的明星,被稱為「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她將專利無償贈送給了美國軍方。

高通確實牛逼,但是美國國內的幾家運營商也不敢使用這個沒有得到驗證的技術。高通只好去海外找小白鼠,CDMA第一個商業應用居然是1995年在中國香港!

美國的朗訊、摩托羅拉、加拿大北電於是都成了高通的粉絲,開發了北美版本的2G產品CDMA。CDMA在北美登堂入室,最大的運營商是大名鼎鼎的Verizon。

韓國和日本被美國庇護,也用了這個技術。

美國也希望中國使用CDMA。信產部讓中國聯通與高通談專利授權,談了很久很久。CDMA是全流程收費,基站要收,手機也要收。羊毛出自羊身上,最終都是運營商的客戶來買單,也就是我們這些老百姓。

一直談到了2001年,終於談妥如何向高通「交稅」的事情了。

2001年,中國聯通大規模上CDMA。不過採用的是IS95技術,而不是剛剛已經標準化的1x技術, 中興作為唯一的中國公司,賺了個盆滿缽滿。 華為因為關閉了IS95,全力賭1x,結果在基站上輸了個精光,吃了個大鴨蛋。

日本人自己搞了個2G標準,叫PDC,自娛自樂,後來銷聲匿跡了。

日本人還搞了個通信標準,叫PHS。中國後來曾經大火的小靈通就是PHS技術,買了日本很多設備和手機,專利費已經包含在其中。

3G參與標準


早在2000年,3G就已經火得不能再火了。各種媒體一起上:既然2G如此成功,那麼3G也一定會成功!

還是先說歐洲和歐洲的3G標準。

1999-2000年的世紀之交,歐洲開賣3G牌照,運營商都搶破了頭。

歐洲的3G標準,學名是UMTS,俗稱還是叫全球通,核心技術是WCDMA。

WCDMA就是寬帶CDMA的意思,還得向高通交錢。不得不說,CDMA是個好技術,得到了歐洲人的一致認同。

高通主導的CDMA也可以向3G升級,名字比較繞,叫CDMA 1x EV-DO。

這個時候,有個組織出來了,叫3GPP,通俗點,就是為3G定標準的組織。這個組織做得很好,也很權威,後來4G、5G的標準也是他來定的。

3G,大家實在都性急了一點。

兄弟們電話剛上手,短消息剛入門,還沒有心力玩數據業務。何況手機屏幕那樣小,哪裡用得上3G的寬帶數據業務啊?更何況歐洲人喜歡「遠離手機,享受生活」。

2000年底IT泡沫破滅,將一眾歐洲運營商陷入了無盡的痛苦中。沃達豐、法國電信、德國的T-MOBILE等等。

法國電信陷入巨幅虧損后,開始減員增效,也搞了嚴格的KPI和末尾淘汰,然後出現了不少人自殺。法國人比較浪漫,心理承受能力也差一些。

不像我們中國人,歷經磨難,不管怎麼蹂躪,就是要堅強地活着。

2007年,3G的救星來了,就是蘋果的喬布斯。蘋果智能手機的APP模式,徹底調動了大家用3G的積極性!

拿了3G牌照的運營商的好日子終於來到了!

中國提交了TD-SCDMA 3G標準


華為在99年底剛剛把GSM賣起來,並沒有什麼精力來參與3G標準的事情。

2000年金秋我作為演講嘉賓參加了深圳舉行的亞太無線大會,講華為對3G標準的理解和對運營商的建議。當時華為的3G研發就做一件事情:學習和消化3G標準。

信息產業部看得更加長遠,希望帶領中國企業參與全球的3G標準制訂。

中國移動已經是全球最大的移動運營商了,我們有廣大的中國人民作為後盾。

有專家回憶:


「世界無線電大會給3G分配的頻率有FDD和TDD兩種。國外廠商在FDD上耕耘了幾十年,中國廠商包括華為、中興都是剛剛起步,根本沒法競爭。但國外廠商關注TDD比較少,我們認為,中國在TDD領域提自己的標準,成功的希望要大一些。等成功之後,再慢慢深入到更多領域,一點點積累自己的實力。

其實一開始,中國人曾經嘗試在WCDMA中增加話語權。其時,歐洲電信標準化協會(ETSI)宣布採用與國際合作的方式制定3G標準,特別是歡迎中國、日本、韓國加入。中國於是成立了3G無線傳輸技術評估協調組,由李金清、李默芳、曹淑敏、沈少艾等電信專家組成,參與歐洲3G標準的評估。他們參加了歐洲標準組織在西班牙舉行的3G標準討論大會,當時傾向於支持WCDMA。他們也希望將自己的技術融入歐洲的WCDMA技術標準里,還曾專門邀請歐洲標準組織來到中國,組織北京郵電大學、東南大學的電信專家們與他們討論。

我們想着通過指出別人的WCDMA存在缺陷,趁機把自己的專利加進去,結果中國的幾個專家一說話就被人家駁了回來。他們提的問題別人早就考慮到了,每個參數都有理有據,連怎麼來的都說得清清楚楚。我們根本沒有機會。」


天無絕人之路,中國人找到了一個機會窗:TD技術。

歐洲的WCDMA是基於FDD技術的,也就是,上行和下行頻率需要對稱。 歐洲地廣人稀,這個技術可以使得基站少布設一些,省錢。

中國完全可以用TDD技術。我們都是用手機看視頻和聽音樂多,這都是下行的。TDD技術可以將頻率多分佈給下行,少分佈給上行。這樣,效率一下子就更高了!

而中國人口稠密,基站本來就很密。

以李世鶴為領導的大唐提交了TD-SCDMA技術提案。周寰、李進良、宋直元等領導和學者大力呼籲和支持!

2000年5月,在國家信息產業部、中國移動和中國聯通等運營商的強硬表態支持下,ITU(國際電信聯盟)正式宣布將中國提交的TD-SCDMA,與歐洲主導的WCDMA、美國主導的CDMA2000並列為三大3G國際標準。對TD-SCDMA的出爐,國外廠商反應冷淡,甚至有設備商稱「我們有能力做TD-SCDMA,但我們不會做」。

中國移動強推TD-SCDMA


3G商業模式並不成熟,信息產業部不願意白花錢,一直到2009年1月,才發3G牌照。 信產部這個決定,實在是英明極了。

如果TD-SCDMA在國內拿不到牌照,或者僅作為一個輔助技術。那麼這個技術就完蛋了。

結果出乎大家意料。最有錢的中國移動得到了TD-SCDMA牌照。與此同時,中國聯通獲得WCDMA牌照、中國電信獲得CDMA2000牌照。

全球只有中國移動一家搞中國人主導的國際標準TD-SCDMA。壓力可想而知。

整個產業鏈都不成熟,技術本身也談不上成熟。但這是史上第一次有中國主導標準制定,中國人定義產品來建設一個如此之大的網絡。

華為、中興在TD中的份額都比較高,大唐也有一些份額。中國企業前所未有地成為了中國移動的主流供應商。展訊等芯片公司也成長起來了。

不過,很長時間裡,移動都默默地看着自己的高端用戶,不斷地流向聯通和電信。

移動付出了犧牲,但站在國家大義角度來看,是很值得的。

高通在所有3G標準中都要收錢。

INTEL看得眼熱得很,就發起了一個WIMAX標準,也納入了3G標準範疇。

只是,由於傳統主流運營商都沒有支持他,最終缺乏大規模應用,失敗了。

標準再好,沒有應用也扯淡。

4G進入主流


西方公司徹底看到了中國人參與國際標準的決心。

如果你們不和我合作做標準,那就別怪我中國自己搞一攤子!中國有十多億人口,跟整個歐洲差不多!

這次,中國公司得以登堂入室,和大家平等討論標準的制定,再也不被歧視了。

信產部發4G牌照的時候,3個運營商最早全部都是TD-LTE牌照,以體現對中國佔有話語權的TD技術的支持。

TD-LTE在全球,與FDD-LTE一樣,得到了廣泛的使用,再也不孤芳自賞了。

5G引領潮流


最早的5G芯片、最早的5G手機、最早的5G應用,都是由中國人來創造的。華為和中興有了不少令人振奮的消息。

5G上,中國人已經引領着時代的發展。


  • NB-IoT物聯網


在原有的2G\3G\4G\5G上,疊加一個能力,就可以更好地實現萬物物聯。

其實以前也可以物聯的,不過對終端側功率消耗太大,都得是一個手機。

這個標準一來,對終端的功耗要求就變得很小,用倆電池,終端可以用上一兩年。這個,對物聯網很重要。比如,遠程抄你家的煤氣表、水表、電錶等。

這個標準中,中國人的技術甚至超過了一半!

這是中國製造2025的核心技術之一。

再說一次,再好的標準,沒有應用也扯淡。

原信產部電信研究院院長曹淑敏女士指導下,鷹潭上了全球最大的NB-IOT網絡。中國給力!

結語


據君龍律師事務所丁建春和國家知識產權交易中心的朴寧(原華為知識產權高級工程師)介紹:

華為已經構築了很龐大的標準部門,將研發出來的技術轉變為專利,並努力爭取植入標準之中。

華為已經開始在收取國際專利的授權費用,進入到了「一流企業」的高度。每年都向蘋果公司收取不菲的費用。

韓國三星在中國已經輸了專利官司,要不給華為交授權費,要不一些機型就要禁售了。

中國屬於世界。在中國的政府、企業、運營商和廣大老百姓的支持下,中國人在國際標準中越來越活躍,地位越來越重要。

中國製造2025一定會成功。

【本文來源於上觀新聞(上海解放日報新聞客戶端),原標題:《一個華為老兵解讀聯想的雞毛信》,作者:戴輝】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柳傳志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