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想「賣國」?別逗了

獵雲註:最近,關於2016年關乎「5G標準確立」的會議,聯想投票支持高通,反對華為的事件不斷發酵,聯想甚至背上賣國的罪名。針對此事,聯想集團創始人 柳傳志、聯想集團CEO 楊元慶、聯想控股總裁 朱立南 就此事發表了聯名信。文章來源:創業邦 作者:托尼托尼·98

近日,一篇標題為《聯想,你還好意思說自己是愛國企業》的文章開始在各大平台發酵,文中劍指聯想在兩年前,即2016年關乎「5G標準確立」的會議中,投票支持高通,反對華為,並最終導致高通提案勝出,華為惜敗。

恰逢最近中美貿易戰正處於微妙階段,此文一出,隨即在全網引發了共鳴,一時間網絡瀰漫著愛國主義情緒,聯想作為「罪魁禍首」被輿論痛批「賣國」

640

昨天,聯想集團創始人 柳傳志、聯想集團CEO 楊元慶、聯想控股總裁 朱立南 就此事發表了聯名信。

柳傳志在文中稱:聯想的投票原則沒有問題,執行也沒有問題!

對此,他還專門致電當事一方華為的創始人任正非,詢問了他關於整個事件的意見和看法。

任總對我表示,聯想在5G標準投票過程中的做法沒有任何問題,並就聯想對華為的支持表示感謝。我們一致認為,中國企業應團結,不能被外人所挑撥。

641

面對「賣國」的大帽子,柳傳志及時回應、擲地有聲,言之鑿鑿。

整個聯想從上到下以及聯想的合作夥伴也都非常重視,甚至邦哥看到一些聯想的前員工也都紛紛在朋友圈表態支持聯想。

但不可否認的是,現在整個事件正處在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階段,那麼真相到底是怎樣的?聯想到底有沒有投出「賣國」票?

先回顧下兩年前那場引爆輿論的會議。

聯想確實支持了高通的提案

先介紹一下事件背景。

這次會議的主辦方是3GPP,譯作第三代合作夥伴計劃(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是一個成立於1998年的,致力於實現全球性的(包括但不限於第三代)流動電話系統規範標準化機構,它的權威性被全球通訊行業的主要公司或組織認可

有文章說這是一個「霸權組織」,然而很遺憾它並不是。據三易生活報道,華為無線網絡標準專利部部長萬蕾博士這樣評價它,「這是一個公正、透明、團結和技術性極強的組織」。

關於5G核心編碼標準的確立,3GPP一共舉辦了三場會議,#86(2016年8月)、#86b(2016年10月)和 #87(2016年11月)。

這些會議聯想均有代表參加,接下來邦哥剔除無關緊要的時間、地點等因素,將會議串聯起來,回顧一下全部事情經過。

首先,有三套解決方案擺在所有人的面前,會議的目的是全球的從業者就此達成一個共識,以便之後能在這個共識的基礎上開發相互兼容的通訊產品

642

值得注意的是,在編碼的具體應用場景,還可以細分為三個模塊:「數據信道·長碼」、「數據信道·短碼」、「控制信道」。

數據信道,傳輸的是用戶所要傳遞的數據本身,比如圖片、音頻、視頻、語音通話、短訊等等。根據不同的數據長度,數據信道又分為長碼和短碼。

控制信道,傳輸的是用戶數據的一些基本信息,比如數據從哪兒來、到哪兒去、數據包大小等等。

所以,需要議定的內容就變成了下面這樣。

643

目標明確后,來自全球各國通訊行業的企業、組織代表開始投票。

很快,LG牽頭的渦輪碼,便因為性能方面確實遜色太多被大家PASS,於是議題變成了下面的樣子。

644

整個標準的制定成了以高通為代表的LDPC碼與以華為為代表的Polar碼之間的較量。

第一次投票先是針對全數據信道發起,結果如下(R1-1610850)。

645

可以看到,A、D選項的人數旗鼓相當;B選項僅華為一家支持,在後續的投票中華為也主動棄權。至於C選項,後來也被PASS。

後續又進行了好幾次投票,最終A和D達成了部分共識,即5G數據信道·長碼採用LDPC編碼。

值得注意的是,聯想在這次投票中確實明確支持了高通,反對了華為

第二次投票是針對數據信道·短碼發起的,結果如下(R1-1613342、R1-1613307)。

646

可以看到,由華為主導的B方案支持方眾多,達到驚人的56個;而高通的方案支持方卻只有31個。

然而, 由於Polar支持者們的投票權重不夠高(對,不是一人一票),所以最終的結果還是以高通為代表的LDPC方案勝出

至此,5G數據信道長碼、短碼編碼方式達成共識——LDPC

注意,聯想這次明確支持了以華為為代表的Polar

還剩下最後的「控制信道」編碼方案沒有確定,於是大家又開始第三次投票,結果如下(R1-1613211)。

647

也許你會奇怪,為什麼只有一個選項,是不是寫錯了?

沒錯。

邦哥翻遍了整個官方的會議紀要,並沒有找到推薦以LDPC作為控制信道編碼方式的提案。

在這個環節的提案中,只有一個名為TBCC的B選項(R1-1613577),其擁躉僅有5個,即便有高通的站隊也不足為慮。

所以,在這一環節,以華為為代表的Polar方案勝出,將作為控制信道的編碼方案

綜上,這一系列會議達成的共識如下。

648

這就意味着「賣國」?

很多人認為聯想賣國的原因在於第一輪投票中,聯想明確支持了高通的提案而反對了華為的提案,並引以為實錘。

然而從結果看來,聯想即便將票型反轉,第一輪也選擇支持華為,投票結果也不會有任何改變。原因在於LDPC碼在長碼的情況下優於Polar碼是幾乎所有人的共識。

那麼聯想為什麼不支持華為的Polar碼呢?

邦哥不得不正本清源一下:LDPC 不屬於高通,Polar 也不屬於華為

LDPC碼是早在1962年被MIT教授 Robert Gallager提出的。不過,受限於當時技術水平,LDPC碼並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直到1996年才又引起通信領域的關注。

Polar碼則是由土耳其畢爾肯大學Arikan教授在2008年國際信息論ISIT會議上首次提出的。

高通和華為之所以分別為這兩個方案站隊,只是因為他們的專利布局路線使然

而聯想在第一輪投票中之所以支持高通,也是出於自身的技術和專利儲備的考慮。就像柳傳志在回應中所說的一樣:

在3GPP組織的5G eMBB方案第一輪(RAN1#86bis)投票的時候,聯想集團基於自身前期技術和專利儲備,選擇了LDPC技術方案。在第二輪(RAN1#87)投票時,我們綜合考慮國家整體產業合作、創新與發展,堅決選擇了聯想之前沒有太多技術積累的Polar碼方案。

這一系列的會議,就像是一群廚師開會,希望把全球的菜系統一(作為一枚吃貨,邦哥決不答應;但標準統一確實是通訊行業的基石)。

以高通為首的川菜廚子提案應以「辣椒」為主調味料。以華為為首的蘇菜廚子提案應該以「糖」為主調味料。

而聯想自家正好有幾個手藝高超的川菜廚師,如果華為的提案被通過,還要另行招聘蘇菜廚師,成本較高,出於自身實際情況的考慮,聯想支持了高通的提案。

就是這麼簡單,從頭到尾跟「愛國」完全沒有關係,站在聯想掌門人的位置,相信你也會作出同樣選擇。

最後,近期恰逢中興事件,聯想集團近段時間股價表現欠佳被恒生指數移出成分股,但是一碼歸一碼,將2016年的事情拿出來在此時宣揚,網友確實要擦亮眼睛。

附1:「柳傳志公開信」 全文

近幾天,我從朋友轉給我的文章里注意到,突然出現了一些直指聯想、用詞相當惡毒的文章,甚至把「賣國」的帽子扣在聯想身上,聲音竟然越來越大,致使聯想的聲譽受到了嚴重的挑戰,這讓我非常震驚!

由於這些年我不再擔任聯想集團的任何職務,不了解這件事的始末,於是我向元慶和聯想集團的多位高管,包括當時參加3GPP會議的聯想代表進行了詳細的調查。我、元慶和聯想控股總裁朱立南認為,我們有必要向聯想的全體員工說明實際情況和調查結果。

這是發生在2016年關於5G信道編碼標準方案投票的事情。在整個投票過程中,聯想集團代表遵循兩個原則:一個是基本的,要維護自己企業的利益;還有一個更高的原則就是要注重大局。什麼是大局?大局就是國家和行業發展的整體利益。

3GPP(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是全球影響最大的通訊標準化機構,主要協調各組織形成通訊領域的標準制定,這是一個非常專業化的學術組織,會議都是純技術領域的討論。在3GPP組織的5G eMBB方案第一輪(RAN1#86bis)投票的時候,聯想集團基於自身前期技術和專利儲備,選擇了LDPC技術方案。

在第二輪(RAN1#87)投票時,我們綜合考慮國家整體產業合作、創新與發展,堅決選擇了聯想之前沒有太多技術積累的Polar碼方案。在整個過程中,我個人認為,聯想的投票原則沒有問題,執行也沒有問題!

為求證這一結論,我專門和華為的任正非先生通了電話,任總對我表示,聯想在5G標準的投票過程中的做法沒有任何問題,並對聯想對華為的支持表示感謝。我們一致認為,中國企業應團結,不能被外人所挑撥。

一個技術領域事件,事隔近兩年以後,突然間被人翻了出來,還被污衊為賣國等行為,並不斷發酵,這是偶然事件?還是被人利用?種種不正常的現象,不由得不令人深思。

因為所有聯想人都明白,聯想的品牌是何等的來之不易!

1984年,一群完全不懂市場的科研人員,懷揣產業報國的夢想,艱難地開始了國產PC品牌的創業之路。幾代聯想人,一路大風大浪,為之付出了青春,其間有汗水,有淚水,甚至還有鮮血,就是這麼拼了命地往前沖,才有了今天聯想這個民族品牌,這是聯想全體員工幾十年心血的結晶!

20世紀90年代初的中國完全沒有自己的計算機產業,面對大批外國企業的大舉進攻,如同一個小舢板一樣的聯想甘冒風險,跟這些龐然大物一較高下,用代理國外產品賺的錢,貼進去來堅持國產計算機的研發,堅決舉起民族工業的大旗,最終擊潰國際巨頭。這樣才使國產電腦走進千家萬戶和各行各業,才使中國的信息產業得以發展!也成為今天中國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大發展的堅實基礎!

2004年聯想併購IBM全球PC業務,外界在鼓勵我們勇氣的同時,對併購的結果都不看好。但我們就是堅決去做了!中國,需要有更多企業不斷壯大,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此後幾經波折,生死角逐,2013年,聯想集團個人電腦市場份額成為全球第一,為中國企業爭了光!

這就是聯想的基因,歷經磨難,從未改變。因為什麼?絕不僅僅是商業,因為在我們的心中,擁有為榮譽而戰的信念,那是我們最大的支撐!

三十多年來,聯想與中國的發展同呼吸共命運;三十多年來,聯想從中國出發,走向世界,將一個民族品牌做成了全球品牌,將技術和服務提供給全球160多個國家和地區,充分說明了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聯想的歷史,當之無愧是中國民族計算機產業從無到有、從弱到強、從中國到世界的一個縮影,全體聯想人都會記住歷史,傳承信念。事實怎能歪曲!聯想的榮譽豈能任人踐踏!

聯想集團的全體同仁,今天的我們,正面臨著嚴峻的挑戰。我們有失誤,就要以非常謙虛、開放的態度,面對現實、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聯想30多年的成長過程中,一路跋山涉水,經歷九死一生,我們靠的就是團結一心,眾志成城。

今天我們不能容許有人朝我們潑髒水,甚至冠以「賣國」的帽子,如純屬巧合也就罷了,若是有意為之,試圖衝擊我們的軍心,打垮我們的士氣,踐踏聯想人的尊嚴,打擊一個民族品牌的驕傲,我們所有的人,都絕不能、也絕不會有半分容忍!

兄弟姐妹們,到了我們挺身站出來的時候了,朗朗乾坤,如果幾萬名員工都不能讓正氣自保,我們還辦什麼企業,我們就是一群窩囊廢!聯想的幹部要積極行動起來,全體同仁要積極獻計獻策,萬眾一心,同仇敵愾,誓死打贏這場聯想榮譽保衛戰!

聯想控股董事長、聯想集團創始人  柳傳志、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  楊元慶

聯想控股總裁  朱立南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

附2 柳傳志二次回應

聯想的全體同仁,兄弟姐妹們,我是柳傳志。

你們已經聽到了,我和元慶、立南寫給你們的公開信。情況你們已經清楚了。

寫信的時候,我心潮翻滾,難以平復。很顯然,這不是一個吃瓜群眾不明就裡,隨風起訌的問題。這是真正有策劃有布置,動機極為惡劣的陰謀!

聯想集團的手機業務做得確實不好,應該認真檢討,但這和動機無關!有人把賣國賊的帽子扣在聯想集團的頭上,這不但是要砸了我們全體聯想人的飯碗,而且還要我們終身蒙羞受辱!這種陰謀做法如果得逞,會使中國的企業界正氣蕩然無存,輿論界歪風甚囂塵上,對國家和社會會產生極壞的影響!

兄弟姐妹們,到了我們挺身站出來的時候了!朗朗乾坤,如果幾萬名員工都不能讓正氣自保,我們還辦什麼企業?我們就是一群窩囊廢!

聯想的幹部,要積極行動起來!全體同仁要積極獻計獻策,萬眾一心,同仇敵愾,誓死打贏這場聯想榮譽保衛戰!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柳傳志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