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你「一天掌握大數據」,這家公司的秘訣是什麼? | 創業

雲計算、互聯網時代產生了大量「數據黃金」。2012 年以後,大數據被越來越多的人提及。麥肯錫提出,大數據時代到來,一次廣泛的、顛覆性的技術革命開始了。大數據「火」起來以後,吸引了大量的數據痴迷者入局。不過,同樣作為大數據的痴迷者,趙勇與大數據的淵源要早很多。

與大數據的淵源

20 世紀 90 年代末,從清華大學碩士畢業的趙勇就開始在北京電信工作,並主導設計研發了全國的光纜監測系統建設。趙勇在美國芝加哥大學計算機科學系博士期間,師從世界網格之父 Ian Foster 教授。「網格計算是雲計算的前身。」他解釋道,2005 年,IBM 剛剛開始人工智能的研究,他也參與其中。再後來,趙勇也曾在 Argonne 國家實驗室、微軟任職。

趙勇還曾出版過一系列專業的大數據書籍。不過,如果你以為他只是一個技術的「死忠粉」就大錯特錯了。趙勇懂技術也懂市場。2011 年,當他看到國內大數據市場發展現狀不理想以後,他決定辭去微軟的工作,回國創業。

與創業者偏愛北上廣深不一樣,趙勇將創業基地選在成都。「除了想找個宜居的地方,還有個原因是現在大數據應用還在早期,西部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就是這邊基礎信息建設不完善,政府很重視,希望藉助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彎道超車。壞處是資源人才較少。」他說。在這樣的背景下,趙勇帶領一個「清華系」的創始團隊創立了清數科技。

成立於 2015 年的 清數科技 ,致力於建設和打造完整的大數據產業生態鏈。其利用核心技術實力,推出了大數據一體機「 NEO 」。NEO 可結合各行業的實際情況,將有關數據輸入后即可獲得大數據應用解決方案,目前已在醫療、金融、交通、教育、旅遊、電網、航空等行業落地。

要讓各行業「一天掌握大數據」

目前,市面上做大數據的公司已經不少,不過大部分都是專註某個行業的數據處理,如醫療數據或者金融數據。不過,趙勇表示清數科技想要打造一個多行業適用的數據服務平台。對此,他從大數據在行業的應用現狀做出了解釋說明:

「我舉個例子,各行業做數據處理的傳統標準化過程是:企業首先需要花半年時間搭一個六七個人的團隊;然後再做平台研發;接着再開發行業應用,做行業的實踐和運營。這個周期是至少是 2 到 3 年,投入最少也得好幾百萬。」

高額的成本成為了大數據發展的阻礙。為了降低企業使用大數據的人力成本、時間成本和金錢成本,大數據一體機 NEO 整合了十幾套軟件,將數據的採集、分析挖掘和可視化展現,再到高端的一些數據預測和決策的算法全部集成,結合用戶安全管理做成一體化平台。「我們有個口號叫做』一天掌握大數據』,最核心的目的是將企業使用大數據的成本降到最低,效率提得最高。」

迎難而上的醫療大數據服務

雖然,NEO 可用於各行業的大數據分析,不過趙勇強調重點應用行業是醫療和金融。金融和醫療行業的數據量都是巨大的,差別是金融的數據應用相對成熟,而醫療的數據應用相對坎坷。這也是很多大數據平台不願意觸碰醫療行業的原因。但趙勇與醫療曾有過千絲萬縷的聯繫,他沒有選擇「繞開」醫療。

趙勇在校期間做過醫療信息化,2011 年做過醫療雲平台的規劃和建設。「當時大數據概念還沒出來。我的想法建設一個雲數據中心,把各級醫療機構的數據整合,然後在上面做數據服務。實際上那就是現在的大數據醫療平台。」

NEO 在 醫療 行業的應用其實是一個公共開放的服務雲平台。醫院可以將醫療服務嫁接到雲平台上,平台起到數據整合,服務整合和創新整合的作用。其中第一步是數據的整合,「有的醫院的幾十套系統都是由不同的廠商提供的,系統不一樣會導致參數而造成數據不能整合,業務不能打通。院長看醫院的數據,都要有不同的賬號和密碼才可以進入不同的系統。」趙勇說,為了不讓醫療大數據夭折,清數科技的 NEO 集合了十幾套系統,形成了一個數據倉庫系統。

接下來是服務整合和創新整合。如:現在政府希望提高基層影像診療水平,會將醫療設備投放到基層醫療機構。但是後續的問題是,基層醫生的診療水平有限,沒辦法進行閱片診療。而 NEO 則提供了一個遠程診療的渠道。「我們在平台上嫁接了雲看片服務。一方面,我們從美國引進的智能機械人可以看片;另一方面,專家可以在平台上直接做看片服務。」趙勇表示,基於數據整合的數據分析服務可以實現多方共贏的效益。「基層醫療機構可以拿到檢測的費用,然後看片服務也會有一定分成。」他說。此外,趙勇認為在創新整合方面,數據整合之後,還可以做病歷分析、健康管理、做藥品配送等,將整個體系打通。

理性、耐心地等待大數據的後期應用階段

如前文提及的內容,大數據的火熱催生了熱鬧的市場,做大數據體系,做醫療做大數據平台,或者做商業智能化分析的公司形態各異。不過,趙勇指出,清數科技有着自己的魅力優勢:

「一方面,我們是融合度、整合度最高的大數據基礎平台,從底端的雲數據中心到雲計算平台,資源管理調度,再到大數據整體的採集存儲分析,完整的性能是我們的特點。另一方面,目前在國內,僅僅做大數據平台不是很吃得開。因為用戶要的是一個端到端的完整解決方案。因為我之前做過國家電網、東方航空等的大數據平台,大概給十幾個省市都做了大數據產業的規劃。所以我們的行業應用實踐能力比較有優勢。」

雖然在大數據領域,趙勇已經「熬了」很多年頭。不過,回歸到商業化本質上,他仍然理性耐心地認為:「大數據的前期實際上就是一種規劃建設運營,後期的應用才會是商業化的爆點。數據的價值挖掘才是最終能夠掙錢的方向。」

此前清數科技有過兩輪融資。商業模式上,清數科技主要針對兩種用戶:一種是為需要做私有大數據的企業,安裝大數據平台。一種是為中小企業做雲服務,幫其在公有雲如阿里雲、華為雲上做數據分析。


圖片來源:123RF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電腦與科技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