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獨家 | 醫療大數據企業「思派網絡」完成數千萬美金 C 輪融資,想成為下一個 Flatiron ?

..

36氪獨家獲悉,醫療大數據企業思派網絡在2018年初已經完成了數千萬美元的C輪融資,本輪融資由 IDG 領投。本輪融資后,思派網絡將繼續提升醫療大數據的質量與完整性,擴大線下支點,並進一步拓展公司與醫院、葯企、保險企業的合作。

思派網絡最初從服務腫瘤醫生入手,解決醫生的科研與患者管理需求。由建立患者臨床數據庫及患者隨訪管理系統出發,目前公司已經形成SMO(臨床試驗現場管理)、RWE(真實世界研究)、DTP(腫瘤專業藥房)、PPO(腫瘤優選專家網絡)四個業務板塊,建立了臨床腫瘤數據和臨床腫瘤醫學業務(SMO+RWE)、醫療業務(DTP+PPO)之間的閉環,為患者、醫生、葯企、保險公司提供一站式解決方案。據透露,2017年思派網絡已經實現1億左右的營收。

醫療大數據由於行業准入門檻高、市場驗證周期長、個性化需求強等因素影響,通常被視為大數據行業應用中難度較高的領域。近年來,在國家衛計委牽頭下,國有資本主導的三大健康醫療大數據集團正式成立,「1+7+X」的健康醫療大數據規劃正在逐步成型。這預示着健康醫療大數據將迎來爆髮式增長。分析認為,預計到2020年我國健康醫療大數據行業市場規模將突破800億元。

在此背景下,Flatiron Health模式是否能應用於中國?中國是否能出現本土的Flatiron Health?思派網絡在商業變現與未來發展上又有哪些規劃?帶着這些問題,36氪近期採訪了思派網絡的創始人馬旭廣。

從中美醫療大數據差異說起

從思派的發展路徑可以看出,公司一開始對標的正是美國的腫瘤大數據公司 Flatiron Health 。而這家公司近期剛傳出消息,將以 19 億美金被羅氏收購。

思派核心團隊曾在投資方斯道資本(原富達亞洲風險投資)的協調下到美國與 Flatiron 的 co-founder Zach Weinberg、高管團隊、以及其投資人 Google Venture 有過多次交流。馬旭廣發現,Flatiron 在美國面臨相對成熟的外部環境:

  • 法規方面,FDA 有計劃接受監管級的真實世界研究 RWE 數據;

  • 需求方,羅氏為首的美國腫瘤相關醫藥企業對 RWE 數據有清晰的規模化的需求;

  • 數據提供方面,美國有相對規範的腫瘤EMR系統,在拿到谷歌1.3億美金后收購了全美第二大的的腫瘤專科EMR公司,覆蓋200多家社區腫瘤診所,獲得了相對標準的持續數據源。

「因此,Flatiron作為一家技術公司,有機會快速在其自有的EMR數據源和客戶之間創立一個「專業聯接器」,出任數據管理和價值挖掘的角色。」 馬旭廣稱。

而反觀國內,中國目前沒有腫瘤專科EMR系統,缺乏提供多醫院、廣覆蓋的相對標準的持續數據源。製藥企業和研發機構對數據的需求還在相對早期階段,相關政策法規有待發展。囿於幾個核心因素的限制,在中國開展腫瘤數據業務比Flatiron在美國困難多倍。

馬旭廣認為,成熟的多醫院多科室標準腫瘤專科EMR體系的建立和運行耗時長,國內很難有一個初創公司像Flatiron一樣「單獨聚焦腫瘤數據」可以做到成功。

在中國的同類企業,首先要贏得專家信任和支持,建立多中心的腫瘤真實世界數據體系。同時必須理解患者、製藥企業、研發機構和保險公司的需求,脫離單一的數據分析模式,提供基於專家網絡和數據平台的一站式解決方案,以及更深層次、更多附加值的醫學和專業服務,為各方直接帶來研發和嚴謹疾病管理上的幫助,才能獲得市場的認可。

完善真實世界研究,重視數據質量

 無論是美國的 Flatiron,還是中國的臨床腫瘤大數據企業,「真實世界研究」都成為一個繞不開的話題,建立完善的基於腫瘤真實世界數據體系正在成為服務好醫生、葯企、保險公司的關鍵所在。

所謂真實世界研究 RWE,是相較於干預性研究而言的。比如藥品上市前的臨床試驗,從一開始就會選定符合條件的患者入組,入組患者服用的藥物都有嚴格的干預控制,這些干預控制下的試驗結果將成為藥品效果的重要依據。但是在藥品上市后,使用人群就會擴大,原來不符合入組條件的患者或者需要離開試驗的患者都可能使用該藥物,在加上患者本身可能有其他疾病有藥物聯用等等情況,實際藥物療效往往不能重複臨床試驗結果。

在這種情況下,有的藥品會發現新的適應症,讓更多患者獲益,但更多的情況是發現更多藥物不良反應,而這些也都是留給真實世界研究需要解決的問題。所以無論是美國的FDA還是中國的CFDA,都越來越重視真實世界研究,以此來完善藥物管理體系。

那麼真實世界研究的數據該如何獲得?

Flatiron為了獲得統一標準化的真實世界研究數據,收購了美國第二大的腫瘤EMR系統,但是,中國的EMR系統開發商更加分散,數據收集難度更大。

思派公司的做法是一方面與醫療信息化廠家或醫院科室合作,從EMR或HIS等系統中抽取脫敏后的數據,這種方法獲得的數據量大但是比較難控制數據的質量和方向;另一種是與醫生一起進行前瞻性研究,抽取對列數據,這種方式數據量雖小,但是質量有保證。而要實現醫療大數據公司的的科研和商業價值,就需要將兩種模式有機結合。

馬旭廣認為,思派網絡更重視的是醫療數據的質量與完整性,要實現每個數據的可追溯。因為後續數據的應用都是基於對去掉隱私信息的脫敏醫學數據進行群體分析,一旦數據庫中存現多個虛假病歷,整個數據庫的價值都將為零。

為了保證數據質量,思派網絡在線下投入了大量人力,在合作醫院中會派專人輔助醫生錄入電子病歷,保證錄入字段的正確性。同時,思派線下建立的DTP專科藥房也將根據醫生的要求追蹤患者的院外隨訪數據,保證數據的完整性。據了解,目前思派的合作醫院在300家左右,未來逐步甄別、擴大數據點,拓展業務規模,現有的以人力為主的數據採集模式也將逐步轉向機器錄入。

找准付費方,2018預計達8億營收

馬旭廣認為,中國的醫療大數據企業如果僅談技術、數據量本身並沒有太大價值,公司需要在線下和前端有很重的線下運營作為抓手才能讓獲得的數據清晰可靠。在獲得了高質量的數據后,同時應用於線下運營和醫學服務中,才能以數據基礎達到優化葯企臨床試驗、藥品上市后評價,以及保險控費的目的。

從現階段看,單純的醫療大數據平台僅為醫生提供科研支持很難形成系統化、大規模的營收。而藥品研發機構和有很強管控醫療費用意願的保險公司將成為醫療大數據公司更恰當的合作夥伴,通過更好的醫療經濟學分析和嚴謹疾病管理,同時服務患者和醫生。

在思派網絡業務模塊的設置上,也滿足了醫藥企業與保險公司的需求。思派目前分為SMO(臨床試驗現場管理組織)、RWE(真實世界研究)、DTP(腫瘤專業藥房網絡)、PPO(腫瘤優選專家網絡)。

其中SMO業務已經相對成熟,已經與60多家葯企達成合作,幫助他們完成臨床試驗,加速CFDA的審批。而RWE是解決上市后藥品定價問題,為葯企完成藥物經濟學研究,贏得醫保報銷。DTP藥房中,一部分承擔了藥品零售的功能,更重要的是完成腫瘤患者的全程管理,為患者的用藥管理、院外管理服務提供服務場所。最後PPO平台是將醫生、患者、葯企、保險公司整合在同一平台中,基於思派的數據和專家資源,完成一個綜合性的服務。思派認為,服務葯企和保險公司不能僅僅提供數據,更重要的是數據與專家資源的結合,形成綜合性一站式的解決方案。

據透露,2017年思派網絡已經完成1億多營收,預計今年收入將達到8億左右。

馬旭廣認為,未來十年中國將逐漸形成醫療大數據生態,在這一生態系統中將包括醫療專業領域公司、醫療數據技術平台類公司及醫療相關機構。在專病領域產生具有獨立造血能力的腫瘤大數據頭部公司后,還會有其他醫療領域的大數據公司出現。同時平台型醫療大數據國家隊,在醫療數據處理上技術領先的創業企業都將進入高速發展階段。專病領域和平台公司的結合將會讓中國醫療大數據有更加遼闊的發展空間。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電腦與科技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