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力生態系統,倒逼企業重新定義商業模式

核心觀點:企業的用工形式,從原來比較單一的合同雇傭形式,演變為包括:全職,兼職、合資、合同工、勞務派遣、自由職業者、零工、眾包工......等等,多種形式。出現「零工」、「眾包制」 等陌生的勞動力名稱。

據德勤報告顯示,僅有16%的公司認為「勞動力生態系統」真的會到來,或認為2020年是很遙遠的未來。

一:勞動力生態系統,企業與人才之間的依賴關係發生變化。

德勤人力資本趨勢調研中,預測在2020年的用工成分變化時:37% 受訪者認為,「短期合同工」用工會增長;33% 受訪者認為,「自由職業者」用工會增加;28% 受訪者認為「零工」用工會增長。這意味着我們將與傳統意義上的「工作單位」之間,關係越來越疏遠。換句話說,勞動者會同時與多家公司發生勞動關係。或者說,公司的用工「成份」 越來越複雜、不單純了。

正如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忻榕教授所說:「未來企業對人才的依賴程度越來越強,而人才對企業的依賴程度會越來越弱。」 在德勤趨勢調研中,僅有16%的受訪者認為,他們已經建立了迎接多種形式用工的體系。很多企業的高管,寧願相信2020年很「遙遠」,沒有必要預支痛苦。所以,在調研中受訪者給「勞動力生態系統」重要性打分最低,排在倒數第一 。但是,在德勤趨勢的報告中,故意地將它提升為第二的位置。德勤顧問們的用意很明確:「哥們兒,醒醒吧」。

二:勞動力生態系統,從「民工」到「人工」。

到2017年,全球共有770,000,000自由職業者,分佈在歐洲、印度和美國。在美國,超過40%的勞動者受雇於「非傳統用工安排」,如臨時工、兼職和零工。這個百分比正在穩步上升,過去五年增加了36%。未來的勞動力生態,人們可以「自由」決定,如何用自己的時間、體力、智力獲得相應的財富。從傳統勞動力到新的生態系統,是人類從「民」工向「人」工的大遷徙。儘管像非洲動物大遷徙一樣,過程中有挫折、風險、挑戰,幸福在召喚。

三:勞動力生態,倒逼企業重新界定自己的「商業模式」。

最近,各種「重新定義」「商業模式」成為口頭禪。北大滙豐商學院的魏煒教授與朱武祥教授經過十多年的考察和研討,將商業模式的概念與中國企業實踐緊密結合,為我們提供了體系完整和案例鮮活的呈現。他們的定義(魏朱模式)是:商業模式,是企業跟它的內外部利益相關者形成的一個交易結構。

在魏朱模式中,「勞動力」(員工)屬於「相關利益者」,不是企業獨佔的資產,附屬品。重新定義」在魏朱模式中,是指從不同角度可以看到不同的企業競爭空間。就是說,企業的競爭戰略制定,取決於從哪個角度觀察。

重新定義,從原來單一角度思考戰略,改為三個角度思維(3D)。其中,商業生態系統、商業生態簇都與「生態」相關。對企業管理者而言,一方面,要像對待其他利益相關者一樣對待勞動力。同時,在思考企業的核心能力時,不能局限於企業內部空間。任正非說:華為要炸開組織金字塔,引入外部人才、資源,是從單維到3D思維的改變。企業家,需要用生態思維調整人才戰略。柳傳志曾經為聯想制定的領導三板斧是:搭班子、套模子、帶隊伍。在勞動力生態下,企業與勞動力的關係是「大本營與突擊隊方式」。不同種類的「兵種」 (用工方式),將根據項目需要,隨時建立隨時解散。

目前有這麼一款軟件-偶業,它通過眾包的模式,可以讓訪問員、調查員、促銷員、閑時工作者、消費者等成為體驗師,通過科學的技術算法,針對不同的人群發放不同的項目,對勞動力進行科學、合理的分配,使勞動力成為每個品牌商的「外聘員工」。

偶業除了對勞動力重新定義以外,還通過先進的技術手段,杜絕用戶作弊的可能性。通過數據分析軟件,分析顧客的進店體驗數據,讓零售商們清晰的知道自己的零售店存在哪些問題,方便及時改進。還能幫助品牌商實時了解零售店中的鋪貨情況,服務質量和實際銷量,徹底幫助品牌商解決線下店面所存在的一系列問題。

四:在蘋果和黑莓都還只是水果的時候,生活要簡單容易的多。

將「蘋果」作為水果?還是手機?這是一個問題。中國的12億人口中,大致可分為兩類,將蘋果,即作為水果,又作為手機的人大約有10億人;將蘋果僅作為水果的,有2億人。2020年後,勞動力也會分為兩類:固守傳統雇傭關係的勞動者;生活在勞動力生態系統內的勞動者。前者不相信勞動力生態體系會出現。沒有人能夠給出確切的答案,除非你願意嘗試。

未來已來,眾包勞動力已經成為一種趨勢,凱文凱利曾說:對未來做出預測的最好方法是參與其中。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柳傳志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