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程序猿月薪過7萬,可以落戶北京了

獵雲註:據投資界報道,為吸引投資人,北京向VC/PE機構祭出了「近十年最寬鬆的落戶政策」。除金融人士之外,北京人才引進、搶奪的重磅角色就是科技創新人才了,程序猿月薪過7萬就可以落戶北京。本文提出,城市間對於人才的爭奪越來越激烈,一些政策層面的共性利好,已經不足以吸引到高層次人才了。有專家認為,吸引這個層次的人才,要靠一座城市的核心競爭力。文章轉自:投資界PEdaily(微信:pedaily2012),作者 | R&L。

春分剛過,北京終於坐不住,開始搶人了。

3月21日,北京市人社局發佈了一則重磅消息:關於印發《北京市引進人才管理辦法(試行)》的通知(簡稱《管理辦法》)。其中給予了創業團隊和投資人重大優惠:3年累計獲得7000萬元融資的創新創業團隊可申請落戶;而優秀的天使和創投基金高管可直接落戶。

這是北京「近十年最寬鬆的落戶政策」!消息在北京創投圈激起了漣漪。這些年,北京幾乎聚集了中國數量最多頂尖的創業公司和創投機構,從IDG資本、紅杉中國、經緯創投到百度、京東、美團、今日頭條....浩浩蕩蕩數十萬人。這一紙新規有望讓他們落地生根。

北京:天使和創投基金高管可直接落戶

為了吸引投資人,這次北京可謂向VC/PE機構祭出了「近十年最寬鬆的落戶政策」。

在最新的《管理辦法》中,明確規定天使投資基金管理人、創業投資基金管理人等金融機構高管有機會直接落戶,優惠力度之大,前所未有。

詳情具體如下——加大金融人才引進力度,符合以下條件之一的人員可申請辦理人才引進:

(一)基金管理人和所管理基金均在京設立並備案,實收資本1億元以上、近3年實際投資本市高精尖產業5000萬元以上的天使投資基金管理人,其任職滿3年的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合伙人、合伙人委派代表等高級管理人員;

(二)基金管理人和所管理基金均在京設立並備案,實收資本3億元以上、近3年實際投資本市高精尖產業5億元以上的創業投資基金管理人,其任職滿3年的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合伙人、合伙人委派代表等高級管理人員;

(三)在京設立的金融控股集團、持牌金融機構、金融基礎設施平台、金融組織聘用的貢獻突出的高級管理人員和核心業務骨幹。

在中國,最難獲得戶口的城市就是北京。北京的常住外來人口數已經從2003年的300萬攀升到了如今的822.6萬,但平均每年只有18萬左右外地戶籍人口能夠擠過千軍萬馬,獲得北京戶籍,其中接近兩成指標還要留給當年的應屆畢業生。因此,即便是處於金字塔頂端的VC/PE們,也難求一紙北京戶口。

回顧過去30年,北京堪稱中國風險投資的發源地。馬化騰曾追憶騰訊的第一筆融資時感慨:「我們在第一屆高交會拿到風險投資,那時候深圳也非常難,互聯網所有的VC/PE全都在北京,沒有VC過來深圳。」而在京天使投資人的數據更可怕,目前活躍在中關村的天使投資人至少佔了全國的80%。

創始團隊:開放落戶,最高獎1000萬元

除了金融人士之外,北京人才引進、搶奪的重磅角色就是科技創新人才了。

《管理辦法》中提到,北京市將開通高層次國內人才引進「綠色通道」,為「千人」「萬人」「海聚」「高創」「高聚」等國家和北京市重大人才工程入選專家、重要科技獎項獲獎人直接辦理引進。

不僅個人能直接引進,團隊核心成員也可經推薦后申請。具體辦法為:在京承擔國家和本市科技重大專項、重大科技基礎設施、重大項目和工程等任務或進行其他重要科技創新的優秀人才團隊,其領銜人可辦理人才引進;由2名國家或本市重大人才工程入選人推薦,優秀人才團隊的成員可申請辦理人才引進;

近3年累計自主投入5000萬元以上(含)或近3年累計獲得7000萬元以上(含)股權類現金融資的創新創業團隊,自主投入資金或融資資金到位且運營效果良好的,其主要創始人和核心合伙人可辦理人才引進;近3年累計自主投入1億元以上(含)或近3年累計獲得1.5億元以上(含)股權類現金融資的創新創業團隊,自主投入資金或融資資金到位且運營效果良好的,由2名主要創始人或核心合伙人推薦,其團隊成員可申請辦理人才引進。

也是在昨天(3月21日),北京市發佈《關於優化人才服務促進科技創新推動高精尖產業發展的若干措施》,在人才的引進、評價、激勵等方面打出「組合拳」。

對於上述近3年累計獲得7000萬元以上(含)股權類現金融資的創新創業團隊,可給予最高500萬元的一次性獎勵;近3年累計獲得1.5億元以上(含)股權類現金融資的創新創業團隊,可給予最高1000萬元的一次性獎勵。

相關負責人介紹,在北京市孵化的高成長性企業、「獨角獸」企業(一般指10億美元以上估值,並且創辦時間較短的公司),是獎勵的重點對象。可以說是獨角獸企業的福音了。

碼農月薪7萬可直接落戶?

除此之外,《投資界》注意到,這次搶人政策會對互聯網行業IT碼農有一定程度利好。

《管理方法》規定,在本市行政區域內的高新技術企業、創新型總部企業、新型研發機構等科技創新主體中承擔重要工作,近3年每年應稅收入超過上一年度全市職工平均工資一定倍數的(企業註冊在城六區和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的8倍,註冊在本市其他區域的6倍),符合人才引進計劃。

根據北京市統計局、市人力社保局發佈數據,2016年度北京市職工年平均工資為92477元,月平均工資為7706元。而近日某招聘網站新鮮出爐的《2018旺季人才趨勢報告》中顯示,北京市平均月薪達到10712元。

這意味着,對於后廠村碼農來說,以後年薪沒有稅前80萬,月薪7萬,基本也就告別北京市人才的標準了。通讀全文發現,此條靠工資能達到的標準似乎是最簡單的。

后廠村碼農對中國科技創新的貢獻不可磨滅。很長時間以來大家都在唱衰北京,尤其是在北京之外出現騰訊、阿里這兩家中國最大的互聯網公司,但是不要忘了在其他互聯網公司里,北京依舊佔據了半壁江山。百度、新浪、搜狐、360、千橡、噹噹、優酷、搜房、小米、豆瓣、美團、京東、趕集、凡客、蘭亭集勢....都在這裡紮根。

在北京,得后廠村碼農者得未來。「中國經濟的咽喉在哪裡?在『土得掉渣』的后廠村路」,網友們的調侃不無道理。后廠村路是個什麼地方?它是帝都北六環西二旗的一條「鄉村公路」,是超越五道口的新晉宇宙中心,是全北京甚至全中國最牛的互聯網公司總部聚集地。

目前,中關村擁有高新技術企業近2萬家,其中,獨角獸企業67家,佔全國一半左右,是全球僅次於硅谷的獨角獸最密集區域。創新創業保持活躍態勢,全年新設立科技型企業近3萬家,日均新設立80餘家。

曾經為了吸引這些互聯網巨頭的進駐,政府給出的條件是極具誠意的:特事特辦的進京指標,優惠的稅收政策,以及廉價的土地。

如今,針對高新技術企業的人才引進計劃再次加碼。不過身邊仍然有程序員對《投資界》表示,「月薪7萬,年薪百萬,買個房也能落戶了!」

仔細一想,不明覺厲。

無條件落戶!各地紛紛「搶人」

深圳在搶人,南京在搶人,杭州在搶人,武漢在搶人,成都在搶人,長沙在搶人,西安在搶人,重慶在搶人,合肥在搶人,鄭州在搶人……現在連北京也開始搶人了。

人才是第一資源,也是創新活動中最為活躍、最為積極的因素。人才爭奪的背後,凸顯出各地為發展積蓄人才力量的現實渴求。

2017年,武漢、南京、成都、西安、長沙等城市仍接連出台各種人才政策招賢納士。進入2018年,各地紛紛加碼,「戰爭」愈演愈烈。前段時間,包括武漢、鄭州、合肥、南京等在內的多個二線城市,頻繁出台落戶新政,降低住房門檻,向各類人才拋出橄欖枝。「送」戶籍 「送」房子,二線城市各顯神通。

戰爭結果如何呢?

據武漢市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大學生留漢人數30.1萬人,是2016年的3.1倍;大學生在漢新落戶14.2萬人,是2016年的9.6倍。截至2017年底,武漢戶籍人口總數853.65萬。 這一數據較2016年的833.84萬戶籍人口增加了近20萬人,為歷年最高值。

2017年,武漢的人才數據可以說非常漂亮。當然,還有比武漢更漂亮的數據。

據成都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相較於2016年,成都2017年的常住人口增加了12.71萬人,同比增長0.79%;戶籍人口增加了36.4萬人,同比增長了2.6%。

一年的時間裡,戶籍人口增加36.4萬,可以說在同類城市當中,也是很優秀了。如果將一線城市也加入比較,成都2017年36.4萬戶籍增加量可以排在全國第三位,僅次於深圳、廣州,位於二線城市首位。

據長沙和西安各自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年末,長沙戶籍人口增加了27.3萬人,西安戶籍人口增加了25.7萬。

引進人才的政策沒有錯,城市發展和服務的核心都是人,也都需要人,但在引進的同時,應該做好一切防範房價上漲的措施。畢竟房子現在依然是中國年輕人幸福的「絆腳石」。

爭搶VC/PE!最高現金獎勵2000萬

自2007到2017年,中國股權投資市場迎來了飛速成長的10年,而VC/PE機構也在這期間漸漸成為了「香餑餑」。歷史上,在第一波爭奪VC/PE機構大戰中,京津滬深是當時的佼佼者。

此後,股權投資繼續多地開花。近幾年,隨着創投行業崛起壯大,廣州、武漢、成都、廈門等城市紛紛針對投資機構出台優惠政策,引發了新一波爭搶浪潮。

廣州正在火熱打造「中國風投之都」。2017年,廣州市黃浦區、廣州開發區也正式發佈了《廣州市黃浦區、廣州開發區促進風險投資發展辦法》,這個被稱為廣州創投界的「風投十條」,涵蓋了落戶獎、經營貢獻獎、高管人才獎勵、投資企業發展獎、投資項目引進獎、辦公用房補貼、鼓勵聚集發展、重點項目獎勵等,還將設立高達100億元的風投引導基金,規模乃全國最大。

成都也正成為西南創投中心。2017年,成都高新區於去年發佈金融新政20條,明確支持金融高層次人才到成都高新區創業。對在金融領域作出突出貢獻的高層次專業人才,經評審認定,給予每人每年最高100萬元、連續3年的專家津貼。在支持股權投資機構落地方面,成都高新區開出了極其豐厚的條件。政策顯示,成都高新區對實繳資本到位5億元以上的股權投資機構或管理規模5億元以上的股權投資管理機構,按對地方發展貢獻的60%,給予最高2000萬元獎勵。

當然,其他地方也不甘落後。2017年5月,山西省出台了《關於加快股權投資基金業發展的若干意見》,震撼了三晉大地。根據《意見》,山西省要培育發展各類基金,吸引各類股權投資基金在山西省設立管理機構或業務總部,依法合規發起設立各類股權投資基金,力爭到2020年,山西省股權投資管理機構達到300家,股權投資基金管理規模達到2000億元以上。而與之配套的是給VC/PE在稅收、財政扶持、人才支持等三大方面,單支基金獎勵最高達到1500萬元。

即便是快被投資人「遺忘」的東北三省,也開始在股權投資領域發力。2018年1月,大連市金融局組織的企業上市和股權投資深圳學習調研團走訪了深圳灣創業廣場,親身感受到股權投資的蓬勃發展。據了解,大連正全力打造東北亞科技創新創業創投中心,在已出台的支持科技創新政策中,根據投資額分級對其管理機構給予獎勵,單筆投資最高獎勵100萬元,累計最高獎勵1000萬元。

實際上,當城市間對於人才的爭奪越來越激烈,一些政策層面的共性利好,已經不足以吸引到高層次人才了。有專家認為,吸引這個層次的人才,要靠一座城市的核心競爭力。

AD:進擊•融合 獵雲網&AI星球2018年度人工智能產業峰會 將於4月17號在深圳大中華希爾頓酒店舉行。這裡有最深度的思考,最有價值的投資建議,以及最酷的黑科技展示,精彩不容錯過。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網絡與創業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