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科幻小說!安樂死後「雲端備份」大腦,Nectome讓你在百年後解凍復活

..

【獵雲網(微信號:ilieyun)】3月15日報道(編譯:福爾摩望)

創企加速器Y Combinator因在其頗受歡迎的三個月初創訓練營中,支持大膽創新的公司而知名。

不過,從來沒有出現過像Nectome這樣的公司。

下周,在YC的「演示日」上,Nectome的聯合創始人Robert McIntyre將會就該公司的技術進行演講(該公司使用高科技防腐工藝以精細方式保留大腦的微觀細節)。然後,這位MIT畢業生將會進行自己的商業路演。正如他在網站上所說:「如果我們告訴你,可以備份你的大腦呢?」

是的,Nectome是一個保存你的大腦並上傳的公司。它的化學溶液可以冷凍保存身體幾百年,甚至數千年。他的想法是,將來有一天,科學家可以掃描你的冷凍大腦,然後輸入到計算機模擬中。隨後,一個像你但不完全是你的人,會在某處的數據服務器中再次聞到花香。

不過,這個故事有一個可怕的轉折。按照Nectome的工作程序,要處理的大腦必須是新鮮的。該公司表示,他們的計劃是將患有不治之症的病人與新飛機器連接起來,從而讓混合著科學防腐化學品的液體,在病人還活着的時候諸如頸部的大頸動脈中。

該公司已經諮詢了熟悉加利福尼亞州生命末期選擇權法案的律師,該法案允許醫生協助晚期患者自殺,因此該公司所提供的服務也應該是合法的。Mclntyre說:「我們的產品是100%致命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是Y Combinator最獨特的公司。」

等候名單

未來主義文學的讀者一定很熟悉這種大腦上傳科技。你也許已經相信,計算機程序一定會實現人類的長生不老。或者你認為這些想法只是利用了人們對死亡的恐懼。

但無論想法如何,你應該注意一下Nectome。該公司已經獲得了大量的聯邦資助,並與麻省理工頂尖的神經科學家Edward Boyden進行了合作。由於這一技術用於保存豬大腦的效果很好,內部的每一個突觸都能在電子顯微鏡下看見,該公司最近獲得了8萬美元的科學獎勵。

計算機科學家Mclntyre和聯合創始人Michael  McCanna一直都在關注着科技企業家令人驚悚的想法。他說:「用戶體驗將會和醫生協助自殺幾乎相同,產品市場的契合度是人們相信它能夠起作用的原因。」

Nectome的存儲服務尚未開啟銷售,可能近幾年內都不會開始。而且,目前還缺乏證據能夠證明記憶可以在死亡組織中找到。但該公司已經找到了測試市場的方法。它模仿電動汽車製造商特斯拉的做法,邀請潛在的客戶以1萬美元的押金加入等待名單,如果改變主意,可以獲得全額退款。這一方法可以幫助它確認市場的規模。

到目前為止,已有25人加入了等待名單。其中一位是Y Combinator的創始人、32歲的投資人Sam Altman。Altman表示,他非常確定在自己有生之年能看到意識數字化。他說:「我認為我的大腦可以被上傳到雲端。」

舊想法,新方法

大腦存儲業務並不是一件新鮮的事情。在亞利桑那州,Alcor生命延長基金會在液氮中保存了超過150具身體和大腦,包括棒球巨星Ted Williams。但是目前對低溫技術是否會破壞大腦,導致無法修復,仍存在爭議。

因此,幾年前,McIntyre與一家名為21st Century Medicine公司的低溫生物學家Greg Fahy進行合作,開發了一種將人體與冷凍防腐液結合的方法。事實證明,將整個大腦按照納米級別保存是有效的,即使是連接神經元的突觸都可以得到很好的保存。

Brain Preservation基金會主席、神經學家Ken Hayworth認為,一張連接圖可能是重新建立一個人意識的基礎。正是該基金會於3月13日給Mclntyre和Fahy的工作頒發了獎勵。

期望保存的組織能夠重新復生是不太可能的。所以,該公司的想法是恢復出存在在大腦中的解剖布局和分子細節。

「如果大腦死亡了,就像電腦關機了一樣,到哪這並不意味着信息不存在了,」Hayworth說。

大腦連接圖具有不可思議的複雜性,一個單獨的神經可以連接到8000個神經,而大腦中包含着數百萬的細胞。如今,即使在億平方毫米的老鼠大腦中進行成像連接也是一件艱巨的任務。Hayworth說:「但是我認為在100年內可以實現這樣的技術。就我而言,如果遭遇絕症,我可能會選擇安樂死這種方法。」

人腦

Nectome團隊從今年1月開始就對外展示了他們對這一想法的嚴肅性。Mclntyre、McCanna和他們雇傭的一名病理學家,在俄勒岡州波特蘭的一家Airbnb房屋外露營數周,就是為了等待購買一具剛剛死去的屍體。

2月,他們獲得了一具老年女性的屍體,並在她死後2.5小時內就開始對其大腦進行保存。這是被稱為醛穩定低溫保存技術在人類大腦上的首次實施。

Aeternitas的創始人Fineas Lupeiu證實,他向Nectome提供了這具屍體,該公司主要安排人們捐獻身體以供科學研究。他沒有透露這位女性的年齡和死亡原因,也沒有透露其收費標準。

這一大約需要六小時的保存程序是在一間太平間進行的。Mclntyre說:「你可以想象這是一種什麼樣的防腐方法,不僅能夠保留外部細節,也能保留內部細節。」他說,雖然已經死亡多時,但這名女性的大腦是有史以來保存最完好的一個。她的大腦並沒有被無限期地儲存,而是被切成薄片,並用電子顯微鏡進行成像。

Mclntyre說,這大概就是公司所提供的保存服務的樣子。他表示,他們正試圖在不久的將來對因為絕症而進行醫生協助自殺的人進行試驗。

Hayworth說,Nectome在其計劃協議發佈在醫學期刊之前,並不會提供商業服務。他們希望醫學屆和道德屆能夠展開全面的討論。

「如果你和我一樣,認為上傳意識終究會發生,那就不會那麼有爭議,」他說。「但是這也會像是在誘使某人進行自殺以獲得大腦保存。」他認為Mclntyre繞過人們支付押金加入等待名單的方法是非常不錯。當然,他也有可能已經越過了道德界限。

這是瘋狂嗎?

一些科學家說,大腦儲存和復活基本上就是一個具有欺騙性的命題。2015年,麥吉爾大學神經科學家Michael Hendricks發表了一篇文章,譴責那些被超人主義者所推從的「絕望的虛假幻想」,並指出希望通過科技實現復活是永遠不可能的。

「用我們的大腦存儲庫來為子孫後代增加負擔,是很愚蠢的行為。難道我們留給他們的問題還不足夠多嗎?」Hendricks在瀏覽了Nectome網站后說道。「我希望未來的人類會對21世紀的富豪們為了永生而耗費金錢和資源的做法感到震驚。這就是個笑話,不是嗎?他們就像是動畫片里的壞人。」

然而,Nectome已經獲得了大量對其技術的支持。到目前為止,它已經籌集了100萬美元的資金,其中包括Y Combinator提供的12萬美元。它還從美國國立精神衛生研究院那裡獲得了96萬美元的聯邦資助,以用於「完整大腦納米級保存和成像」。

大約三分之一的撥款資金被轉交給了知名神經科學家Edward Boyden的MIT實驗室。Boyden表示,他正在尋求將Mclntyre的保存程序與MIT發明的顯微鏡擴大技術進行結合,該技術能夠讓大腦組織膨脹10-20倍,以方便某些類型的測量。

當我問Boyden是否將大腦保存視為一種服務時,他說:「我認為,只要他們能提前知道我們知道和不知道的事情,那這種大腦信息保存就是一件非常有用的事情。」

當然,未知數仍然是很大的。不僅沒有人知道什麼是意識,也不清楚需要保留什麼樣的大腦結構和分子細節來保存記憶或個性。是突觸還是分子?「最終,要想回答這一問題,我們需要數據,」Boyden說。

演示日

Nectome一直在為Y Combinator的演示日進行排練,希望能夠創建一個兩分鐘的精彩概要,向一群精英投資者進行展示。該團隊將展示那位老年女性的大腦圖像。有些人認為這很不舒服。該公司還改動了宣傳口號,從「我們存檔你的意識」改為「致力於實現存檔意識的目標」。

和該公司一起進行演示的還有很多研究棘手問題(比如量子計算)的「硬科學」創企。Mclntyre表示:「這些公司目前還無法進行銷售,但是只要他們能夠發揮作用,產生革命性的技術,就會吸引很多的興趣。而我認為大腦保存具有非常驚人的商業潛力。」

「現在有太多哲學層面的辯論了,但是對我來說模擬就已經足夠證明它是值得的了,」Mclntyre說。「整件事情還有一個更大的人道主義問題。如今,當一代人死亡時,我們會失去他們所有的集體智慧。你可以將知識傳遞給下一代,但傳遞智慧是很難的。你的孩子必須經歷同樣的錯誤。」

「短時間來說這還好,但是每一代我們都變得更強。我們所擁有的潛力增加了,但智慧卻沒有。」

AD:進擊•融合 獵雲網&AI星球2018年度人工智能產業峰會 將於4月17號在深圳大中華希爾頓酒店舉行。這裡有最深度的思考,最有價值的投資建議,以及最酷的黑科技展示,精彩不容錯過。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網絡與創業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