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大數據可視化,藝術家想用它幫我們選擇更好的朋友

..

對於大數據,我們經常聽到一些可怕的消息,比如大公司或者政府侵犯個人隱私。不過,往好的方面想,假如我們自己能夠運用這些數據讓我們生活變得更好呢?

這正是藝術家勞瑞·弗里克( Laurie Frick)正在做的事——她想要用大數據建立一個遠離虛偽沒有欺詐的世界。她認為只要人們意識到大數據是一股前所未有的變革性力量,這種改變就是必然的。
Artist Laurie Frick

 Laurie Frick

弗里克正在用她的作品向人們展示未來是什麼樣子。與大多數藝術家不同,她也將其看法分享與那些能夠將它的想法變為現實的人。

「數據將變得比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有用的多,這是不可逆轉的趨勢。」弗里克說,「記錄我們行為的數據能夠發揮強大的作用。」

她痴迷於數據是始於幾年前,當時是為了記錄自己的睡眠情況,她用水彩畫分析數據。

自那以後,弗里克還利用情緒、運動以及個性的數據,使用染料、皮革、木材和層壓板讓這些數據變為一幅幅生動而又精緻的畫。它們看起來就像是一幅由抽象畫家蒙德里安( Mondrian)創作的電子表格式的抽象畫。

數據也許看起來很抽象,但是弗里克試圖讓它變得具象化、個性化。「此時此刻,我們產生的數據就是一個天文數字,數量龐大而驚人。」她說。因此她正在想辦法讓我們能夠更容易的利用這些數據。

她最先是從有關人際關係的數據開始分析。弗里克本身是一個活潑開朗的人,但是她覺得自己並不擅長評估朋友的性格。在經過幾年的數據研究后,她開始覺得數字比她的直覺更好的去評估別人。

 "當別人對我不好的時候, 我總是最後一個意識到。」弗里克認為算法更能勝任這個工作,即區別何人更適合成為自己的朋友。

她一直在用一系列問題與答案來進行測試,這些數據來自約會網站OkCupid。這些問題被設計用來評估人們的性格,衡量諸如誠實和同情心等個人品性。比如下面這個問題就是測試忠誠度的:如果你的另一半與你分享他的隱私,最終你們分手了,那麼你會不會將這個秘密告訴別人?
它創造了墨水和水彩圖畫可視化每日活動圖表和睡眠數據。

弗里克用日常活動圖表和睡眠數據繪製的水彩畫

弗里克認為OkCupid網站並未充分利用這些數據,但是她做到了。弗里克的工作室擺滿了五顏六色的東西,她把它們組合成一幅幅的肖像,這些肖像能深入內心,揭露我們真實的行為和想法。

弗里克將每種性格按1到10進行排列,並給予它們一種顏色,顏色越深得分越高,黃色是較低的分數。

這聽起來像是天方夜譚。但是當我們對弗里克了解的越多,就越能理解她。她不是一位傳統意義上的藝術家,因為她是MFA(藝術碩士)和MBA(工商管理碩士)雙料學位擁有者。

弗里克對建立一個初創公司並沒有興趣。她運用其藝術才能所設想的願景遠遠超過現實的局限。但是她的商業知識為她向科技領域前進打開了一扇大門。

在硅谷,科技公司的高管們經常擔心他們一不小心就會錯過下一個風口。所以他們會請想弗里克這樣的藝術家來這兒展示一些超前的想法。

弗里克把它當作一場表演,在科技公司的會議廳、董事會或者辦公室里展示其想法。她已經成為三星公司的常駐藝術家,也受邀在谷歌、微軟、IBM公司進行過展示。她似乎成功地讓其想法看起來是真實可行的,(因為)高管們、投資者和程序員們都樂於聽她的演講。

有一天,弗里克在德州奧斯汀市的一個公司進行演講,將她的想法展示給投資人薩拉·布蘭德(Sara Brand) 和凱瑞·魯普(Kerry Rupp),她們都投資一些健康領域的初創公司。

她向他們展示一個還未實施過的創業點子,名叫「朋友如營養」(Friend Nutrition)。

「你們以前有沒有注意到有些朋友像是維生素,有些則有毒?和誰交往就像吃飯和鍛煉身體,我們能夠根據自己喜好選擇,這同時也影響着我們自身」

弗里克設想的未來是,智能手錶就能知道你身體對他人的反應。然後它將結合他們在Facebook上的數據告訴你他的性格特點。這樣你就知道對誰無感,看到誰會興奮以及誰會讓你感到壓抑。

凱瑞·魯普很喜歡弗里克的點子,「如果我們有意識的往這方面發展,就像了解病情程度一樣了解其他人的性格,對我們來說是再好不過了。」魯普說。

研究顯示,一個人的健康情況會受其周圍朋友的影響。比如說,如果你周圍有朋友很胖,那麼你也很可能會變胖。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們如何看待事情對他人確實會產生影響。」魯普說。

魯普和布蘭德有了新想法,那就是如何利用個人健康數據,這可能是他們未來的投資方向。「他們認同我的觀點,這讓我更加確信自己是正確的。」弗里克說。

弗里克是一個樂觀主義者,但是在讓她的願景成為現實的道路上,仍然存在非常多的潛在不利因素。

想象一下,如果數據顯示有些人是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不友好的,那麼他們將會被排斥。數據就會讓這些被排斥的人聚一塊,因為數據顯示他們認同彼此。可能每次我們遇到一個來自不同背景、階層和種族的人時,我們都會緊張,這隻會讓社會更加的分裂。

弗里克說她並不是對可能發生的事一無所知。她知道在獲取和擁有個人數據上有法律和經濟上的困難。Facebook、谷歌和蘋果公司並不會情願交出這些信息。

但是弗里克並不會知難而退,她想要讓人們要回他們自己的數據,去爭取數據的所有權。
In Making Tracks, Frick uses human data from sensors to create portraits.

In Making Tracks, Frick uses human data from sensors to create portraits.

作為藝術家,弗里克認為,她應該超越科學和法律的局限。她最近的工作是製作一種可視化的圖表,使數據看起來更加形象,簡單易懂。「我真的想過, 數據能直觀反映出它給生活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這樣你就可以看到它, 而不是一堆無聊的文字。」她說。

在未來,弗里克設想的是,實時數據能夠隨時起到作用,隨之而來的是可視化圖表的顏色和位置的構成也在發生變化。「它們並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隨時隨地變化着。」她說。

數據每天都在變化,如果你遇到一個不算討厭的人,那麼紅色就會變成紫色,最終也許會變成平靜的藍色。 

這是一個不斷演變的自畫像,弗里克相信,總有一天數據將會強大到我們無法抗拒,再也離不開它。(本文首發鈦媒體,譯自NPR,編譯/陳鍇,編輯/李小年)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網絡與創業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