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程序火爆背後:外包公司魚龍混雜,全程託管埋下禍根

「這灘水真是太深了!」小程序運營者Alan看着鋪天蓋地而來的客戶投訴嘆息道。

背靠着微信這一國民應用,親兒子小程序很快就得以普及。不少商家看到了小程序的威力之後,都想要從中「撈一筆」,Alan就是其中一員。但事不如人願,Alan非但未能從中獲利,還摔了一個大跟頭。

通過調查尋訪,熊出墨請注意發現,事實上像Alan這樣的小程序運營者大有人在,小程序生態所暗藏的諸多亂象也亟待改善。希望透過此文,能夠警醒更多的後來者,不要盲目追逐風口。

不懂技術,全程託管埋下禍根

「小程序太火了,我想着就算從中賺不到錢,最起碼也能起到引流作用」,在談及當初做這個項目的出發點時,Alan坦誠,自己有朋友在賣二手手機,小程序的用戶基數龐大,這不失為一個引流的好渠道。

微信團隊公布的數據也證實了Alan的說法,剛一歲多的小程序日活已經達到了1.7億。另據即速應用發佈的《2017~2018年微信小程序市場發展研究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12月,小程序累計用戶數量接近4億,將近微信總用戶的50%。「如果能夠將這些用戶成功轉化,即使是一小部分用戶,那也是相當划算的」,Alan說道。

說干就干,Alan開始尋找自己理想的小程序類型。「那段時間恰逢語音口令紅包小程序大火,這種新鮮有趣的紅包玩法,傳播能力極強」,Alan將目標瞄準於此。

相信不少網友語音口令紅包小程序並不陌生,在2017年十一黃金周期間,名為「包你說」的小程序就一典型代表。「搶紅包這件事本身就是用戶所喜聞樂見的,再加上有了新鮮玩法,能夠火起來也是情理之中」,一業內人士向熊出墨請注意表示,「包你說」一下子火起來之後,用戶數瞬間就超過了運營者的預期,導致服務器癱瘓,過了許久才恢復。

方向是有了,但是一道門檻卻橫在了Alan面前,「我不懂技術,只是自學過簡單的編程基礎。雖然微信官方把用於小程序開發的那些接口都開放了,但是研究了半天之後,發現自己還是能力有限」,公司也沒有專門的開發人員,Alan只好在網上搜尋有沒有簡單的小程序模版可以套用,但是無果,兜兜轉轉最後來到了萬能的某寶。

「提供開發服務和模板店鋪遍地都是,不過他們好像沒有統一的價格標準,我也不清楚他們的服務質量到底如何」,Alan心中也沒底,經過一番篩選之後,與一家價格相對合理的店鋪達成了合作意向。

「市面上確實存在這種服務,針對不懂技術又想運營小程序的小白,開發團隊把微信開放的接口、代碼封裝成模版,這對運營者來說就降低了門檻」,小程序開發+服務商「飛燕」創始人兼CEO張翔告訴熊出墨請注意。

「小程序的搭建花了2600元錢左右,重要的是他們承諾提供後期的運維服務,我又不懂開發,這樣一來我就省心多了」。並且,外包開發公司還向Alan展示了自家之前在此類紅包小程序方面的成功案例,包括新年語音包、新年翻拍包等等。這讓Alan心裡懸着的石頭也漸漸放下,在這家店鋪的全程「託管」之下,各種材料準備就緒,Alan的小程序順利上線了。

然而,就是這一看似省心之舉,卻成了Alan此後諸多麻煩的開端。

投機運營,不料惹火燒身

「紅包越大,對用戶的吸引力越大」,這個簡單的道理誰都明白,於是Alan準備玩一票大的。1月24日,Alan用自己的紅包小程序發了一個數額高達10萬的紅包,並在朋友圈「嘚瑟」一番,為自己的小程序打了個廣告。但未曾想隨後事態的發展卻一步步超出了自己的控制範圍。

由於紅包金額誘人,Alan的小程序很快就引來了眾多網友哄搶。「就像當初的『包你說』一樣,我的服務器很快就被擠爆了」,Alan此時還略有興奮,買來了新的服務器以期能夠承載更多用戶。

「前前後後共收穫了14萬用戶」,Alan向熊出墨請注意透露了這一數字,有的用戶在發現傳播效果不錯之後,開始自發地用小程序進行推廣、發佈廣告。但其他更多的用戶則是在領到10多元錢紅包之後,想要提現到微信錢包,這卻讓Alan犯了難。

「事實上10萬元的紅包,只是後台發佈的虛擬數字,也就是在用戶提現之後,錢才會從我的賬戶中扣走。如果用戶不提現,那我就相當於沒有花這個錢」,另外大家也都清楚,多數人在把紅包提現之後,很大的概率不會再去使用這個小程序,就形成了嚴重的用戶流失。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的出現,小程序外包開發服務商給Alan出了一招——提高門檻。把提現門檻提高到50元,用戶只有繼續使用才有可能把紅包餘額提現。

Alan覺得此招甚好,於是照做。一來有怕麻煩的用戶可能會放棄這10多元的紅包餘額,自己就不用再去墊付;二來想要提現的用戶,就必須繼續使用小程序,這既能調動用戶活躍度,又能提高小程序的二次曝光率。

但在提高門檻之後,Alan的小程序流量確實再次出現了增長,但隨之而來的還有用戶的投訴。「多數紅包小程序的提現金額並沒有特殊的限制,都是基於微信的1元起步的門檻,提高到50元,難免會引來用戶的質疑」,同類語音口令紅小程序運營者然哥(化名)如此說道。

Alan也意識到了自己此舉欠妥,「只考慮到流量,沒想那麼多。但是那尚在可控的範圍之內,只要取消門檻恢復正常就行,可接下來的一個BUG卻打得我措手不及」。原來,在提現門檻變成50元之後不久,有用戶發出的紅包,在自己並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共享到了公開的紅包廣場,隨後紅包便被惡意註冊的機械人搶走。對此,Alan在後台也看不到任何相關信息。並且這不是個例,投訴該問題的用戶越來越多,Alan和他的小程序一起戴上了「詐騙」的帽子。

情急之下,Alan向服務商詢問此事,得到的回應是系統BUG,有人在利用這個BUG薅羊毛。「剛開始他們對於BUG的事隻字未提,出事之後服務商一拖再拖,兩天過去這個BUG依舊沒能解決」,為了防止更多用戶利益受損,Alan將小程序暫時停止服務,此舉更引來了用戶的恐慌,稱該小程序是「卷錢跑了」。(熊出墨請注意對此也進行了調查和報道,獨家調查 | 當微信小程序被不法分子「用完即走」)

事情越鬧越大,Alan和他的小程序聲譽掃地,由於投訴過多,微信官方限制了他的商戶服務號,「更可氣的是,此時服務商出示一紙告知函,倒打一耙,把BUG未能及時修復的鍋拋給了我,自己與此事撇清了干係」。

Alan已是百口莫辯,10萬元的紅包本身錯就在自己,現在能做的就是盡量去彌補。「一共收到了幾千個訂單,總計3萬多元。我在前台提醒用戶,充值的錢會悉數退回,包括用戶在紅包廣場被搶走的錢。」

亟待整治的混亂生態

「最令我不解的是,為何服務商在告知函中要把責任推在我身上,BUG帶來的用戶損失分明就是他們的拖延才被放大」,Alan雖心有埋怨,但卻別無他法,只好認栽。不過經歷此事之後,他明白了一個道理:小程序的江湖並非他當初想象的那麼簡單,前面或許還有一個又一個的坑等着你去跳。

對此,然哥也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小程序這個東西還是太新了,雖然說已經上線一年多,但是市場依然存在着諸多貓膩,Alan就是一鮮活的例子,像他這樣找外包公司代開發、運營,隨後吃了虧的人不在少數」。

誠如然哥所講,小程序的市場混亂程度確實非同一般。最直接的表現就是在收費標準上,據Alan所說,當時他在淘寶上看到不同商家的報價,有的幾千元就能搞定,而高者則可達到數萬元,之間十幾倍的差價令其十分不解。

其次,開發者的業務能力也是魚龍混雜。雖然說小程序的開發有一定的技術門檻,但是就微信對於小程序的開放程度來看,一套簡單的小程序模版,其開發時間、精力成本並不是很大。因此,目前市場上有不少的開發團隊都是以兩三個人為單位,就對外號稱能夠接單搭建小程序。

而另一方面,微信對於開發者的能力並沒有特殊的考核及認證要求,像Alan這樣的買家在面對眾多開發團隊時,對他們的業務能力一無所知,只能是被牽着鼻子走。

更有甚者利用這種信息不對稱,但凡懂點技術,一個人就敢自己門派去拉客戶。事實上,如果對小程序的要求不是很高,市面上的一些免費模板就能夠滿足其需求。「以電商小程序為例,如果店家的規模並不是很大,那麼免費版本就足夠用了,不必在花錢去買其他的模版」,微盟副總裁兼首席技術官黃駿偉告訴熊出墨請注意,但如果是有更為複雜的需求,那就要另付一些費用。

最後就是在涉及資金問題時,對開發團隊的職業操守更是提出了莫大的考驗。如文中所講的語音口令紅包小程序,其中出現的所有問題都是圍繞着一個字——錢。在錢的問題上,無論是運營者,還是開發團隊來說,都是需要謹慎對待的。

「一定程度上來說,找一個團隊去代開發是有風險的」,黃駿偉表示,當涉及到紅包、獎金等資金流時,一般的小開發者是扛不住的。當用戶大量湧入的時候,除了需要考慮服務器是否能夠抗住這些技術能力之外,反欺詐和反作弊能力也是必須的,這些都是需要數據積累,個人和小團隊往往是不具備這樣的能力。

到這裡,Alan為何至此相信各位心中也已有明判。「我先把用戶的錢全部退還,信譽恢復之後,或許我的公司和後續的服務還有一線生機」,Alan也終於明白,自己把做小程序這件事情想簡單了。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社交網絡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