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並非虛構

去年底, 暴走大事件一名員工發消息稱自己是「王尼瑪」的扮演者,並與老闆維權 。此事雖然如今已經告一段落,但對暴走品牌造成的傷害卻是長期不能消除的。

還記得當時有很多忠實觀眾留言,他們一直相信節目中所講的,「王尼瑪」本人是獨立創作和構思選題,他的團隊為他提供協助。而如今,卻有人站出來說「王尼瑪」是角色扮演,這種聲音也許將永久植入在他們的潛意識當中。

對於人格化的 IP 而言,如果主人公與 IP 強力綁定,對整個品牌的長久發展,可以說弊多利少。最大的問題是,一旦 IP 形象持有者和創始團隊發生了爭執,其團隊成員就算付出再多,也將失去更多利益。

通常,IP 和團隊分開的結果有兩種,一種是強勢 IP 假裝什麼都沒發生,只有團隊成員默默吞下苦果,這次「王尼瑪」「造反」和早前 羅振宇申音分家 都是如此。而另一種,就是整個 IP 一蹶不振,甚至從此被雪藏。

以下我們就來看這樣的一個 IP 分家的悲劇。令此事悲劇色彩更為濃厚的是,事件主人公是一對鬧離婚的夫妻。

在香港,有很多本地漫畫家通過 Facebook 專頁畫條漫,講當地故事,吸引本地讀者。這其中的一員就是人氣漫畫《我的港女老婆》,作者網名為 Cuson,主要畫的是他跟自己老婆 Caca 的生活趣事。

感情好的小夫妻在生活中經常會有令人忍俊不禁的小細節出現,而 Cuson 就抓住每一個這樣的細節跟網友分享,同時大撒狗糧。

例如最簡單的兩格漫畫,Cuson 路過廚房,發現十指不沾陽春水的 Caca 居然在洗碗池旁邊忙碌,驚訝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豈料 Caca 回頭對他笑說:「我已經幫你擠好洗潔精了,該你來洗碗啦!」

最難得的是,Cuson 創作《我的港女老婆》是隨着與 Caca 相識至今,已有十年之久。在這期間,香港社會風雲變幻,人心睏倦,但 Cuson 的粉絲們在下班路上看看還有喜歡的漫畫更新,也能抓住生命中點滴的幸福感。

《我的港女老婆》也引發很大的商業價值,夫妻倆都開設個人 Facebook 專頁,而 Caca 的頁面標題「我是港女」,也接過食物、美容、藥品、鑽飾的營銷軟文單子,兩人日常生活坐地可賺錢,成為網絡紅人和網民眼中的神仙眷侶。

這樣的日子從去年下半年開始有了變故,網友發現《我的港女老婆》除了廣告之外基本沒有更新了,最要命的是,還有人發出了「港女老婆」Caca 懷疑有外遇的「實錘」, 一時間謠言四起

直到今年 1 月 29 日,Cuson 在專頁發佈聲明 ,確認他和 Caca 已經離婚,同時《我的港女老婆》停止更新。雖然他措辭非常謹慎友好,但在網民看來,也算是間接證實了 Caca 的「偷吃」。於是,一個在香港本地持續了 10 年的 IP 品牌就這樣宣布告一段落。

綜合各方資料看來,Cuson 也算是一個標準的「好男人」,負責賺錢養家,似乎直到當地論壇爆料,才對自己老婆的問題有所察覺。而從察覺到問題到最終離開,他也掙扎了好久,對自己所愛可謂仁至義盡。至於 Caca 的作為,就讓人聯想到公開說過「能親手毀掉自己的名氣才是真本事」的李小璐了。

現在,問題最大的,在於由兩人感情故事引發的《我的港女老婆》系列漫畫的命運。它本身其實可以結合真實生活中的夫妻來看,也可以脫離實際僅僅作為虛構人物來看;很多讀者也不願將現實投射到漫畫中,寧可相信漫畫里的主人公依然恩愛如初,甚至為其畫同人作品的也有。

然而作為官方作者的 Cuson 可能會視這漫畫為感情的見證,它隨着感情的破裂而同時變得尷尬,更不用說留着這一系列漫畫,未來還可能影響到作者開始新的戀情。所以,他要毀掉自己親手創設的 IP 也是合情合理的。

同時,《我的港女老婆》不適宜繼續更新下去,另一個原因是 作者依靠本人經歷作為靈感的來源,這才讓他的故事有如此多的人信服 。今後 Cuson 就算要更新,可能也會被認為是「與世界分享你剛編的故事」,除非他公開說是用儲備的素材什麼的。

對比暴走大事件,「王尼瑪」現在和真人之間的區隔已經做得相當好,因為他節目取材已經完全可以由團隊完成,說的事情也並非和個人牢牢綁定。所以,「造反」風波後續對「王尼瑪」的商業價值的打擊不會是毀滅性的。在意「王尼瑪」人設完整性的粉絲可能會離開,但更多人只是單純因為節目好看或者所謂「敢言」而追隨,他們所受的影響不大。

這種「我手寫我口」式的自述性質 IP,是不是就沒得做了呢? 也不完全是。就國內例子來看,如果 IP 創作者能力有限,只能主要依靠個人經歷取材,也有兩種方法可以規避風險。

一是像莫言那樣,雖然「高密東北鄉」系列故事脫不開家族歷史和個人成長的烙印,但 有意識地聲張「本故事純屬虛構」,讓今後整合他人故事和規避責任等存在操作空間;一是像 Papi 醬、李子柒那樣, 從出道一開始就有明顯的團隊策劃意識 ,而不是等出名好多年了,再因為擴張需要而增補團隊。

在香港,包括條漫在內的 IP 競爭和搶奪力度還沒有內地這麼激烈,鬥爭並不算刺刀見紅,所以可以允許像《我的港女老婆》這樣的夫妻店、粗放經營也獲得發展。但內地的情況下,如果不接上專業的商業化運作,作品就可能沒有更多曝光機會,連後續影響力都很難保證。

但即使在這樣的競爭環境里,畢竟我們也有 「郊縣天王老田」 這樣的自我取材 IP 存在。所以,我們應該感謝像他們這樣把自己的一部分人生分享出來給大家看的作者,他們貢獻了自己真實的人生,而且和 48 系這種人造偶像相比,總歸少了分刻意,保留了更多的真誠。

一個 IP 的停頓和消失從商業角度是令人惋惜的,但生活中比這重要的事情還有很多。像《我的港女老婆》的粉絲一樣,我想拋開這個 IP 的成敗,祝福 Cuson 未來的人生路順暢一點,就像是祝福一個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對門鄰居。

文中圖片引自 Cuson 的 Facebook 專頁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Facebook Marketing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