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手機、平板的擠兌下,電紙書如何逆境求生

數據顯示,廣義的移動閱讀活躍用戶早已經超過3億人,狹義的「電子書籍」用戶在2016年也超過4000萬,總量同比增長55%。如果一本書有紙質版與電子版兩個選擇,64%的讀者會看電子書。另有統計,35%的用戶每天閱讀電子書超過1小時。

高爾基曾經說過「書是人類進步的階梯」,讀書不僅能豐富人類的認知,還能在閱讀的過程中體驗作者的情感思考,豐富人們的情感。因此在人類不斷進步的當下,閱讀成為當代有思想有文化的人提高能力和影響力最有力的途徑。而隨着科技的不斷進步,移動閱讀也逐漸成為閱讀消費者的主流方式。

網劇流量的紅利下,全民閱讀時代正在到來

近年來,隨着國產熱門網劇的不斷誕生,諸如《花千骨》、《琅琊榜》、《鬼吹燈》以及《盜墓筆記》等網劇的熱播,引來了不少懷舊的讀者和因網劇而追書的讀者。自此,在熱播的網劇IP推動下,優秀的IP文學作品也在不斷推向閱讀愛好者。而根據QQ閱讀的數據顯示,「2017書香中國」全民閱讀系列活動累計參與人數達1190萬,由新老讀者帶動的全民閱讀時代正在到來。

而根據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公布的全民閱讀調查數據顯示,2016年我國成年國民各媒介綜合閱讀率為79.9%,其中數字化閱讀方式的接觸率為68.2%,圖書閱讀率為58.8%。在科技的不斷發展下,電子閱讀器也在不斷地迭代更新。通過科技的升級,人們也逐漸開始傾向於移動閱讀,而移動閱讀給讀者帶來的體驗,無外乎以下幾點:

其一,移動式的電子閱讀器能夠滿足讀書愛好者在不同時間和空間中的閱讀需求。利用互聯網技術將優秀文學作品傳播到讀者手中,讀者通過電子閱讀器可突破時間和空間的束縛,隨時隨地享受閱讀。

其二,電子閱讀器能保護讀者的生理健康。電子閱讀器的E-ink屏能夠保護讀者在閱讀時的視力,避免眼睛受到屏幕反射造成傷害;而輕質的電子書能讓讀者在享受閱讀時減少對頸椎的傷害,乃至解決用戶在出差、旅遊、搬家時因攜帶大量書籍而造成的負擔和困擾。

其三,通過電紙書進行閱讀可以有效保護讀者隱私。對於大部分讀者來說,讀書還是一件比較私密的事情。通過電子閱讀器,用戶不再擔心自己在讀書過程中書寫的標註和筆記被他人窺視,在私密空間中享受閱讀樂趣。

移動式的電紙書幫助讀書愛好者打破了傳統閱讀在時間和空間上的閱讀障礙,又能像傳統紙張一樣起到保護眼睛的功效,輕質的外殼讓傳統閱讀者告別厚重,而且還能保護讀者頸椎和隱私問題。移動式閱讀時代為電紙書帶來了巨大的用戶流量,不少巨頭在閱讀紅利的「誘惑」下,開始紛紛在電紙書市場上開疆擴土。

閱讀紅利下,電紙書市場卻陷入寒冬

移動閱讀時代已經到來,但隨着智能化產品的不斷增加,傳統的電紙書行業疲態卻開始日趨明顯,加之行業內的競爭日趨激烈,巨大的閱讀流量沒有讓電紙書市場看到春天,反而使不少行業巨頭提前進入了寒冬。

漢王科技就是典型的代表之一,曾經在電紙書業務上孤注一擲,讓漢王成為電紙書行業的第一大佬,但經過波折發展,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的漢王電紙書自從2011年5月之後,就開始連續遭遇「滑鐵盧」,產品價格從最初3000元每部的最高價一路下跌至500多元每部,電紙書成為漢王隕落的罪魁禍首。

根據2011年易觀發佈的數據顯示,中國電子閱讀器銷量仍在下滑,截至2011年第三季度市場銷量為29.52萬台,環比下降5.1%。漢王科技也從此一蹶不振。

而彼時正是平板電腦衝擊消費市場最為猛烈的時期。電紙書行業銷量和市場價值因遭受以iPad為首的平板電腦衝擊而下降。在平板電腦還未出現之前,電紙書能夠滿足大部分有閱讀需要卻又不想帶着沉重書籍的消費群體。但隨着平板電腦的出現,更強大的互聯網娛樂和辦公等新潮功能開始吸引消費者,電紙書產業也開始衰退落寞。

屋漏偏逢連夜雨,相較平板電腦的衝擊,智能手機對電紙書的衝擊更為致命。

前瞻數據顯示,2012年,電紙書銷售量相比2011年的2320萬台下降36%,到了2016年,整個市場的出貨量僅為710萬。而在2016年1-12月,國內手機市場出貨量則高達5.6億部,同比分別增長8.0%。智能手機的出現,讓大部分消費者開始依賴於這一小巧的「掌中寶」,從社交、工作、到閱讀,智能手機的方便快捷以及互聯網的實時連接相較於傳統電紙書豐富了太多,智能機開始成為滿足消費者閱讀需求的主要載體。

在更為輕質便捷的智能手機和產品性價比更高的平板電腦衝擊之下,產品功能單一、產業鏈不完善等問題日趨嚴重的電紙書行業顯得那麼不堪一擊,加之技術受限,電紙書一時間也很難進行轉型,因此以漢王科技為首的傳統電紙書行業陷入了寒冬。

技術革新卻治標不治本,電紙書時代或將凋零

事實上,在電紙書行業遇冷之後,不少的行業巨頭都一直在尋求轉型方式,而在科技創新時代,通過技術革新成為電紙書企業轉型唯一的救命稻草。

首先,是將電紙書與互聯網進行對接,通過技術革新后的電紙書,加入了Wi-Fi連接功能,讓閱讀愛好者能通過實時聯網進行購買和下載有需求的書籍;

其次,是在傳統電子閱讀器的閱讀的基礎上添加了電磁筆功能,滿足用戶在閱讀時的書寫需求;

再次,是屏幕大小上的突破,從6.7寸增加到9.7寸,再到BOOX Max2的13.3英寸超大屏,大屏解決了閱讀pdf格式文字時的識別度問題,緩解了視覺疲勞;

最後是對其他娛樂型app的限制,通過對娛樂軟件的限制使用,凈化讀者的閱讀環境。

然而,從表面上來看,經過技術打磨后的電紙書企業似乎有點起死回生的跡象。但實際上,電紙書閱讀器正在淪為一個「四不像」產物。

從屏幕革新上看,通過近幾年的改革,電紙書的屏幕大小在不斷發生變化,但其中一個趨勢就是變得越來越重。從起初的6.7英寸,重量200g,發展到13.3英寸,重量500g左右,通過增大屏幕來改善用戶的視覺疲勞問題顯得得不償失。且隨着重量和大小的增加,電紙書的便攜性也大打折扣,這也是消費者逐漸依賴於通過智能機來進行閱讀的重要原因。

從增加的電磁筆書寫功能上看,雖然能在水墨屏上實現流暢書寫,但水墨屏對人體肌膚識別度低,用戶在缺失電磁筆后的點觸操作反應慢,影響用戶體驗。同時,因墨水屏產生的花屏閃屏問題尚未解決。

以海爾的topsir為例,有些讀者使用topsir進行閱讀時,平均每翻頁4次就會出現一次短暫黑屏,而在播放動圖或進行輪番頁、滑動翻頁時則會出現黑白交錯的雪花屏,甚至還會出現影像殘留,影像和界面字體雜糅持續時間長達3秒等等,不良的閱讀體驗正日漸消磨用戶的使用耐心。

而在娛樂型app的限制上,電紙書行業並沒有始終如一。從最初的不允許任何娛樂型軟件搭載閱讀器,到最後對用戶妥協,加入音樂播放器,但電紙書用戶量並沒有因此得到改觀。還適得其反,將用戶推向了操作更簡便、視聽效果更突出的智能機和平板電腦……

在此看來,電紙書用戶量的不斷縮減,並不能通解決表象的用戶體驗優化來化解,除了不斷出現的閱讀器替代品之外,技術壟斷也是電紙書行業日漸蕭條的原因之一。作為電紙書的核心部件,電子紙和電子墨水已經被國外的企業高度壟斷。

而在高度垂直的閱讀器產業鏈上,國內企業無法掌握核心技術,也就無法降低成本或者尋找更好的替代產品,而在不斷鼓吹的閱讀紅利的市場泡沫之下,同類企業不斷出現,競爭也逐漸趨於惡化,價格戰導致終端利潤不斷萎縮,成為當下國內電紙書企業的心頭之患。

總而言之,移動互聯網產品迭代升級速度不斷加快,越來越輕便智能化的手機成為大眾在業餘時間閱讀充電的主要載體。各類新產品對電紙書的衝擊不斷加劇,而在閱讀的垂直領域上,電紙書的核心優勢並沒有得到進一步加強。在不斷逼近的移動閱讀風口中,電紙書可能會成為下一個被拋棄的時代產物。

【鈦媒體作者介紹:劉曠,微信公眾號:liukuang110】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配件 Accessories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