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馬網絡CEO施雪松:手機OS無法為汽車提供完美服務,斑馬要再造一個安卓

昨天,在TC汽車互聯網大會上,鈦馬車聯網,車音網,聯通智網,聯友科技,車聯天下,九五智駕和斑馬宣布戰略合作結盟。未來,像深圳賽格導航等一批企業將很快成為第二批戰略合作企業加入進來。

照片從左到右:斑馬網絡CEO施雪松、鈦馬車聯網董事長葉志華博士、車音智能董事長沈康麒、聯通智網總經理辛克鐸、聯友科技總經理胡永力、車聯天下CEO楊泓澤、九五智駕董事長朱文利

這六個「TSP」所佔據的市場份額已經佔據超過整個行業半壁江山。其中,僅九五智駕一家就已經服務OEM客戶13個,汽車品牌25個,服務車型367個,服務用戶數177萬人。六家共已服務覆蓋了中國汽車產業數十家車企和汽車品牌,過千個車型,數百萬用戶。斑馬和TSP的合作等於是「本土定製化服務運營+中國自主汽車OS」。

在斑馬網絡CEO施雪松的大會主題報告中,斑馬以Android為例,表示手機OS無法為汽車實現用戶最佳體驗的原因。

以下是施雪松以「AI驅動Mobility」為主題的發言原文:

施雪松:各位嘉賓,大家好!這份報告當中我們非常開心,因為我們提供這份系統,我們終於在車廠看到屬於車廠自己的成果,今天從俞總分享出來的語言,已經跟我們之前參加發佈會聽到的語言非常不一樣,這是我們非常開心的。

今天在這裡我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們在車內構建HMI系統實踐跟大家分享。在2016年7月6號,杭州發佈了全球第一輛互聯網汽車,就如剛才王堅博士所講的,這輛車是繼手機和PC之後,互聯網最重要的成員,而且是最大的移動裝置。這樣一輛車從此就跑在除公路作為一個基礎設施另外一個基礎設施就是互聯網上,所以這是非常重要的標準。從此這輛車也有兩個引擎,第一個引擎是燃油,或者是動力引擎,第二個變成數據引擎。所以今天基於這樣的數據引擎,剛才俞總也發佈了他的報告,其實我相信俞總數據背後也有更多秘密,以後我們有機會再分享。

今天我們細心回顧一下,發現十年前恰恰是蘋果發佈智能手機,這一天開始從來沒有停止過對於汽車行業的衝擊。手機在車上其實也得到廣泛的應用,但是這個確實對於我們做汽車的人來講,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思路。所以在過去這麼多年,從蘋果發佈手機開始,僅僅過去了5年-6年就發佈了Carplay,實際上就是蘋果在嘗試,今天手機上的應用,怎麼帶到車上。所以Carplay以及之後的安卓的都是嘗試把手機搬到汽車上。但是這件事情後來就被中國人的智慧顛覆了,就是手機支架,不要Carplay,就把手機直接放到車上。所以我們稱之為手機太強大了,所以入侵我們的車,所以取代了原車的HMI。尤其高端車上面,這台車真正的車載系統,或者說車機娛樂系統,其實它的成本非常高昂,但是今天抵不過9.9塊的汽車支架。

所以面對日益複雜,而且面對正在換代的汽車坐艙電子系統,怎樣讓用戶能夠得到他們真正所需的,和對他們有幫助的人機交互場景,這是我們需要去思考的。所以這也是剛才博士談到,阿里巴巴跟上汽在探索互聯網汽車的創新。今天我們面對日益複雜的交通環境,今天我們的出行,實際上除了我們的目的是開心的,但是我們的過程並不開心,所以我們去解決出行當中的一些煩惱,我們就是要基於這種下一代全新的坐艙來做基礎體驗。

我們還是回到手機革命,從PC到手機,體驗發生了巨大變化,實際上喬布斯在發佈iPhone之前,他是很認真的研究過諾基亞,在那個時候,實際上我們就是把PC上的鍵盤搬到手機上。所以那時候包括他們做的很精緻,一個非常精緻的鍵盤,但是這個搬遷非常艱苦,但是之後也非常難。所以當喬布斯看到這樣一個手機的時候,他就想我們能不能用自己的十個手指,我們這個是空的,所以發明了多點觸摸,發明了我們的滑屏,今天的手機帶來多點觸摸和滑屏,包括我們年齡大的老大爺、老大媽都會玩,包括我們今天的乞丐也會玩,這是非常了不起的革命。

因為從PC到手機,因為這個端本身的屬性發生了變化,所以他的體驗也發生了變化。今天到車上,車跟我們手機是不太一樣的,跟PC更不一樣,車是一個高速移動體。今天在車上,我們怎樣構建一個基於安全的,又能夠給用戶帶來便利的人機交互體驗,我們必須要從OS下載,所以從PC到這上面,從這個到安卓,這個實際上是體驗了變化,驅動了OS的發展。從手機到車上,簡單如果說就把手機今天的交互方式搬上車,未必這件事情就能夠做的很成功。因為手機可以拿在手上,你的視線可以聚焦在手機屏幕上,你可以尋找APP,可以滑屏點擊,但是回到車上這是巨大的挑戰。

所以今年美國發佈的報告裡面,今天美國的交通事故比起往年已經有回收,很多年下降,但是今年回升了,回升的第一原因就是在車內使用手機和在車內使用類似於手機的已經成為第一殺手。所以如果說Windows是為PC而生的,IOS是為手機而生的,今天我們是否要為車的特性和車的環境做一套OS出來,這便是我們的初衷。所以車裡面引進一個最基本的概念,因為車在移動,車是跑在公路上,這是他的第一基礎設施,所以今天我們要把地圖,要把他出行的場景作為他最重要的一個焦點放在車上。

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就是說你在不同的場景,你在不同的出行條件下,其實你的環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你的需求也在發生變化,你的注意力也在發生變化。這種情況下,我們是否能夠用一個連貫性的體驗,用個性化的服務,讓服務去找我們的駕駛者,這是我們非常重要的出發點。所以今天重新構建這套OS的時候,我們要本着構建一個人機交互體驗去做。

我們回過頭來看,手機時代安卓的架構,基本上是面向端的,它是基於這個來看的。所以安卓架構裡面,最了不起的地方就是提供APP容器,所有的APP是在他的發佈環境裡面進行發佈,用戶可以為了某些服務下載APP。所以用戶用APP去解決了他的應用,這也是跟PC最大不同的地方,PC提供的是文件目的,到手機上面提供全是APP指標。

在安卓這樣一個OS或者說IOS支撐下面,其實我們背後是大量的SP和大量的CP,他們都是以APP的形態展現在手機上面,所以用戶非常簡單,我要找什麼服務就在APP當中,所以我們今天在環境當中,你在車上想要手機的時候,你要打開若干APP,這個就太危險了。今天我們阿里OS採用了雲端一體的技術來做支撐,這就是剛才博士所講的,構建這個OS的時候,我們必須考慮到今天的大環境,今天大環境裡面諸多的要素都要融合進去,這就是他的初心。所以我們這樣的OS是雲端一體的架構,裡面用的是H5,同時很重要就是在右邊這一塊,我們把很多核心的跟現在大環境相關的互聯網裡面最基礎的東西放進去。比如說支付,比如說我們這套OS裡面,我們已經把阿里的淘寶帳戶系統放進去,當然有需要,我們以後也可以放其他互聯網體系放在裡面都是沒有問題的。比如說我們把搜索都放進去,基於這些支撐,我們把車裡面常用的應用,我們把它以引擎的方式放進去,比如像地圖,今天不一定是移動,語音更是這樣的,車上語音交互是非常重要的手段,因為可以解放你的雙手,不用你去做手的操作,語音是非常重要的。但是這個語音絕對不是本地語音,也絕對不是簡單連接雲引擎就可以。

所以今天我們在這裡提供一個有強大AI引擎製成的雲端引擎,我們放在裡面。這中間還有很多針對車的問題,比如說我們針對維修保養,我們針對無人駕駛都留有標準的接口,而且這些接口都不是面對端,全部是雲端一體,所以加上右邊適合今天的應用和今天車上的環境。右邊這張圖裡面,這兩個小的裡面,實際上就是把用戶個人的互聯網帳戶體系跟車打通了,所以我們之前經常說要把用戶個人的互聯網生態裡面的體系跟車打通,其實就是這兩個之間的溝通,所以這是非常重要的。

這個背後最核心的實際上就是用了剛才我們王堅博士講的雲計算裡面的很多概念,端上的計算能力和容量都是有限的,車在計劃裡面對於端上的存儲,對於資源的要求是無限放大。如何讓車在有限的生命周期經歷更多的迭代和升級,我們就要最大限度降低在端上對於資源和數據存儲需求,我們更多就是把數據、資源放到雲端,這樣就可以充分利用雲計算。

比如像語音交互,如果說能夠很重複用雲端技術進行跨端去做的話,語音交互體驗可以在車上做的不一樣,這個在斑馬2.0端口裡面可以看,這裡面最核心的就是阿里OS理念。我們把計算資源,把數據在車端和雲端做合理動態分配,這是我們最核心的,這是面向端的安卓操作系統,或者是IOS今天做不到。這樣的話,在這種技術支撐下面,我們能夠得到的體驗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也就是說我們在雲端,在平台通過雲計算,通過融合,我們就把各種服務和各種內容在雲端做了調整。而真正展現的時候,可能就是一個卡片,可能就是一個冒一個小小的泡泡,但是這個小的卡片出來,實際上背後已經在平台把若干個不同的APP做了數據共享,已經做了連接,但是用戶可能只需要一次點擊,或者一個語音就可以完成了,這是巨大的變化。所以這就是我們過去講的場景渠道,服務找人,這是我們在一年前、兩年前就提出來非常重要的概念,所以叫場景驅動,這是我們最先提出來的,今天我們也通過一個雲端一體的OS實現。

下面我們看一下在這種設計理念的驅動下,一個場景的設定看電影,這段視頻實際上揭示了這樣的場景,我們用手機買電影票,這是手機上的,跟車沒有關係,但是這個電影院的信息,看電影的時間已經被同步這樣的用戶給到互聯網汽車帳戶系統當中。當你上車的時候,會根據你上車的時刻判定,你是現在需要去電影院還是去電影院之前,你可能需要安排一次晚餐,安排晚餐之後,可能需要去電影院把停車廠安排好。同時可以把這部電影相關的,比如說一些主題音樂,或者說這個電影的花序等等關聯的東西可以給他,你可以訂購,也可以忽略,這個地方就是展現一個點端應用,實際上這個後面是渠道,今天我們舉一個小小的例子,就是看電影,還有自駕游,我們這個地方就是通過雲端數據共享,資源共享,不需要你做很多操作,但是需要的服務你會自動推給你。

另外一個例子就是為新能源的規劃,我們是為新能源車做的場景規劃,今天新能源車有一個非常大的痛點。第一就是里程焦慮,第二就是像充電憤怒,這是非常大的問題。所以將來我們在制定好真正的互聯網汽車充電地圖的時候,我們是可以把它的出行、充電、休閑以及把這個行車過程當中所有的環節,我們做一個智能規劃,這是我們未來可以做到的,而且我們正在做自己。所以我們在這個後面,其實最基本的就是雲端一體的驅動,所以這是非常重要的例子。

剛才實際上我們舉了兩個簡單的例子,我們把連貫的場景和服務找人,我們把它舉出來,所以這是我們整個阿里操作系統跟安卓最大的區別。所以如果說安卓和IOS是面向端的運用生態,今天我們阿里OS做的實際上是面向服務的生態,所以這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在手機時代是需要你去找應用,你去找服務,而今天在車這個時代,已經是服務來找你,這時候完全不一樣。所以在我們構建整個阿里OS的過程當中,大家通過我剛才的介紹,我們也可以看到,所以在安卓系統和阿里OS系統明顯的區別一個是面向端,一個是雲端融合,一個是面向簡單的應用,一個是面向出行服務,這是完全不一樣的。

過去這一年裡面,應該說阿里OS為上汽這輛車,我們在賦能這樣的目的和初心上面應該是取得成功。我剛剛看到11月份的數據裡面,1-10月份累計產銷量,上汽跟去年同期70%的增長,這是我們非常高興看到。今天實際上在上汽所有新的車型裡面幾乎是全覆蓋互聯網,而且真正在銷售數據裡面,互聯網版佔了70%,這是我們非常不好做的。所以我在想OS與互聯網公司,OS與車和國家正在發佈的中國智能網聯戰略,其實這都是非常重要的,不僅僅解決了我們今天互聯互通場景問題,而且可以讓我們的車變得更安全,與國家也更安全。

所以今天這就是我跟大家的分享,謝謝大家。

我是36氪汽車小組負責人盧姿伊,負責特斯拉、無人駕駛、新能源、車聯網、出行及後市場,歡迎直接與我聯繫,微信:17701221940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IT人物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