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再回應:玩客幣用戶維權事件,是大數據員工買通不良團伙蓄意鬧事

鈦媒體快訊 | 11月30日消息:迅雷集團今日再次發佈聲明,稱經過警方調查,已證實此前「玩客雲(幣)用戶聚集迅雷總部維權」事件,是迅雷大數據員工買通社會不良團伙的蓄意鬧事。幕後主使還在調查中,但據目前調查,因涉嫌為迅雷大數據公司進行利益輸送,已於昨日被停職的迅雷原高級副總裁於菲似乎也與此事有關。

11月21、22日,有網友發帖稱,有投資者到迅雷總部拉橫幅示威,要求迅雷 CEO 陳磊還錢,現場還有人高喊口號 「玩客幣騙錢,陳磊騙子還我血汗錢!」。此消息隨後得到迅雷公司證實,併發微博聲明:「我們確信對方並非迅雷用戶或投資者,這是一起有預謀、有組織、有目的抹黑迅雷公司的策劃和行為。」

今日,迅雷公司針對此「維權示威」事件再次發聲稱,根據警方調查,買通不良團伙蓄意鬧事的主要人物名叫張文東。張文東為迅雷大數據公司及其旗下子公司員工,主要負責向用戶追債等業務。

迅雷公告中還顯示,據迅雷內審調查,介紹張文東進入迅雷大數據公司的人名叫喬琦,而喬琦是迅雷公司員工,其上級領導為於菲(於菲目前因涉嫌侵吞迅雷集團資產已被迅雷公司停職,目前正在接受調查)。迅雷公司同時發現,在張文東買通不良團伙蓄意鬧事前一周,於菲曾幫助喬琦向公司財務申請10萬元「公關費」,並要求把費用直接轉入喬琦個人賬號。

迅雷同時表示,目前更多情況,警方與迅雷還在進一步調查中。

近日,迅雷集團和迅雷大數據的「內訌」火藥味越來越重,關鍵事件鈦媒體編輯梳理如下:

  • 11月28日,迅雷集團發佈聲明撇清與迅雷大數據(旗下包括迅雷金融、迅雷易貸等)間的關係,稱迅雷集團已失去對迅雷大數據公司的控制權和監督權;並責令迅雷大數據公司禁止再繼續使用迅雷品牌,聲明迅雷大數據推出的所有業務皆與迅雷無關,請投資人和用戶注意風險。
  • 隨後,迅雷大數據稱沒有收到迅雷任何法律文件,並指控迅雷現任CEO陳磊推出的玩客幣屬打擊報復,而迅雷集團旗下玩客幣業務是「變相 ICO、非法集資的騙局」。
  • 同日,迅雷官方回應稱,迅雷大數據的指責為是誣陷,將通過法律手段追訴。
  • 11月29日,迅雷集團發佈全員郵件,決定即日起暫停高級副總裁於菲在迅雷集團的一切工作職務。理由是經迅雷公司內部調查,於菲在任職期間涉嫌利益輸送,其中包括,迅雷集團與迅雷大數據公司的協議並未經過公司正常審批流程,協議中也存在多處顯失公平和有損公司利益的條款。
  • 迅雷大數據公司發佈文章《九評玩客幣(一)》,再次將爭論焦點聚焦於玩客幣之上,稱迅雷CEO陳磊率網心公司頂風作案,違法充當玩客幣黑市交易的清結算服務商。
  • 11月30日,於菲對外發聲,又一次把矛頭指向玩客幣,稱迅雷玩客幣並未採用區塊鏈技術,也不應上線用戶間轉賬功能。迅雷在非法內容控制方面,應以快播為前車之鑒。
  • 同時,迅雷集團發佈聲明,稱經過警方調查,已證實此前「玩客雲(幣)用戶聚集迅雷總部維權」事件,是迅雷大數據員工買通社會不良團伙的蓄意鬧事。 

附錄一、迅雷集團今日針對「玩客雲(幣)用戶聚集迅雷總部維權」的公告

有關迅雷大數據公司員工買通團伙聚眾惡意誹謗迅雷的公告日前,迅雷公司對關於不法分子蓄意抹黑我司等情況進行了公告,證實確有不法分子買通社會不良團伙,蓄意到迅雷深圳總部鬧事,惡意污衊迅雷公司的玩客雲與玩客幣業務。該團伙部分人於2017年11月23日被警方抓獲。

根據警方調查,買通不良團伙蓄意鬧事的主要人物名叫張文東。張文東為迅雷大數據公司及其旗下子公司員工,主要負責向用戶追債等業務。據迅雷內審調查,介紹張文東進入迅雷大數據公司的人名叫喬琦,而喬琦是迅雷公司員工,其上級領導為於菲(於菲目前因涉嫌侵吞迅雷集團資產正在接受調查)。

經核實,迅雷公司發現,在張文東買通不良團伙蓄意鬧事前一周,於菲曾幫助喬琦向公司財務申請10萬元「公關費」,並要求把費用直接轉入喬琦個人賬號。目前更多情況警方與迅雷公司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附錄二、於菲今日的聲明全文:

於菲的第一封公開信

親愛的迅雷用戶、親密的迅雷同仁和尊敬的迅雷股東董事們:

本人於菲,於2006年加入迅雷,做許多崗位和項目,成功解決過公司許多重大危機。今天之前,行業和公司貼在我身上的標籤是迅雷創業元老,幾次拯救過迅雷,對迅雷平台最有貢獻的幾個人之一。一朝蒙冤,黑白顛倒,我最初不願外界看自家平台笑話,一忍再忍。今日被迫發聲,只為關心愛護我的家人,朋友,還有那些不願抹黑我,而被迫哭泣着離開迅雷的小夥伴們。

簡而言之,我被蓄意抹黑根源於我在玩客幣風險和非法內容過濾兩個問題上,與陳磊的新管理團隊從價值觀到公司運營風險控制等諸多層面分歧嚴重。

具體來說,一是,我認為如果玩客幣定位是迅雷體系內服務的支付的話,玩客幣錢包就不應提供用戶間幣到幣轉賬功能,即不應在系統機制上為黑市炒幣提供賬戶間轉賬服務並獲利,而觸碰監管紅線; 但陳磊團隊需要利用玩客幣炒家的投機心理銷售玩客雲硬件,並且遲遲不提供迅雷體系內服務的兌換場景,也不推行實名制,是在功能上支持、誘導炒幣並妨礙監管;

二是,公司目前沒有掌握完整的區塊鏈技術並應用於玩客幣中,而是採取中央發幣的方式進行,我認為至少這一事實必須向用戶和投資人明確披露,否則會有嚴重的誠信和法律風險,但是陳磊團隊拒絕披露技術實質,向公眾宣稱其使用的是區塊鏈技術;

第三是,在迅雷下載的非法內容控制方面,我認為應該以「快播」公司為前車之鑒,並順應中國互聯網內容版權保護趨勢,遵守法律和國家有關部門的規定,維護版權保護新秩序,主動採取技術保護措施,過濾黃色淫穢和盜版內容,所以我一直在迅雷平台推行非法內容過濾器,而陳磊團隊為追求業績,阻撓過濾項目推進,放任其玩客雲硬件和迅雷P2P下載網絡非法和盜版泛濫,引起用戶投訴和國內主要版權人的集體批量訴訟,仍倒行逆施。

鑒於上述風險,除了我本人淡出管理層外,公司公關、法務、業務等關鍵部門崗位均有大量離職人員,而最近股價應聲下跌,也是市場對玩客幣前期積聚的巨大風險和下載內容的法律風險進行理智判斷的結果,應該引起迅雷的董事會和管理層的高度重視。

對於陳磊團隊在公司公告,媒體軟文和朋友圈的各種造謠中傷,誹謗抹黑,我已保全證據,將採取法律措施維護自己名譽和尊嚴。對於這些荒謬之極的抹黑,我不屑一一反駁,只對一些關鍵事實澄清如下:

1. 迅雷金融公司與迅雷集團之間的投資協議和業務合作條款,嚴格按照迅雷內部合同審核簽訂流程操作,不存在任何瑕疵。經過上市後幾年的公司治理合規改進,內部管理流程制度已經相當完善,一份合同,尤其是重要投資的合同,至少需要經過迅雷內部業務部門,法務部門,財務部門,行政部門各個環節審核,最後經有股東董事授權的CEO和CFO共同批准,才可能簽字,蓋章,任何人不可能控制所有環節,做到違反公司意志的利益輸送。關於利益輸送的相關污衊,是對公司上市幾年來的合規機制的污衊,是對歷任董事們,前任CEO,前任CFO,合規部門和內審內控部門同事們工作的集體否定。

2.我當初受命於時任董事長兼CEO的鄒勝龍先生,負責新業務拓展,其中一個項目就是順應行業潮流,學習BAT行業先進經驗、打造互聯網金融業務團隊,負責協調運營該業務的迅雷金融公司配合集團戰略開展業務。迅雷金融公司的團隊招募,業務板塊增加都是逐步完成的,註冊和股權登記工作是也是逐步變化的,一切都經過了迅雷集團和迅雷金融兩級公司治理的嚴格流程。我本人從未成為迅雷金融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只是在金融公司設立之初,作為金融業務開展的協調人,代理過一段時間董事長職務,代持過一段時間為招募團隊預留的股份,如今已變更給實際運營團隊。

3.在團隊招募齊備后,我按照董事長鄒勝龍先生的指示,辭去金融業務相關公司所有職務,不再在迅雷金融公司持有任何股份,迅雷金融公司在其董事會和CEO胡捷教授的帶領下獨立開展業務,不再受我的協調。相關事實,我多次以管理層內部郵件,其他書面和口頭等多種方式向公司通報,然而陳磊團隊蓄意視而不見,揣着明白裝糊塗,鐵了心抹黑我。樹欲靜而風不止,因為黑鍋早已設計好,一定要給我背上。

4.由於離開迅雷金融和淡出迅雷集團的核心層的原因,我本人並未捲入目前迅雷金融和迅雷集團之間的事件中,所有爭論與我無關。

我永遠記得,剛進迅雷時,我們所有人還擠在一間小辦公室里,心懷着用技術改變世界,拿用戶體驗創造價值的願景,踏實做事,低調做人。如今誠懇地希望,迅雷的股東董事及管理人員們,不忘初心,不要被來路不正的一時股價泡沫綁架了良知,道德和正義感,放縱執行團隊,迫害平台十年的忠誠守護者。也懇請迅雷的小米公司,金山公司等知名互聯網公司股東,約束被其投資的迅雷公司的管理層,不要顛倒黑白,蓄意抹黑迅雷公司的前管理層,更不要坑害用戶、欺騙投資者,做違法亂紀,有損公司和股東利益的事情。

無論將來我個人何去何從,永遠祝福曾經備受用戶喜愛的迅雷公司基業長青,堂堂正正地為用戶,行業和投資人創造價值!

我在此衷心感謝一路以來幫助我、支持我的人們,謝謝!

此致

敬禮

於菲

2017年11月30日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業界資訊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