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利威視謝曉昉:大數據助力「AI+教育」實現個性化教學

..

【獵雲網(微信:ilieyun)北京】11月16日報道(文/王亞楠)

11月14日-16日,GET2017教育科技大會在北京國際會議中心舉行,在線教育領域雲視頻服務商保利威視總裁白劍為大會帶來主題演講,探討視頻技術在教育平台轉型中應扮演的角色。會後,保利威視創始人兼董事長謝曉昉接受媒體群訪,就在線教育視頻技術的發展趨勢和視頻版權保護等問題展開討論。

保利威視隸屬於廣州易方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為企業級客戶、B端客戶提供雲直播和雲點播技術服務公司,長期專註互聯網視頻領域的技術研發和運營,目前,服務領域有在線教育、醫療、汽車、家電製造等企業,教育是其最大的市場。保利威視雲視頻平台覆蓋近2億用戶,合作客戶包括好未來、新東方、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傳媒大學、中國國家開放大學、文都教育、跨考教育、啟航考研等中國一批高等院校和民辦在線教育、職業教育企業。

人工智能與教育結合,如何實現個性化教學,謝曉昉認為人工智能是和大數據結合的,現在在線教育還處於初級階段,只有當數據積累到了一定數量級之後,這些數據才能夠進行行業性的分析,才能萃取出有價值的信息。

謝曉昉提到,AI+教育是現代教育行業的趨勢,保利威視作為一家為教育機構提供雲視頻服務的提供商,在助力教育平台進行技術轉型方面,保利威視更注重數據的積累,在AI的概念沒有大數據的基礎無法實現之前,希望能夠跟着在線教育行業發展和用戶不斷湧入,不斷地積累數據,通過保利威視的技術和算法在智能化上有所建樹。

以下是謝曉昉的群訪內容,獵雲網刪減整理:

問:保利威視在版權保護方面實行了哪些措施?實施過程中用了哪些方法?

謝曉昉:版權保護是機構線上和線下的核心訴求,很多企業和很多機構線下做得非常好,但是由於地理區域的局限,它的輻射能力相對有限,往線上走的很重要目的是為了推廣它的課件,推廣它的教學方法。隨之而來的問題,有許多優秀的教程、教學資源很容易被複制,基本上一個機構、課件教育資源不受控制的被別人複製,會對自己的產業有毀滅性的打擊。讓著作權、產權財富以比較好的商業模式去運作的話,它的核心是對課件的保護。

保利威視成立之初最開始也不是完全服務於教育行業的,只不過這個平台發佈初期我們有一項技術是關於基於關鍵幀的視頻加密技術,這樣的技術自然而然吸引了以教育為主的用戶群。我們初期的用戶是用了這個技術而自然形成的用戶群。在2013年下半年,因為用戶的這個特點,我們全面地轉向了在線教育,無論是研發還是產品都往這方面走了。這也體現教育行業對版權保護的重視。其他的產業,包括影視產業也存在相同的問題,我們在這個具體的產品當中,不僅僅是防下載,防盜鏈,還包括視頻的溯源,在所有的視頻當中會加入我們視頻的DNA,是人耳識別不到的聲紋,但我們的設備能很快識別出這個視頻是從哪兒產生的,是從什麼渠道分銷出去的。帶着這些信息不但不會影響到觀看者的用戶體驗,而且很方便版權機構去溯源,追查它的課件流向,這個技術也是在行業當中獨有的。

問:直播行業非常火,包括它在商業變現上的能力也非常強,保利威視作為To B的企業,在商業變現能力上是不是也非常強?

謝曉昉:我們的商業模式也非常簡單,向B端用戶提供技術、產品以及解決方案。企業和教育機構通過流量、空間以及定製功能向我們支付年服務費。我們的收入、現金流還是非常健康的,從2013年成立之初開始就是正向現金流的企業,總體來說,營收情況是非常不錯的。

問:剛才您談到了視頻流、高併發,對整個計算、存儲基礎設施需要做很大的投入,這方面保利威視是採用和阿里雲等合作的模式,還是自建CDN的節點?

謝曉昉:關於我們的基礎架構,我們最核心的底層技術架構是自己搭建的,好比分佈式的轉碼平台,雲存儲、數據庫平台(關係型數據庫、非關係型數據庫),大數據分析平台完全是我們自有知識產權開發的。更上層的技術,比如CDN分發平台,目前我們是有三套CDN模式,也有和阿里合作,網宿這樣的專業CDN服務商合作。我們也有自建節點,第一在於我們技術的把握,第二對於訪問服務的保證,當我們的服務商出現問題時最後會切到我們自己的平台進行容災、備份,保證我們教育機構服務的穩定性。

問:隨着在線教育的興起,現在視頻的競品很多,和同類競品比保利威視的核心競爭力在什麼地方?在融資和資本線上有什麼樣的規劃?

謝曉昉:保利威視更關注在線教育,對於產品和技術研發,在定製化上,我們有非常大的優勢,響應速度、產品迭代速度,目前有一定的優勢。CC視頻也有很多的教育用戶,但大部分用戶還是偏娛樂,偏媒體的,和我們有所差異。

問:今天上午很多老師講了講人工智能,從直播大班課,雙師課堂、在線小班課,這個技術能夠使教育資源得到均衡化。其實人工智能還有一個目標是想實現個性化教學,您認為在技術層面上要實現個性化教學還有多遠?現在都在做,但還沒有實現。比如人工智能在哪些方面進行突破才能離個性化教學更近一些,因為目前資源均衡,什麼時候能實現目標?

謝曉昉:人工智能很多時候是和大數據結合的。現在在線教育,我認為還處於初級階段,它積累的數據不夠多。我們的平台在雲點播領域在國內是比較領先的,每天七八萬個教學視頻在我們的平台上傳,表面上看這個數量是非常大的,但只有當你的數據到了一定數量級之後,這些數據才能夠進行行業性的分析,才能萃取出有價值的信息。

問:現在眾多教學教育企業中有越來越多偏向技術驅動型的公司,有的公司也在研發相應的視頻系統,您認為,保利威視應該如何應對這樣的挑戰?

謝曉昉:確實有許多企業有自己的技術,但術業有專攻。服務和教學是兩個不同的領域,無論是人、機構還是企業,它的精力是有限的,在本身的領域裡強的話,另一方面會相對弱,這是企業的特點,不論是BAT還是小企業都是這樣的道理。教育機構技術上的實踐肯定會給整個行業帶來一些新的東西,也是我們學習的方向。

問:我了解到保利威視也在做VR視頻相關的內容,但VR不是適合所有場景的技術,尤其是在現階段,您是怎麼考慮VR和教育的結合?保利威視有哪些具體落地的案例?

謝曉昉:我非常同意你的觀點。VR概念在2015年、2016年非常火爆,去年我們也啟動了VR研發計劃,並且實現了在iOS、Android和主流VR平台的產品發佈,但不是所有場景都能夠適合VR,現在VR整個應用風向是偏向於回歸價值本身。您的第二個問題,在探索的同時,我們也有一些實踐落地,在醫療行業的醫療教學,尤其是手術教學當中,它能夠非常好的還原第一人稱的視角,就是主刀的感覺能夠讓實習的醫生體會到,我們已經有了一些案例,在醫學院和專業醫學培訓機構我們已經開始了實踐。它對於網絡、計算的要求還是非常高的,因為醫學場景,它的動作和細節要求非常之高,對於帶寬的要求、清晰度的要求,隨之帶來的編解碼計算的要求都有很大的挑戰。

第二,場景化的教學,比如烹飪的教學、廚師的教學,它也是模擬大廚的感覺,我們也有一些實踐,但這些實踐由於網絡的限制,計算設備的限制,它的推廣還是非常緩慢的。這是現狀。

問:您如何看待現在整體在線教育發展趨勢和特點,保利威視下一步在在線教育的布局是怎樣的?

謝曉昉:在線教育現在逐漸趨於健康發展。早兩年在熱潮推動之下,有一些機構會比較過熱。2017年應該是回歸之年,很多以概念炒作為目的的機構慢慢地退出了競爭的市場。那些真正有價值的,能夠給這個社會,給學生帶來真正提升的機構會發展得越來越好。其實我們也是跟隨着這些教育機構的成長而成長的,他們在使用我們產品的過程當中不斷地提出一些新的需求,讓我們幫他解決的同時,我們也獲得了技術和產品的進步。這是我們發展的一個模式和現狀。

第二,請您談談包括視頻技術在內的新一代信息技術,在在線教育產業發展中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謝曉昉:技術是個工具,其實通俗的定位,可以把我們看成是很多教育機構的內部研發部門,他們的需求通過我們在技術方面的落地,幫助他們壓縮開發時間,提升產品用戶體驗,讓這些機構在短期內能達到快速且高的產品體驗。有一些機構自己做一些功能,版權保護、直播、互動功能,如果用常規的思想,他們可能要招聘各種人員,組織研討、開發,最後這種產品,周期非常長。但是使用我們的產品,它就能在很短的周期,大部分用戶可以在一個星期之內,通過我們200多項里157項功能是專門為教育機構開發的,這些功能的組合能夠幫他們完成80%的教學需求。

問:下一步的重大戰略和規劃布局是什麼?

謝曉昉:我們的重大戰略布局,是在加強我們的重大項目比如雲點播、雲直播的同時開發一些讓教育機構更方便製作視頻課件的移動端產品,會對企業培訓,也就是泛教育、和傳統意義上的教育有一定區別的領域,會有一些布局和真實的產品發佈。傳統的優勢項目是雲點播、雲直播,我們的目的就是為了讓這些教育機構完全不需要技術,不僅僅不需要視頻的技術,也不需要App和互聯網相關的任何技術,我們努力推出一站式產品,讓用戶只需要關注內容和它的運營本身,而不需要關注複雜的技術,讓他們把精力放在長項方面,讓我們幫他們把技術實現。

問:在線教育直播呈現蓬勃發展的態勢,在您看來,目前的發展環境有哪些機遇?困難是什麼?

謝曉昉:目前的困難,大家的想法是如何通過直播技術讓線上的教學能夠更接近於真實場景或面對面場景,永遠都是在接近、趕超,對這個行業來說這不是特別好的情況。我們可以進行類比,舞台劇、話劇這種藝術形式現在還是有非常多的人群參於,但它表現形式更多的是面對面的,現在佔市場份額非常大的是電影,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電影是舞台劇的擴展,無疑現在電影具有巨大的優勢,以前沒有電影的時候只有舞台劇的形式。電影可以在幾分鐘之內濃縮幾千年的概念,可以把人從北京瞬間帶到紐約、月球或其他地方,這是舞台劇無法實現的。在我們視頻技術實現當中,理想要高一點,不僅僅要接近現實的交流,可以通過一些技術,場景化的虛擬現實來超越目前面對面的交流方式,因為它確確實實能夠通過技術和影像傳輸、輔助手段能夠達到面對面都無法實現的信息傳遞。這是我們無論直播還是點播發展的思想。

關於人工智能,您剛才提到了風口,要探索它的價值究竟在哪兒,我認為人工智能、大數據就目前的形式來看,會比VR更加有需求,應用的落點會更大,但就目前大數據來看,它的發展還處於初級階段,數據積累不是特別多,真正到價值體現的時候還有一定的時段。我認為,人工智能最大的方向是數據積累,能幫助實現個性化的在線教育。

問:您認為,保利威視的定位是純粹的技術服務商還是技術和產品服務提供商?

謝曉昉:是技術和產品服務提供商。

問:AI+教育是現代教育行業的趨勢,保利威視是為教育機構提供雲視頻服務的提供商,保利威視如何助力這些平台進行技術轉型呢?

謝曉昉:我們還是注重這種數據的積累,在AI的概念沒有大數據的基礎無法實現之前,我希望能夠跟着在線教育行業發展和用戶不斷湧入,我們不斷地積累數據,能夠通過我們的技術和算法在智能化上有所建樹。

問:大數據上,保利威視相當於是在構建一個在線教育機構的大數據平台,在積累階段,積累到一定程度以後,保利威視有沒有想過很好地利用這些數據幫助在線教育更好地實現教學呢?

謝曉昉:事實上,我們有一個點,在大數據上有很好的想象空間,就是視頻的結構化。視頻展現的形式非常生動,數據量非常大,但有天生的硬傷,是非結構化數據,無法被檢索。教育領域,知識還是始終的一個主題,如何對知識甚至知識點的搜索,在視頻當中的搜索其實是很有技術挑戰的方向。我們現在正在做這一塊,未來在我們的平台能實現知識點在視頻上的精確搜索,也就是說無論你視頻之中的教學內容多麼複雜,場景多少豐富,只要它出現過這個知識點通過搜索就可以讓我們的學員精確地到達那個時間點,並且立即開始播放,能在海量數據知識庫當中迅速定位那個知識點,這是我們對教育行業基於大數據的應用方向。我認為,這也是未來視頻搜索的一個核心技術。

問:保利威視未來的發展目標是什麼?

謝曉昉:我剛才其實已經提到了,讓我們的教育機構和企業更少地關注技術,我們能為他們做出更多關於視頻以及相關技術的應用實現。

#《賦能萬物 智領未來》2017年度CEO峰會暨獵雲網創投頒獎盛典#將在11月28-29日於北京麗都皇冠假日酒店舉行,現獎項投票已全面開啟,點擊或複製鏈接為喜歡的公司以及投資機構投票。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教學錦囊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