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約的錯覺——Apple產品的攝影師,Peter Belanger。

Peter Belanger Verge portrait large verge medium landscape

本文為The Verge「The illusion of simplicity: photographer Peter Belanger on shooting for Apple」一文之翻譯,作者為Michael Shane。

你可能從未聽過Peter Belanger這個人,不過你一定看過他拍的照片。事實上,你可能每天都會看到他的作品,更或是親手擁有他所拍攝的一些知名物件。Belanger是許多Apple最具代表性的產品相片背後的攝影師,同時也是以舊金山為中心,業界最頂尖的商品攝影師。

Apple只是他眾多客戶的其中之一,他的客戶中還包括eBay、Nike、Pixar以及Square等公司。這次,我們與Peter一起談論他的工作、他的背景,以及許多非常、非常昂貴的工具。


你現在正在哪裡?

我剛才才把我的孩子哄上床,我正在等著iTunes把Mad Men下載完。

你的履歷告訴我們你專注在產品與廣告攝影,以及在這些領域中的實力。你是如何進入這個專業領域的?

在我學習攝影的時候,我加入了一個計劃,旨在推動這個產業創造性的一面(讓概念與意涵更重於技術面)。計劃的目標是要讓作品掛在博物館裏。在某個時間點,我決定多瞭解一些關於攝影的商業面,於是申請了一份在舊金山的實習工作。由於在矽谷周邊聚集了許多產品公司,我發現在舊金山區有許多商業攝影師的工作機會。那已經是桌面出版與電腦才剛剛起步的時代了。我喜歡與客戶一起工作,完成每個案子裡難以解決的挑戰。我也樂於以自己喜歡的工作為生。

你的作品有受到哪位藝術家的影響,或是最能激發你的靈感?

沒有什麼單一的來源特別影響到我。不過我很喜歡目前最新的雜誌,可以看到有創意的圖像以及新的風格。我常常會被那些雖然與我的風格完全不同,但是燈光絕佳、或是場景配置獨特的影像影響。電影或是電視劇對我也有很大的影響。

Belanger5

在你作品背後的技術細節看似非常簡單但又極其複雜,有時很難看出燈光是如何配置的。你可以描述一下一般是如何計劃並執行拍攝的呢?

最重要的是一天需要拍攝多少張像片。我試着保持着合理的拍攝量,讓我有時間能夠幫每個產品一個一個打出獨特的燈光。理想狀況下,我會考慮產品的材質,找出為這個產品打光的最佳方法。有時候我能在不受表面阻礙的狀況下輕易地為材質打光(因為能在事後添加細節)。當我需要非常精確地獨立控制每個高光與陰影什,在產品周圍就會有個超級複雜的燈光設置。

如果我沒有很多時間,或是產品本身不是很合作的時候,我就必須要簡化打光。有一次我的工作是在Academy of Science拍攝一雙很昂貴的皮鞋,皮鞋旁還有真蛇在爬。我決定在這個案子上使用非常柔和的光線,因為蛇它們只會自顧自地移動,我也只有非常短暫的機會可以拍攝照片。

2012 ipad2 gallery3 zoom 2

現在離你最近的相機是哪台?

Canon 5D Mark III,這是我的隨身相機。我的基本鏡頭是24-70mm,如果我只能帶一個鏡頭,那就是這隻。這隻鏡頭能在幾乎所有的場合下使用,我總是會對這隻鏡頭在f/2.8時的淺景深感到驚奇。

你創造出了許多每天會被數百萬人觀看的影像,但是大多數人可能完全不知道拍出他們熟悉影像的攝影師,我每天也會在紐約街頭看到你拍出的影像。你是怎樣才開始與Apple密切合作的?

我第一次開始與Apple的合作,是從當時負責Apple的廣告公司轉來的案子。經過許多年後,廣告公司不斷演變,許多設計師與監製都到了Apple內部工作。由於我與他們許多人在工作上都有接觸,於是他們一直選用我。這些合作關係能一直持續,讓我覺得非常地幸運。

你能描述一下在Apple產品攝影背後的創作過程嗎?

Apple的團隊一直都會有發展非常完整的拍攝列表,以及敘述需求的素描。我和才華洋溢的Apple藝術指導合作,將那些素描變成相片。一開始我們會先決定好產品的擺設位置與角度,然後再開始決定燈光。由於Apple產品有着精心挑選的材質,如何用光線來準確表現出各種不同材質,便成為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

在一開始我會先選擇一塊區域,開始思考材質需要如何被描述。當一塊區域完成了,就接着開始下一塊區域。這也是為何我的燈光配置會變得如此複雜的原因。我需要能控制每個表面,這樣才能在客戶要求某個高光要拉得更長時,讓我能辦得到。

這就像是在Photoshop裡做檔案一樣——你不會只在一個圖層上做所有的工作。我認為我的燈光就像是圖層一樣,我可以獨立調整來達成所需的效果。

當你創造影像的時候,如何去平衡使用相機拍攝與後製這兩塊部分? 

我會試着盡可能地在相機上完成大部份的工作。不過即使是拍好的像片,也會需要一些後製過程。因為無論產品製作的多精美,當放大到100%的時候, 你就會看到許多肉眼原本看不到的東西。一些拿起來非常光滑的東西,在放大之後總是會有些刮痕、缺口以及其他缺陷。

不過,有時候我會以被我稱為「科學怪人攝影(Frankenstein photography)」的方式來拍攝。我會先拍攝各個部分,之後在Photoshop上把所有東西拼湊起來。這個技巧在我想要避免寫實(就像我的donut系列作品)或是無法在相機內完成時很好用。我在過去一年間為The Brokenmusicbox製作專輯封面,封面的影像結合了許多像片裡不同的元素與燈光。除了用這種方式之外,沒有其他方法能做到。

在工作之外,你會拍些什麼?

我的孩子!我知道這聽起來很無聊,不過其實並不是如此。自從他們出生開始,我每天都會幫他們拍照。這對我來說是最棒的舒壓方式,因為這與我平常的工作完全不同。這也是我能放手去做,不用擔心客戶或是其他人怎樣想的事。沒有了這些壓力,我可以承擔風險並去實驗。

我是那種會拿着400mm鏡頭去拍棒球比賽的爸爸。我會聽到我的孩子跟他們的朋友說「我老爸就是會這樣幹,別管他。」

每年年底,我都會幫我的孩子製作一本有365張像片的相簿給他們看。我剛剛才完成了第十本,這些相簿甚至讓我拿到一份工作,拍攝我的家人當成部分Apple的行銷素材。

Media httppeterbelang gbaaf scaled1000

如果你可以看任何攝影師的工作過程,你會想要看誰的?

如果能花時間與Anton Corbijn一起拍攝,那一定很酷。我長久以來都是他作品的粉絲,特別是從他開始與許多我一直在聽的音樂家們合作,像是Depeche Mode與U2。他的風格更像是紀錄片,同時他的客戶也與我的客戶不同。他的影像有很強烈的風格,雖然看起來簡單,不過其中包含着故事性。

你每天工作時會用到哪些工具與軟件?

軟件方面,我用Aperture來轉換Canon RAW以及保存相機檔案,用Capture One來轉換Phase One Raw檔案,還有Photoshop。xScope是個小軟件,不過非常管用。Everynote與Dropbox讓我的辦公室保持無紙化與條理,Blinkbid用來作估價與發票。

我也試着持續更新我的攝影設備。直到去年為止,我只用Profoto的燈具。我想要擴增燈光器材,於是我添加了一些Broncolor的燈具。在攝影棚內,我用Phase One數為機背配合Sinar X相機,以及Phase One 645系統。在攝影棚外或是手持相機工作時,我用Canon 5D Mark III。

歷來你最喜歡的電影是?

絕命大煞星(True Romance)是我最喜歡的電影之一。這部電影裡有強烈的熱情,表現出人們會有多努力地追求他們的所愛、模糊對錯之間的界限,同時裏面也有些很棒的台詞。我想幫我的第一個孩子取跟主角一樣的名字「Alabama」,不過我的太太否決了這名字。

你最想要拍攝的主題或是人物?

那些尚未出現,尚未被數百萬張相片所定義的產品。我喜歡去找出拍攝某些東西的方法,而不是只是去表現出某些人想要的東西。

via The illusion of simplicity/ photographer Peter Belanger on shooting for Apple | The Verge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Apple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