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應該「活在當下」,還是好好「規劃人生」?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人神共奮(ID:tongyipaocha)」,作者:李剛;36氪經授權發佈。

職業發展就是一個「行程問題」

假如你要從上海中山公園趕往北京三里屯,應該怎麼規劃你的行程呢?

正常人考慮的第一步,肯定是坐火車還是乘飛機,然後再去考慮坐什麼交通工具到機場或火車站,對吧?

借用一個數學概念,這種行程規劃方式屬於「動態規劃」的一種:把一個大問題變成幾個小問題,分別列出局部方案,再把這些解答組合成一個全局方案。

但現在假如你進錯了時空隧道,到了1萬年後,所有的交通工具、交通線路你都不認識,怎麼辦呢?

有個笨方法,只要知道北京在北邊,只要確定有路到三里屯,你可以搭上任何一個向北的交通工具,一路向北,沒路走了,就回頭換另一個可以繼續向北的,直到你看到任何一個可以到北京三里屯的交通工具。

沒錯,這就是走迷宮的方法——只要沿着牆,就一定能出去。


這種行程規劃方式,也借用一個與「動態規劃」相對的數學概念,叫「貪心算法」:

因為整個問題太大太複雜,我不知道怎麼解,我就先切下一小塊問題,找到這一小塊問題的最優解法,解決后,再切下一小塊的問題,再找到最優解法……

每一步,我都只知道現在的目標,和現在的最優方案,最後組合起來,就是整個問題的答案。魯迅先生稱之為:「世上本沒有路,走多了就成了路。」

為什麼一開始我要講一個走路的問題呢?因為這兩種行程規劃,就好像是兩種不同的職業發展規劃。

「動態規劃」與「貪心算法」

小王和小李是同學,同一年進公司,但兩人的表現大不一樣。

小王有一個人生目標,將來要出去創業。所以小王的職業發展規劃是這樣的:

首先、把從現狀到目標的職業生涯分為三個階段:準備創業,創業期、經營企業;

其次,把第二階段的「創業期」作為核心階段,為了這個階段更順利,第一階段就要做好準備,要實現的三個小目標:積累經驗、資本和人脈;

最後,圍繞這三個小目標,確定自己現在要做的工作。

這就像前面說的「動態規劃」,把職業發展的大問題分解成職場不同階段的目標。

我們再來看看小李的職業發展計劃:

這是「沒有計劃」的計劃,就像大部分新員工,小李並沒有明確的人生目標,只有一個「力爭上遊」的職場大方向。

在他看來,這就夠了,創業也好、做職業經理人也好、成為行業大牛也好,現在要做的事,其實也沒多大區別,還不如專註於解決眼前的問題:提升能力、搞好領導同事關係、爭取早日升職加薪……

這就像前面說的「貪心算法」:未來會怎樣,誰知道呢?不如「活在當下」,人生的每一步,都要把眼前的事做到最好。

這兩種性格都挺常見的,好比自助游,有人事先做好攻略,詳細到城市公廁分佈;有人喜歡隨機應變,只要大方向沒錯,就可以盡情享受旅途上的「意外」。

這兩種方法哪一種好呢?我們來比較一下。

「動態規劃」未必能找到人生最佳路線圖

「動態規劃」的職業發展道路看上去很完美,我們不吝用「高瞻遠矚」一類詞來形容這一類人,但這種方法本身就有靠天缺陷。

從上海到北京,飛機比火車最快;但再比較市內交通,浦東機場又比虹橋火車站遠。無論坐火車還是飛機,都有一部分不是最優解。

這就是「動態規劃」的第一個缺點:「全局最佳方案」分解成的每一步,並不一定都是「局部最優方案」。

比如小王為了保證「創業」這個關鍵目標,他在職業生涯的第一個階段做出的,很多都不是最佳選擇。

在同事努力做業績時,他更在意與某些客戶保持私人關係,導致他的業績上不去;

符合自己發展方向的業務過度投入,其他業務不聞不問;

領導覺得他工作心浮氣燥,同事覺得他鬼鬼祟祟……

其次,「動態規劃」對人的要求太高了,比如對於小王而言:

剛剛畢業就要有一個十年以上的職業規劃;

要有為了創業大目標,放棄眼前晉陞機會的胸懷;

要有堅定的信心和清醒的自覺,相信「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再次,如果小王的第一階段完全為了第二階段而存在,沒有掌握必要的技能,那麼創業就是他永遠無法到達的階段。

大部分理想不都是始於偉大,終於瑣碎嗎?

當然,最要命的是,小王可能做了幾年後,漸漸發現,創業並不是他真正想要的。

人的進步是一個不斷擴大知識面的過程,但「面」大了,「邊」也長了,你知道的越多,你不知道的也越我,你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也越多。

所以越清晰的人生目標,越經不起時間的考驗,能力越強,你就越懷疑,我小時候有個理想,要成為毀滅地球的大壞蛋,現在年紀越大,越覺得還是放這個世界一馬吧。

時過境遷,這才是「動態規劃」的最大危機。

「貪心算法」未必走得通

再來看看小李的「貪心算法」。

「貪心算法」勝在簡單,人生不需要目標,走一步算一步,但力爭把每一步都走好。

但缺點也是很明顯。

首先,把局部最優方案加在一起,一般都不是全局的最優方案。

小李的學習能力很強,兩年就成為公司的技術「小牛」(第一階段的最優方案),因此把時間繼續花在提高技術上成長效率更高(第二階段的最優方案)。可那些技術不如他的,不都是通過混領導的小圈子,最後反而成了他的領導嗎(全局非最優方案)?

其次,「貪心算法」有一個最大的風險,它很可能讓你進入「死循環」,產生「負效用」。

假如小李畢業後進了官場,想不停往上升,就一定要在某個年齡段之前,達到相應的位置。

一旦掉鏈子,接下來所有的「局部最優解」都無法把你從「死循環」中救出來。此時再想要從體制內跳出來,就要「開倒車」,放棄掉很多現有的利益。

本山大叔曰:走幾步,走幾步,別控制,放鬆!走!走走走!……掉坑裡了。

最後,「最優」的標準是什麼,才是最大的難題。

小李剛進職場,苦心提高技術(第一階段的最優方案),等學有小成后,他發現溝通也很重要,就有意強加自己的溝通能力(第二階段的最優方案)。

這種「最優」,是讓自己與時俱進的做法。

但也有可能,小李在第一階段被改造成標準的「程序猿」模式,不願意改變自己,所以就跳槽到了新公司,繼續他的技術大牛之路(第二階段的最優方案)

這種「貪心」就倒過來了,讓「環境」來適應自己。

此時,我們發現,第二種「貪心算法」,已經很接近「動態規劃」了——把「成為技術大牛」當成人生目標。

但本質還是不同的。「貪心算法」認為,未來並不存在,未來是你不斷的創造出來的——只有我在「成為技術大牛」的道路上不斷行動,這個人生目標才有意義。

而「動態規劃」相信,只有你想要「成為技術大牛」,並擁有實現它的能力,你現在的行動才有意義。

我們總在「活在當下」與「規劃人生」之間

無論是「貪心算法」還是「動態規劃」,其實都承認一點:職業發展道路,沒有絕對的「最佳」,只有你能把握的「最佳」。 

不同的是,「貪心算法」認為最佳答案是走出來的,把每一步走好,就是最佳人生的選擇了。 

而「動態規劃」相信最佳答案是選出來的,人生最重要的就是那麼幾步,只要圍繞這關鍵幾步,就能規劃出最佳路線圖。

如果你學過經濟學,你會發現這兩種觀點之間的區別,很像哈耶克的市場自動調節理論和凱恩斯的國家計劃調節理論。

想通這一點,你就會明白,這兩種職業規劃都是理論上的,實際生活中,我們總是在這兩者之間。

沒有人能真正做到「貪心算法」所說的「活在當下」,你的任何一個職業選擇,都包含了你對未來的期待。

也沒有人能真正做到「動態規劃」的「算無遺策」,想要把握自己的人生,少走彎路,唯有更多的知識、工具、方法,才能幫你做到這一點。

哦,除了AlphaGo。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網絡與創業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