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行成為第三家推出校園貸商業銀行,此前監管禁止網貸機構發校園貸

校園貸終於還是變成銀行的天下。

據北京商報報道,9月11日,工行宣布,為滿足大學生群體的小額貸款需求,近期推出了個人信用消費貸款「大學生融e借」。貸款金額按照在讀學歷最高可貸2萬元,無需抵押擔保,目前申請還可享受原利率8.7折優惠。同時,工行還推出了校園版的信用卡。

目前這項業務在北京、哈爾濱、上海、南京、威海、武漢、廣州、成都、西安、杭州10個城市的15所試點高校開展,凡年滿18周歲(含)以上且信用狀況良好的在校大學生,在工行網點面簽后可通過工行手機銀行、網上銀行、工銀e生活App等渠道申請辦理。

截止目前,已經有三家國有銀行推出了面向學生的貸款。今年5月,中國銀行和建設銀行先後試水校園貸。首先是由中國銀行總行統一推出的"中銀E貸·校園貸",貸款金額最高可達8000元,針對高校學生經濟狀況推出中長期貸款政策,業務初期最長可達12個月,未來延長至3-6年。

由建行廣東省分行推出、面向全國的金蜜蜂校園快貸,授信額度為1000元-50000元,按照現行快貸產品利率5.6%執行,日利息萬分之一點五,同時可全額提現,在1年內隨借隨還,按使用天數計算利息。

就在工行推出學生信用貸的前幾天,教育部表明,網貸機構不允許向在校大學生髮放貸款。財務司副司長趙建軍在教育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根據規範校園貸管理文件,任何網絡貸款機構都不允許向在校大學生髮放貸款。 為了滿足學生金融消費的需要,鼓勵正規的商業銀行開辦針對大學生的小額信用貸款。 

兩件事似乎再次宣布,校園貸是銀行的專利。同時似乎向各大消費分期平台和網貸平台警告,要全面停止校園貸。

校園貸已成為銀行專利

自從「裸條」事件出現之後,似乎網絡學生貸款的命運就已經註定。

在校園貸市場早已面臨中國銀監會、教育部,以及部分地方金融辦等重壓之下,去年年中的史上最嚴互金監管風暴來襲,P2P細分領域的監管文件專門提及校園貸。36氪此前報道,去年8月底,深圳市互金協會發佈全國首個針對「校園貸」的地方性自律規範文件《關於規範深圳市校園網絡借貸業務的通知》(下稱「《通知》」)。根據《通知》,校園貸只能用於助學和創業,不得用於消費;嚴禁裸體、暴力催收貸款,嚴禁線下銷售和校園代理等。

該文件約束的包括在深圳註冊或者在深圳開展業務的網貸平台。隨着政策環境日益逼仄,多家開展校園貸業務的平台宣布轉型或退出。這個市場陷入蕭條。

然而,在今年4月21日召開的一季度經濟金融形勢分析會上,銀監會主席郭樹清對校園貸有了一番新論述,他提出,「大學生群體需要正規的金融服務,大學的金融服務也能夠創造利潤」。

當大家以為校園貸有了一線生機之時,一個月後,大家發現,生機不是給網貸平台的,是給銀行的。

此後不到一個月,中行和建行幾乎同時推出校園貸產品。

如果你當時有認真聽郭樹清講話的話,你會發現他說的是,校園貸亂象銀監會和銀行也有責任,而後者的責任在於對大學生等群體的服務存在缺位。「社會批評我們銀行對大學生的信貸業務服務不到位,他們找不到地方貸款,就找網絡或社會上的高利貸。」因此,商業銀行應研究如何「把正門打開」,把對大學和大學生的金融服務做到位。

銀行也曾經折戟,未來或與消費金融平台合作

不過,如果真的要追溯起來,會發現銀行也不是第一次試水校園貸。

早在2002年,就有銀行曾推行大學生信用卡,這一風潮在2005年左右盛行一時,各大銀行開始大規模針對大學生髮行信用卡。但由於對個人持卡數量沒有限制導致"多頭授信"的情況出現,學生群體透支現象嚴重、家長群體代為還款頻繁、銀行壞賬風險加大等問題愈來愈嚴重。 

之後,監管部門出於謹慎監管原則,大幅度提高了信用卡發卡門檻,由此商業銀行基本退出了校園信用卡市場,針對大學生消費金融信貸的服務處於停滯狀態。 

說起來諷刺,雖然銀行停止了大學生消費貸款,但這個市場需要一直存在,大量電子消費分期平台活躍在各大校園中,後來迎着互聯網金融熱潮,他們在2016前後乘着資本崛起。後來監管收緊,今年銀監會等三部委聯合發文,叫停網貸機構開展大學生網貸業務,同時鼓勵銀行「接手」滿足學生貸款需求。

兜兜轉轉,這項最後還是回到了銀行的手上。

幸虧網絡消費金融平台興起已經是不可否認事實,今年6月,36氪從樂信方面獲悉,工商銀行與分期樂聯合開發一款「工銀分期樂聯名卡」,在武漢大學、中山大學、深圳大學、四川大學等九所高校的線下試點。

要麼還給銀行,要麼跟銀行合作,似乎成了校園貸業務最終的歸宿。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網絡與創業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