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 Kindle 要來了,你還在看紙質書嗎?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極客視界」,36氪經授權發佈。

據證監會網站 7 月 28 日披露,掌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上交所上市的申請首發獲通過。

根據掌閱科技此前披露的招股書,公司主營業務為互聯網數字閱讀服務及增值服務業務,以出版社、版權機構、文學網站、作家為正版圖書數字內容來源,在 2016 年營收 12 億,凈利潤高達 7000 萬。

電子書出現之前,誰都沒想過能把一座圖書館的書籍收入囊中。如今,越來越多的品牌加入電子閱讀領域,企圖在這片新大陸搶得一碗羹。今天極客君就給大家講講,碎片化時代,當下電子閱讀器時代何去何從。

電子書閱讀器市場的異軍突起

最近這幾年裡,在地鐵公交上總能看到那麼一兩個人,捧着一個碟子般厚度的電子設備,滑動着一塊紙張觀感般的屏幕。沒錯,一直是小眾愛好者天堂的電子書閱讀器領域開始熱鬧起來了。

7 月份,亞馬遜推出新一代 Kindle;而國產廠商也不甘示弱,京東、噹噹、掌閱,QQ閱讀也都在上半年相繼推出了自家的電子書閱讀器產品。

這幾年中國人對於閱讀,對於知識,對於文化娛樂的需求都變得強很多。

據前瞻產業研究院今年 3 月發佈的《電子閱讀器市場研究與投資分析報告》顯示,從 2012 年開始,全球電子書閱讀器的出貨量開始下降,2012 年電子書閱讀器全球出貨量比 2011 年下降 36%,到 2016 年,整個市場的出貨量僅僅為 710 萬。而 2011 年,這個數字達到了 2320 萬。

沒有看錯,儘管去年電子書閱讀器的出貨量不及六年前的三分之一,但喜歡文字的人其實在逐年遞增。截至 2016 年底,中國網絡文學用戶規模達到 3.33 億,佔網民總量的 43.3%,網文市場規模也已達 90 億元,網絡文學的產業規模自 2012 年起就保持着超過 20% 的年增長率。

看網文的方式可以通過網站、App、web 網頁等多種形式,並不一定需要通過購買一個電子閱讀器來實現。相比電子閱讀器所主打的和紙質書閱讀體驗一致的賣點,內容庫更為一個吸引讀者的一個因素,儘管網文和紙質閱讀沒用太大的關聯。

以閱文集團的 QQ 閱讀電子書為例,產品本身與其他廠家的電紙書其實並無太大差異,優勢在於,電子書連接着閱文集團海量的內容庫。

作為全球最大的正版中文電子圖書館,閱文集團擁有超 6 億用戶,旗下統一管理運營起點中文網、小說閱讀網、紅袖添香、QQ 閱讀、華文天下等網文品牌。一定程度上涵蓋了大部分書籍內容。

不過內容庫再多,就鵝廠那難看的吃相,估計買回來大概也是這樣的。

電子閱讀器和網絡文學到底能否共存,還是說,這個電子閱讀器所期待的替代紙質書的時代還未到來,就要被網絡文學革了自己的命?

碎片化時代,如何合理運用時間

如何用好電紙書,或者說什麼樣的人適合電紙書。是享受浩瀚書海盡收一機的便利,還是更傾向指尖翻閱書籍所帶來的觸感。這對於廣大閱讀愛好者來說,或許總讓他們在閱讀器和傳統書籍間徘徊。

要不怎麼說現在的人矯情呢,看書也是看,看閱讀器也是看,讀到的內容不都一樣嗎?難不成放到閱讀器看會少他個幾行字?

有研究發現,紙質和數字閱讀二者之間確實存在差別。比如學生能夠更清楚記得自己在紙質書上所閱讀的內容。同時,瑞典卡爾斯塔德大學心理學家埃里克-瓦斯倫德 Erik Wstlund 所進行的另一項的研究也得出了同樣的結論。

「諸如頁面看起來怎麼樣、圖書摸起來感覺如何這些元素能夠幫你拼湊起整個閱讀過程的體驗,而 Kindle 或者平板電腦則沒有這些元素的存在。」美國布朗大學認知心理學家瑪麗 MarilynJager-Adams 說道。

同時,紙質書籍支持讀者在頁面內進行各類標註,這對很多人來說是深度閱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雖說現在的電子閱讀大多也支持註解、筆記功能,但實際用戶體驗卻沒有那麼出色。電子書的優勢,多是贏在碎片化時間的利用上。

對於一些公交地鐵重度用戶的上班族,在到公司的路上點開一本《解憂雜貨店》,碎片化時間簡直利用得不要太好。甚至是出差旅行,火車上,飛機上,電子閱讀器的使用場景着實廣泛。而對於一些十一點熄燈的學生黨,電子閱讀器依然支持暗光下閱讀,而且沒有液晶屏幕那樣傷眼,看考點、看漫畫一網打盡。

GEEK君有話說

電子書的興起,確實改變了部分人的閱讀方式,也讓生活上的碎片化時間有了合理的運用。雖然電子書閱讀器領域裡開始百花齊放,但它依然無法取代傳統書籍。

紙質書帶來的觸感體驗,電子閱讀器主打的方便快捷。蘿蔔青菜,各有所選。無論哪種閱讀方式,想必都是愛書之人。

傳播介質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字,是知識。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電腦與科技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