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強制登記,一邊放鬆監管,中美無人機待遇何以如此不同

11.36.45

近日,民航局宣布上線運行民用無人機登記註冊系統,並將於 6 月 1 日起正式對質量 250 克以上的無人機 實施登記註冊 。有趣的是,就在國內登記系統上線后的第二天,美國上訴法院推翻了此前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頒佈的無人機監管條規,消費者無需再向 FAA 登記其非商業無人機。

2015 年,FAA 發佈對無人機的監管條規,要求所有重量在 0.55 磅-55 磅(約 250 克-25 千克)的無人飛行器都需要完成登記,未進行登記的無人機將面臨最高 25 萬美元的罰款。在這個新規之下,有三十萬名無人機機主以每人 5 美元的價格,在 FAA 網站上為他們的設備進行了註冊。

但無人機用戶約翰·泰勒(John Taylor)自 2015 年 12 月起,就開始對無人機註冊規定提請上訴,當時 FAA 的無人機註冊規定上線不過才幾天時間。上周五,哥倫比亞特區巡迴上訴法院的法官引用了前總統奧巴馬簽署的《2012 年美國聯邦航空局現代化改革法案》,該法案規定,FAA 「不得頒佈關於模型飛機的任何規則或規定」。但 FAA 2015 年的註冊規定適用於模型飛機,直接違反了明確的法定禁令。因此,法官們批准了泰勒的請求,並取消註冊規定中適用於模型飛機範圍的規定。

判決生效后,美國非商業用無人飛行器以及其他模型飛機的物主,不必再向 FAA 登記他們的設備,但商用無人機仍需依照去年 8 月開始實施的針對商用無人機的規定,繼續完成登記任務。

與美國飛手們歡呼自由的喜大普奔相映成趣的,是國內同仁們面臨監管的神經緊張。

5 月 12 日,我國民航局召開無人駕駛航空器專項整治工作部署電視電話會,下髮針對性的措施要求。各地區管理局、監管局、機場也在制定完善防止無人機干擾運行的程序,聯繫地方政府建立聯防聯控機制,各項工作正在積極推進,全面鋪開。

5 月 16 日,民航局下發《民用無人駕駛航空器實名制登記管理規定》,要求自 6 月 1 日起,民用無人機製造商和民用無人機擁有者須在「中國民用航空局民用無人機實名登記系統 」上申請賬戶。民用無人製造商在登記系統中填報其產品的名稱、型號、最大起飛重量、空機重量、產品類型、無人機購買者姓名和流動電話等信息。個人或單位民用無人機擁有者須在登記系統內登記姓名(公司名稱)、有效身份證件號碼(組織機構代碼)、流動電話和電子郵箱、產品型號和序號、使用目的;完成信息填報后,系統將自動給出包含登記號和二維碼的登記標誌圖片,用戶須將該圖片打印出來粘於無人機上。

除了強制登記外,民航局表示還正在積極建立無人機實名登記數據共享和查詢制度,實現與無人機運行雲平台的實時交聯。此外,民航局表示將逐步規範無人機開展商業運營的市場秩序,制定使用無人機開展通用航空經營活動的准入管理規定,並開發無人機准入和經營活動監管平台。

當局的這一動向,基本可以宣告國內無人機強監管時代的到來。《規定》下發后的第二天,全球擁有七成市場份額的消費級無人機廠商 DJI 大疆創新即發表聲明稱,對中國民用航空局近日宣布的無人機實名登記註冊等管理舉措表示歡迎。大疆會提醒廣大用戶進行實名登記,盡到告知義務。目前,在大疆社區已可以看到 指導飛手進行登記的教程

值得一提的是,在大疆發表聲明之前,有部分媒體報道稱,大疆創新將退出中國市場,並聲稱是引述大疆內部人士講話的言論。報道稱:「大疆創新某負責人強硬地表示,如果黑飛監管導致對大疆公司的發展造成超乎預期的影響,公司將會放棄中國的市場,大疆公司將搬往國外,並將業務轉移至海外。」對此,大疆專門發表 聲明 稱,並沒有退出中國市場的計劃,此信息不屬實。

雖然退出中國市場確實不太可能,但監管帶給大疆的影響,可能並不只在銷量上。

雖然表現了良好的配合態度,但大疆方面也訴苦水稱,《規定》所述的民用無人機製造商填報無人機購買者姓名和流動電話之條款,製造商在執行中可能會遇到諸多困難,難以滿足相關要求。

要登記每個購買者的名字和電話,這對企業來說增加負擔,而且企業怎麼去收集用戶信息、這些用戶信息交給誰保管、怎麼保管?在法律角度是否合法?再者說,用戶信息屬於企業的商業機密,強迫企業給信息,在目前相關法律法規不完善的情況下,企業也會有疑慮。

實名登記政策出台前,大疆 民用作為無人機製造商,提出的建議是:為 無人機配備一機一碼的標識碼。無人機飛行信息可實時接入管理系統,監管部門也可使用特殊設備對誤闖入相應區域的無人機進行查詢、記錄。現在,每台大疆無人機都裝有 GPS,設置「電子圍欄」禁止在禁飛區起飛,還以特殊方式向外廣播自身的唯一 SN 碼、位置信息等,當其飛到特殊區域附近,相關監管部門可使用專業設備讀取上述數據,查詢所需信息。

但目前看來,比配備標識碼更嚴格的實名登記政策已經逐步踏上正軌了。美國的無人機用戶尚可以前總統的法案護體,扳倒 FAA 的「登記一次五美元,不登記就罰 25 萬美元」的霸王條款,中國的飛手們可能就只能老老實實遵紀守法,管住他們不羈放縱愛自由的飛行器了。屢次三番把無人機飛到機場上空 威脅民航安全 ,實在是 用實際行動在挑戰當局的底線 ,說白了就是一小撮人在任性而為作大死。

在有關媒體報道實名登記政策的微博下,除了一片哀鴻遍野的感嘆聲外,還有些格外悲觀的聲音:「以後飛無人機是不是還得考證了?」有人回復說:「怕是升空還得過審呢。」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中國內地創業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