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戰食神》輸了票房,卻贏來了謝霆鋒的「美食商業帝國」?

上周五,原定大年初一與觀眾見面的《決戰食神》姍姍來遲。截止周日,這部電影取得了8000多萬票房,不但未能壓過同期上映的《極限特工3》,還輸於諸多春節檔電影。

由於近幾年綜藝大電影頻生,人們起初聽到《決戰食神》,難免聯想到謝霆鋒做了三季的美食綜藝《十二道鋒味》。這會不會又是一部綜藝節目東拼西湊的圈錢之作?

犯嘀咕的觀眾走進電影院才鬆一口氣,其實《決戰食神》是一部講述廚藝境界以及父子關係的合家歡喜劇,並不是綜藝的形式。

「可惜了,這部電影如果放在春節檔,票房肯定會比現在更好!」小娛身邊的一些業內人士在觀影后紛紛發出了這樣的感慨。

這部電影號稱投資2.5億,如果真是這個投資量級,票房回款估計難以回本。

但另一方面,如果看到電影中無處不在的京東、歐麗薇蘭等植入商,又會覺得,《決戰食神》其實很能賺。這種境遇,不免讓人想到《十二道鋒味》,收視率只在1%左右徘徊,卻收穫了數億的廣告收入,涵蓋了油、紙、食材、刀具、調味品等十幾個領域。

更值得關注的是,這可能是謝霆鋒「美食帝國」的又一次變現。有意無意中,「謝霆鋒+美食」這個標籤正在逐漸養成,並且開始不斷收穫商業價值。

這背後的兩大操盤手,英皇和浙江衛視中國藍,做對了什麼,又錯過了什麼?

「叛逆偶像」的美食與情懷

說來辛酸,謝霆鋒美食之旅的起點竟源自曾經破碎的婚姻關係。

「煮飯真的是我離了婚之後才極致地去研究,」他坦言在一個人的日子裡,做菜充當了治療性的伴侶,「洗碗、切東西、剝皮,好像突然變得有時間了」。

這時的謝霆鋒已經不再年輕。

2014年7月,他推出自己的美食綜藝《十二道鋒味》,聚光燈被打開的那一刻,34歲的他一襲黑色廚師服,臉上寫着滄桑。

「其實我很怕會忽略生活裡面的細節,無論親情、友情,愛情。」謝霆鋒把尋找美食之旅看作是尋找失落的自己。

接下來的三年裡,《鋒味》的模式一會兒像《爸爸去哪兒》成人版,一會兒又像是《極速前進》或者《地獄廚房》,有人戲稱謝霆鋒和浙江衛視三年做了三檔節目。

好在「美食+情懷」這條線還是延續了下來。

做《十二道鋒味》時,謝霆鋒就一直強調,真正的美食節目不止「吃」這麼簡單。《鋒味》圍繞謝霆鋒的朋友圈,對過往的各路感情線作了追溯和梳理。比如和好友陳奕迅回憶童年的街頭小吃,幫助張家輝尋找12年前與妻子蜜月時偶遇的澳洲美食等等。

邀請謝賢那期,謝賢感慨由於自己和兒子工作都忙,時常三四個月不見面,甚至連一通電話都沒有。這次能夠嘗到兒子的手藝,他忙不迭地表示:「什麼菜都可以,只要他煮就行了。」

再看《決戰食神》,父子關係更是從超越與原諒,升華到了理解與接納。

這部主打「父子破冰和解」主題的電影,更是很容易讓人聯想到謝霆鋒的早年經歷——少年叛逆,孤身赴日留學,背負家庭壓力被迫出道,曾與父親關係緊張。

1998年謝霆鋒憑藉《新古惑仔》摘得金像獎最佳新人獎,回家后把獎盃直接拍在父親面前:「你經常跟我說,你拍過幾百部電影幾百小時電視劇,那你有沒有拿過金像獎?」

沒想到意氣風發時說出的一句氣話,讓謝霆鋒惦記了12年。

2011年因《線人》中的出色表現斬獲金像獎最佳男主角,30歲的謝霆鋒站在台上真情懇切:「請爸爸原諒我當時不知天高地厚,可以養大這麼一個麻煩的小朋友,依舊對着大家笑臉迎人,你才是最佳男主角父親。」

在經歷了人生大起大落,被陸續貼上星二代、叛逆偶像、緋聞男主標籤而不斷質疑后,謝霆鋒似乎終於迎來了名利雙收的時刻。

他才華橫溢、勤勉努力的一面被空前凸顯。可能因為處女座的過分認真,做什麼都要做出一番名堂,這種「軸」勁兒讓謝霆鋒成為最會做菜的演員,甚至成為唯一獲得「米其林之友(Friend of Michelin)」稱號的中國藝人。

「綜藝+電影」的吸金之旅

當謝霆鋒本人也成了一種情懷,更多人從中看到了其美食IP的價值。

此前有媒體報道,由於數十檔贊助加持,《十二道鋒味》在前兩季就替浙江衛視帶來約1.5億元人民幣的廣告利潤。第三季中謝霆鋒除領主持費,還可獲得廣告總收益的15%分紅,保守估計也有約6000萬元人民幣。

2017年,電影《決戰食神》推出,這部據稱投資2.5億元的3D美食電影背後,站着萬達、英皇、星美、和和影業等大投資方,而用戶市場佔有率超過20%的淘票票則助力發行。

娛樂資本論發現,《決戰食神》的出品方中同樣有綜藝出品方英皇娛樂和浙江廣電藍天下。一直跟着《鋒味》的橄欖油品牌歐麗薇蘭、無處不在的京東,這次拍《決戰食神》,兩家綜藝贊助商也跟着進入到美食電影中。

謝霆鋒特地邀請了與自己相識20年的導演葉偉民來執導《決戰食神》。

一直以來,葉偉民被認為是來大陸發展的香港導演中最接地氣的一位,至今很多人都驚訝於描寫春運的《人在囧途》竟出自他之手。

對於《決戰食神》,葉偉民認為這部電影更像是三個人共同創作出來的作品:他負責統籌拍攝、編劇文雋搭建故事框架,謝霆鋒參與修改台詞和調整人物性格,並承擔了片中「美食總監」的責任。

在「父子情」的部分,謝霆鋒飾演的小廚神高天賜,從小被父親高峰託付給友人,孤身追尋自己的食神夢想。但與父親不同,他認為「人並不一定非要那麼冷血才能成功」。

最後與父親賽場相見,高天賜征服父親和觀眾的不是外表驚艷的菜品,而是一碗再普通不過的豬油麵,這讓人想起周星馳電影《食神》中的那碗叉燒飯。

導演葉偉民說:「我覺得任何一道菜都有可能是美食,但能記得住的都是帶有情懷的。如果大家看完會想去陪自己愛的人吃頓飯,我就很滿足了。」

看到片尾處葛優率領主創給大家恭賀新年,小娛感覺彷彿穿越回到了90年代香港賀歲電影繁盛的時代。葉偉民說,由於一年前就希望定檔春節,所以電影中試圖營造一種團圓喜慶合家歡的氣氛。

為了宣傳電影,無論是英皇娛樂,還是浙江衛視都使出了渾身解數。英皇娛樂出動了Twins、古巨基、李克勤、林峯、陳偉霆、容祖兒等旗下眾星現場電影主題曲,請來「賀歲片之王」葛優來出演味王一角,甚至專門舉辦了「決戰食神Music Tasting」 英皇超級巨星演唱會。

英皇打懷舊牌,浙江衛視則負責拉攏年輕受眾。主持人伊一、陳歡分別以美食大賽評審和主持人的身份,客串了《決戰食神》;浙江衛視綜藝《王牌對王牌》請來《決戰食神》主創團隊,沙溢和TFBOYS的王源模仿謝霆鋒演唱改編后的《謝謝你的愛1999》「廚神版」。

謝霆鋒離他的「美食商業帝國」還有多遠?

可惜的是,《決戰食神》的票房表現與影片的巨額投資相比,並不如預期。

「所有的朋友都問我,為什麼不是大年初一?」葉偉民口中帶着一些遺憾和惋惜。電影的臨時改檔,可能是考慮到春節檔8部電影同步上映造成的激烈競爭,但不少業內人士都指出,像《決戰食神》這樣的主打美食、親情的合家歡電影,其實非常適合春節檔。

這一次從綜藝延伸到電影的嘗試,似乎並不算成功。但不知不覺中,人們已經逐漸接受了謝霆鋒的美食理念,這為他一步步打造自己的文化IP「鋒味」奠定了基礎。

通過拍《鋒味》三年的經歷,謝霆鋒的確積累了很多美食製作經驗和人脈資源:電影《決戰食神》中的菜品100%是由謝霆鋒原創設計,不僅如此,他親自請來了米其林星級大廚和蔡瀾等美食名家客串比賽評委。

「他真的好認真,好執着。」《決戰食神》導演葉偉民感嘆,為了能夠拍出菜品最新鮮的樣子,他找來從《鋒味》開始就一直合作的專業團隊負責挑選和維護蔬菜,「直到開拍的那一刻,他才拿食材出來」。電影拍攝期間,謝霆鋒住的酒店裡還自備有一個小廚房,每天收工后他自己一個人回去反覆練習設計新菜品,不滿意就推到了重來。

是不是下一步,謝霆鋒就會正式推出自己的餐飲實體店?

「如果只開鋒味餐廳,不拍電影不唱歌,那我就被公司罵死了,」謝霆鋒以一句玩笑話否認了進軍餐飲業的想法。他的野心顯然不止於美食,而是「美食+」概念:比如電影,比如音樂。有消息稱,今年謝霆鋒會嘗試把音樂與美食結合做音樂會、演唱會。

仔細分析謝霆鋒這幾年在美食領域的積累,可以說,謝霆鋒和他的美食帝國已經到了全領域變現的時候。幾乎沒有人注意到,去年年末謝霆鋒在天津開了一家名為「鋒味」食品技術有限公司的新公司,可能是為了將「鋒味」曲奇引入內地鋪路。

而這些美食背後,則是謝霆鋒離婚後自我療愈,和父親謝賢彼此原諒,和朋友相交相處的一段「雞湯」般的旅程。

套用一句經典的雞湯:上帝為你關上了一扇門,卻又為你打開了另一扇窗。對於如今的謝霆鋒而言,不僅感情生活苦盡甘來,事業也因美食而東山再起,成為明星跨界中的佼佼者。

【鈦媒體作者:娛樂資本論,作者/曹樂溪,編輯/鄭道森】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電影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