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支付宝还威的瑞典支付应用 Swish:使用者免费、公开 API,全国普及率还超过 50%

swish

中国目前的行动支付应用除了支付宝还有微信支付,两者性质类似算是竞争对手。支付宝是 2004 年创立,我不敢说它是学 Paypal,不过它依附着淘宝发展的路线和 Paypal 在 eBay 羽翼下茁壮的历史是很相似的。微信支付 2014 年才开始,晚了十年,但因为有 Wechat 通信 APP 的使用者基础,微信支付对市场的渗透力来得快又强。两相比较,支付宝趋近于金融业务,微信支付则在人对人的微交易见长。

谁比较成功呢?支付宝号称是“全球领先的独立第三方支付平台”,微信支付说自己是“中国领先的第三方支付平台”,那到底谁领先多些呢?以使用者人数来说,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都说自己有 4 亿的实名注册用户,占中国人口数 30%。套句中国的粗话:这数字是够牛逼的了。

但是… 你有想过世界上还有比它们更厉害的支付应用吗?没有,因为你只想到你自己。

在台湾,很少人知道有个线上和行动支付的应用在瑞典的渗透率已经超过 40%,在这个 9 百万人口的国家有超过 3.7 百万的用户,平均每个用户一年交易 30 笔。这个服务有年龄限制 (16 岁以下不能使用),所以只算 16 岁以上瑞典人口的话,这个应用的普及率已超过 50%,而且还不停地成长。

这个行动支付应用叫做:Swish。

Swish是 2012 年 12 月才在瑞典推出的行动支付应用,它不是第三支付平台,是一个免费的支付服务,用户不需要对它申请任何帐户,Swish 也不经手任何的交易资金。Swish 服务的背后有两个很重要的伙伴支撑整个系统,一家叫做 BankID (线上身份验证),另一家叫做 BankGirot(银行转帐网络)。三者都是由瑞典本地银行联合出资成立的公司。

眼尖的人可能已经发现,Swish 和支付宝 / 微信支付在本质上有两个最大的不同点。首先,瑞典的 Swish 是一套公共基础建设,提供的是免费的应用服务,直接加速行动支付成为新支付媒体的主流之一,这是以社会服务为基础的支付文化变革。中国的第三支付平台则是以营利为目的,并且采取资本主义赢者全拿的策略,透过购并来壮大规模,试图吃下所有的线上行动支付应用。 这正可以映证社会主义 (瑞典) 和资本主义 (中国) 的不同点。

  • 消费资金移动的三种方式:预付款、即付款和后付款

另一方面,支付系统依据消费者资金移动的时间点可以略分为三种:预付款、即付款和后付款。Swish 是即付款的银行帐户转帐交易,而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则是预付款的线上电子钱包,这两者的支付方法、技术架构和商业模式都是不一样的。

预付款最常见的就是预付卡、电子钱包和礼券。例如使用悠游卡的时候,你先把钱转到悠游卡的芯片里头放著,交易的货品或服务 (搭车) 在未来才实现。支付宝也是相同的道理,只是钱不存在芯片卡,而是在你的线上帐户里头。预付款在资金运用上对消费者是不利的,除了损失利息之外,预付和提现需要两次的银行作业,成本至少是即付款的两倍。目前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对银行转帐成本都有补贴,未来这个成本会渐渐转移到用户身上,微信支付从 2016 年初开始收取提现手续费就是个例子。再者,预付款已经把钱转出自己的口袋,但是悠游卡会遗失、礼券和电子钱包服务商可能会倒帐,所以预付款对消费者风险最高。

即付款最简单的就是现金交易、在商店使用转帐卡 (Debit Card) 或是在线上使用银行转帐。即付款时,资金移动和获取货品或服务发生在同一个时间点。即付款是最直接简单的,下一个支付命令把钱从一个帐户搬到另一个帐户就结束了,对银行、商户和消费者都没什么风险。缺点是银行转帐有固定的交易成本,如果交易额度小的时候,固定的交易费用就会比较显著。本地的银行转帐费率通常很低甚至免费,所以在电子交易里头,即付款的成本和风险是最低的。

后付款简单地说就是信用卡或是帐单付款。信用卡让消费者享有一段期限的免付款期,这是对消费者资金运用最有利的方式。相反的,消费者可能赖帐,所以银行风险也最大。后付款凭借的是的信用,因此必须建构一套大家都信赖的系统,这也是 Visa 和 MasterCard 这些信用卡品牌和交易系统存在的理由。信用卡制度需要考虑到很多资讯安全以及抵御冒用的技术,银行风险高,系统的维持成本也高,所以交易成本最高。

  • 即付款系统 Swish 是如何运作的?

拉回来说,Swish 是银行转帐的即付款系统,它是瑞典各银行合作一起为行动支付所提供的应用系统。它的概念是把用户的手机号码、身分证号码和银行帐户相结合,透过安全的身分认证技术,让用户很方便地在手机上认证身分和签署支付命令,银行转帐系统就可以依据支付命令把款项从付款帐户转到收款帐户。

说来简单,要做到够安全和受信赖却不容易。Swish 是一个很有巧思的系统,它达到了简化交易程序的目的,却完全不需要纪录双方的银行帐号,只需要知道方的手机号码或是商户代码。Swish 不向消费者和商户收费,商户所需负担的费用是自己银行收取的转帐手续费,银行对每笔收费 2 或 2.5 瑞典克朗 (8 到 10 元台币)。

用 Swish 进行线下的 C2C 或 C2B 交易,只需要两个步骤:

(1) 打开 Swish,输入对方的手机号码 (或商户代码) 和金额。

(2) Swish 自动叫出另一个叫做 BankID 的身分认证 APP,在里头输入密码后交易就完成了。对方随即会收到交易完成的讯息。

Swish 的使用影片:

如果是进行网络交易,就不用输入对方的电话号码,而是在网站上输入个人身分号码,步骤就是这么简单。如果是在手机上使用商户的 APP 交易,个人身分号码输入就免了,商户的 APP 会直接呼叫 Swish,动作更简单:

1. 在商户的 APP 上选择用 Swish 付款。
2. Swish APP 自动开启,确认内容。
3. BankID APP 自动开启,输入签署密码。
4. 交易完成。

图片来源: http://getswish.se – Swish API Integration Guide v0.9.8.2

上面的这个付款的流程包含三个重要的部分:产生支付命令(Swish)、认证和签署支付命令(BankID)、执行支付命令(BankGirot)。这个流程是由三家公司分别负责,这三家公司都是由瑞典主要银行投资组成,虽然没有政府涉入运作,这三家公司的业务都算是瑞典的金融基础建设的一环,它们的服务对消费者是免费的,整合的 API 对商户是公开的。消费者和商户参与这个行动支付应用的唯一义务是在瑞典的银行开个帐户。

Swish 是这整个应用的前端,它是操作的中心,由它来呼叫 BankID 和 BankGirot 一起完成支付的作业程序。在 Swish 推出之前,BankID 和 BankGirot 本来就有相应于线上和行动支付的套件,Swish 只是把它们进一步整合起来并简化操作的流程。

BankGirot 则是瑞典老牌的银行转帐交易公司,成立在 1959 年,有点像台湾专做 ATM 转帐的“财金资讯公司”。在过去传统的银行转帐应用,BankGirot 的作用是简化 C2B 的付款流程。BankGiro 让用户设定一个专门的帐户代号来取代麻烦的银行帐号。执行传统的银行转帐作业,付款者必须有受款者的银行资料、帐户号码等,但 BankGirot 给用户一组简短的帐户代码,付款时使用这组号码即可,既简化流程也可以强化用户的隐私安全。到了线上和行动支付的时代,BankGiro 只是把这个转帐代码连结到用户电话号码就差不多了。

至于 BankID,它才是这个线上和行动支付应用的关键技术。在人不见人的线上交易当中,如果只凭电话号码的话交易风险很高。电子交易的核心关键就在于确认付款人的身分以及信用状态:在电脑或手机后面付款的那个你,是不是真的你?那个打算付款的你,是不是真的有钱的你?

BankID 这个辨识付款人身分的关键系统,它是瑞典从 2000 年以来所发展的重要金融基础建设,也是下回会再继续的另一段故事。

(本文获作者Eric Chou授权刊登转载,原标题为〈线上行动支付 Part 2 – 来自瑞典的 Swish〉,图片来源:Swish 官网,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电子商贸资讯?下载【香港硅谷】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