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動化時代來臨,你的飯碗能保住嗎?

..

「下面是見證奇迹的時刻。」無人化餐廳「Eatsa」承諾道。

作為舊金山地區第一家深度自動化的餐廳,Eatsa 會在顧客點餐 90 秒後為顧客獻上食物。顧客所點的食物會被放置在一個小小的玻璃箱裡面,顧客可以通過放置在牆上的 iPad 進行支付。Eatsa 所提供的是一種無人化體驗:由於整個餐廳並沒有服務員和收銀員,因此下錯單這類人為錯誤可以在最大程度上得到避免,顧客也無須為服務員支付小費。

儘管 Eatsa 宣稱自己是無人化餐廳,但顧客還是可以從點餐過程中捕捉到人的身影。

在食物出現之前,位於玻璃箱前面的屏幕會自動關閉。但由於顯示屏有一定的透明度,細心的顧客可以在這短短的幾秒鐘內看到一隻端着食物的手。

目前 Eatsa 尚未實現完全的自動化。這家公司承認他們聘請了為數不多的廚房工作人員,而且還會在餐廳大堂上配備一位員工。這位大堂員工在幫助顧客解決訂餐問題的同時,還需要迴避顧客關於玻璃牆后所發生的一切的疑問。「你們可以充分發揮自己的想象力」服務員往往會笑着向顧客說道。

於去年 8 月份正式開業的 Eatsa 已經在洛杉磯開了第二家分店,這家餐廳讓我們提前窺探了一個即將成為現實的未來:一系列曾經由人類完成的工作將會完全交由機器接手。而且和前者相比,後者的效率和可靠性都更高,且成本更低。

機器接手人類工作的時代即將到來,又有誰能保證自己的飯碗絕對安全呢?

已經投入使用的機器

「伴隨着機械人革命的到來,大規模的失業浪潮必將出現。」諾爾 · 沙基(Noel Sharkey)說道,他是英國謝菲爾德大學(University of Sheffield)的退休教授,研究方向是機械人以及人工智能領域。沙基最近設立了一個基金,名為「機械人技術責任基金」(Foundation for Responsible Robotics)。依託這個基金,沙基希望能夠避免機械人在廣泛應用過程中有可能帶來的社會和道德危機。

沙基所提出的警醒其實並不新鮮。在 2013 年,牛津大學(University of Oxford)的學者卡爾 · 貝內迪克特 · 弗雷(Carl Benedikt Frey)和邁克爾 ·A· 奧斯本(Michael A Osborne)就曾經作出過這方面的警告。在一個分析報告中,他們按照被取代的風險大小對美國的 702 個職業進行了排序,最終認為美國將會有 47% 的工作面臨被計算機取代的風險。其中電話促銷員、會計、體育裁判、法務秘書以及收銀員等 5 個工種被認定為最有可能被計算機取代的工作,而醫生、幼兒教師、律師、藝術家以及牧師這相對安全。

出版於 2015 年的《職業的未來》(The Future of the Professions)一書由理查.薩斯金(Richard Susskind)和兒子丹尼爾 · 薩斯金(Daniel Susskind)聯合創作。在本書中,兩位作者認為睡着計算機系統變得越來越強大,許多傳統職業將逐漸衰退,並被計算機取代。

現在在談論這個問題的時候,薩斯金父子已經無需再用到將來時態了。在上年夏季,一款名為「ROSS」的法務助手已被發佈。這款系統主要依託 IBM 公司的人工智能超級電腦 Watson,它可以接手人們的法務搜索工作。

ROSS 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兼 CEO 安德魯 · 阿魯達(Andrew Arruda)認為儘管他們所開發的工具可以在數秒鐘的時間內完成人工搜索需要花費數小時才能完成的工作量,但 ROSS 並沒有對人類的工作構成威脅,因為自經濟大蕭條以來,許多上規模的律師事務所已經停止為法務搜索服務支付資金。阿魯達還表示 ROSS 的出現有助於維護司法的公正性:目前在美國大約有 80% 的人群沒有能力尋求法律代理援助,而 ROSS 的出現可以進一步降低法律代理服務的成本,因為在 ROSS 出現之前,從事法務搜索工作的人往往可以領取高額薪水。

在上周二,《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曾經報道過由德勤(Deloitte)所作的一個分析報告。在報告中,德勤表示由於自動化進程的推進,英國本土的司法領域已經失去了 31,000 份工作。據估計,改領域內還有 114,000 份工作存在被取代的風險。

這一切來得極為迅猛。在 2013 年,麻省理工學院(MIT)的約翰 · 倫納德(John Leonard)在接受《麻省理工科技評論》(MIT Technology Review)採訪時表示機械人完全取代人類的情景在他有生之年都不會發生。「半自動駕駛的計程車仍然需要一位司機。」他說道。但截至目前為止,Google 公司的自動駕駛汽車已經在公共道路上行駛了超過 1 萬英里,自動駕駛計程車的出現似乎也不可避免。

沙基認為服務業將會受到嚴重的打擊,他估計到了 2018 年將會有 3,500 萬機械人被投放到工作當中。

一款名為「侍應先生」(Monsieur)的酒吧侍應機械人已經被投放至市場當中。此外,位於加州聖何塞市的一家硬件商店也正在使用一款名為「Oshbot」的零售服務機械人。位於英國的沙拉酒吧連鎖「Tossed」也表示他們將會為位於倫敦的兩家分店配置可以提供自助服務的終端設備,屆時這兩家分店的收銀員將會被自助終端取代。在上周四,披薩店「Domino's」也宣布將會為澳洲分店配置一款名為「Brisbane」的披薩配送機械人。

一些公司對於機械人接手人類工作的評論非常敏感。在上周四,彭博社(Bloomberg)曾報道稱 Google 公司有意出售旗下的機械人公司「Boston Dynamics」。後者於 2013 年被 Google 公司收購,他們所生產的機械人具有高度靈活性。

「儘管許多各級媒體會對此感到興奮,但我們也開到了一些負面的評論。有人認為現在所發生的一切非常可怕,機械人似乎已經作好了接手人類工作的準備。」一位 Google 員工在內部郵件中寫道。目前 Google 公司的一部分內部郵件已經被彭博社掌握。

「Maidbot」是一家生產清潔機械人的公司,他們的機械人可以幫助各大酒店清理房間。這家公司的創始人邁卡 · 格林(Micah Green)表示就現階段而言,他們所生產的機械人僅用於提升人類的工作表現,而非取代人類。

有些機械人生產商則完全不忌諱他們希望產品能夠完全取代人類的初衷。

距離無人化餐廳 Eatsa 數英里開外有一家名為「Momentum Machines」的舊金山創業公司,這家公司希望自己所打造的產品可以在工作中完全取代人類。在 2012 年,這家公司發佈了一款全自動的漢堡包製作機械人,他們在官方網站中表示這款機械人已經可以製作沙拉、三明治等多種素材豐富的食物。

「我們的設備並非意在提升員工的工作效率,而是意在完全接手人類的工作。」其聯合創始人亞歷山德羅斯 · 瓦達科斯塔斯(Alexandros Vardakostas)在接受媒體「Xconomy」採訪時直言。

一款名為「Mabu」的機械人好友

在 2014 年,以「后未來主義者」自稱的斯托 · 博伊德(Stowe Boyd)提出了一個極富挑戰意味的問題。他在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一份報告中寫道:「到了 2025 年,我們所面臨的核心問題將會是:人類在這個不再需要他們勞動力的世界中應該何去何從?我們在一個僅需少數人對機器進行指導的世界中到底充當著怎樣的角色?」

答案或許隱藏在一些往往不能獲得報酬的活動當中,例如在傳統過年上應該由女性承擔的照料工作等。和人類相比,計算機和機械人或許更能勝任體力勞動、文書工作以及需要用到邏輯思維的場合,但它們沒有感受,也不能懷着同理心去工作。它們或許可以模擬出富有情感的表現,但它們所擁有的並不是真真切切的情感。

在舊金山多帕奇社區的一個地下辦公室中,科里 · 基德(Cory Kidd)博士正在開發一款機械人,這款機械人的唯一作用是對主人進行鼓舞,並讓其採取更積極的行為模式。

這款名為「Mabu」的機械人只有檯燈大小,它的胸前放置有一台觸屏電腦。作為一個私人保健伴侶,Mabu 可以幫助患者更好地調節慢性疾病。Mabu 擁有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眼眸的顏色為綠色。它還擁有一身黃白色的皮膚,乍一看來,Mabu 活脫是 Pixar 公司電影裡面的角色。對於 Mabu 而言,主人的感受就是一切。

作為一款機械人,Mabu 所做的一切談不上有多麼令人印象深刻。它所做的僅僅是在主人的床邊安靜地坐着,每天和主人進行一到兩次談話。

Mabu 的對話機制由幾位行為心理學家以及一位好萊塢的前編劇人員共同設計。在人工智能技術的輔助下,Mabu 可以充分適應不同聊天對象的個性和興趣,進而提升患者遵循治療計劃的積極性。

Mabu 的聲線和外表都以一個女性化的形象呈現,基德表示這個設置擁有充分的研究依據,因為在傳統觀念看來,女性往往更具同情心,也更加樂於助人。

那麼,Mabu 真的會關心我們嗎?它只是一個塑料機械人。但當基德向其透露自己感覺不太開心時,它的答覆是:「你向自己施加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在回復的過程中,Mabu 甚至還會作出點頭狀以表同情。

那麼,我們又是否會關心 Mabu 呢?基德表示在一系列的測試完成後,他希望從患者身邊回收 Mabu,但許多患者會拒絕歸還。「他們表示 Mabu 似乎已經成為了自己家庭的一份子。」基德說道。

Mabu 可以為患者提供某種情感上和心理上的支持,它在這方面的表現甚至要超過人類,因為後者往往不能向他人提供有效的情感和心理支持。你的伴侶會每天提醒你服藥嗎?他們又可以陪伴在你身邊多久?因此基德表示:「我們無意取代任何人類,因為我不能想象有哪個人可以被稱為稱職的保健伴侶。」

如果說 Mabu 的表現比我們更具人性,我們又該何去何從?

我們所能做的或許是孕育出一代全新的人類,這正是沙基的觀點。在 2008 年,沙基在《科學》(Science)雜誌中發表了一篇名為《機械人技術的道德邊界》的論文。在論文中,沙基表示日本和韓國等國家已經在對擁有孩童心智的機械人進行研究,他認為這是一個值得警示的現象。

沙基一直在關注保姆機械人的發展情況,目前已經有一些保姆機械人被投入使用,例如由日本電氣公司(Nippon Electric Company)開發的保姆機械人「帕佩羅」(PaPeRo)。

「我們發現有越來越多的機械人被用在兒童的照料工作上。」沙基說道,「我們曾經對機械人長期照料兒童的可能性進行過細緻分析,並認為這種情況所伴隨的嚴重情感障礙有可能會給我們的社會帶來極大的浩劫。」

身為人類,我們必須竭盡所能地阻止這類情況的發生。

文章來源:theguardian,由 TECH2IPO / 創見 阮嘉俊 編譯,首發於 TECH2IPO / 創見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IT人物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