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傳志、孫宏斌不得不說清楚的故事

本文授權轉載自:盒飯財經(daxiongfan)

作者: 何伊凡

1

眼前這個人,不像剛完成632億交易的梟雄。

22

與孫宏斌的訪談沒有第三人在場,只好自拍了一張

他穿着一件橫條紋圓領短T恤衫,只有一半扎在藍色牛仔褲里,頭髮凌亂,眼中布滿血絲,就像你在炎熱夏日的晚上,隨便可以在街頭遇到的疲倦中年人。他拉開門,客氣地將我讓進房間,客房內只有我們兩個,他自己動手倒水,拿出煙,坐下前,輕輕打了個哈欠,向椅背一靠。

這是北京CBD附近一家五星級酒店套房,他與團隊都住在這裡鏖戰——酒店離萬達廣場很近,如果他想去拜訪王健林,只需要十五分鐘。

融創中國董事會主席孫宏斌有一千個理由拒絕接受採訪。

他本來幾乎從不站在聚光燈下,現在又是在風口浪尖,更需要低調潛行。

見面之前,他剛結束了一個電話會議,還沒開始聊,又有幾個電話進來,他稱呼其中一個打電話者為「董事長」,又間或稱其「大哥」,「您辛苦了,辛苦了,都沒問題,都可以」,他用濃重的山西口音說。

打電話來的是王健林。

我用一個名字就敲開了他的門:柳傳志。

當孫宏斌再次成為焦點,這個焦點卻引出另一段陳年舊事,即他與聯想之間的恩恩怨怨。每個故事都需要一個開頭,孫的故事,就是從那裡開始的。

目前流傳版本大多如出一轍:27年前,孫宏斌是有血性,做事出格的「叛逆者」,而柳傳志則精心布局,老謀深算,雙方處於接近勢均力敵的狀態,最後柳將之送進了監獄。現在,柳傳志則成了被他征服的人之一,孫宏斌今日之成就,動力就來自於隱藏的「不甘心」情結之下。

看似邏輯嚴密,但與我所了解的柳傳志和孫宏斌均相差較大,他們都被臉譜化了。

創業如逆水行舟,風平浪靜只是童話,衝突才是常態,要麼能駕馭衝突,要麼讓衝突碾壓,柳傳志與孫宏斌,都是處理衝突的高手,在情感、權力、大是大非面前,他們如何把握分寸,怎樣看待彼此?如今拉開了更長時距,他們是否願意聊聊?

我通過私人關係向兩人都發出了訪談邀約,發出最後一刻,又加了一句:您可以拒絕這個採訪,但如果接受,希望所聊的沒有套路,只有真相。

沒想到,一天之內,兩人全見到了。

現在,孫宏斌就坐到面前,這是一個看起來謙和,拙於表達,但實際異常機敏,富於決斷力的人,他會沒有套路嗎?

2

「都是扯淡」,這是他說的第一句話。所謂扯淡,指關於他和柳至今仍心有裂痕,以及種種相關傳言。

「其實我覺得和柳總的關係,已經可以蓋棺定論了。我有今天,特別感謝他」,提到柳時,他下意識把身子直了一下,對盒飯財經說,「柳總這些年對我算是亦師亦友吧。」

頓了一下,他換了個詞,「有時候覺得像長輩一樣,亦父亦友。有些人胡編亂造,不認識我,也不認識他,(人家這麼說)這也沒什麼好辦法。」

現在,孫宏斌與柳傳志之間還常有家庭聚會,一起吃飯,有親密的私人交集。

23

孫宏斌

「我這個人比較性情,不是你說我好我就好了,你說我差就差了,別人願意說什麼就說什麼吧。我確實不是特別在乎自己的形象,可能本來形象也不好,只是有些人太不負責任了,亂寫亂說亂演繹」,他點了一根煙,「對柳總很不公平。」

他自述柳傳志對他的支持一直持續到現在,就在前幾天,柳傳志與聯想控股高管赴天津,還帶着孫宏斌一起見了一些領導,探討在天津的合作意向。

提起當年在聯想那段經歷,他略有些含糊。說自己很年輕的時候有些教訓,這對那個年紀來說特別好。雖然有很多事(入獄)肯定是不願意經歷的,但過程還是很有意義。

這是他強悍個性的小註腳。「我那時年輕氣盛,這件事本身,就是帶着一群年輕人,想幹事,也沒想幹什麼壞事,結果過激了。」從他的角度,如此定義此事,「如果重來一次的話,說不定還會這樣。」

他特別理解柳傳志當時的做法,因為「柳總這個人,聯想比他的命還重要,在當時情況下他如此反應,也完全符合他的性格,更符合他對聯想的感情。」

柳傳志常言:「不生事,不怕事,天下無事;能善人,能惡人,方能正人。」

能善人,是所謂菩薩心腸,能惡人,是所謂霹靂手段,兩者必須相輔相成。縱觀聯想發展史,從當年進出口許可證難題、聯想橋四通橋冠名、香港聯想危機、楊元慶與阿梅里奧的衝突等種種困境,他所呈現出的「能善人」與「能惡人」之法,何時該「霹靂手段」,何時該「菩薩心腸」,幾乎可以成為一部「衝突」教課書。

在柳處理與孫的關係上,完整體現了這一點。

3

24

丨圖註:柳傳志與何伊凡

同日,我在融科資訊中心拜訪了柳傳志。他認為,當年情況是「孫要從一個大船裡面造一隻小船出去」,「那怎麼能行?破壞力會很大,當然這涉及到分量問題,就像一個人每天吃半斤飯,這裡面有一兩是有毒的東西,分量不大,但危害性很大,主要是這個問題。」

柳以愛才、識才、善於培養人才著稱,但若有人觸犯其原則與底線,他也會立刻施以霹靂手段。

關於孫宏斌當時在聯想的位置,外界有一種誤讀,認為他位高權重,已隱隱可以與柳抗衡,但多位「聯想系」舊人透露,當時還是老同志全面掌權,而提拔年輕幹部的過程中,郭為都要比孫宏斌地位高多了,孫宏斌只是一個市場二部經理。

一位與孫同時代的聯想人回憶,「假設當時聯想有100斤重,孫的分量大概最多5斤左右,柳根本犯不上算計。」

孫的崛起是柳刻意栽培的結果。新老衝突之中,他明確站在年輕人一邊,還為孫宏斌搬走過路上的障礙。

「那時候在聯想,柳總很看的起我」,孫宏斌告訴我,「柳總當時說:人有三種,第一種,自己能幹成事的;第二,能帶着一群人干成事的;第三,能審時度勢的,一眼看到底。最後這種人很少,小孫是其中之一。當然,他也批評我,做事不留餘地。」

這與柳傳志在他辦公室內對孫宏斌評價幾乎如出一轍。他告訴我,孫宏斌有三個最大優點:第一點有極強的上進心,不是一般的強,是極強。第二,有非常強的堅韌性,打倒了再爬起來,這很了不起,第三有一眼看到底的能力,能判斷一件事做與不做的關鍵在哪兒。

「就是有一點啊」,他笑着說,「小孫這個人,做事沒有留餘地,他的風格就是往前沖沖沖,這是性格使然。」

25

丨圖註:柳傳志

柳傳志覺得,民營企業家五彩繽紛,有人願意沖,有人保守點,都應該支持,但沖的時候你別踩了底線,「這事咱們一定要說清楚」。

什麼是柳傳志心中的底線,聯想所倡導的「企業利益第一」肯定是一條。

1990年代初,柳傳志大量時間花在香港聯想時,孫宏斌突然發力。1990年5月28日,孫被警方羈押,7天後被逮捕,25個月後判決,主審法院判決「挪用公款」罪名成立,刑期五年。

孫宏斌並未上訴,接受服刑。這段往事多有記錄,無需贅言。

4

我們先暫時離開2017年的北京,將鏡頭拉回1994年3月。在一個飯店,柳傳志和孫宏斌又見面了。

此刻,孫宏斌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快走到盡頭,他即將出獄,有一定自由活動機會。他來北京為監獄買東西,通過還在聯想工作的一個同事,要約柳傳志出來吃飯。

柳傳志居然答應了。

1994年的聯想已創業十年,柳傳志成了中關村明星。這一年2月14日,聯想集團有限公司在香港主板上市,3月成立微機事業部,柳傳志一面將楊元慶推到最前線,一面向科學院提出改制方案,最終員工取得35%的分紅權。

26

丨圖註:1994年,聯想在港交所上市,中間為柳傳志

諸事纏身,光環籠罩,同時也有內憂外患。這種情況下,他依然決定見一下尚未刑滿釋放的前員工孫宏斌。

孫宏斌回憶,那一次見面,倒也沒什麼尷尬的,自己是誠心誠意認個錯。「他為什麼還願意見我呢?大概覺得我這人還不錯。即使在那個事情發生之後,他對我也很欣賞,柳總這種地位,不是我想和他走得很近,就能走得近的。」

除了認錯之外,他也沒繞彎子,希望柳能支持他東山再起。

「我也知道他會支持我。我的頭當然不願意輕易低下去,但明白自己當年太年輕,不懂事,我和柳總說,最重要是看我以後能不能吸取教訓」。

當日同席的人還有聯想元老李勤,柳傳志端起酒杯,觀察着這個曾經的愛將。彼時,他50歲,孫宏斌31歲,這並非一次身份對等的交流,而是長輩與晚輩之間的談心。

「他在裡邊沒有自暴自棄,還想學好,出來繼續做事,這點很不錯。」柳傳志回憶。當年也有一些出獄后的前員工,找柳傳志希望回聯想工作,但孫宏斌就是想去外面闖蕩。

孫在獄中情況,其實柳已大體了解,知道他給勞改局的《北京新生報》寫了很多文章,(盒飯財經註:孫文筆不錯,曾辦過一份《聯想企業報》,這是其小部門內部報紙,也是最初引起柳警惕的原因之一),通過寫稿,賺得了不少分數,獲得減刑一年兩個月。

柳傳志欣賞生命韌性特彆強的人,有一次他曾和朋友開玩笑,請大家猜他最敬佩的人是誰。「他們誰也想不到」,柳傳志說,不過其答案確實出乎很多人意料,這個人居然是劉曉慶。原因是劉曉慶坐牢時,堅持鍛煉身體,學英文,一圈圈地跑步,出來依然活得很好。

「這真的是一種力量」,柳感嘆,他本人性格就極為堅韌,對堅韌之人,有天然的欣賞。

27

丨圖註:柳傳志

如有必要,柳傳志面對競爭或平息衝突時手段果決,而他一直又對傳統知識分子價值觀心存敬畏,例如孝道,誠信及謙虛等美德。當聯想是一家小公司時,他可以為了公司利益寸土必爭,分毫不讓,當聯想逐漸從小雞長成了鴕鳥,他反而更擅長用小雞的視角去看別人。

此刻面對孫宏斌,霹靂手段已經釋放過了,他再次動了菩薩心腸。

5

柳傳志記憶中,聯想曾無償給了孫宏斌20萬「安家費」,用來解決他的生活問題,還借款給他500萬元,以助他重整旗鼓。

按照孫宏斌的記憶,當時聯想給了他第一筆錢50萬,他創立順馳,做房地產中介業務。這筆錢是按照借款走的,還打了欠條,後來把錢還上了。

1995年初,在柳傳志和中科集團董事長周小寧支持下,順馳和聯想集團、中科集團成立天津中科聯想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聯想出了500萬,中科出了500萬,孫宏斌又籌了500萬,1998年,孫買回了聯想與中科的股權。「當時柳總出這筆錢,本來就是為了支持我。」

2003年,順馳準備上市,但孫宏斌曾經入獄的經歷是一大障礙,因為此污點,他很難在順馳獲得董事席位。2003年2月19日,孫宏斌向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提出申訴,要求取消原判。鑒於此事緣起於當年的案件,孫宏斌向柳傳志報告了此事,希望得到柳傳志和聯想的理解。柳傳志愛才,聯想表示,孫宏斌個人提出申訴,司法機關依法調查處理,聯想沒有任何異議。

「這對我很重要。」孫宏斌感嘆。

28

丨圖註:2010年,融創中國在港交所上市,孫宏斌舉起香檳

所謂時也命也,2004年順馳上市前夜遭遇宏觀調控,上市計劃折戟,直到2010年10月7日,他旗下的融創中國才登陸港交所,這已經是他四闖IPO。

6

回憶往事,孫宏斌並無唏噓之感,他是一個不會活在過去的人,但所有人都是由自己的過去造就的,柳傳志大約是他與年輕的自己之間最強的精神紐帶,這或許是他所謂「亦師亦父」的真意。

「站不起來的人,都是自己把自己打趴下了,人的經驗是怎麼來的?經歷多了之後,自然就想明白了,你從逆境中會學的更多一些,在順境中總結的東西都是不對的,」他站起身,走到窗前,「你看柳總,經歷過多少風浪。」

孫宏斌每年都會和柳傳志交流幾次。有時候需要支持,有時候想不明白,還有需要理一下思路的時候,他都會去找柳請教。

例如樂視的事情,有一次和賈躍亭談完之後,他就去約柳傳志,本來柳已有其他安排,還是擠出時間當天晚上就和孫宏斌吃了頓飯。

「他比我高多了,更超脫,方向感更好,見的世面也大。他的建議我不一定全聽,但很有價值。」孫宏斌對盒飯財經表示。

他評價柳傳志「是那種天生有領袖氣質的人」。另外,對柳的胸懷他頗為敬佩,柳年輕的時候,非常犀利,誰做錯了事,他都罵的你抬不起頭。「當然他對別人嚴格,對自己要求更很嚴格,讓人服氣。現在他很善解人意,平和,大度。」

他覺得自己和柳傳志不一樣的地方是畢竟還年輕,天天在一線,做突擊兵,如果說到拼刺刀,自己肯定更擅長,柳則看得遠,戰略判斷準確。

對他人如此高的評價,從孫宏斌口中說出來殊為難得。他平時不混圈子,不湊熱鬧,極少褒貶人物。

7
延伸閱讀

29

丨圖註:王健林與孫宏斌

雖然約好了不談萬達和樂視,還是逼着他說了幾句。實際上,與萬達合作是他頗有成就感之事,並認為這印證了柳傳志若干年前對他「一眼看到底」的判斷。

「王健林有他的邏輯,他要轉型,去地產化,這是真的。他挺牛的,轉型基本上完成了,其他地產商你轉一下試試?」

他認為這個交易的核心不是王健林要把一堆特別好的東西賣掉,而是賣給誰。「他要賣給誰,誰都願意接是吧,結果我們兩個談完之後,就簽了。」

「我們之前不熟,這就是信任,老王要真的找一個能把活干好的,要找一個好溝通、不矯情、不扯淡、特別簡單、特別痛快、能拍板的、說話算數的人,不是要找一個和他純談生意,談起來沒完沒了的人,這是最根本的。」他覺得自己就是這一系列排比的主語。

「在這個世界上啊,大多數事都是基本常識,我最煩的就是陰謀論,都是扯淡。」他罕有激動地輕敲了一下桌面。

「能得到王健林的信任,能得到柳傳志的信任,比什麼都值錢,這就是我做人的最大成就啊。」

這一次,如柳傳志所說,他留出餘地了嗎?

本文授權轉載自:盒飯財經(daxiongfan),作者: 何伊凡

相關閱讀:

    賈躍亭的敦刻爾克

    讀讀三國,看看樂視,再想想賈躍亭

    明明是樂視融到了錢,聚光燈卻都給了新入場的「二股東」

    要命還是要夢?樂視和賈躍亭最終選擇了命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柳傳志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