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騎士」孫宏斌逐漸掌控樂視帝國,體育會成為第一顆被拋棄的棋子么?

1.jpg

DoNews 5月19日消息(記者 向密) 樂視的危機正在以一種野火燎原般的方式蔓延開來。

在經歷賽事版權的喪失、與易到用車創始人周航公開互撕、北京員工班車加班餐暫停供應等一系列事件后,有消息稱網傳多日的樂視大裁員即將於近日落地。

「從亞冠歐冠轉播權的喪失,易到司機無法提現,旗下酷派解約300名應屆生,再到暫停北京員工班車、加班餐停止供應,樂視霸佔頭條的方式似乎換了個畫風——窮的越來越明顯。」這是微博上一位網友調侃樂視的段子,卻也如實的反映了樂視當下所面臨的窘境。

被孫宏斌逐漸掌控的樂視

根據媒體報道,樂視控股此次裁員涉及包括樂視控股、樂視網、樂視體育等多個業務線。其中,樂視控股市場品牌中心裁員幅度達70%;銷售服務體系裁員幅度達50%;樂視體育裁員幅度超過70%。

另外報道還稱,樂視網裁員比例僅為10%,組織架構基本維持不變;樂視影業暫不裁員;樂視致新不僅沒有裁員計劃,消息稱其人員還將有所擴充。

如果上述傳聞成真,則意味着樂視此次裁員計劃中的重災區主要涉及樂視控股、樂視體育及銷售服務體系等非上市公司板塊,而樂視網、樂視影業、樂視致新這三家上市公司或即將納入上市公司體系的業務幾乎沒有大調整。

如此看來,樂視即將做出的這一輪調整似乎與大股東孫宏斌的意願基本達成一致,因為在孫宏斌慷慨出手解救樂視時,其實際看中的也是樂視網、樂視影業、樂視致新這三大核心業務。

2017年1月13日,樂視發佈公告顯示,樂視網、樂視影業、樂視致新與戰略投資者(嘉睿匯鑫,融創中國實際控制)以及其他投資人達成協議,共獲得168億元投資。

本次交易分為賈躍亭轉讓樂視網股份(涉及金額60.41億元)、樂視致新引入戰略投資者(通過老股轉讓和增資擴股方式,涉及金額79.5億元)、樂視控股轉讓樂視影業股權(涉及金額10.5億元)三個部分。

在完成交易后,嘉睿匯鑫持有上市公司樂視網8.61%的股權;持有上市公司樂視網控股子公司樂視致新33.4959%的股權,並成為其第二大股東;持有樂視影業15%股權,為樂視影業第二大股東。

從融創投資的走向來看,融創投資樂視的重心恰恰主要集中在與樂視網相關的業務上,如79.5億元投資樂視致新,10.5億元投資樂視影業。這兩個項目中,給樂視網帶來近一半營收的終端業務,背後正是由樂視致新支撐。另外,將樂視影業納入樂視網資產,也是樂視網這兩年來正在推進的工作。

而對於樂視旗下其他業務,孫宏斌在此前多次對外演講中也直抒其觀點,而孫宏斌對樂視非上市公司的相關言論,或許早已暗示着非上市公司體系的收縮戰略。

比如,在融創中國3月28日業績發佈會上,孫宏斌曾表示,「在非上市體系這塊兒,我們一直推動它該賣的賣,該合作的合作,讓它儘快變得正常」;而在本月4日,孫宏斌更是對外宣稱:將來樂視就是上市公司和汽車兩部分,其他的,該賣的賣掉。

那麼,孫宏斌的態度有多大決定作用?根據融創中國投資樂視的「六大條款」,在樂視網現有的5人董事會中,融創中國有權提名一名非獨立董事及一名獨董;融創在樂視網、樂視致新、樂視影業3公司均有權派駐一名財務經理。

這也就是說,在上市公司體系,融創中國有否決權;非上市公司體系,則無法拿到孫宏斌的錢。在這樣的背景下,如果不能拿到孫宏斌的錢,樂視就只能自己去找錢。

關於這一點,賈躍亭也只是在樂視網2016年度業績說明會上表示,公司不排除任何合法合規的募資方式,包括股權融資和債權融資等。但不得不注意到的是,樂視高達56%的資產負債率和188億元的負債餘額,已將其置身於高利息費用支出與高償債風險之下。

樂視體育故事要講到頭了?

在樂視整個非上市體系中,此次最明顯的戰略收縮來自樂視體育。根據傳聞,原先700人的樂視體育在此輪裁員中幅度最大,最終可能僅保留200多人。

5月19日,樂視體育相關人士對上述傳聞做出回應,稱網上傳出的樂視體育裁員方案並不屬實。該相關人士還表示,樂視體育人員優化方案還未啟動,啟動時間將在近期。

不過,一位已經從樂視體育離職的員工向DoNews透露,「公司現在都沒有按時給員工交社保和住房公積金,很多離職員工的社保公積金不給減員,新公司就沒辦法增員,據說這是因為樂視體育沒錢給續交上錢,怕被員工發現,所以想等補繳上再減員。」

2016年11月,在樂視剛剛爆發危機之時,樂視體育CEO雷振劍曾透露當時樂視體育的總人數為1000餘人。經歷了「優勝劣汰」的第一輪裁員,樂視體育已經縮減為700人,裁員比例在30%左右。

在版權方面,去年樂視在2017年資源推介會上,曾將中超、亞冠、12強賽、英超、CBA定位為公司的五大核心IP。目前樂視體育已經失去了中超、亞冠、12強賽三大IP。

在版權接連易手后,樂視體育也面臨著高管不斷流失的局面。2月21日,曾有傳聞稱,樂視體育總裁張志勇、COO於航將於近期離職,目前張志勇已向管理層遞交辭呈,完成工作交接后預計將於3月份離開,於航也在同期提出離職申請。

3月23日,樂視宣布樂視控股亞太區總裁、兼LeEco香港CEO高峻擔任樂視體育COO。隨着樂視體育新一任COO的到任,於航離職的消息或已被證實。

在上述傳聞之前,樂視體育已流失多名高管。2016年12月,懶熊體育報道,樂視體育前總編輯敖銘已辭去職位。針對該消息,樂視體育隨後發表官方回應,確認敖銘近日出於個人職業規劃原因提出離職。

除了敖銘以外,更早之前原負責樂視體育賽事運營的副總裁邱志偉宣布離職加入東方園林;另外,同樣供職不足一年便火速離職的高管還有樂視香港公司CEO程益中、生態商業副總裁沈威、樂視體育賽事中心總經理劉世傑等。

綜合來看,目前在版權、賽事運營、內容和營銷方面,分別負責前三項工作的明星高管於航、邱志偉、敖銘已經從樂視體育離職,負責營銷的CMO強煒也傳出離職消息。

負面消息不斷,「白衣騎士」孫宏斌對體育業務的「不待見」,讓樂視體育更是雪上加霜。在融創中國完成對樂視的投資后,孫宏斌曾指出,「樂視的亮點在於前瞻性特別好,但資源、管理都跟不上。樂視體育方面,中超去年就虧了13個億,這就是神經病。」

想必,對樂視體育抱持着這種態度的孫宏斌,定然是不會施以援手救濟樂視體育了。而退回到單一的「體育媒體」範疇中的樂視體育,最終是否會成為樂視戰略收縮上率先放棄掉的第一顆棋子。(完)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業界資訊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