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臣氏中國區一把手羅敬仁任職10年離職!誰來接任?

3月17日,屈臣氏集團董事總經理黎啟明通過郵件向中國區全體員工正式宣布,屈臣氏及百佳中國行政總裁羅敬仁因個人原因請辭並進入離職交接。

屈臣氏中國區面臨的困境已經不是一天兩天。雖然屈臣氏2016年的營收數據尚未見報,但2016年的屈臣氏健康美麗大賞上已經公布了一組數據——2016年上半年屈臣氏中國區營收同比下降了4%,可比店鋪上半年營業額下滑8.5%,足以說明屈臣氏過去兩年的發展狀況已經不容樂觀。

屈臣氏品牌老化嚴重,BA的服務飽受詬病,商品結構缺乏吸引力……在零售業唱衰的2016年,屈臣氏的這些「老大難」問題恐怕也難以出現明顯好轉。

不過,和記黃埔(屈臣氏母公司)早已行動起來。2016年,新上任的中國區首席運營官Kulvinder Birring(高宏達)就為屈臣氏注入了不少新鮮血液,一系列改革政策讓終端門店備受鼓舞。不過,屈臣氏的「革變」不止於此,就在今日,我們獲得內部消息稱,屈臣氏中國行政總裁羅敬仁離職了。

已經在屈臣氏中國區做到了第10個年頭的羅敬仁為何突然離職?屈臣氏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下面讓我們來一探究竟。

羅敬仁十年

從2007年來內地拓展市場到2017年,羅敬仁與屈臣氏的淵源其實不止這十年。早在2003年的時候,羅敬仁就已經加入了屈臣氏,之後的4年間一直活躍於屈臣氏香港市場;直到2007年,屈臣氏集團的發展戰略重點轉向內地,羅敬仁便主動請纓前往內地市場任職。

隨後的幾年間,屈臣氏在大陸市場快速擴張:從之前的16年開100家店,到後來從2007年至今的10年間店鋪數量已經接近3000家(具體數據以屈臣氏2016年財報為準),拓店速度達到了之前的40多倍。

除了用一種可以稱之為「瘋狂」的速度擴張,羅敬仁在任職期間還幫助屈臣氏拿到不少歐美、日韓的彩妝香氛品牌的代理權,提高男士護理和葯妝品類的比例,並在2011年通過進駐淘寶讓屈臣氏進軍線上。可以說,羅敬仁這十年是值得被銘記的。

誰將取代他的位置?

不過,長江後浪推前浪,高管的更新換代其實也是發展所需。但出人意料的是,在屈臣氏工作時間超過13年的羅敬仁這次並不是「調任」,而是「因個人原因請辭」,並將於2017年7月1日離任。

羅敬仁離職后誰將坐上中國區屈臣氏一把手的位置?毫無疑問,已經在中國市場考察和試驗了一整年的Kulvinder Birring(高宏達)是第一人選。據可靠消息,現任中國首席營運總監高宏達將在2017年4月1日署理屈臣氏中國行政總裁,全面接管屈臣氏中國業務。

屈臣氏快速發展的十年結束了,下一個篇章已經悄然拉開序幕。

對於屈臣氏而言,2017年會是發生重大革新的一年;對於整個化妝品行業來說,屈臣氏從思路和政策上的轉變不僅值得期待,在我看來,它甚至可能引發中國化妝品零售店的一輪新的跟風和模仿。

屈臣氏現在又發生了什麼

那麼在新年伊始,屈臣氏的改革將從哪裡下刀?首當其衝的恐怕是部分高毛利低流量的本土品牌。

1、屈臣氏門店品牌結構調整

新年店鋪革新的第一步,就是調整品牌結構。由高宏達親自動議發起,在不同等級的城市中,屈臣氏門店的品牌結構會有所不同。

今年,屈臣氏將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成都、武漢這6大城市設為一線城市,將從一線城市開始進行第一輪的品牌結構調整;第二階段的調整則涉及重點省會城市和副省級城市(二線城市)。這次調整主要以屈臣氏生意權重最大的護膚品類為主,其它品類中也不排除銷量靠後的品牌被下架。

這次涉及被調整的品牌範圍涵蓋了所有簽訂購銷和經倉寄售合同的本土品牌,採取末尾淘汰制。據說,剩下的還在貨架銷售的品牌,如果分城市的月店均銷量低於8000元,供應商還需要給屈臣氏額外補差。

總而言之,屈臣氏不會再一味地扶持高毛利低流量的本土品牌,而是一切以消費者需求為核心,如果賣得不好(得不到消費者認可),就極有可能被下架。

2、屈臣氏門店陳列圖的調整

除了從銷售額上考核,在一線城市中,部分本土品牌已經確認將分城市下架。據可靠消息,包括廣州、深圳、北京地區的屈臣氏門店將下架哪些本土品牌已經確認,其餘城市及下架品牌待確認。

屈臣氏店鋪陳列已經發生變化

由此,屈臣氏的店鋪陳列圖也會根據品牌結構的調整而發生變化。除了原有的按照店鋪等級高低有不同的陳列圖之外,按照城市等級的不同,一線、二線城市等都會出現不同的陳列圖。

目前,一線城市下架的品牌將騰出位置給百雀羚、三生花、韓束、一葉子、韓后、花印等本土品牌和企業,而在進口品牌陸續引進后,則以進口品牌為主。實際上,在我們的實地走訪中,這種變化已經初見端倪。

3、門店運營模式已經發生改變

在武漢某屈臣氏的實地走訪中,我們看到,原本是面膜區的背櫃貨架(靠近門口),已經全部變為應季產品和潔面品、卸妝品的陳列區。根據BA給出的說法,這樣的改變是為了給顧客新鮮感。

原面膜貨架已放上應季商品,貨架尚未更新

此外,從過年後到現在我們已經可以明顯感覺到,無論在什麼時間走進屈臣氏,都很少再有店員跟着推銷,態度也更加禮貌和溫和。高宏達的新思路正在迅速實現。

4、屈臣氏目標消費者的改變

為什麼門店中會發生這些變化?

答案很簡單也很唯一——從賣貨為主轉變為一切以消費者為核心。不管是店鋪裝修風格的轉變,還是韓國品牌等進口化妝品牌的大量引進,甚至邀請楊洋代言會員卡,它們都在指向一個關鍵點——屈臣氏(至少一二線城市的門店)的目標消費者已經變成了95后的年輕顧客。

此外,屈臣氏2月新上線的官方APP「萵筍」也是為了迎合年輕消費者線上購物的需要。不僅在APP中運用了「團購」之類的,深受學生一族喜歡的玩法,接下來還將在實體店中有更大的動作。今年,屈臣氏或許能讓一直沒做起來的O2O發揚光大。

接下來,屈臣氏還會給行業帶來更多驚喜。這次屈臣氏高層的換血可以說是戰略調整的新起點,屈臣氏能不能贏得新零售模式下的勝利?今年年中的財報我們見分曉。

來源:化妝品觀察 作者:鍾楠露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業界資訊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