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產業談投資,機械人創企一定要注意哪些問題?

談產業談投資,機械人創企一定要注意哪些問題?

【獵雲網(微信號:ilieyun)北京】3月20日報道(文/竹子)

機械人的春天要來了嗎?

據國家「十三五」科技規劃智能機械人戰略首席專家趙傑教授指出,國家對「智能製造與機械人」重大專項的支持將跨越2-3個五年計劃,申報投資將達600億以上,而機械人就佔據了這部分的1/4,市場前景巨大。

3月19日,在由蘇大天宮、雅瑞資本&立德共創共同主辦的「機械人大講堂•天使會姑蘇創新創業天堂高峰論壇」上,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博導、機械人研究所名譽所長王田苗教授圍繞學術、產業、投資三個角度,和真格基金李劍威、紫牛基金創始合伙人張泉靈、思必馳VP郭浩然、博實集團副總裁張玉春、瀋陽新松機械人自動化公司副董事長兼總裁曲道奎、中關村融智特種機械人聯盟理事長魏法軍進行了一場關於人工智能和機械人行業的探討。

無標題1

內容經獵雲網整理如下:

王田苗:目前在世界範圍內華人有人才優勢,為什麼關鍵產業發展卻落後於外國?

思必馳VP郭浩然:很多美國的高校高度重視原創性基礎研究,同時也強調技術與產業結合,美國有先發優勢,但是語音語言應該是特例,這是具有民族性的,國外缺乏漢語語料庫,因此國內AI企業並不落後於國外,甚至有望走向世界。

真格基金李劍威:毫無疑問,國內與國外在基礎研究方面還是有一定的差距,但國內有比較大的市場,以手機領域而言,蘋果雖然有強大的技術儲備,但是國內華為、小米、OPPO等奮起直追,在安卓系統里,中國手機企業佔據全球前四。總體來說,中國有人才和市場優勢。因此,在大市場、強數據領域中國有望成長出偉大的AI企業,同樣在量大面廣的智能裝備包括機械人中國也有望成長出優秀企業。

博實集團副總裁張玉春:相比起國外完善的研發體系,國內更側重於市場應用層面,但現在國家對於底層技術的研發投入開始增多,開始重視起來,這是一個好的趨勢。

王田苗:智能機械人與人工智能技術最先在哪些產業快速發展應用起來?

中關村融智特種機械人聯盟理事長魏法軍:未來會有這樣的一些大的有關,包括健康、人腦相關的,我認為會有比較大的機會。從機械人方向來說,我認為現在真正能夠產業化的機械人,能夠實際應用的機械人還是少,無論是民用的還是軍用的,這是中國的機會。

張玉春:首先從智能機械人角度來看,對於汽車製造、3C行業、物流搬運、食品加工等領域工業機械人依然需求強勁,服務機械人將逐步從toB到toC,toB突出痛點解決方案與服務模式,toC將突破智能助理、聊天與陪護等服務領域。在人工智能方面,大市場強數據諸如醫療、金融、零售業、安防以及娛樂玩具、智能家居等有望率先發展起來,將可能是人工智能很好突破口。

郭浩然:講到產業,對於公司來說一定要有個門檻,更多來自於技術,現在所說的人工智能很多技術離最終的應用還是有一定的距離,從3到5年的時間定義來說,我們第一會看好人與互聯網交流的方向。現在有大概上千萬部帶互聯網,又有自然語音交流的機械人,如何讓家裡的小孩、老人更多使用它,讓更多的互聯網便利的東西通過它傳遞到消費者手裡,有很多工作可以做。我們的客戶很多是機械人用戶,類似於在必勝客里幫助服務員的機械人,目前已經商用化,在皇冠假日酒店裡的機械人已經在商用化了,離產業爆發已經很近了。

王田苗:對於創業的公司從機械人和人工智能,你認為它縱向發展好還是平台發展好?

郭浩然:我覺得創業其實和人生是一樣的,要看稟賦的。如果強迫做橫向,第一要有知識平台的廣度,並不是想做平台,而是恰好從客觀角度來說有這樣的稟賦。如果有條件可以做端到端,我建議垂直,如果這個團隊非常優秀,有世界級科學家,我建議你可以在一個技術點上突破,最後往橫向走。

王田苗:機械人是很好的方向,但機械人行業利潤很低3%-5%,實際經濟製造裝備也是3%-5%,對此有什麼建議?

瀋陽新松機械人自動化公司副董事長曲道奎:現在全球機械人產業的利潤率基本上就在4.5%左右,最高的在25%左右。中國的企業我們做了一個統計,2015年的時候中國差不多是兩千四五百家企業75%虧損。為什麼會出現這個狀況?大家可能非常想知道,為什麼要創業?創完了可能也持續不了。

實際上現在機械人走了一個非常大的誤區,從現在往前說我們稱之為機械人,但是機械人一直沒跳出機器設備、裝備這麼一個概念。大家知道機器裝備設備它的利潤率幾乎就在這個範疇里,為什麼從今天開始可能機械人的利潤率要高,為什麼說未來機械人是一個好的創業領域和空間?因為我們改變機械人現在的業態,他現在的業態或者是形態是一個機械設備,裡面80%甚至還多的是集中在機械結構機器,這個東西本身的估值說白了是非常低的,是傳統的工業裝備、工業設備這個範疇。

未來的機械人要回到哪?絕對是信息電子人工智能,假如機械人沒有未來發展的方向、沒有未來的發展空間,我認為在不需要在機械人領域做,因為再做還是做一個傳統產業。但是現在恰恰我們迎來這樣一個階段,機械人從技術的內涵裡面完全要顛覆過去,過去80%是機械設備,未來的機械人80%是在軟的東西,軟件、智能、雲、感知、大數據。

王田苗:科學家、教授專家兼職創業的優勢與劣勢?

紫牛基金創始合伙人張泉靈:科學家、教授專家創業,往往「做不大,也死不了」其原因是:1、早期教授創業的合作夥伴是學生,容易形成信任,當團隊要擴張就不捨得花錢招人(因為學生便宜,甚至不要錢),就無法將技術產品化,或者造成產業鏈上人才缺失;

2、通常創業的教授都是在學校里拿過項目的,會形成路徑依賴,這個依賴叫做拿項目,拿項目就會導致團隊餓不死,但是很難長大,因為力氣都花在定製化的項目上,而沒有從客戶正在需求或產業發展角度正在解決實際問題,當然在商業模式與組織建設方面也沒有按照商業規則去大膽實踐。

王田苗:從投資角度,多少比例的創業公司在中途死亡的?

李劍威:在中國IPO的企業大概4000家,新三板企業大概1萬家,但是全中國有4000萬家企業,所以IPO的概率是很低的。據統計,大概80%-90%的公司是拿不到第三輪融資的。我觀察偉大的公司總有自己的活法,總能創造屬於自己的價值,只有堅持初心,走到最後,要麼IPO,要麼被併購,要麼就不上市也能夠活得很好,例如宜家、華為等。

張泉靈:我通常把公司分成五類:1、偉大的公司、無論IPO與否,這類公司永遠是時間的朋友,隨着時間的推延,會讓公司越來越強大;

2、IPO標的公司,這類公司是非常清楚自己的發展只有一段時間的機會窗口,不是時間的朋友,例如:技術型公司,隨着時間的推移,可能會失去競爭力;

3、併購標的公司、這類公司的特徵是能夠解決問題,在某一方向上有用,但是它難以創造規模化的利潤,像Deepmind,最早谷歌是使用它解決服務器節能省電問題;

4、做生意標的公司、這類公司在技術壁壘上並不足夠強大,但是在區域內,它由於服務能力強,確實能夠賺錢,很滋潤活下來,這類公司只需要把團隊規模控制好,把服務搞好,把利潤率做好;

5、講故事的公司。

王田苗:估值過高,它的利弊對於初創型小公司在哪裡?

李劍威:我從投資人的角度來講說一些技術性的問題。首先估值這個事是中性,有買有賣。是由什麼來決定?是供求關係決定。如果很多投資人願意給高價就出現估值過高的情況,但是從創業者的角度來講我是覺得需要提醒一點,你不能想一步你要多想幾步,想想你這個事的終值是什麼。

我提幾個具體的案例,假設你在某一輪融資裡面因為供求關係對你很有利你融了一個很高的估值,這個時候你最好有把握,能夠真正把自己變成一個現金流為正的公司。到最後怎麼評價一個好公司?就是能持續穩定的爭取快速產生正向現金流,現金流越來越好你就是一個好公司,這個時候估值由你來定。最怕是什麼情況呢?就是在達到安全狀態之前或者說你的基本面還不能支撐你到安全狀態,然後要了一個很高的估值,因為短時間的供求關係對你很有利。但是在下一輪的時候因為你還有資金消耗,在下一輪的時候你會發現沒人買單了,這個時候你就需要錢。

其實現在市場上有很多所謂的幾億美元估值的公司就面臨這個困境,投資人尤其是專業投資機構無論是上市公司也好還是VC也好,都會有一個反稀釋條款,如果你觸發了反稀釋條款比如說原來你要了五億美元估值人家投了你一億美元,下一輪的人說你只值兩個億你需要五千萬,那上一輪一個億就按照新的估值往下調了,這時候很容易發生就是創業團隊完全失去了控制權。犯這個錯誤的公司有很多,所以剛開始要求很高的估值你要多想幾步,如果公司真的很牛以後再也不要融資了,那可以選很高的估值沒問題,但是如果你還沒到這個狀態就多想兩步。

張泉靈:我補充一個更加極端的案例,在你被超高議價估值的時候其實只證明了你階段性的跑在了行業比較前面,這個會極大在某種狀況底下讓創始人的心態發生一種扭曲。這個扭曲帶來所有的動作變形,不僅是在你的融資角度變形包括你的業務點的考慮上也通通變形,更極端的他會以超高議價估值狀態去融很小的一個比例,因為那個時候他太相信自己了,就說我就是最牛的我不想稀釋我過多的股份,我只是證明我現在值幾億美元,他融了很小的一點錢。

假如出現一個時間點有人給你超高議價,你多融一點,有可能你迅速進入盈利狀態你安全了,有可能技術始終保持了足夠的護城河你安全了,或者說你還有錢可以燒一段時間,你能給自己一個時間窗口你安全了,所以你融很少錢的時候你知道你的對手怎麼阻擊你嗎?比如說技術我的對手跟我差不多,,他只要這個時候錢比你能夠多支撐一年的話,你出來下一輪融資的時候他能始終比你低一點憋死你,你融八個億你八個億出來喊他就七億五,你七億出來喊他就六億五,但你前面有一個高估值架在那,前面的投資人很難允許你真的就往低了走,所以他的下限比你低,他的業務狀況比你差不多他的現金比你多,這種公司在這個階段必死無疑,這是千萬千萬要小心的一件事情。

王田苗:這個問題很容易矯枉過正,就變成砍價問題了

郭浩然:資本能幫我解決一些發展過程中的問題,所以我們會考慮幾點:1、為什麼要拿這個錢、2、拿錢的時間點,資本只會錦上添花,不會雪中送炭,因此我們會在行業高泡沫的時候拿錢,而且泡沫的時候,資本是非常有限的,越是輪次靠前,很多資本儲備資金變化不可控。3、拿誰的錢,我們會思考在這個領域哪些投資人最擅長,4、拿多少很關鍵,如果你把估值做高,高估值下合適的投資人的錢沒那麼多,拉高估值會給予你很大的包袱,你估值拉高了,原本目標是融A輪的,現在就變成融B輪了,A輪跟B輪的標準不一樣,企業的行為就會變形。

解碼人工智能·獵雲網2017產業創新峰會 4月13日北京等你參加:http://www.lieyunwang.com/topic/summitai

本文來自獵雲網,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www.lieyunwang.com/archives/286876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電腦與科技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