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利蜂和蓮花 Go

Untitled-1

三年前我還在動點北京辦公室上班的時候,靠近大馬路的位置有一間愛鮮蜂加盟店。這家店跟我之間可能唯一的交集,就是我曾經用它收淘寶的包裹。至於其真正的用途:用手機下單生鮮商品然後到店取貨,我實際上並沒有嘗試過。我去的更多是家門口的便利店。

北京的便利店三年前還只是 7-11 一家獨大,競爭者快客和好鄰居不知為何散發著一股陳舊的國企味兒。之後北京就陸續開了全家和羅森,只是店鋪數量少得可憐。後來全時逐漸多了起來,同時一位從 7-11 辭職創業的高管創辦了鄰家便利店,競爭格局就豐富了一點。

——我必須要在這裡提一句,鄰家的貨架擺放和增值服務我都非常滿意,包括那個我從來沒用過,但已經記在腦子裡的洗衣服務,也許以後如果要半夜洗衣服時候會想到他們。再然後,創辦鄰家的這位高管又出來了,再次組團創業,結果還是開便利店。這回的創業項目,就上了 2017 年各大科技媒體的頭條。這就是便利蜂。

2017 年我人已經不在北京,但是也跟還在北京的小夥伴詢問了下,看了開張時候的照片,也就了解了相關情況。報道中,大家「驚為天人」的除了便當超級便宜之外,就是用 App 掃碼跳過收銀台排隊,直接手機買單的做法。

而在國土另一頭,廣州的卜蜂蓮花超市有實現同樣功能的手機 App「蓮花 Go」,已經正式開通了至少半年。我第一次使用這個功能就非常驚訝於其構思的巧妙,從此以後再也沒有去過常規的收銀台。

比較了住處周圍幾個大小超市,我發現身邊這家蓮花的總體價格是相對便宜一點的。但在查詢相關媒體報道時,我發現這種實惠可能很不幸的,是因為蓮花超市目前的業績比較低迷所致。

報道指出,這種自助收款的方式其實並沒有給蓮花的業績增添太多的光彩。蓮花 Go 從 2015 年底就開始小規模的對外測試,現在已經開始批量應用了。但是除了大家感受到節省排隊時間之外,影響普通人消費決策的最大因素,其實還是在於價格是否便宜,路程是否足夠近。這兩個影響零售業的根本因素毫無變動。

自助收銀到底是不是一個便利店或線下商超的革命性競爭力?我覺得不是。

完成一個自助收銀,能夠熟練使用手機掃碼的話,大概會在三到五分鐘之內結束收銀過程並且不需要排隊。可以想見便利店使用自助收銀更節省效率的時間,也僅限於在中午大家都排隊領盒飯這個非常短暫的時段。到了兩三點鐘就沒人了,還不如直接把貨品交給收銀員更方便。反倒是特大型超市,大家可能都是開車來一次採購一大堆東西,而且客流分佈比較平均,白天大爺大媽也會過來。所以在超市當中排隊的規模效應越強,自助收銀所帶來的便利也就越明顯。

收銀台前的排長隊可能恰好是寸土寸金的中關村店鋪,在中午時段要承載周邊好幾棟大樓的工蜂白領們傾巢出動排隊領餐,所要應對的「痛點」。所以,為便利蜂激動的人恰好擁有在移動互聯網更高的話語權,所以他們的聲音可能會放大對中關村樣板店鋪的想象空間。就好像所謂 四大互聯網美食 ——黃太吉西少爺雕爺牛腩伏牛堂——被捧上天的往事一般。

對年初刮起來的這股零售業旋風,比較理智的旁觀者就會冷靜的提醒,這些單店的成功,可能從時間和空間上都不一定能複製。放到年輕人沒那麼多的小區會怎樣?便當優惠期過了會怎樣?這都是未知數。之前我沒怎麼用過愛鮮蜂其實也是因為生鮮在網上買對日常吃還是太貴了,到店取貨和京東到家等解決了距離問題之後,還是要面對定價這隻攔路虎。

早幾年開始就關注科技業界的人,可能會覺得這兩年科技行業的投資越來越不科技范兒了,會更多的投到一些基礎設施和傳統行業當中。但這也是自然的,不然還怎麼叫互聯網+呢。開頭提到的愛鮮蜂,正是前幾年就遭遇了一定的緊張局面,後來拿到美團和點評的融資,走上了依附於別人的更大的發展計劃的道路。

今年零售業的教科書案例除了便利蜂,還包括至今為止開的任何一個線下店鋪都永遠在排隊的喜茶。喜茶的瘋狂無人能出其右,就算在工作日上午排隊也需要兩個半小時才能拿到喝的。但是喜茶的老闆受訪,就非常明確的知道擴張是一種甜蜜的毒藥,他每次開新店都會非常謹慎,一點也不擔心擴張太慢導致錢沒賺夠什麼的。

至於已經拿到庄辰超等帶有「互聯網思維」的錢的便利蜂,會不會像喜茶般穩住陣腳,慢工出細活的擴展,這個我可就很懷疑了。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中國內地創業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