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想把Facebook打造成全球性社區:這樣社會才能穩定

本周四,Facebook CEO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發表了一篇題為《建立全球社區》的6000字公開信,認為Facebook能幫助拯救世界。在信中,他具體闡述了Facebook將如何肩負起責任,幫助世界各地的人們相互理解。他表示,Facebook的下一個發展焦點就是「團結起來打造一個全球性社區」,要成為新的社會基礎設施,保證社群安全、提升每個人在社會事務中的參與度。

扎克伯格指出:「我們現在最大的機會都是全球性的——例如傳播繁榮和自由,促進和平與理解,使人們擺脫貧困,加速科學發展。我們最大的挑戰也需要全球響應,例如結束恐怖主義,應對氣候變化和預防流行病。進步要求所有人團結在一起,共同打造一個全球性社區。」

他認為,Facebook的群組功能是社群建立的基礎,現在已經有超過1億用戶加入了某個社群。同時,Facebook上社群的崛起也意味着傳統的教堂、公會和本地協會等正在喪失影響力。

「一個健康的社會需要社群的支持,它能滿足我們情感、精神的需要。」扎克伯格寫道。「在一個物理社群逐漸消亡的世界,我們更應該加強網絡社群的建設,這樣才能穩定整個社會架構。」

扎克伯格在信中闡明,Facebook將着重從支持性社區、安全社區、知情社區、民事社區、包容性社區等五個方面着手。

在公開信中,扎克伯格還回應了假新聞的問題,他說道:

我們注意到有些人基於嘩眾取寵的標題分享故事,而他們本人根本沒有閱讀內容。一般來說,如果你在閱讀文章后不太可能分享它,這意味着嘩眾取寵的標題產生了意外效果。如果你在閱讀後更有想要分享故事,它通常意味着深度內容更好。我們近來開始通過了解內容片斷在News Feed中減少嘩眾取寵式的題目。我們還需要採取更多措施,確保減少這類現象,幫助建立信息更靈通的社區。

此外,扎克伯格還強調了人工智能的重要性,Facebook將利用該技術實現安全上的目標。「AI不但能快速定位那些正在發生的危險,它還能發現那些人類無法察覺的陰謀,包括利用私人渠道策劃的恐怖襲擊,針對青少年的欺凌等。」不過,他也表示此類系統的完善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關於該問題,許多人持反對態度,因為他們認為Facebook利用人工智能監控用戶是侵犯隱私的行為。不過,扎克伯格認為AI是保證社群安全的有效途徑。

有分析認為,扎克伯格的這份聲明帶有很強的政治意味,因為民族主義運動已經在多個國家抬頭,包括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當選總統之後的美國。雖然扎克伯格已明確否認競選美國總統,只是關注教育和科研等項目的發展,但是還能從這封信中窺見扎克伯格的全球野心。(鈦媒體編輯蔡荻綜合報道) 

以下是公開信全文:

致我們的社區成員:

在我們連接全球的征途中,我們經常討論我們正在打造的產品,以及業務的最新進展。今天,我打算重點討論一個最重要的問題:我們是在打造一個我們想要的世界嗎?

歷史就是人類學會如何讓更多人走到一起的過程——人們一開始結成部落,接着創建了城市,再接着又成立了國家。在每一步進程中,我們建立了諸如社群、媒體和政府之類的社會基礎設施,以完成我們自己不能獨立完成的事情。

今天,我們就要開始下一步進程。我們最大的機會在於全球各地,包括傳播繁榮和自由,促進和平和理解,幫助人們脫離貧困,加速科學發展。我們最大的挑戰也需要得到全球的響應,比如結束恐怖主義、應對氣候變化,以及預防傳染疾病。要在這些方面取得進展,人類需要以全球社區為單位走到一起,而不僅僅是以城市和國家為單位各自作戰。

這在當前尤其重要。Facebook要做的就是拉近我們的距離,建立一個全球社區。這種想法在一開始的時候並沒有招致異議。這個世界連接得一年比一年更緊密。這被認為是一個積極的趨勢。但如今,世界各地都有一些人在全球化的進程中掉隊,還有一些團隊要退出全球網絡。有人懷疑我們能否建立一個人人參與的全球社區,懷疑我們能否讓更多人連上互聯網。

現如今,全球各地的許多Facebook員工都在細思我們如何才能帶來最積極的影響。我想起了我最喜歡的一句關於科技的話:「我們總是高估我們兩年內能做的事情,同時低估我們十年內能做的事情。」在這樣的形勢下,我們Facebook人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開發社會基礎設施,讓人們因而得以建立一個人人都能參與的全球社區。

在過去的十年裡,Facebook專註於讓朋友和家人連接到一起。在這樣的一個基礎上,我們下一步將專註於為社區開發社會基礎設施,讓我們獲得社區支持,保證我們的安全、讓我們獲得信息以及參與公民事務,等等。

讓我們團結成為一個全球社區是一個宏大的計劃,超越其他組織和公司的任何計劃。Facebook能夠作出自己的貢獻,幫助回答下面五個重大問題:

1、我們如何幫助人們建立支持性社群,壯大傳統組織,讓它們不再流失成員?

2、我們如何幫助人們建立安全社群讓人們不再受到傷害,幫助人們走出危機,重建家園?因為在這個世界上,任何人都可能會影響到我們。

3、我們如何幫助人們建立知識型社群,讓人們了解新的觀點,理解這個世界?

4、我們如何幫助人們建立公民參與型社群?目前這個世界只有不到一半的人口能夠參與投票。

5、我們如何幫助人們建立全民參與社群?這個社群應該能夠在當地或者全球層面上反映我們共同的價值觀和人性,並且能夠跨越文化和國界。

我希望,我們當中有更多人貢獻出自己的精力,建立長久的社會基礎設施,讓人類團結在一起。這些問題不可能全都由Facebook來回答,但我相信,我們能在其中扮演一個重要角色。

Facebook的工作是幫助人們在最大程度上對世界產生正面影響,減輕科技和社交媒體在某些領域上造成的分裂和隔離。Facebook是一件尚未完成的產品,我們會不斷學習和提高。我們會認真對待我們的責任。我今天想討論一下我們如何計劃盡我們的力量打造這樣一個全球社區。

支持性社區

建立一個人人參與的全球性社區要從數以百萬的小型社群和社會結構開始。這些小型社群和社會結構滿足了我們的個人、情感和精神需求。

它們包括教堂、運動隊、社團以及其他當地群體。作為社會基礎設施,它們都在我們的社群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它們讓我們有了人生目標和希望,給我們提供了道德規範,讓我們融入更大的群體,讓我們不再孤獨。它們還提供了我們個人發展所需的指導、安全網、價值觀、文化規範。它們還是我們認識新朋友和消遣的途徑。

在我們的社會中,我們跟朋友和家人產生了個人關係,然後又跟政府發生了機構關係。一個健康的社會在我們和政府之間應該擁有更多不同層次的社群,以滿足我們的不同需求。當我們提到「社會結構」這個詞時,我們通常指的是那些把我們帶到一起,強化我們的價值觀的中間群體組織。

然而,當地社群的這些重要社會基礎在最近幾十年出現了明顯的衰落。自從上個世紀七十年代以來,一些當地群體的成員數下降了四分之一。

這種衰落引發了更深層的問題。調查顯示,很大一部分人對未來失去了希望。我們所面臨的許多挑戰不僅僅是經濟層面的,也是社會層面的,因為人們缺乏社群歸屬感,跟外界斷絕了聯繫。一名牧師曾告訴我:「人們感到不安定。過去的許多讓人們安定下來的東西已經不存在了。」

在線社區給我們帶來了曙光。我們可以讓人們在線上和線下走到一起,進而鞏固現有的實體社群。正如讓朋友在線上保持聯繫會加深真正的關係一樣,開發在線社區也會鞏固線下社群,同時還會促成新的線下社群的產生。

一個名叫Christina的女子被診斷出患有大皰性表皮鬆解症。這是一種罕見的疾病。現在,她加入了一個將全球各地的2400名患者聯繫起來的組織,再也不用獨自承受痛苦。一個名叫Matt的男子獨自撫養兩個男孩,他創立了一個名叫Black Fathers的組織,讓男性成員分享育兒經驗,互相鼓勵。在聖地亞哥,超過4000名軍人家庭成員加入了一個組織,跟其他軍人家屬成為朋友。這些社區團體不僅僅是在線上活動。他們還舉辦了各種聚會,組織聚餐,在生活中互相幫助。

我們最近發現,有超過一億的Facebook用戶是這些「意義重大的」社群的成員。這些社群一旦成立,很快就會成為我們的社會結構的重要一環。舉個例子,許多新爸爸和新媽媽告訴我們,在生小孩之後加入育兒社區滿足了他們的需求。

我們遇到了一個可以讓更多的人加入各種社群機會。Facebook群組的活躍成員超過了10億之多,但他們大都不是主動尋找並加入他們所在的群組的,他們加入這些群組是因為朋友的邀請或者Facebook的推薦。如果我們能夠改進我們的推薦,讓10億人加入各種群組,這將是一件能夠鞏固我們的社會結構的善事。

展望未來,我們將根據有意義群組來衡量Facebook的進展,不是根據群組的總體數量來衡量。我們不但要幫助人們加入現有的有意義群組,還要幫助社群領袖建立更多的有意義群組。

那些成功的線下社群都擁有積極活躍的領導,我們發現,線上群組也一樣。在柏林,一個名為Monis Bukhari的男子成立一個幫助難民尋找工作和住所的組織。Facebook現在為群組管理員開發的工具相對來說比較簡單。我們計劃開發更多的工具,讓像Monis那樣的社群領袖建立和壯大他們的群組。

許多社群是由多個更小的次社群組成的。這是我們為之開發新工具的又一個領域。舉個例子,學校不是一個單一的社群,而是由班級、宿舍和學生群體等小團體組成的。社會是由許多社群組成的,而社群是由多個基於個人關係的小團體組成的。我們計劃擴大Facebook群組,讓它們支持亞社群。

我們可以從建立社群的視角去看待許多活動。觀看我們最喜愛運動隊的比賽視頻或者電視直播,閱讀我們最喜歡的報紙,玩我們最喜歡的遊戲,不僅僅是娛樂或者為了獲取信息,也能把關心同樣一件事的人們走到一起。我們可以讓這些體驗成為加強社會聯繫的一種方式,而不僅僅是一種被動消費。

我們的目標是改進現有的社群,增強人們的線上和線下聯繫,同時讓人們能夠超越地理位置的限制建立全新的社區。我們這樣做不但能夠讓人們加強線上聯繫,還能鞏固我們的實體社群,讓我們面對面走到一起,互相支持。

一個健康的社會需要這些社區支持我們的個人、情感和精神需求。在一個現實社會基礎設施一直下降的世界裡,我們有着幫助加強這些社區和我們社會結構的真正機會。

安全社區

隨着我們建立起全球社區,我們會迎來真正重要的時刻。我們的成功不僅僅取決於我們是否能夠抓拍到視頻,並與朋友們分享,還取決於我們是否能建立起幫助確保我們安全的社區,可以阻止傷害、幫助應對危機以及危機后重建等。

今天的威脅越來越具全球性,但保護我們的基礎設施卻還沒有實現全球化。像恐怖主義、自然災難、疾病、難民危機以及氣候變化等問題,都需要全球範圍協調應對。沒有任何國家能夠獨立解決這些問題。某個國家爆發的病毒可迅速擴散到其他國家,某個國家的衝突可引發各個大陸的難民危機,某個地方的污染可能影響全世界的環境。人類當前體系還不足以應對這些問題。

許多專業人士加入非營利組織,希望提供幫助,但市場往往無法資助或提供獎勵機制,以便建造必要的基礎設施。長期以來,我都期望更多組織和創業公司能夠利用技術開發出健康、安全的工具,我始終對人們嘗試建造的東西如此之少感到驚訝。現在,建立全球性安全基礎設施的機遇正擺在我們面前,我已經指示Facebook投入越來越多的資源,為滿足這種需求貢獻力量。

對於某些問題來說,Facebook社區正處於獨一無二的位置上,我們可以幫助阻止傷害、危機期間提供幫助或在危機后提供重建幫助。這是因為,我們的網絡通信遍布全球,我們有能力在危急時刻迅速將全球的人們連接起來。在我們的社區中,人類內在的善良本性會被大規模激發出來。為了阻止傷害,我們可以建立社會基礎設施,幫助我們的社區在傷害發生之前就找出問題。當某人想要自殺或傷害他們自己時,我們可以為他們的朋友建立基礎設施,並提供可以挽救他們生命的社區工具。

當有孩子失蹤時,我們可以建立顯示Amber Alerts的基礎設施,更多孩子會在受到傷害前獲救。當我們意識到這些問題時,我們已經與全球的公共安全組織合作,並建立起相應的基礎設施。將來,在更多情況下,我們的社區應該可以確定與心理健康、疾病或犯罪有關的更多危險。

為了在危機期間提供幫助,我們已經建立了Safety Check這樣的機制,以便於在發生自然災難或襲擊事件時,讓我們的朋友知道我們是安全的,並且可以查看受到影響地區的朋友是否安全。在過去2年時間裡,Safety Check已經被啟動了500次,已經幫助人們通知他們的親朋好友自身安全10多億次。當發生災難時,政府經常要求我們確保Safety Check機制已經在他們的國家啟動。但還有更多機制需要建立,我們近來添加了在緊急情況下尋找和提供臨時住所、食物以及其他資源的工具。隨着時間推移,我們的社區應該能在戰爭期間、不限於單一事件的持續性問題中提供幫助。

在危機之後的重建工作中,我們已經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集體行動社會基礎設施。幾年前,當尼泊爾發生強震后,Facebook社區籌集了1500萬美元資金,幫助災區民眾重建家園,這是我們史上最大規模的眾籌救災努力。在奧蘭多夜總會發生槍擊事件后,人們跨境組織獻血以幫助他們從未見過的受害者,我們看到了類似的努力。與之相似,我們已經建立起工具,以便數以百萬計的人們能夠成為器官捐獻者,以挽救其他人的生命,登記顯示捐贈者數量正大幅增加。

展望未來,我們能夠確保人們安全的最大機遇之一就是建立人工智能,以更快、更精確地幫助我們理解整個社區發生的事情。每天,我們的服務需要處理數十億份貼文、評論以及信息,由於不可能對所有信息都進行審核,為此我們只能審核那些人工智能報告給我們的內容。曾經發生過非常悲慘的事件,比如自殺,有些甚至直播過程,如果某人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並且儘快報告,這些慘劇或許就可以避免。每天都有無數欺凌和騷擾事件,我們的團隊必須保持警惕,並儘快提供幫助。這些都顯示,我們必須找到提供更多幫助的方式。

人工智能可以幫助提供更好的方法。我們正研究可以查看照片和視頻,並標記出我們的團隊應該審查哪些內容的系統。整個系統的開發還處於早期階段,但我們已經開始利用其查看部分內容,它已經為團隊提供了1/3的警示報告,要求我們對內容進行審核。這些系統完全開發成功可能需要很多年時間。現在,我們開始探索其他方法,比如利用人工智能區分與恐怖主義有關的新聞和恐怖分子的宣傳,以便於我們能夠迅速刪除任何試圖利用我們的服務為恐怖組織招募新人的內容。從技術上,這是很困難的,因為它要求建立能夠閱讀和理解新聞的人工智能,但我們需要繼續努力,以幫助對抗全球的恐怖主義。

當我們討論確保社區安全時,強調確保民眾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保護個人安全與自由。我們強烈支持加密技術,並已經將加密技術引入世界上最大的信息平台——WhatsApp和Messenger。確保我們的社區安全不能侵犯隱私。由於正在WhatsApp中建立端對端加密功能,我們已經將垃圾和惡意內容減少了75%。

在我們的前行之路上,認識到全球社區需要社會基礎設施,以幫助我們避開來自全球的威脅。在預防災難、危機中提供幫助和災后重建中,我們的社區正處於獨一無二的位置。確保全球社區安全是我們使命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將來我們衡量自己取得進步的重要指標。

知情社區

任何社區的目標都是將人們聚集起來,共同去做我們個人無法完成的事情。要想做到這一點,我們需要不同的方式來分享新的創意,只有達到足夠互相理解的程度,才能真正的協同努力。對於公共輿論來說,每個人都能發出自己的聲音是非常積極的力量,因為這可以增加共享創意的多樣性。但是過去1年已經證明,這可能會破壞我們共享的現實感。我們的責任是擴大積極影響,減少糟糕的影響,以繼續增加多樣性,同時加強我們之間的共同理解。這樣,我們的社區就能對世界產生最大的積極影響。

在過去1年中,兩個討論最多的問題就是觀點多樣性(「過濾器泡沫Filter Bubble」)以及信息準確性(假新聞)。我十分擔心這兩個問題,我們已經對它們進行廣泛研究,但我也擔心會有更強大的影響,我們必須減少可能導致共同理解受損的嘩眾取寵(sensationalism)和兩極分化效應。

與傳統媒體相比,社交媒體已經提供更加多樣化的觀點。即使我們的大多數朋友喜歡我們,我們也都知道,興趣、信仰以及背景各不相同的人,可能會有不同的觀點。將我們的新聞與其他報紙、電視網絡進行對比,你會發現Facebook網絡會向我們現實更多樣化的內容。

但是我們的目標是幫助人們看到更完整的內容,而不僅僅是交替的觀點。在這樣做的時候,我們必須保持謹慎。研究顯示,某些最明顯的觀點,比如從相反的角度向人們展示文章,實際上是通過從其他角度的取景加深兩極分化。更有效的方法是展示一系列觀點,讓人們看到自己的觀點在頻譜中所處的位置,並得出他們認為正確的結論。隨着時間推移,我們的社區可確定哪些來源提供了完整的視角,以便於那些內容能夠自然浮出水面。

信息的精確性也非常重要。我們都知道,Facebook上有許多錯誤的信息,有些甚至是徹頭徹尾的騙局,我們正嚴肅應對。我們正用應對垃圾郵件的方式應對騙局,並取得了重要進展,但我們還有更多工作要做。我們正謹慎前進,因為在騙局、諷刺言論以及觀點之間根本沒有明確的界限。在自由社會中,人們有能力分享他們的觀點,既是其他人認為它們是錯的,這非常重要。我們要做的就是更少對禁止誤傳的關注,更多關注添加額外的觀點和信息,包括事實核查項目的精確性。

在加強信息多樣性和減少錯誤信息方面,我們還需要加倍努力。但我會更加關注轟動效應和兩極分化的影響,以及建立共同理解的理念。社交媒體屬於短形式的介質,其共振信息被放大許多倍。最好的時候,它可關注信息,並向人們展示不同的觀點。而在最糟糕的時候,它會過度簡化的重要主題,並將我們推向極端。

兩極分化存在於各個領域,不僅僅是社交媒體中。它出現在各種各樣的組織和社區中,包括公司、課堂以及陪審團中,它通常與政治無關。舉例來說,在科技圈,圍繞人工智能的討論已經被過度簡化為生存恐怖,由此帶來的傷害是,聳人聽聞迫使人們遠離微妙的平衡觀點,而是走向極端。

如果這種趨勢繼續持續,我們會失去共同理解。屆時,即使我們根除所有錯誤信息,人們只會強調不同的事實,以適應他們兩極分化的觀點。這就是為何我如此擔心媒體中存在嘩眾取寵的原因。幸運的是,我們已經採取明確措施糾正這種影響。舉例來說,我們注意到有些人基於嘩眾取寵的標題分享故事,而他們本人根本沒有閱讀內容。一般來說,如果你在閱讀文章后不太可能分享它,這意味着嘩眾取寵的標題產生了意外效果。如果你在閱讀後更有想要分享故事,它通常意味着深度內容更好。我們近來開始通過了解內容片斷在News Feed中減少嘩眾取寵式的題目。我們還需要採取更多措施,確保減少這類現象,幫助建立信息更靈通的社區。

研究顯示,改進討論的最佳解決方案可能源自了解對方整個人,而非其觀點。這是Facebook最適合去做的。如果我們與人們談論我們共同感興趣的話題,比如體育團隊、電視節目以及興趣愛好等,我們更容易產生不同意見的對話。當我們努力這樣做時,我們會賦予數十億人新的能力,分享新的觀點,同時減少任何新媒體不必要的影響。

強大的新聞產業對於建立知情社區至關重要。沒有專門致力於發現新信息並對其進行分析,只讓人們發出聲音遠遠不夠。我們必須更多地支持新聞行業,確保其這個關鍵社交功能維持下去,從快速增長的本地新聞到開發出最適合移動設備的格式,再到改進新聞機構依賴的商業模式等。

幫助所有人上網也是建立知情社區的必要條件。對於世界上絕大多數人來說,爭論的焦點不是公共演講的質量,而是他們是否能夠獲得所需要的所有基本信息,這些信息通常與健康、教育以及就業有關。最後,我想要強調的是,在Facebook上的絕大多數對話都是社交性質的,而非意識形態方面的。他們是分享笑話的朋友,是在不同城市保持聯繫的親人。它們是正在尋找組織的人,無論他們是撫養孩子的新父母還是被診斷患上某種疾病的新病人。有時候,他們是為了找樂子,圍繞某種宗教或體育運動走在一起。有時候是為了生存,比如尋找庇護的難民。

無論你身處何種情況下,當你進入我們的社區時,我們的承諾就是繼續改進我們的工具,為你提供分享體驗的權利。通過增加我們觀點的多樣性和加強我們的共同理解能力,我們的社區可能對這個世界產生最大的積極影響。

民事社區

只有我們參與到民事進程中來,並參加管理時,我們的社會才會反映出我們的集體價值觀。有兩種不同的基礎設施是必須要建立的:第一就是鼓勵參與現有的政治進程,投票、參與解決問題、站出來講話,有時候還需要組織起來。只有通過更大的參與,我們才能確保這些政治進程反映出我們的價值觀。第二是為全球公民建立新的進程,參加集體決策。我們的世界比以往聯繫更加緊密,我們面臨超越國家邊境的全球性挑戰。作為最大的全球性社區,Facebook可以探索如何管理規模如此龐大的社區。

公民參與現有政治進程的出發點是支持世界各地的投票。然而令人感到吃驚的是,大約只有半數美國人有資格參加大選投票。與其他國家相比,這個比例很低。但是在許多國家,民主正在消退,世界各地有更大的機會鼓勵公民參與。在美國去年大選中,我們幫助200多萬人註冊,並參與投票。這是史上促使人們參與投票的最大規模努力之一,比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兩大主要政黨加起來的規模更大。在世界各地的每次選舉中,我們都在改善我們的工具,幫助更多人註冊和投票,我們希望最終能讓全世界每個民主國家更多的公民參與投票。

就像國家層面那樣,地方公民參與政治進程同樣是個巨大機遇。如今,我們大多數人甚至不知道我們的本地議員是誰,但許多影響我們生活的政策卻出自本地。如果你參與進去,就可以發揮巨大影響力。研究發現,閱覽當地新聞與當地公民參與直接相關。這說明建立知情社區,支持性的當地社區,公民參與的社區都是密切相關的。

除了投票,最大的機會是幫助人們堅持參與影響到他們日常生活的問題中來,而非每隔幾年前往投票箱投票。我們可以在民眾和我們的當選領導人之間建立起直接對話和問責聯繫。在印度,總理莫迪已經要求各部在Facebook共享他們的會議記錄和信息,以便於能夠直接聽取民眾的反饋。在肯雅,整個村莊都加入到WhatsApp中,包括代表他們的議員。在全球各地競選中,從印度到印尼、再到歐洲和美國,我們已經看到,積極關注Facebook的候選人通常會獲得勝利。就像20世紀60年代,電視成為公民交流的主要媒介,社交媒體正在21世紀承擔起同樣的角色。

對於我們來說,這創造出一個機遇,可以讓我們與各層面的政治代表聯繫起來。在過去幾個月中,我們已經通過簡單點擊就可與議員建立聯繫的方式幫助我們的社區,讓公民與代表之間的聯繫加倍。當我們連接起來后,我們就可以直接參与評論和獲得信息。舉例來說,在冰島,在小組討論中標記出政治家十分常見,以便於他們可以將社區問題遞交給國會。

有時候,人們必須講出自己的訴求,證明他們認為什麼是對的。從解放廣場到茶黨,我們的社區利用我們的基礎設施組織起這些示威活動。每天,人們都在利用他們的聲音分享他們的觀點,而這些觀點又被傳播到世界各地,最終演變成不同的運動。Women's March就是典型例證,當時1名祖母在網上寫了一篇文章,促使她的朋友們組織起Facebook活動,最終演變成數百萬人在世界各地大城市中遊行。

從建立之初,為人們提供聲音就是我們社區承諾的職責。當我們展望未來,為全球社區建立社會基礎設施時,我們將努力工作,開發出新的工具,鼓勵有想法的公民參與。授權我們使用我們的聲音只會變得越來越重要。

包容性社區

建立全球性包容社區需要建立全球公民參與社區治理的新進程,我希望我們能夠對此進行探索,包括如何在這種大規模社區中做出集體決策。Facebook不僅僅是技術或媒體,而是人的社區。這意味着,我們需要社區標準,它們需要反映出我們的集體價值觀,包括我們應該和不該做什麼。

在過去1年中,我們已經看到,這個問題的複雜性已經超出了社區治理的現有進程。我們看到許多次錯誤地刪除有新聞價值的視頻,包括Black Lives Matter與警察暴力、越南戰爭歷史照片等。我們看到,在政治辯論中,這種誤判導致憎恨言論沿着兩個方向發展,即刪除本該留下的賬號和內容,而留下本該被刪除、充滿恨意的內容。這些問題以及它們的文化重要性近來日益受到關注。對於我來說,這是相當痛苦的,因為我經常贊同那些批評我們正犯下錯誤的人的觀點。但我們社區標準的指導哲學就是嘗試反映我們社區的文化規範。當在受到懷疑時,我們總是喜歡給人們更多分享的力量。

我們看到這個問題增加有幾個原因:文化規範正在改變、世界各地的文化存在差異以及人們對不同的東西感到敏感等。首先,我們的社區正在進化,從最初將我們與親朋好友聯繫起來,現在變成我們獲得新聞和公共討論的源頭。隨着這種文化轉變,我們的社區標準也必須隨之改變,容納更多具有新聞價值和歷史性內容,即使有些令人感到不快。

舉例來說,有關某人瀕死的極端暴力視頻可能在傳播過程中被標記出來,然後被刪除。可是,現在我們使用Live去捕捉新聞,我們發佈視頻抗議暴力,我們的標準必須適應。與之相似,任何描述兒童裸體的照片都會出於好意被刪除,但我們現在必須改變我們的標準,允許具有重要歷史意義的內容出現,比如越南戰爭恐怖照片。這些問題反映出,我們的標準需要改變,以滿足我們社區的進化預期。

第二,我們的社區跨越了許多國家和文化,而每個地方的道德標準各有不同。無需感到驚訝,歐洲人經常在刪除描述裸體照片中犯錯,因為與中東或亞洲社區相比,某些歐洲文化更容易接受裸體。作為擁有近20億人的社區,用一套標準來管理整個社區顯然是不可行的,為此我們需要朝着打造更多地方治理體系發展。

第三,即使在特定文化中,我們對我們想要看到的、我們反對的東西也有不同觀點。我可以接受更多政治上的亞倫,但我不想看到任何有性暗示的東西。你可能對落照無所謂,但卻不想看到攻擊性言論。同樣,你可能會分享抗議中的暴力視頻,而不擔心會打擾到不想看到它的朋友。正如看到令人反感的內容堪稱是糟糕的經歷那樣,被告知我們不能分享我們認為重要的東西,同樣也是相當糟糕的體驗。這表明,我們需要朝着打造個人控制體驗的系統發展。

第四,我們經營的規模如此之大,即使一小部分錯誤也可能導致許多人經歷糟糕的體驗。我們每個月需要評估1億份內容,即使我們的評審員99%的時間都做出正確處理,那依然意味着有數以百萬計的錯誤。任何系統都會存在錯誤,但我相信我們可以比今天做得更好。

在過去1年中,我已經花費很多時間反思如何完善我們的社區管理。身在加州,我們無法更好地定位世界各地的文化規範。相反,我們需要一套系統,幫助我們制定標準。儘管這套系統還沒有完全開發完成,但我希望分享其工作前景。指導原則是,社區標準應該反映我們社區的文化規範,每個人都應該看儘可能少的令人不快的內容,每個人都應該能夠分享他們希望分享的內容,同時被告知儘可能少地、不能分享的東西。這種方法結合創造大型民主進程,在人工智能的幫助下制定標準,並強制執行。

這個想法是給社區中每個人以選擇,他們如何為自己設定內容政策標準?你對裸體的底線何在?如何看待圖形內容、褻瀆語言?你需要決定的就是你的個人設置。我們會定期詢問你這些問題,以加強參與,因此你無須到處尋找它們。對於那些還未做出決定的人來說,你可以默認所在地區大多數人的選擇,就像公投那樣。當然,你始終是自由的,可以在任何時候更新自己的個人設置。

有了更廣泛的控制,只有內容超出最寬鬆的選項限制,它才會被刪除。有了這個範圍標準,內容就不會顯示給個人設置中不想看到它們的人,或至少他們首先會得到警告。儘管我們將依然會依據標準和當地方率封殺內容,但我們希望這種個人控制和民主投票系統應該盡量減少我們的分享限制。值得注意的是,人工智能取得的重要進步要求理解文本、照片以及視頻,以判斷它們之中是否含有憎恨言論、圖形暴力、性描述等內容。在我們的當前研究中,我們希望能在2017年開始處理部分案例,其他方面可能還需要等待數年。

總體而言,管理好如此複雜的大規模社區、滿足民眾需求非常重要。我們承諾將做得更好,即使那包括建立世界級的投票系統,為你提供更多聲音和控制。我們希望這種模式可為其他全球社區提供集體決策的範例。目前正是我們全球社區發展的重要時刻,全球各地許多人都在反思我們如何產生最積極的影響。

歷史上已經有過許多類似今天的重要時刻。隨着我們從部落、城市到國家的巨大飛躍,我們總是需要建立社會基礎設施,比如社區、媒體以及政府等,以支持我們茁壯成長,並進入下個層次。在每一步中,我們學會了如何團結起來,共同解決我們面臨的挑戰,並完成我們單獨無法完成的偉大事業。我們此前曾做到過,我們將再次取得成功。

我記得林肯總統曾在美國內戰期間說過:「我們只有萬眾一心才能取得成功,這不是『我們能想象的更好?』而是『我們可以做得更好!』過去的教條不足以應對當前的暴風雨,面對重重困難,我們必須隨機而起。由於我們需要面對全新的情況,我們必須重新思考,重新行動起來。」

我們中有很多人都致力於將人們團結起來,並幫助世界聯繫更緊密。我希望我們着眼於未來,建立新的社會基礎設施,打造出我們世世代代都能幸福生活的世界。與你們共同踏上這段征程是我的榮幸,感謝你們加入這個社區,感謝你們為讓世界變得更開放、聯繫更緊密所作出的貢獻。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Facebook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