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度戰勝「水哥」王昱珩,到底有沒有黑幕?

昨天晚上,小度與「水哥」王昱珩人臉識別比賽播出,最終小度機械人以2:0勝出,然而這個結果似乎並不服眾。在很多論壇、貼吧里,充斥着大量百度「黑幕」的帖子,很多人懷疑這次王昱珩實際上是「被輸」。陰謀論太多,以至於《最強大腦》節目組不得不進行了一場「澄清直播」,然而這場直播似乎並沒有多少效果,該黑的繼續黑,想罵的也仍然繼續罵。

在吳恩達的微博下面評論區,求證是否有「黑幕」的評論被頂到了前排。

針對黑帖里幾個點,雷鋒網來扒一扒,這次黑幕的可能性有多大?黑帖主要針對了以下幾點:

1、臨時更改了規則

在節目錄製的前一晚,節目難度突然增加了,視頻明暗度調低了20%,這樣挑戰難度增加了好幾倍,令王昱珩處在不利地位。

魏坤琳在比賽現場也做了說明:「王昱珩要求節目組把明暗度調低,讓照片更加模糊20%,但這個難度(對於人來說)增加太多了,可能機器在這方面不會受到明暗度太大的影響。」

對於臨時更改規則這一點,王昱珩在直播里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對於增加難度,我想的是,是不是越暗,電腦的噪點就越多?如果我把亮度降下來的話,是否(電腦在處理的時候)就回不來(亮度)。就像如果給一個人美顏了,再讓這張照片回到原圖可能就費勁了。」

王昱珩的動機,實際上是想增加對機械人的難度。他在之前的綵排中,三次都是全中,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提出增加難度的動機是可以理解的,他不想平手,他想贏,想讓計算機出錯。但是人工調節照片的明暗度,對計算機來說,可能根本沒有什麼影響

魏坤琳給出的說法是:「人工智能用對比度解決識別輪廓的問題,就算整體變暗,但是對比度還是原來的,只靠這個東西就可以把線條輪廓弄出來。「

北京大學信息科學技術學院的一位博士生告訴雷鋒網:

「人工調節明暗度如果是成比例縮小所有像素的數值,那麼相對於人來說,人工調節對電腦的影響不太大。但如果是因為拍攝環境的改變,比如說天色變暗,那麼人工智能將會受到影響。魏教授所提到的通過邊緣輪廓識別人臉是正確的,像部分傳統人臉識別算法,就是通過相對明暗度來檢測特徵點從而識別的,所以降低明暗度對這類算法影響不大。但是對於深度學習,由於我們目前並不完全了解它提取了哪些特徵進行識別,並且大部分開源的訓練照片的明暗度都適中,所以在部分深度學習算法的評測,我們確實發現拍攝環境的明暗度是有影響的。」

也就是說,如果小度的工程師團隊用算法把照片明暗度恢復了,那麼其實人類和計算機面對的難度是不平等的,另外這位博士還說道:「比較公平的是,在視頻錄製的時候,調低附近燈光。」

但是視頻錄製是早在一個月之前就弄好的,王昱珩在直播中說道:「我誤認為耳朵和鬢角是唯一沒有遮擋的地方,所以是最能反映真實信息的。我哪想到這(視頻)是一個月前的,中間有剃頭的、長痘的、痘痘消了的。」而規則是在錄製的前一晚更改的,所以當時無法去從根本上調整視頻的明暗度。從這個角度來說,王昱珩在不是很了解機器學習運行原理的情況下,誤以為自己更改規則會增加機器識別的難度,但實際上並沒有,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了。

2、王昱珩把本來正確的答案,改成錯的

在視頻中,我們看到王昱珩有幾次,都是在2個選項中決定,然而往往都是把正確答案擦去,最終選了錯誤答案,最終他三個答案都錯了。鑒於王昱珩之前的表現,三個都錯是比較異常的,所以就有人就懷疑,王昱珩是「被迫」擦去了答案,甚至「還原了」當時王昱珩憤怒的畫面。

(黑帖之一截圖)

王昱珩自己在直播里解釋道:「如果你讓我只寫一次的話,或許我就對了。我擦掉的全是我之前寫的答案,留下來的都是我校準完以後的。」王昱珩用人的耳朵和鬢角來做「校準項」,這幾個信息是會隨着時間而產生變化的,這是他三次都錯的主要原因。

3、小度的對話問答系統受到質疑

小度在現場除了進行比賽之外,還跟主持人、嘉賓互動,展現了機械人幽默可愛的一面。然而這種問答系統似乎並不是計算機自動產生的。

首先,我們沒有看到小度在交互的過程中是用「喚醒詞」來開啟對話的,似乎人們不用說出「喚醒詞」就能跟小度對話,而這是目前NLP領域不可能達到的水平。其中有一個細節是,主持人在第一期節目里問王峰是否對自己的答案有信心時,轉身問小度:「對於你的答案有......」話還沒說完,小度就自己回答「有信心」。主持人也忍不住吐槽:「我還沒問他,他就直接講出來了。」

一位從事NLP研究的博士生告訴雷鋒網:「目前機器是不可能生成這樣的答案,一般人做聊天機械人不會加入搶答這個功能,因為無法確定什麼時候該回答。所以我猜測是有台本的, 後台有工作人員控制。」

4、小度在第二輪錯得「離譜」

在第二輪中,小度和王昱珩的答案都錯了,正確答案是中間的8號,王昱珩選擇了7號,小度選擇了29號。可以看出,7號與8號比較像,然而小度的答案29號卻與8號相差比較遠了。

對於這一點,百度的工程師似乎也感到很驚訝。知乎上,自稱百度IDL人臉組工作的翁仁亮做了回答,他表示自己參與了這次最強大腦項目組,並形容當時團隊的反應是懵掉了。

為什麼系統出現了這麼大的失誤?雷鋒網諮詢了幾名業內專家,沒有得到確切結論。雷鋒網也進一步聯繫百度IDL的工程師,目前為止還沒有得到回復。

小度這次為什麼會被黑?

同樣是帶有PR性質的「人機大戰」,跟AlphaGo與李世乭對弈相比,為什麼谷歌沒有被質疑,反而達到了震驚全球的效果(因AlphaGo的影響,2016年甚至成為了「中國人工智能元年」),而百度這次有人工智能界的權威人物吳恩達坐鎮,甚至當事人王昱珩進行一場「澄清直播」都顯得不夠。

為什麼百度這場「人機大戰」會招徠這麼多質疑?

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部分,是「播出形式」對比賽的真實性打了折扣。AlphaGo與李世乭對弈戰況,是實時直播的。站在第三方觀戰的角度來說,觀眾可以看到比賽全程,雙方落下的每一步棋、思考時間等等細節,都一覽無遺地呈現出來。所以李世乭「神之一手」這樣具有「戲劇化」的一幕才會一直到現在都被人們津津樂道,人們並不會去質疑這是否是經過了編排,因為觀眾都是「親歷者」。

《最強大腦》是個錄製節目,為了營造戲劇化的情節,節目組會對賽況進行後期剪輯編排,加上燈光和音樂效果,所以對於觀眾來說,比賽進程的真實性就是會打折扣,這是「播出方式」本質上決定的。

另外,第一期節目里,王峰是臨時受命上場的,人類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去對決一台訓練充足的機器,這種比賽規則並不公平。還有一點,就是小度的語音問答系統的真實度確實不高,但是節目里卻營造出小度在跟主持人、嘉賓聊得風生水起的效果,普通觀眾或許真的會因此認為AI的能力已經達到這樣的高度了,這會讓人們對AI抱有不切實際的期望,而這對整個AI的發展並不利。

百度深度學習實驗室主任林元慶此前曾在採訪中表示:「我們在過去幾年裡,對百度大腦投入了很多,這次參加《最強大腦》的初衷,其實就是為了看看我們的技術水平達到了什麼程度。」

《最強大腦》始終是一個娛樂性質的綜藝節目,如果百度想做一次像AlphaGo那樣成功的PR,其實可以考慮把比賽的控制權掌握在自己手裡,請一群人類高手來參加自己組織的比賽,做好賽制的Peer Review工作,徹徹底底做一場較量,或許就會好很多吧。

吳恩達在接受採訪時說道:「雖然小度在人臉識別方面可以做的非常好,但是如今王昱珩以及任何人類能做的事情,AI還不能做到。」但這樣「請理性對待AI」的信息,似乎並不能夠通過娛樂節目來傳遞給大眾,反之只會令AI的狂熱越來越大。

總的來說,這次小度參加《最強大腦》遭黑,是因為這場秀里「若干個謊言包裹着真實」,確實有一點難以服眾,當然你把它當個娛樂節目來看,也就沒什麼了。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電腦與科技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