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火了,區塊鏈的「地下股市」和龐氏騙局也火了

區塊鏈火了,區塊鏈的「地下股市」和龐氏騙局也火了

區塊鏈,時下最火的技術。區塊鏈玩家,也成為最前沿的淘金者。他們甚至創造了一種獨特的融資方式——幣眾籌。他們模仿IPO,創造了ICO(Initial Coin Offering)


實際上,ICO這種融資模式,在國內外飽受爭議,搭着區塊鏈的火熱浪潮,ICO也變得熾手可熱——有成功案例,也有投機騙局。


這是一塊監管空白的「地下股市」,在這裡,只需幾百萬就可輕易坐莊,操控價格瘋狂漲跌;「偽創業者」編個故事、拼湊個白皮書,便可搭建起一個ICO,大撈一筆;甚至一群高智商的騙子,披上「區塊鏈的外衣」,布下龐氏騙局。


即便如此,投資人們如飛蛾撲火,「堵都堵不住」。


慾望和金錢,就像一個強力黑洞,無人可逃。


1、小蟻股風波


一周前,小蟻風波成了區塊鏈領域的轟動新聞。


今年9月,小蟻第二次發佈ICO,共計籌得6千多個比特幣,當時市價約為2500萬人民幣。這是國內最大的ICO眾籌項目。


但在短暫的榮耀后,10月22日晚,小蟻Onchain CEO達鴻飛,在巴比特論壇上,逐條回復、安撫怒氣沖沖的眾籌參與者的質疑和抱怨。


這種「怒氣」,來自參與者眾籌購買的「小蟻股」,在交易所上線后,價格波動劇烈。「1塊多錢一個買的,開盤瞬間稀釋成5毛,之後還在不斷下跌」,投資人在論壇中怒罵,此時,各種猜忌、流言頻出,有網友爆料存在「內幕交易」、「聯合坐莊」。


對於「聯合坐莊」的質疑,達鴻飛表示,「絕對沒有」。他稱小蟻股價格折戟的原因,是因為第一次參加ICO的投資人,將小蟻股拋售,導致價格下跌。


在2015年末開啟的第一次眾籌中,小蟻股的價格是0.28元,只要開盤拋售,這批玩家就能獲得500%的回報。「小蟻股出現在交易平台的那一刻,價格就由市場決定,並不排除莊家、投機行為」,但達鴻飛也不得不承認這點。


此後,小蟻股價格回升,漲回2塊多,目前在1.5元左右徘徊。



ICO到底是什麼,為何讓投資人如此瘋狂而痴迷?


ICO火熱的原因,可以追溯到2014年7月的以太坊。雖然不是最早採用ICO方式募資的區塊鏈項目,但這個項目創紀錄的籌到3萬多比特幣。


在最開始,以太坊和比特幣區塊鏈一樣,都需要「挖礦」來獲得以太幣。但與比特幣不同,比特幣總量恆定在2100萬個,以太幣會緩慢增發。


以太坊相當於建立了一個類似蘋果的系統,所有的開發者都可以開發、運行APP。但這些操作需要消耗一定的以太幣才能完成。以太幣就是開發者進入以太坊的「令牌」。這也是以太幣的價值所在。


按照這個計劃,當越來越多的人參與開發APP后,這個「蘋果」系統將越來越有價值,相應的,以太幣也變得更值錢。


換一個思路來說,所謂的「以太幣」,和「股份」極為相似——當這個公司越來越有價值,股份就越值錢。


2、莊家遊戲


火幣網COO朱嘉偉,一般而言,完整的ICO需要兩步,一是以比特幣換項目代幣,二是代幣登上交易所,投資人可以退出、交易。


這兩步,充滿「商機」。


目前,在國內的ICO資訊網站中,進行中和將開始的ICO有40多個。項目發起者遍布世界各地,內容包羅萬象:有房產金融瑞資、區塊鏈彩票kibo、數字版權Decent。


相當於這些公司,都可以發佈一個產品和項目,用所謂的「代幣」公開募資。至於判斷這個項目靠不靠譜,就需要對產品和項目進行審核。然而大部分人並不關心前端項目的真假,他們只沉迷於後端的「投機遊戲」。


以太坊同樣如此。「以太幣目前的消耗速度還遠不能支撐以太幣的市值,」達鴻飛指出,本質上,以太幣的價格,更多由市場決定。


當項目進入第二步,以太幣可是進入交易所流通,投機遊戲正式開始。投資人利用比特幣來換取「以太幣」,進行交易、流通。他們的情緒、預期、投機左右着以太幣價格。


如此來看,所謂的ICO,類似「股權眾籌」,這個「股權」,可以在幣的交易所上隨意交易。


這裡成了一個將「融資和股市」合二為一的風險遊戲。而這其中,有多方提供炒幣的場地和設施。


  • 巴比特在咨訊、論壇外,辟出了專門的眾籌版塊;

  • 雲幣網,原本只上線比特幣、萊特幣,現在也開始接入各種代幣;

  • 幣發佈、btc12等ICO資訊類網站出現,號稱要「打破信息不對稱」。


這種狂熱的氛圍,感染了眾多投資人。他們在論壇、興趣群中興奮的交流、討論,參與項目的眾籌,也靜等代幣上線后,大展拳腳「炒一波」。


原本是方便投資人退出獲得收益的機制,最終淪為投機者的賭博之地。



這場遊戲,背後往往都有莊家操縱。


一位業內人士透露,由於新上的代幣「市值」低,可能只要幾百萬,便能成功做莊。因此,炒幣,尤其是這類「山寨幣」,「賺錢的都是莊家,其他投資人只是『運氣』。」


這裡是莊家的地盤,他們操縱價格,大漲大跌,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正規的股市,有監管,有透明機制,而這裡,就如最為瘋狂的「地下股市」,風險遠高於股市。


然而,大部分投資人並不在乎,他們即便知道這是一個「風險遊戲」,他們大多抱着這樣的心理:只要搭上莊家的快車,猛炒一把,及時抽身就好。


就如股市一樣,大部分人被玩得血本無歸。


3、龐氏騙局


如果ICO背後,確實有產品和項目,像以太坊和小蟻,相當於投資的是一家「有前景」的公司,還無可厚非。然而,一群高智商的騙子,披上「區塊鏈」的外衣,步下了一個個龐氏騙局。


臭名昭著的3M,2011年創始在俄羅斯,2015年進入中國行騙,曾被監管層兩次風險點名。在3M系統中,玩家間相互轉賬,每次交易,都會獲得或支付「馬夫羅幣」。但實際上,馬夫羅幣只是一個記賬單位,並沒有任何價值。而3M對外宣稱,日收益1%,月收益30%,年收益23倍。


高收益下,投資人鋌而走險。甚至有不少投資人明知道這是擊鼓傳花的遊戲,卻抱着僥倖心理,往坑裡跳。


今年年初,3M在內部通知中宣布要將「內部獎金凍結」,實際上就是資金鏈斷裂的信號。此後再無3M消息,只剩下投資人在論壇里的「哭訴」。


就在銷聲匿跡一年後,再次有投資人曝出,收到了3M的復盤短訊。一切又有死灰復燃的趨勢。



在3M后,維卡幣又橫空出世。


這個龐氏騙局更具有迷惑性,首先打造了「精神領袖」,集創始人、老闆和COO於一身的Ruja Ignatova博士擁有羨煞旁人的經歷:康斯坦茨大學經濟學碩士和牛津大學法律雙博士,曾經管理高達2.5億歐元的投資,還曾登錄福布斯雜誌封面。


而在品牌包裝,更是金光閃閃:「總部在迪拜」、「全球會員220多萬」,據傳在近期在泰國舉辦的維卡幣大會,有8400人參加。


在國內,維卡幣宣稱與中國銀聯、支付寶等達成合作,並稱維卡幣是第一財經等知名媒體報道的正規虛擬幣。


網絡上流傳各種匪夷所思的「一夜暴富」傳奇,「用3萬多元,3個月後坐收39萬元」,「年輕女孩如何走上人生巔峰」,煽動性更甚於3M、e租寶。


在宣傳中顯示,「比特幣對挖礦的設備要求很高,但維卡幣不用,維卡幣公司負責購買礦機,大家只要投資」。


只需1000元,便能成為維卡幣會員,投資越高,會員等級越高。在大亨級別,投資3.8萬,1年後就能漲10倍,變成30多萬。此時,維卡幣的年化收益,已經達到1000%。在這之外,還有各種拉人頭的10%-40%獎金。


雖然宣傳極盡奢華,但實際操作中卻有各種陷阱:投資前6個月沒有任何收益,提現有限額且手續費高,網站經常出現升級、用各種手段來拖延提現。


實際上,除了維卡幣官網外,精神領袖的傳奇人生,沒有任何支撐;各種維幣卡大會實際上就是「傳銷大會」;第一財經不得不親自公告、闢謠和維卡幣無任何關聯;比特幣專家一次次發聲,指出維卡幣沒有區塊鏈、代碼、錢包,代幣不停的拆分、增長,就是一個赤裸裸的騙局。


目前,比利時、德國等國家的金融監管機構已經對維卡幣發出警告,認為他欺詐行為。國內也有媒體,對維卡幣的騙局進行報道。


在我國,政府部門也多次曝光維卡幣就是一個「龐氏騙局」。今年5月,中山打掉了的一個維卡幣傳銷、詐騙團隊,已經在全國非法吸金6億元。


然而在各方力量左擋右攔的情況下,投資人居然堵都堵不住,就如一場飛蛾撲火的遊戲,所有的人朝着金錢之光,奮不顧身。「有不少投資人直接打電話詢問,能不能在火幣上買一些山寨貨幣」,朱嘉偉哭笑不得,「我們只能勸他這些有風險,要謹慎投資。」


但投資人,倔強不信。


4、監管真空


對於這些發佈ICO的區塊鏈公司來說,這是一個新的融資渠道,也是一個比「VC投資」更好操縱的遊戲。


專業VC,不好糊弄;而散戶投資人,往往不容易分辨項目好壞。「開啟ICO就是為了融資」,朱嘉偉表示,對於創業者而言,ICO模式一不需要出讓股權,二能在短時間內籌得千萬資金,是一個理想的融資方式。


然而一個秘而不宣的原因,是因為這裡還是一片蠻荒之地。


近期,工信部發佈了區塊鏈白皮書,首次提出我國區塊鏈標準化路線圖。不過,雖然針對區塊鏈技術的的官方文件出台,但ICO領域,依然是監管空白區。


達鴻飛也曾經找到一些法律專家分析風險,ICO到底算不算非法集資。ICO募集的是比特幣,但比特幣在中國沒有受到官方認可,只能算「有投資價值的商品」,因為成功繞過了「非法集資」的定義。


而事實上,比特幣在各大交易所都可以直接轉換為人民幣。



另一方面,ICO和股權眾籌極為相似,但ICO發行的也不是股票,而是某種「代幣」,這就成功繞過了「股權眾籌」的定義。


如此看來,ICO順利繞過了區塊鏈、股權眾籌、非法集資、非法發行股票等多項監管,成了「三不管」的擦邊球。


對於這個風險遊戲,圈內的人分成兩派,一派趨之若鶩,一派敬而遠之。


布比的CEO楊帆表示,在團隊融資時,並沒有將ICO納入計劃。「這是因為選擇目標和路徑的問題」,楊帆解釋,「責任和後果,應該由我們創業者承擔。」「這實際上是『鏈圈』和『幣圈』的區別」,朱嘉偉認為,幣圈多專註於價值存儲和貨幣的屬性;鏈圈要走商業應場景,落地項目。


ICO,就是將未來收益和風險,與投資人共擔。


但一眾「幣圈」玩家,都忽略了一個基本的常識:收益和風險永遠成正比。置身其中,便要遵從遊戲規則。


在一份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投資建議文章中指出,投資人投資比特幣的資金、最好不要超過總資產的10%。而小蟻在眾籌時,也對參與者進行了風險提示。「這個市場並不反對投機」,朱嘉偉強調,怕就怕傾盡家財、甚至負債炒幣的瘋狂玩家。


這意味着,ICO可能會成為創業公司的融資捷徑,也會淪為龐氏騙局的幫凶。


這原本應是一個雙贏的方式:創業者融資方便,投資人投資渠道拓寬。但各種亂象,讓這個創新的新模式,搖搖欲墜。


朱嘉偉認為,亟需出台行業標準,來整頓ICO帶來的混亂之局。


「P2P」就是前車之鑒——瘋狂過後,成為行業避之不及的夢魘。


(更多深度內容,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一本財經,ID:yibencaijing)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本文由 一本財經 授權 虎嗅網 發表,並經虎嗅網編輯。轉載此文請於文首標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餘作者身份信息),並請附上出處(虎嗅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http://www.huxiu.com/article/169372.html
未按照規範轉載者,虎嗅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
關注微信公眾號虎嗅網(huxiu_com),定時推送,福利互動精彩多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網絡與創業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