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專訪:Tim Cook履新一年談

導語:《商業周刊》網絡版今天刊登了對蘋果CEO蒂姆·庫克(Tim Cook)的專訪。文章稱,在喬布斯2011年10月5日去世之前,他努力確保蒂姆·庫克(Tim Cook)——他的長期副手和蘋果的運營主管——接任蘋果CEO一職不會過於戲劇化。庫克回憶稱:「他這樣說,『我永遠不希望你來問我,你應該做什麼。只要去做正確的事就行。』他的說法很明確。」

在庫克擔任蘋果CEO的前16個月中,蘋果發佈了下一代iPhone和iPad,而股價也上漲了43%。儘管蘋果尚未發佈全新類型的產品,例如蘋果電視機,但蘋果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這主要是由於庫克的冷靜以及穩定的影響力。在作為蘋果CEO接受的涉及面最廣的一次採訪中,庫克解釋了蘋果當前的運轉方式,談論了他關於「機械人」的理念,並推動蘋果的產品製造回歸美國。

以下為專訪全文:

問:自2011年10月5日以來,蘋果發生了怎樣的改變?

庫克:需要指出的第一點是,使蘋果與眾不同的方方面面仍然維持像以往一樣。但這並不是說蘋果沒有改變。自從我來到這裡,蘋果每天都在改變。但公司的基因,即令我們心跳的動力,在於對開發全世界最優秀產品狂熱的專註。我們不需要好產品,也不需要很多產品,而只需要世界上絕對最優秀的產品。

在開發這些優秀產品的過程中,我們專註於豐富人們的生活,這是產品的更高層次原因。這些是推動公司發展的宏觀因素,沒有任何改變,未來也不會改變。我不會允許這樣的改變,因為這是令蘋果與眾不同的特質。

不過有一些細節方面正在改變,在明年以及隨後一些年中,還將會有更多細節發生改變。我們認為,在某些方面更加透明將會更好,這並不是說我們以往不透明,而是說我們已經在我們認為能帶來更大改變的領域,在我們希望他人模仿我們的領域加強透明度。因此,有一些事情變得不同,但到目前為止,最重要的方面保持不變。

問:你提到了一些決定,例如在供應鏈方面更透明,對於員工的慈善捐款公司進行配捐。對於這樣的做法,你可能認為:「你們知道,我希望將這些引入文化。我已經迫不及待引入這些。」這些轉折點是怎麼出現的?

庫克:我的個人哲學是,給予是最好的禮物。這來自約翰·肯尼迪的名言:「天賦之才背負的期望也更大。」我一直堅信這一點。永遠。我認為,蘋果和蘋果的員工已經做了許多好事,他們還能做得更多。我們採取的舉措之一是為員工的慈善捐款配捐,員工可以選擇將善款捐給誰。因為,這不是公司某些委員會的決定,我們的8萬名員工可以決定,他們想要做什麼,然後我們將和他們一起去做。

你知道,很明顯這是我想要去做的事。但其他人也想去做。我們在供應商責任方面的透明度表明,我們意識到更高的透明度將帶來更大的改變。我們希望在供應商責任方面的創新能夠媲美產品創新,這是很高的標準。隨着我們增強透明度,我們公開的信息就越多。而公開的信息越多,更多公司就會決定採取類似的做法。而採取這類做法的人越多,世界就會變得越好。

不得不承認,我們需要在產品和路線圖等方面保持機密。但在另一些領域,我們已經完全透明,因此可以帶來最大的改變。這就是我們看待這一問題的方式。

問:你曾兩次擔任蘋果臨時CEO。擔任永久CEO與臨時CEO有何不同?

庫克:實際上有3次。2004年,喬布斯第一次做手術,隨後他曾休過半年病假,然後是2011年。以往,不能說公眾不關注我,但這樣的關注總會很快過去,並轉移至喬布斯身上。這一次有所不同,因此我需要調整。我是一個低調的人,因此這令我有些驚訝,不在我的預料之中。或許我應該預料到這一點。

問:雷克斯·提爾森(Rex Tillerson)是埃克森美孚CEO,而埃克森美孚是全球市值排名第二的公司。我估計,有10%的讀者知道他是誰,但只有不到1%曾親眼見過他。但由於喬布斯的個人魅力和遺產,以及每個人口袋中的蘋果產品,你非常有名。我是說,你在全球真的非常有名。

庫克:我並不覺得自己很出名。你知道,我過着簡單的生活。我的生活真的極其簡單,但發生改變的是,人們確實已經認識我。他們可能會想,「我曾經見過他,蘋果的CEO」,諸如此類的。因此我自己也需要一些調整,因為在很多年中我都很低調。如果你是一個低調的人物,那麼將會有很多便利,但現在情況發生了變化。我深深地愛着蘋果,我的生命中也有很多時間。很明顯,如果我可以讓時鐘倒回,那麼喬布斯仍然會在這裡。他是一個親密的朋友,而遠遠不止是一位老闆。不過我也喜歡擔任蘋果CEO。這是我必須去做的事,並且將繼續去做,調整自己去做好。az如果你有一些建議關於我如何能做得更好,我願意傾聽。

問:在過去的幾周,你更換了兩名高管,移動軟件主管斯科特·福士托爾(Scott Forstall)和零售主管約翰·布洛維特(John Browett) 。這些變動會讓蘋果變得更好嗎?或者說,究竟哪裡出了問題?

庫克:你說的這兩項變動的關鍵是,我深信,協作對於創新至關重要。這一點並不是我剛剛才意識到,我一直都是這樣認為的。這也是蘋果一直以來的核心信念,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對此也是深信不疑。

因此,這些調整不是從不協作到協作的問題。在蘋果,協作的水平已經很高,問題的關鍵是如何將協作提升到更高級別。看看我們的偉大成品,有很多,但有一件事我認為是其他人比不了的,那就是硬件、軟件和服務的整合程度。消費者在意的就是非凡的體驗。

因此,如何繼續保持協作傳統,並將其發揚光大,達到一個新級別?在協作方面必須要做大A+,而你所說的高層調整就是為了幫助我們達到一個全新的協作水平。我們已經將服務放在同一個地方,而掌管這些服務的高管也擁有令人難以置信的技巧,並取得過輝煌成績,因此我相信,他們會做出一番事業。

我認為,工業設計高級副總裁喬納森·艾維(Jony Ive)是世界上最具品味的人,擁有最出色的設計技巧,現開始負責人性化界面業務。看看我們的產品(庫克碰了一下自己的iPhone),其臉面是軟件,對吧?iPad的臉面也是軟件。艾維在領導硬件設計方面已經取得了非凡成就,現在我們還讓他負責軟件設計。我認為,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艾維的品味更高,他很特殊。

負責技術的高級副總裁鮑勃·曼斯菲爾德(Bob Mansfield)負責與硅技術相關的業務,以及所有無線業務。我們發展得很快,我們擁有不同的無線部門,我們擁有許多很酷的想法,還有一些遠大的計劃,這一切都由曼斯菲爾德負責。除了他,已經沒有再出色的工程經理了。

軟件工程高級副總裁克雷格·費德里吉(Craig Federighi)的才華令人難以置信。我們都知道,iPhone和iPad所使用的操作系統不可能與Mac計算機的操作系統相同。但我們也知道, iOS和Mac OS卻建立在同一基礎之上。費德里吉經常管理這些共同的元素,因此這是一個很自然的延伸。用戶希望iOS和Mac OS X不同,但又要做到無縫協同。

這些調整讓我們的協同進入一個完全不同的級別。儘管我們已經是最好的,但這些調整將把我們帶入一個全新的級別。這就是調整的原因,我知道,在這方面有不少猜測,但上面所說的才是真正原因。

問:你與艾維的關係怎樣呢?有什麼連接點呢?

庫克:我很欣賞他,他是一位令人難以置信的人,我十分尊敬他。說到連接點,我們都熱愛蘋果,我們都希望蘋果做偉大的事情,我們擁有同樣的行為準則,我們都追求簡單而不是複雜,我們都奉行協同,我們都認為蘋果就是為了生產世界上最好的產品。因此,我們的價值觀是相同的。

如果你還要問「我和曼斯菲爾德」之類的問題,那我的答案是相同的。但是如果看看蘋果的前100號人物,那麼你會發現他們是完全不同的人,不同的性格,不同的風格。我們不是一家巧克力公司,不會讓他們站在機器旁,說同樣的話,看同樣的事物,想同樣的事情。

我們需要多樣化,想法多樣化,風格多樣化。我們希望員工擁有自我,這就是蘋果的偉大之處。你沒有必要成為其他人,在工作時也沒有必要將給自己扮演成另外一個人。但將我們連接在一起的是價值觀,我們都想做正確的事情,我們想誠實、坦率,做錯時我們會勇於承認,並且有勇氣改掉。

我們不耍弄政治權術,我討厭這些。政治權術在企業中沒有生存空間,人生短暫,我們沒有時間來處理這些。也沒有官僚作風,我們希望蘋果是一家靈活、行動迅速的企業,沒有政治,沒有官僚主義。

如果做到這些,事情就變得簡單了,因為沒有令你分心的事情,沒有一般企業通常擔心的問題。沒有自己的小團體,沒必要為爭奪自己的領地而煞費苦心。這會讓你的工作變得簡單,可以集中精力處理真正要做的事情。

我看見過與這相反的結果,確實不好,那是在浪費生命。因此,我對此一直很警惕。為此,我會採取一切措施。

問:你們在設計方面是如何互動的呢?你們不開會,沒有正式的程序,你和艾維經常檢查工作嗎?

庫克:我不能說我們沒有會議,我們會討論一個創意是如何誕生的。我們希望我們所有的8萬名員工都能獻計獻策,而不是3名或5名。當然,最終會有一少部分人作出決定,進行調整,然後繼續向前推進,但我們希望的是所有人都能在這方面為公司出謀劃策。

我們擁有管理團隊會議,每周一早上9點。我們所有人都會準時出席,我們在一起四個小時,討論公司每一件重要的事情。我們會具體到每一款產品,如何來做。我們會討論產品路線圖上的每一款新產品,進展如何等等。我們還會討論當前的一些問題,以及未來的產品路線圖。通過這些,公司會運行得更流暢。我們是同步的,因為經常會聚在一起。

此外,每周三我們還有產品部門會議。一些高管還會約見Mac團隊,花上幾個小時討論Mac相關問題。接下來的一個周三我們將討論iPhone,以此類推。因此,召開這樣的會議不僅僅是為自己,而是有利於公司。

問:你有散步的時間嗎?

庫克:當然,這很重要。不僅僅是圍繞辦公園區,我們還有許多零售店,因此我也會逛逛。我經常會收到許多郵件,但在零售店內的體會完全不同,尤其是與消費者面對面交流。

別讓自己成為孤島至關重要,我認為,作為CEO,這可能是最重要的事情。幸運的是,我認為,作為蘋果CEO,目前要想與世隔絕都難,但將來會不會發生,我還不知道。面對消費者、員工和媒體,你會得到許多反饋。重要的是,處理和決定哪些該做,哪些不該做。

問:你是否認為自己是一個害羞的人?如果是這樣,那麼對於害羞的人,你有什麼樣的建議,讓他們不僅能面對公眾,還可以成為8萬名員工的力量來源?

庫克:我會將自己描述成一名害羞的人嗎?不,我不會這麼說。我認為,害羞的人不會站在舞台上進行演講,或是與許多人召開溝通會。但我也並不是一個很看重出名的人,這不是我的動力。我的動力在於出色的工作,以及看到人們完成難以置信的成績,而自己也參與其中。因此,我的主要動力在於內心,而非被公眾認識。或許這是我的不同點。

你提到了埃克森美孚的CEO。這很有趣,也是蘋果的特權,正如我今天可以坐在這裡。我每天都會收到郵件,來自用戶的數百封、上千封郵件,他們的談話方式與你類似,而我的談話方式就像我前往他們家中,與他們共進晚餐。他們很關心蘋果,會提出這樣那樣的建議,或者會說,『我不喜歡這個』,『我很喜歡那個』,或者說FaceTime改變了他們的生活。我今天收到了一封郵件。一名用戶表示,他現在可以與遠在數千英裡外、罹患癌症的母親交談,而他無法通過其他方式看到她。

重要的是,他們很在乎這一切,並願意花時間去表達。這不是一封你眼中寫給CEO的郵件,也不是什麼正式信函。這就像是你和我在進行一場討論,而我們倆已相互認識20年時間,我想告訴你我的真實想法。我喜歡這樣。我不知道是否還會有其他公司這樣做。這些用戶甚至不是來自美國,而是來自全世界。我會看到這些並繼續前行,這就是蘋果的特權。

其他公司的用戶是否會如此關注公司做了些什麼?我認為不會這樣。在我所工作的其他公司,你或許每6個月才會收到一封郵件,內容是「把錢退給我」,或類似的說法。其中不會有任何情感。因此我認為,這是蘋果真正的出眾之處。

15年前,當我在接受喬布斯的面試時,我就已經知道關於蘋果的這一點。蘋果這家公司已經歷過各種困難時期。用戶曾經對蘋果感到憤怒,但他們仍在繼續購買蘋果產品。如果他們不滿康柏電腦,那麼他們會轉而購買戴爾電腦。這其中不會有任何感情,而僅僅只是交易。

在蘋果的第一天,我穿過一條警示線進入大樓。用戶抗議也有一條警示線,例如喬布斯曾決定放棄Newton這一平板設備,而蘋果對於用戶非常關注。對我來說,這就像是昨天發生的事情。當我走向電梯時,我在想:「天哪,我的生活將完全不同了。」不過這確實很好。你知道,我參加過數百次新產品發佈,數百次產品撤回。在我曾經供職的一家公司中,我們曾將產品放在大廳中,並在員工廣播系統中鼓動所有人來看,但沒有人到來。他們甚至並不關心。

因此我認為你是對的。我不認識埃克森美孚的CEO。但我曾經與許多其他CEO交談,當我談到每天會收到數百封或數千封郵件時,他們會像看着三頭怪一樣看我。這是蘋果的特權。這就像是你坐在餐桌旁,成為家庭的一部分。我們將繼續以此為榮。

問:你似乎是一個極富責任感的人?這樣說準確嗎?

庫克:我愛這家公司。我生活中的重要一部分是蘋果。或許一些人會說,這是我生活的全部,但我只能說是我生活的重要一部分。我愛這家公司,同時也有着責任感。我認為這家公司是一件珠寶,是世界上最令人難以置信的公司。因此我願意全身心投入,去做一切可能的事,確保蘋果發揮出最大潛力。

問:CEO的簡歷總是會吸引最多關注。關於你的說法包括:你是一名來自南方的紳士,一名橄欖球迷,總是很早上班最晚下班。這些都不是負面評價,但你是否認可這些評價,或者說有一些歪曲?如果這樣,你是否想進行更正?

庫克:當你開始閱讀自己時,這就像是一幅漫畫,聽起來像是閱讀其他人。相對於直接問我,這一問題問真正熟悉我的人或許更好。我不喜歡談論自己,我不擅長,也不經常這樣做。我通常避免談論自己。

不過我要說,你們正在閱讀的人是一個「機械人」。這或許有好的一面。紀律必須銘記於心,但這聽起來似乎缺乏感情。了解我的人或許不會這樣說。我不是手腕強硬的人,這不是我的風格。但這和感情是兩回事。

問:蘋果目前有多少產品?

庫克:我們的產品不多,你完全可以將這些產品都放在這張桌上。我們有4款iPod、兩款主要的iPhone,兩款iPad,以及幾款Mac電腦,僅此而已。我們瘋狂地討論將要做什麼,因為我們知道,我們只能把不多的事情做好。你不可能把很多產品都做到真正的優秀而有趣。

這是我們的基本原則之一,即我們只會做很少一些事情。我們只會去做我們能做出巨大貢獻的事。我不是說經濟上的貢獻,而是對整個社會的貢獻。我們希望在一天結束后真正地豐富人們的生活,而不只是賺錢。賺錢或許只是一個附帶目標,而不是我們的「北極星」。

問:當你決定是改進產品還是發佈新產品時,你是怎麼考慮的?

庫克:我們會討論對現有產品和新產品將怎麼做。當我們得出足夠好的點子時,我們將所有精力都投入到執行中。我們很幸運,在兩個快速增長、規模龐大的市場中找到了自己,分別為手機市場和平板電腦市場。PC市場的規模也很大,但市場本身已不再增長。不過我們在這一市場的份額仍然相對較低,因此還有較大發展空間。

MP3市場正在萎縮,這主要是由於人們開始通過手機聽音樂。不過這一市場的規模仍然很大。去年,我們售出了3500萬台iPod,我們喜愛音樂。在健身房中,我每天仍使用專用音樂播放器,我認為很多人也在這樣做。很明顯,他們使用了我們賣出的產品。

因此,每一個產品線本身都有着樂觀的未來,但我們也會關注還能做其他一些什麼。我們總是這樣。我們會爭論和協作,這是一種優秀的文化,我們可以做得更多。在適當的時機,我們將繼續帶來突破,並發現人們並不知道他們想要的新東西。

via businessweek  譯自:科技銳觀察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Apple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